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再入倚天,那个男人他脚踩神龙而来……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再入倚天,那个男人他脚踩神龙而来……

    深夜。

    峨眉,大眉山主峰。

    月华清辉带着深秋的凉意,洒落在寂寥的金顶上。一个冰雪出尘清逸如仙的女子,一身青裙曳地,独自伫立在紧邻悬崖的石台上。

    她幽幽的望着夜海中的那轮明月,很多人都不知道,峨眉金顶的日出闻名天下,但金顶的月色也同样可以美得令人无限向往。

    只可惜,后山峨眉弟子聚居之处,早已是一片黑灯瞎火,显然都早已入睡,无人有幸欣赏这样的美景。

    或许也不可惜,她本就想要独自一人清静的追忆往昔。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不负如来不负卿,为什么要不负如来不负卿……

    夜风冷冷吹来,将她一身淡雅青裙,轻轻吹动。

    她嘴角浮现一抹微笑,他此刻也在和自己一样仰望着明月吗?

    “喂,有没有谁可以告诉我,他是不是也在想我?”

    她问清风,清风无言。

    她问明月,明月沉默。

    十七年来她在峨眉青灯古卷,最好的年华悄然而逝。

    峨眉最美的清风流云,朝霞晚月也陪伴了她十七年。

    可十七年后的峨眉依旧是这样秀美,而十七年后的女子却不再有十七岁时的风华。

    山风渐渐大了,她的秀发被吹乱一丝,拂过她白皙的脸庞,她的衣裳开始飘舞,像是要去迎接一个乘风而归的人。

    “师父,您又在想他吗?”

    不知何时,一个同样穿着青裙,亭亭玉立的少女来到身后,轻轻的问道。

    女子回头一望,看着眼前明慧端丽,温顺文雅的少女,仿佛看到了十七年前的自己。

    她微微一笑,摸着少女的秀发说道:“你怎么还没睡?”

    少女嘟哝着嘴,执着地问道:“您为了这样一个负心人等他十七年值得吗?”

    “你不懂,我这一生的使命,本就是为了见他,知他,爱他,然后等他……”

    “弟子真希望能见他一次,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得到师父这样天仙般的人儿垂青。”

    “他啊……”女子嘴角浮现出幸福的笑容,“他是一个道貌岸然,沽名钓誉,能让所有人都恨得牙痒痒,却又偏偏无可奈何的混蛋。”

    少女愕然当场,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您确定自己说的是苦等了十七年的爱人,昔年曾名震江湖,被誉为江湖百年奇才的少林圣僧?

    女子没有解释,只是宠溺地牵起少女的手笑道:“走了,回去睡觉,明天还要给你太师父祝寿呢……”

    ……………

    翌日,金顶之上,佛门胜地清幽依旧,却也多了几分不同以往的喜气。

    这一天是峨眉灭绝师太的七十大寿,出家人不会大肆操办,但弟子们做几碗寿面恭贺一番,并有几个交好的门派前来祝贺都是免不了的。

    只不过正儿八经来的只有少林和武当的人。

    灭绝师太年青的时候脾气火爆,不说邪教,就是正道的几大门派中,也有些结下了不少旧怨。

    而十年前新任的掌门周芷若这些年武功大成之后,也是仗剑下山,挑战各大门派,虽然在少林和武当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其它几个门派的掌门却全都败于其手。

    以她的年纪,竟是横扫了一片老一辈的高手,一时间声名鹊起,俨然有中生代第一人的呼声。

    峨眉派的声望也因此水涨船高,隐隐有和武当、峨眉分庭抗礼之势。

    这时江湖中人才发现,自朱元璋推翻元朝,赶走鞑子改朝换代都已经过去近十年了,可武林中还是这少林、武当、峨眉三大源远流长的门派称雄。

    金顶大殿之内,峨眉派灭绝师太高坐正首,其余弟子门人则在掌门周芷若的带领下,在身后一字排开。

    而左右两列,则分别是武当和少林前来贺寿的宾客。

    右手边少林弟子以圆字辈的高僧圆业为首,而左手边武当门人则以掌门宋远桥亲自领衔!

