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噩梦
    飘絮难以置信的望着黑暗中的那颗人头,而后又看向自己的双手,惊骇、伤心、自责、恐惧齐齐涌来,如同一个噩梦将她吞噬。

    最后,所有的痛苦都化作委屈,凝聚在双眸内,射向那个背对着她的身影,问道:“师父,为什么?”

    “为什么?”她师父以前所未有冷漠的语气回道:“你若能让我流出哪怕一滴血,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弟子……不敢。”

    “看来我辛辛苦苦花了近五年时间,果然还是培养出了一个废物。”

    “师父……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废物!早知道你今日如此不堪,我当初还不如教你哥哥。”

    “我不是!”飘絮颤抖着身体,一字一顿的说出来。

    “你就是个废物!”秦长风终于转过身来,冷冷说道:“我害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你却连出手报仇都不敢,不是废物是什么?”

    “啊……我不是!”飘絮大叫,眸中陡然发出红光。

    嗖!

    哥哥的死,加上师父的侮辱,让她彻底爆发了,抬手间右手大拇指一按,六脉神剑中威力最强的少商剑狂扫而出。

    这一剑剑路雄劲,宛若石破天惊,风雨大至!

    秦长风面具下的神情沉若秋水,伸出左手轻轻一拂,轻描淡写的以中指的指甲盖将这剑气击溃,随之人影一闪,出现在飘絮身后,一掌按在后背,这个才十十五岁的少女便向前飞了出去,噗嗤声中,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六脉神剑这等神功被你施展出来却连我的指甲盖都刺不破,你还说自己不是废物?”

    飘絮从地上爬起来,连嘴角的血都不擦,就再次冲向背对着她的秦长风,这一次右手食指旋绕,商阳剑剑气无形无相,灵巧无比,难以捉摸。

    但她的对手实在太强大了,只见那个曾经温淳如父,而今冷恶如仇的男人都不转身,仅仅只是反手一掌,“砰”的一声震响,她的身体便再次倒飞而回,鲜血从口中汩汩涌出,呈暗红的粘稠状,这是伤到了内腑的迹象。

    “起来,这就不行了,你这几年难道都在偷懒吗?”

    “我没有……”

    飘絮发出虚弱的声音,再次从地上站起,她胸前的衣襟已经被鲜血染透,神色渐渐冰冷,目光愈发坚忍,如同一个百折不挠的战士,再次向前发起了决死的冲锋。

    轰!!

    秦长风再一次发动相位突进蓦然出现在她身后,右手反向抓住她的手腕,向上一甩将她扔上半空,然后跳起来从上至下一掌拍下,尘土弥漫间,将她整个人狠狠砸在地上。

    这一掌可谓凶猛狠厉,毫不留情。

    咔擦咔擦的声音连绵,骨头不知断了几根。

    当她艰难抬起头来时,看到的是一张微笑的佛脸面具,但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却冷漠得让她感到刺骨的寒冷,下一刻一股绝望的寒意,更是直接从灵魂瞬间弥漫到全身

    “砰!”

    秦长风当着飘絮的面,一脚跺碎了地上那个头颅,红白之物如浆糊般喷溅而出,其中一部甚至分落在了她的脸上,黏黏的腥味冲入鼻中,她恍然觉得此刻身在地狱,面对魔王,人已绝望,心若死灰。

    “师父,这是您逼我的!”

    这声音淡漠而平静,像是一具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发出,同时怵然站起来的飘絮手中,一道比往常粗壮了一倍,且更加迅猛,更加锐利的剑气陡然激射而出。

    这剑气在虚空疾驰,发出奇异的呜啸声。

    “嗯?”秦长风听到身后不同寻常的动静,立刻转身,但才踏步侧身一半,这道奇诡的剑气便已临身,竟是一下子突破金刚护体的防御,狠狠的扎进血肉之中,好巧不巧的是这一剑竟然刺在左胸心脏的位置!

    “三剑合一的螺旋剑气?”秦长风语气中透着惊讶,这种剑气螺旋融合理论,是他交给飘絮的,但在此之前,她连两道剑气的融合都无法控制,现在却一下子使出了三道剑气融合螺旋剑气,让他如何不惊,飘絮的天资的确是无以伦比。

    “徒弟,为师收回之前的话,你是个天才……”

    砰!

    砰!

