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起死回生,亲手弑兄!
    有些人天生固执,一旦做了决定,就必定一条路走到黑,尽其所能,不惜一切的达到目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柳生但马守就是这种人,在得知柳生十兵卫的内功被废与段天涯有无可辩驳的关系后,他依然誓死不同意女儿雪姬嫁给段天涯。

    于是在性格的决定下,这对鸳鸯的命运又不可避免的走入了既定轨道,秦长风救下柳生十兵卫的举措只是在命运的长河里激起了一朵浪花,却并没有改变河道。

    本来秦长风不必再插手这件事了,而且让一切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对他是有好处的。

    只是那个隐藏任务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改变主意。

    私奔的段天涯和柳生雪姬被柳生但马守在雪山上堵住,一番打斗后,柳生雪姬终究还是冲入就要两败俱伤的父亲和爱人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父亲刺向爱人的那一剑。

    只不过这一次,从始至终都有一个旁观者注视着这一切。

    但当雪姬倒在段天涯坏中,气息渐渐微弱,进入弥留之际时,这位偷窥者屈指一弹,从手心中射出一道白光,在虚空中渐渐显露化作一只白色的飞蛾,翅膀扑扇间,悄无声息的落在了雪姬的手背上张开口器轻轻咬了一口。

    随之它就像是射出了尾针的蜜蜂一样,自己双眼一闭,歪到了下去,而柳生雪姬脸上则微微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霜白之色,腹部上的伤口就立刻停止了流血,并被一层冰霜渐渐冻住。

    只不过这一切发生得太隐秘,沉寂在悲痛中柳生但马守和段天涯都没有发现。

    半个时辰后,被段天涯刺伤的柳生但马守早已带着满腔仇恨和愤怒离开,而段天涯则将自己死去的妻子葬在了雪山上,并发下一辈子都不相忘的誓言后,才下山离去。

    这时,秦长风悄然从藏身之地走出来,对身后的几个跟他在东瀛一起呆了四年的锦衣卫淡淡道:“去把尸体挖出来。”

    “是”,几人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走过去开始用兵器做工具挖了起来。

    等人被挖出来后,秦长风先是一道治疗之光射过去,原本应该死去的雪姬苍白脸上就渐渐恢复了一抹血色。

    接着,秦长风又在她口中喂了一粒回春丹就不急不缓的等待起来。

    现在的雪姬当然没有死,虽然完全没有呼吸,看起来和死人一样,但却是秦长风之前射出的那只飞蛾帮她进入了假死状态。

    这只飞蛾也是阿德在工程师族实验室里以冰蚕基因培养出来的蛊虫,作用是能让受到重伤垂死之人进入冰封假死状态,最多可持续24小时,这期间只要不继续受到伤害,就不会死亡,可以用来骗过仇人也可以用来争取救命的时间。

    不过一切的前提都是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守护在一旁,否则时间一到,冰封一解,仍然是死路一条。

    这只蛊虫的作用看起来还挺强大,但对秦长风来说却是鸡肋,因为试炼者的体质特殊,这只蛊虫的能力无法起作用!

    这也是阿德目前通过基因技术所培养蛊虫最大的弊端……实际上,他只能简单的通过基因嫁接来促使蛊虫变异,却完全不能控制它们变异的方向,最终能有什么收获,全看天意。

    不过即便如此,带入这个世界的两只蛊虫也多少帮了秦长风不小的忙,可见有工程师实验室为基础的前提下,生物基因强化路线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这让秦长风将获取超级电脑的事又提上了日程,显然只有得到一只融合了智慧之光的数字生物的帮助,这条强化路线才能真正开始腾飞。

    半个时辰后,随着回春丹的药效散开,和秦长风没到冷却时间就一道治疗之光的帮助下,雪姬睫毛抖动,渐渐有了醒来的迹象。

    其实她所受的伤本来就算不上多么致命,关键是伤口处理不好的血液流失!

    如果不管她,她自然会像原剧情一样流血而亡,但现在她腹部一刀的伤口都已经被冰蚕之力冻结,就像进行了无创缝合手术一样,已经完全止血,而回春丹和治疗之光又在不停给她恢复生命,所以从道理上来讲,她的状态当然会越来越好。

    “嗯……”又过了片刻,雪姬在呻吟声中醒来,先是茫然的望了四周一眼,而后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是前辈救了我吗?还有天涯在哪里……”

    秦长风背负双手而立,只留给她一个背影,一名蒙着面的锦衣卫沉声道:“你被你父亲一刀刺穿左腹,本来都已经被段天涯埋了,是我家主人以神药将你救活。”

    雪姬顺着他的手指0看向不远处的一座小坟,只见坟前一块木板做的墓碑上用血写着“爱妻柳生雪姬之墓”这几个汉字,显然是天涯所留。

    她凝视片刻后,支撑着伤体勉强站起来,对着秦长风行礼道:“雪姬多谢先生救命之恩,此恩必当偿报,先生但有任何差遣雪姬绝不敢推辞,只是不知先生可否告知我夫君段天涯现在何处?”