    无论是峨眉还是少林之人,看着那位样貌儒雅的宋掌门都是微微惊奇,要知道像祝寿这种事,通常来说派一个小辈来表达心意就可以了,大可不必劳动他这个年事已高的掌门。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此行很可能并非仅仅是单纯来拜寿的。

    在他身侧,已至中年的宋青书沉稳伫立,只是眼中隐隐有激动神色,目光不时向则灭绝师太身后看去。

    那里,一身淡雅青衣的周芷若正面色默然的站着。

    果不其然,待所有人都寒暄就位之后,宋远桥站起身子,朝灭绝师太拱手朗声道:“师太在上,宋某这次前来,除了为师太贺寿之外,实在是还有另一件要事相求。”

    “宋掌门太客气了,有话请说”,灭绝师太面带微笑,自从得以弟子周芷若执掌峨眉派,并将门派声望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后,她那暴躁的脾气都仿佛好了不少。

    宋远桥咳嗽了一声,说道:“宋某所为之事乃是与犬子青书有关,便是要为他向贵派周芷若周掌门求婚的。”

    此言一出,站在灭绝师太身后的周芷若身子一震,霍然转头朝宋青书冷冷的看了过去,而大厅中的其余众人,少林和峨眉弟子也登时一片哗然,如同炸开锅一般。

    无数道目光,全都落在了周芷若的脸上,但这时的周掌门已经重又恢复淡漠,眼观鼻,鼻观心,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灭绝师太察觉到身后弟子的变化,竟也是莫名的低叹了一声,沉吟片刻后,淡淡道:“宋掌门应知芷若为我峨眉掌门,于情于理都没有可能再嫁去武当。”

    “若师太不介意的话,成婚后,青书可以陪伴周掌门长住峨眉!”说出这句话后,宋远桥的老脸上也忍不住浮现一抹羞赧之色,谁都知道这种行径几乎和入赘差不多了,但想到儿子为情所困十数年的凄然,他也只好厚着脸皮做此决定。

    “即便如此,你可知芷若为当年之事,对令公子一直耿耿于怀?”

    “当年之事青书的确行事鲁莽了,以至于让少林、武当、峨眉三派结下隔阂,但若真计较起来,青书也并无大错。况且往事已矣,这孩子十数年不娶,一直在为此和愧疚回过,也算赎罪了。何况周掌门也知道空愚圣僧了无归期,即便回来,两位也是不可能的,何不就此放下,成就另一段美满的因缘?”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番话说得宋远桥是面红耳赤,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他是断然不会说出这些仿佛是乞求一般的话来。

    灭绝师太缓缓抬眼,目光在周芷若那淡漠的绝世容颜上转了转,眼神中透出深深的怜惜,缓缓的说道:“芷若,你是为师最得意的弟子,为师要你光大峨眉,你已经做到了,但为师并不想看到你这一生也像师父这样孤独终老,所以当年才没有让你落发为尼。宋公子出身名门,难得的是又对你一往情深,依我之见,这是一桩良配。”

    大殿之内,突然间安静下来,所有峨眉弟子,甚至是少林高僧们都一起不可置信的望向灭绝师太。

    谁都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就这么轻易的同意了这桩婚事。

    而宋远桥身后的宋青书,此刻早已经喜形于色。

    至于少林僧人们,则很快由惊骇变成了愤怒,他们在想……如果峨眉和武当完成了这桩婚事,那么当年被少林视为百年柱石的空愚被逼远走西域,就完全只是少林自作多情般的损失了?

    别说和尚没火气,这想想都要感到无限委屈,但偏偏作为出家人,他们还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两派自己的事。

    不过就在这时,只听灭绝师太又说道:“不过究竟答不答应,芷若你自己做主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神色一变,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所有人都有些无所适从,将目光再齐齐转向那个一身青衣的女子。

    她抬头望向门外,望向远方,望向天际。

    深深的凝望……

    仿佛看到了那个人在万众瞩目之下,脚踏七彩祥云来接她!

    她微微一笑,随之大殿内响起她平静,却铿锵有力、不容商榷的声音:

    “我这一生,只嫁他一个。”

    宋青书面色陡变,化作惨白,接着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他不会回来了,就算回来,堂堂少林神僧和峨眉掌门有可能吗?”

    “不会,你们永远不会有结果,世人容不下你们,礼法容不下你们,全天下都容不下你们!”

    他一边咆哮一边发泄,发泄这数十年的相思之苦和愤懑之恨,今日再次被拒绝,这位武当掌门之子几乎已经崩溃。

    但此刻没有人任何人理会他,所有人都顺着周掌门陡然绽放无限光彩的目光看向门外……

    在那里,金顶的悬崖前,竟有一个男人从虚空,身披云彩,脚踏金色神龙而来!

    他在笑,口中轻吟:“周芷若,我愿许你白首不离,一世相依,你可愿?”

    PS:第二章晚一点,这几章都是吃力不讨好的类型,但又必须过渡的,欠下的账俺只能慢慢还了,能保证的是不断更……(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