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不正经的决战
    望着从地道中走出来的铁胆神侯,秦长风站在台阶中央说道:“神侯会趁秦某和曹正淳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出现,我猜到了,但却没想到神侯会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神侯则站在台阶下说道:“本侯料到了秦大人一定会和曹正淳大打出手,但却没想到你的武功隐藏如此之深,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打败了。”

    “那你还敢来?”

    “秦大人知道自己身中奇毒吗?”

    秦长风瞟了利秀一眼,点头叹道:“我这个不成器的徒弟曾经说过良禽择佳木而栖的话,想来是认为神侯要比秦某更强大。所以一直以来,其实他都没有背叛你,即便杀乌丸也是在你的授意下做给我看的吧?他每天都殷勤的端茶倒水,借着这个机会让毒素在我体内慢慢积累,直到刚才……又用掌力直接将大量毒素直接打入我体内,想必已经达到即将爆发的程度了。”

    他平静的说着,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丝毫不像一个身中剧毒即将殒命的人。

    神侯见此沉声道:“你有解药?”

    秦长风摇头,“没有,但实不相瞒,我已身中了另一种剧毒,就算神侯不让这个孽徒动手,我也只有两个月的性命,如此一来有何惧之?”

    这话不过是骗皇帝的而已,但神侯也当真了,知道对一个必死之人再怎么拉拢恐吓都没用,便直接说道:“那就战吧,本侯已对这一天已经期待许久了。”

    “是啊,这一天终于来了。”秦长风也感叹道,神侯一死,他也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说实话……对于这样一个无欲无求的世界,他已经没有任何再待下去的兴趣了。

    这时,皇帝终于沉不住气,站在台阶边缘带着怒气问道:“皇叔,朕自问待你不薄,你真要造反?”

    神侯指着他,一脸理所当然的呵斥道:“说造反太过了,我只不过是夺回原本就属于我的皇位而已!你看看你在位的这么多年,都做了什么?自以为让护龙山庄、锦衣卫和东厂三方维持平衡互相牵制的局面,但实际上却是互相倾轧,以至于阉党横行,残害忠良,弄得满朝上下乌烟瘴气,天怒人怨!你根本就不是做皇帝的料,还是让给叔父我来吧!”

    皇帝被他说的脸色铁青,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狠狠扇了几耳光,偏偏这还真不是冤枉他,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他所展现的治国水平真的不怎么样。

    太后走出来说道:“你以为你这样得到的皇位,天下人会拥戴吗?”

    神侯双手抬起,以要将苍天拥在怀中般的姿势挥舞着说道;“边关十大将全部都已经对我效忠,天下首富万三千也对我唯命是从,我要兵要兵,要前有钱,我怕什么?谁不服我就杀谁,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而且谁说我是弑君夺位?今日发生的一切都会落在曹正淳这个阉狗的头上,包括谋杀陛下和太后!而本侯则是诛杀逆贼的功臣,名正言顺的登上皇位!”

    说完,身后就不再管他们,看向秦长风说道:“出手吧,你我之间,应当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之战了,除此之外,余者包括曹正淳在内都不过是庸碌之辈而已!”

    可以看出,对于这一战,他和曹正淳一样,是充满期待的,而且秦长风几乎也是他登上皇位唯一的拦路石了。

    今日只要杀死皇帝和太后,那么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成为大明皇帝!

    可是,秦长风却一点都不配合的摇头笑道:“神侯,我替你准备了一个命中注定的对手,他等这一天也很久了……古三通,该你上场了!”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大反派,刚刚经历过自我反省的秦长风表示,完全不想再满足神侯一战的愿望。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由于黄金面具的鬼使化身技能进入冷却,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战胜神侯,所以才让古三通出来跟他死磕的。

    何况天下第一这个隐藏任务都已经完成了,他有病才去和神侯拼命。

    轰!

    等秦长风回过神来时,神侯和古三通已经惊天动地的打了起来,二人周围一百米之内根本没有任何人敢靠近!

    让秦长风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神仙打架!