    秦长风转过身来,用戴着面具的脸对着她,说道:“段天涯已经回了中土,至于我的救命之恩……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前辈是你!”雪姬啊的一声发出惊呼,认出眼前之人就是四年前在新阴派挑战自己父亲并一招败之的神秘人,他脸上的面具实在太好认了,有一种奇特的气质,显然是雕刻之人所赋予的,其他人就算能模仿出形,也模仿不出这股神韵来。

    “不知什么事,先生请说。”

    “在我身边呆五年,五年之内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离开,更不准见段天涯。”

    “这……先生可否换一个要求?”雪姬捂着受伤的腹部说道,相比于伤口的疼痛,她更不能忍受的是与爱人分别的愁苦。

    “你不肯?”秦长风冷声道:“难道你们东瀛人就是这样报答救命之恩的?”

    女人面色再次煞白,迟疑道:“雪姬不敢,只是……”

    秦长风幽然道:“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机会,什么时候你能挡住我三招,我就可以提前放你离开,如何?”

    女人知道眼前这个神秘人有多么强大,不敢再讨价还价,俯身行礼道:“雪姬从命。”

    接下来,几个锦衣卫做了一张简陋的担架,抬着雪姬就从小径下山而去。

    回来之后,依然是在心新阴剑派后山的悬崖上藏身,雪姬在上面养伤,秦长风不准她见任何人,就像真的死去了一样,但飘絮经常来这里练武的事,却是不可避免的被她知道了。

    半年后,她的伤势已然痊愈。

    这一天飘絮一如既往的深夜来练功,黎明时分回去,她望着妹妹的背影叹道:“想不到这些年妹妹一直在跟前辈修炼高深武功,已经有了这样的深厚的功力,整个新阴派上下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过不了多久……我这个姐姐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了。”

    秦长风沉默不语,带着面具也看不出什么表情,看似平静,实际上却是眉头大皱……自从通过三粒大云丹将小无相功连破两重玄关后,飘絮这个他最看重弟子的内功就陷入龟速增长的泥潭,半年时间的进步微乎其微,仿佛突然就变成了平庸的废材,与之前完全判如云泥。

    很显然,这是服用丹药短时间使功力暴增的后遗症。

    剧情人物的身体不像试炼者,服用丹药后必定会有后遗症,这种情况在海棠和第三个徒弟身上也出现过,但却远没有在飘絮身上这么严重。

    当然,他们通过大云丹得到的提升也比不上飘絮。

    但是无论怎样,秦长风都不可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谁知道会持续多久?

    万一真要是三五年都没有恢复,那他岂不是画蛇添足,自己把任务给玩崩了?

    要解决这件事,就要从产生这种情况的本质入手。

    以秦长风的推断,她是实力突然暴增之后,身体和心理都没有跟上这种变化,从而拖累了实力的继续增长,就像木桶的短板理论一样,最短的那一块木板决定了整只木桶能装多少水。

    对于这种情况,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给她刺激,让她在剧烈的情绪变化和巨大的压力中,瞬间成长,这就是很多练武之人会在遭逢剧变,以及生死逆境中完成突破的原因。

    沉吟中,他脑海中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方案。

    第二日深夜,夜黑风高,天地间陷入极致的黑寂。

    飘絮一如既往的来到悬崖上,她本来心情不错的,最近几个月的内功增长停滞,虽然也让她有些苦恼,但还不足以成为她愁眉苦脸的原因。

    但这一天山崖上的气氛却有些诡异,她的师父对于她的到来,并没有像往日一样的关心,而是指着十几步外,黑暗中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说道:“你跟我练武这么久了,也到了该检验成果的时候了,去杀了那个人,看看你这些年练的究竟是真功夫,还是花拳绣腿。”

    “杀人?”飘絮迟疑了一下,她知道练武之人杀人是迟早的事,她的父亲、哥哥甚至姐姐都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但要她杀人,还真是第一次。

    她感觉今天的师父有些奇怪,所以虽然心中有一丝排斥,但却没有讨价还价,而是听话的走了过去,深吸一口气后,右手食指在虚空一划,一道无形剑气抹过,立刻就将黑暗中被束缚之人的头颅割了下来。

    鲜血从断颈中喷涌而出,黑夜中如一大片墨水洒在地上,她只经历了一刹那的心悸就恢复平静,随后转身笑道:“师父,柳生家的女儿早就做了上战场的准备,所以您想通过杀人来考验飘絮,可就想的太简单了。”

    “是吗”,他的师父却幽幽说道:“你再看看自己刚刚杀的是谁?”

    她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急忙回头望去,才发现微弱的星光下,那滚落在草地上的人头,竟似乎是她的哥哥柳生十兵卫!

    “啊……怎么会这样,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

    此刻,静夜深深,寒意沁骨!

    PS:今天两章,早点休息。说是看电脑久了出现视力疲劳加什么炎,就是那种眼角干涉发痒,越揉越痒,越痒越揉的症状,什么眼药水都没用。另外……为了避免书友骂我,先招供肯定不会和飘絮翻脸,至于猪脚究竟想做什么,大家猜猜看^^(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