    两声倒地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师徒二人几乎同时不省人事,只不过一个是真的力竭而倒,一个却是装的。

    下一刻秦长风就从地上站起,对着心口的位置释放了一道治疗之光后就不再管它……刚才那一剑虽然极度惊艳,但以飘絮的功力,想要杀死他却还是想多了。

    “飘絮啊飘絮,人生若太平淡了,也就太无趣了,总是要有点惊吓和惊喜,才会更有意思,不是么?”

    喃喃自语中,秦长风将徒弟从地上扶起来,随后就开始用丹药和内力帮她疗伤。

    其实她受得伤看起来钟,但都不致命,有来自试练塔的神奇丹药和治疗技能帮助,恢复起来的速度自然很快。

    第二日正午时分,飘絮悠悠醒来,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口简陋的棺材。

    她立刻心中一颤,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同时棺材附近还有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她只知道是师父的随从,却不见师父人影,立时问道:“这是什么,还有我师父呢?”

    一个黑衣人沉声说道:“主人就在这棺中,死于穿心一剑。他让我们转告你……昨日是为了帮你突破才找了长得像你兄长之人刺激你,你兄长如今正在柳生家的宅院中,并没有死。”

    飘絮听罢一怔,明明烈阳高照,她却浑身冰冷,随之更露出满脸的凄苦之色。

    “这么说……我虽然没有杀死自己的哥哥,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师父?”

    “我杀死了师父……”

    “为什么会这样?师父,为什么会这样……”

    飘絮难以接受自己听到的事实,她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了许久,才终于清醒了一点走了过去,摸着棺材板说道:“我想再看看他……”

    但这个要求却被蒙面人无情拒绝,他冷漠的回道:“我们将带主人的尸身回中土安葬,主人临终前曾说过一切都是意外他不怪你,所以我们可以不为难你,但你却没有以弟子身份为主人安葬祭拜的资格了。”

    飘絮瞳孔一缩,“你们要回中土,中土哪里?”

    “无可奉告,如果哪一天你的武功练到了主人生前的境界,就有资格知道了。”

    话音落下,四个黑衣人抬起棺材,从另一片的斜坡飞奔而下,须臾便消失在密林中不见。

    飘絮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目中渐渐凝聚出坚定之色,似乎下了什么将伴随一生的重要决定,同时忽然看见之前棺材落放的地方竟遗留了一张面具,正是他师父经常戴的那张笑佛木面。

    她走过去将其捡起来,轻轻戴在脸上,然后笑道:“师父,飘絮一定会找到您,然后去陪您的。”

    等她也离开后,两道人影从一块大石后走出来,柳生雪姬望着妹妹的背影,轻叹道:“她还只是个孩子啊,先生这样磨砺她,未免太严苛了。”

    秦长风回道:“不这样她怎么能快速成长?她既然是我秦长风最看重的弟子,自然就应该超凡脱俗,与众不同!”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秦长风心里有那么一瞬间还是闪过一丝罪恶感,毕竟只是一个少女啊……这让他发现自己还是有良心这种东西的。

    安排了这么一出之后,秦长风没必要在东瀛继续待下去,便准备回中原,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至于飘絮的武功,口诀心法他早就已经全部告知,她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就可以了,而今她心智得到极大的整长,加上本来的天赋,在修炼必然是一日千里。

    不过在离开之前,秦长风还有一个人要见,就是自己的第三个弟子。

    这个徒弟秦长风完全是为了完成任务才收下的,自然也没多深厚的感情,这些年也是每隔一两个月才会见面教他武功。

    傍晚时分,秦长风在一座小山的山顶等到他,后者在其身后跪下,恭敬行礼道:“弟子拜见师父!”

    “最近掌法练得怎么样,没有被你另外一个师父发现吧?”秦长风并没有转身的直接说道。

    跪在地上的明明是一个女人,发出的声音却有些粗哑,“没有,他自己也忙于修炼,并没有多少时间关注我。”

    秦长风向后抛出一本簿册说道:“为师要回中土了,接下来几年你自己按照秘籍继续修炼吧。记住我说过的话,最后不要违背其中的任何一点。”

    那人接过秘籍,在地上恭敬磕头,说道:“弟子不敢,谨记师父教诲。”

    “看完后直接烧了,在我召唤你之前,将我的存在彻底忘了,安心做好你自己!”话音落下,人便已飘然下山而去。

    这人连忙从地上站起,问道:“弟子在哪里可以找到师父?”

    砰……噗嗤!

    回答他的是一道雄浑掌力,突然飞来打在胸口,立刻内腑受创,一口血箭喷出,骇然之际,才听到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我让你把我忘了,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