    一个变成刀枪不入,万法不侵的铜人,天神下凡般打得天地间尽是砰砰的金铁之音回荡,一个以吸功大法控制了台阶下长达十几米的石龙雕像,竟让其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这两人的武功实在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太多,段天涯和归海一刀之类现在武林中也能稳稳排进前十,但和他们相比,却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的凡界,他们两个都是绝对有能力渡劫飞升灵界的。

    与此同时,秦长风的两个徒弟,海棠也已经和利秀开战……她答应过秦长风,要帮他杀了这个叛徒,自然就要做到。

    本来,即使海棠这一世的武功比原剧情中高出一截,但和利秀相比,却还是要差一筹,毕竟后者也得到了他的真传。

    然而当初秦长风在教他们两个武功的时候,就都留了一手,每个人都有隐藏的破绽和弱点,而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将利秀的弱点全部告诉了海棠,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海棠反过来压制住了利秀。

    这时候,秦长风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飘絮,他曾说过飘絮和所有人都不同……的确不同,她的武功是唯一没有缺陷的!

    沉思之迹,一道刚猛锐利的刀气从身后斩来,这种刀气很熟悉,是杀神一刀斩。

    秦长风转身左手一掌将刀气拍散,同时一个相位突进瞬间前进十几米,右手就在一道降龙掌力的附着下,如同鹰爪铁箍一般向着柳生但马守探了过去。

    这时候武士刀回防已经来不及,柳生但马守目露厉芒,反手拔出插在后腰的肋差,便凶狠的朝秦长风腹部猛刺过去,竟是采取两败俱伤般的疯狂打法。

    想跟我两败俱伤的人多了去了,但至今为止貌似还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秦长风嘿笑一声,虎躯一震……并没有散发什么王霸之气,而是一个二段相位突进直接从他身上穿了过去。

    不是没有其它办法打垮他,而是因为站在对面的徒弟大人正双手抱着武士刀,一脸你打我爹一下试试看的表情!

    “飘絮,为师刚刚的表现怎么样?”秦长风尽管背脊站得笔直,很有骨气的样子,但语气却怎么听都像是个狗腿子。

    而徒弟则是瞟了他一眼,嗯了一声道:“马马虎虎还行,要再接再厉的保持。”

    转过身来的柳生但马守没有听到两人说什么,但却看见他们一副闲聊的样子,登时喝道:“飘絮,你在干什么,还不出手帮为父杀了他!”

    飘絮微微低下头,回道:“对不起,父亲,女儿做不到,因为……他是我的师父!”

    “什么……”柳生但马守惊愕道:“你疯了吗,你明明是我柳生家的女儿,他怎么可能是你师父?”

    飘絮从袖笼里取出一张表面被摩挲得光滑的面具,盖在秦长风的脸上,说道:“父亲,认出来了吗?”

    “是你!”

    柳生但马守当然认得出来,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对于一个曾经一招就击败自己,可以说让自己遭逢平生最惨痛失败的人,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飘絮继续说道:“父亲,当年他说有一个小女孩答应他,只要他能在三招之内击败您,就答应做他的徒弟……那个小女孩就是女儿!而且,当年姐姐被您刺伤后,并没有死去,而是被师父救活了。您知道段天涯为什么会突然失踪吗?就是因为师父让他和姐姐团聚了,所以他答应和姐姐一起隐居两个月的……”

    “竟然是这样,雪姬她……真的还活着?”

    就在柳生但马守惊疑之际,柳生雪姬和段天涯联袂走了过来,行礼道:“不孝女儿拜见父亲!”

    可以看到,在看到死而复生的女儿后,柳生但马守的眼中是闪过一抹欣慰和高兴的,但作为一个倔强到骨子里的人,这并不能成为他放弃目标的理由。

    “在下多谢大人对小女的救命之恩,不过今天我是神侯的属下,即便明知不敌,也誓要一战……请大人出招吧!”

    他说着双手握刀,摆出一个标准的弓马冲锋姿势,同时看向飘絮和雪姬说道:“柳生家的人向来恩怨分明,你们俩都欠他的恩情,所以为父今天也不要你们参战了,退到一边去看着吧。”

    战场上容不得上演一家团圆的戏码,他很快就将亲情抛下,再次进入了战斗状态,这代表着想要用亲情感化他的尝试失败了。

    “父亲,您这是何苦呢,神侯根本不值得您这样效忠!”

    “住口”柳生但马守喝道:“我是受将军之命来帮神侯的,神侯失败就是我的任务失败,这是最大的耻辱,即便不战死,我也会切腹自尽!”

    这时候,最痛苦的无疑是飘絮,一边是师父,一边是父亲,她怎么选都是错的。(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