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故意找茬
    山魔不是魔,而是岳山!

    山魔只是他在试练塔里的称呼,也是在风灵帝国内声名极盛的一个圣使尊号。

    这位曾经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秦长风头顶的高阶试炼者,秦长风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他的关注,一直让阿德在收集他的消息。

    据他所知,岳山早已经升到第四层了,而今已然是将军级别的精英试炼者,并且已经在准备闯第四层的进阶战。

    在秦长风刚刚进入试练塔的时候,岳山曾经两次三番地想要害死他,在被一一挫败之后,很是消停了一段时间。

    不过狗改不了吃屎,而岳山这条疯狗也终究忍不住,看准机会后再次出手了。

    这一次不同以往,必定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因为以前岳山都只能指使其他人,而这一次则不同身为正式圣使,他必然有办法在这段时间内降临这片战场,然后亲自出手!

    尤其在第一波勾结星灵族的伏击已经失败后。

    所以,这个仇在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该了结了。

    一念及此,秦长风脚下突然一闪,瞬间出现在参谋长面前,手指一拂就在其反应过来之前搭在了握强的手腕上,下一刻手臂骨折的咔擦声一响,这位军官口里就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同时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一个普通人拿着一把手枪就想威胁一个试炼者,简直是在开玩笑。

    他头上冷汗淋漓,忍受着剧痛不甘的嘶吼道:“你说过会放了我的!”

    “我是会放了你,但不代表被你威胁过的月狐少尉会……”

    话音落下,秦长风直接拉开金属大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须臾,身后传来砰砰两声枪响,而后哒哒的脚步声跟了上来,美丽的女军官并没有心慈手软,而且她离开时锁死了大门,让尸体暂时不会被发现。

    秦长风轻轻点头,至少在心智这一关上,他暂时挑选的这个代理人是合格的。

    这时,前面出现若玉石嬉皮笑脸的身影,身边还挽着走路姿势怪异的少女琳娜。

    “老大,怎么样,问出来了么?”

    秦长风轻轻点头,“岳山。”

    “果然是这个老丘皮!”若玉石显然也知道这个早就在23号试练塔威名赫赫的一方霸主,并且还知道秦长风和岳山之间的恩怨,拍着胸脯说道:“老大放心,小弟我绝对跟随你的脚步不离不弃,刀山火海也绝不眨半下眉头……”

    秦长风翻了个白眼,这小王八蛋说起来从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可一到了战斗的时候不见人影,当胜局已定,快打完时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也真是不得不佩服他审时度势的眼光,至于说不离不弃,那倒也没错。

    “走吧,陆义夫不是给咱们准备了晚餐么,不参加怎么对得起他这么卖力的表演。”

    “嘿嘿,这老小子还不知道咱们早就知道他心怀不轨了,等下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我最喜欢的就是看别人吃瘪的样子了。”

    实际上,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若玉石就知道伏击和陆义夫有关了,这小子的天赋很诡异,其中有一个能力就是感知敌意!

    没错,只要在一定距离内,他就有一定的机率能直接感知到某人对自己的敌意和好感!

    这比阿德的感知危险能力更加精确,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分辨出敌友。

    “认真点,要干正事了,咱们可不是真来风花雪月的。”秦长风摇了摇头,这小王八蛋其实很强,只不过就是没个正行。

    若玉石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严肃道:“好的,老大!”

    来到通向餐厅的金属通道时,就只见两边站满了密密麻麻的持枪守卫,手中拿着的枪械很是奇特,并非秦长风见过的刺钉型电磁步枪。

    排得整整齐齐,像是在列队迎接,礼仪极尽隆重。

    推开大门时,整个基地自指挥官陆义夫以下,七八个重要军官早已站在门边迎接。

    从尊敬和礼仪方面,真的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

    在大战即将到来的时候,还搞什么接风洗尘的晚宴,显然是比洗澡更脑残且奢侈的事。

    然而陆义夫不但搞得像模像样,还真的很丰盛的样子,各种没见过的肉类和果实摆满了长桌,也难为他们是怎么在这个虽然有氧气可以直接呼吸,但植被却很荒凉的星球上找到的。

    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哪个文明体系中,就餐时的座位都是很有讲究的。

    主位毫无疑问都是留给最尊贵的客人和主人,所以秦长风和陆义夫分别坐在长桌的两端,左右两便则是各自的亲信按照顺序坐下去。

    待所有人都落座后,陆义夫举着酒杯站起来,朝着对面坐着的秦长风和若玉石神情恭凛的笑道:“虽说大战将起,但咱们这次给两位圣使接风洗尘,也算是战前动员了。本来按照军令,战时不得饮酒,不过为了两位圣使大人尽兴,咱们这次就破例喝一杯,当然,这是第一杯,也是最后一杯。陆某先干为敬,两位圣使请!”

    单看他这副样子,可以说是滴水不漏,极尽讨好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如果换了其他任何人,哪怕是试炼者恐怕也会顺着他的意思喝下这杯酒,然后盛宴开始,大家其乐融融,宾主尽欢。

    然而偏偏他碰到的是两个都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奇葩!

    陆义夫带着所有基地军官一起敬酒之后,却见两个圣使坐着一动不动,别说站起来回礼,哪怕举起酒杯的意思都没有,一点面子都不给的样子。

    “两位圣使,可是觉得酒菜不合胃口?”

    不得不承认陆仪夫这老小子的忍功已臻至化境,即便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给难看,他却依然笑容满面,仿佛真的是像所有人认为的那样,想竭力讨好两个圣使,从而为自己和背后的势力获得更多来自圣地的支持。

    看他如此卑微的样子,秦长风都有点不好意思再针对他了。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假象而已,秦长风忽然叹了口气,看向陆义夫神情惆怅地说道:“陆少将的热情和真挚实在让在下感动,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请圣使明示!”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包括若玉石在内,而坐在秦长风右手边的女少尉月狐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似乎是想要借这个机会了解自己和家族即将拥戴的主人。

    秦长风忽然神色一变,正气凛然,宛如包公在世般地说道:“我这人向来铁面无私、刚正不阿,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如果没有看到也就罢了。但现在,在这大战将至的时候,你们却当着我的面聚众饮酒,简直岂有此理!月狐少尉,军官战时饮酒,按照帝**法,该当何罪?”

    这尼玛!

    包括陆义夫在内的所有军官都先是一怔,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给惊住了,而后就是脸色齐齐黑了下来,无比的委屈,我们明明是为孝敬你好不好?!

    作为一个秘书,月狐无疑是合格的,立刻就反应过来,声音清冷的说道:“按照帝**法,战时饮酒造成贻误战机等严重后果的,全部死罪,尚未造成严重影响则按情节轻重,处以从关禁闭到剥夺军衔的惩处。”

    秦长风继续问道:“那么像陆少将这种带头聚饮的算不算情节严重?”

    月狐少尉迟疑了一瞬,其实这种事可大可小,真说起来也并没有多严重,毕竟又没喝醉。但这显然不是她正要投效的主子想听到的答案,这时忽然灵机一动,说道:“任何在圣使大人面前犯下的错误都是不可饶恕的!”

    好会说话的丫头!

    貌似我遇到的女人就没有几个蠢的,这是幸还是不幸?

    对于女少尉的回答,秦长风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冷冷地看向陆义夫,沉声喝道:“陆少将,而今铁证如山,你可认罪?”

    陆义夫见这位圣使是动真格的了,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阴沉下来,回道:“圣使究竟想做什么,不妨直说。”

    这时他哪里还不明白,面前这位圣使纯粹是故意找茬,就算没有喝酒这事,也会有别的由头。

    “交出基地的指挥权。”秦长风淡淡道,同时右手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着,发出愈发清脆奇诡的响声,有人眉头微皱,感觉着声音像是在心口震响一样。

    陆义夫白眉一轩,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可能!圣使的要求太过离谱,恕难从命!”

    秦长风霸道非常,“如果我非要呢?”

    陆义夫目光闪了闪,“圣使可能不知道,圣使虽然地位尊贵,但也有要遵循的规矩,不能肆意妄为,否则必有大祸!”

    “哈哈哈哈哈……”

    秦长风纵声大笑,站起身来,讥哂道:“什么肆意妄为,我这是铁面无私,维护军法!天经地义的事,有哪条规矩管得着我,有哪条规矩敢管我?”

    ……………………………………………………………………(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