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十年所铸,神剑惊鸿
    “武林至尊,神剑惊鸿,号令天下,莫敢不从!长生不老,万古永存……”

    自从天下会那惊天一战之后,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平民百姓口中,就开始传说着这么一句话。 .

    这样满满充斥着盗版气息的话,自然是秦长风编出来,然后让东守以六扇门和朝廷的力量散布出去的。

    以六扇门现在威凌整个江湖的威势,仅仅只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就让这句话在天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大家都被野心蒙蔽了双眼后,这还未出世的惊鸿剑,就已经成为了古往今来的第一神兵,曾经久负盛名的雪饮刀、火麟剑、英雄剑等在其面前,俨然一副提鞋都不配的样子。

    一时间,就像倚天世界中一样,各路野心勃勃的人物全都疯狂起来,拜剑山庄成了唐僧肉,被无数双炙热贪婪的眼神死死盯着,只需一个导火索,就会全都饿狼般扑上去。

    秦长风之所以这么做,原因之一是要用这种方式将帝释天引出来。

    这口传说中的惊鸿神剑,理论上,至少有三个方面会让帝释天产生非夺不可的想法,

    第一、武林至尊,帝释天虽然一直只是在暗中像神一样游戏人间,但倘若真有这么一口拥有无上神力,可以称尊天下的神剑出世,他显然不可能让其落入他人之手。

    第二、长生不老,帝释天服食凤血后,只是长生不死,却依旧会衰老。

    第三、净化血脉,由于凤血和龙元不可共存,所以帝释天即便屠龙之后,也无法服下龙元,而是要先祛除体内的凤血,但凤血已和他融为一体了,哪这么容易再驱除?而秦长风让人散播的谣言中,惊鸿神剑便有这种能力。

    所以秦长风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能将帝释天给引出来。

    至于非要杀帝释天的原因,除了解决龙元的竞争对手外,更重要的是秦长风对圣心四劫非常感兴趣。

    想想惊目劫、天心劫等匪夷所思的攻击方式和威力,秦长风认为如果可以转化为技能的话,第四个技能位就学习这圣心四劫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另一个原因是拜剑山庄剑池内所炼的神剑本身出了问题!

    傲夫人早前便遣人来报,剑池中即将出世的神剑有一天突然暴走将两个铸剑弟子的鲜血全部吸干,从此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要吸食人血才能安静,否则便会在剑池内狂躁不安。

    随着时间向后,其吸食人血的速度也越来越频繁,根据铸剑师钟眉的推断……按照这种趋势,在真正剑成的那一天,恐怕至少要数十上百名内功精湛的高手之血,才能令其圆满出世……

    毫无疑问,这就是传说中的以血祭剑!

    这还是强者血液蕴含的力量比普通人要多的多的结果,如果换成一般人,祭剑的人数恐怕还要多十倍不止。

    这哪是什么神剑,简直就是一口魔剑!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不知道在谁的主导下,铸剑师钟眉以天才般的想法,打算在原绝世好剑剑胎的基础上,融合秦长风的那两样史诗材料,合二为一铸造一把全新且更强大的绝世好剑来。

    这一试,虽然新剑的威力的确如预测的剧增,但也使其变得更加邪诡难测。

    原剧情中的绝世好剑出世前,尚且只需要少量贪、嗔、痴三人之血,而今这一口却要上百个高手的全部鲜血来祭。

    所以,秦长风便不得不刻意布下这个充满诱惑的陷阱,让这天下间仍然野心勃勃的武林中人全都自己跳进去。

    光阴过隙,时间飞快。

    几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八月十五这一天也在所有人的翘首以盼中到来。

    拜剑山庄因此成为了万众瞩目之地,野心家蜂拥而来,名为见证神剑出世,实际上的意图不言而明。

    而拜剑山庄,在秦长风的授意下,也没有拒绝,只是说必须在神剑即将出世的前一刻才能一起进入剑池。

    随着时间的临近,觊觎着神剑的各方都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

    拜见山庄傲夫人房间内,傲夫人与傲天母子相对而立。

    “娘,惊鸿神剑是否真有传说中的威力?”

    “神剑真正出世前,没有人知道其极限究竟在何处,但可以肯定的是……融合三样神材铸造而成的惊鸿神剑,威力要远远超过之前的绝世好剑,得之即便不能长生不老,但争夺天下第一,或许并非妄言。此剑之强……实乃为娘平生仅见!”

    傲天听了立刻目光闪烁,沉声道:“如此说来,孩儿若得此剑,便可让拜剑山庄屹立于武林之巅?”

    傲夫人沉默少许,幽幽道:“但此剑可是你师尊十几年前就预订之物,你难道想和他抢吗?”

    “怎么就是他的?此剑有一半属于绝世好剑,而且铸剑的过程也全都由我拜剑山庄完成,他不过是出了两块石头而已,所以此剑分明就是我拜剑山庄之物!”

    “况且他何曾真心将我当做徒弟过?一身绝学真传始终藏着掖着,除了他最信任的大师兄,我们几个都只得道一鳞半爪罢了,这明显就是在防着我们!我看他收我们为徒,不过就是想利用我们帮他做事而已,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念什么师徒之情了。”

    “只要有他在,我便只能是六扇门的一枚棋子,拜剑山庄也永无出头之日……”

    傲天神色狰狞的低吼着,像是要将心中的怨愤全都发泄出来,他说了很多,全都是为自己辩解,将过错推到传他一身武功的师父身上,可说到底……不过是在为自己的野心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这就是人心,升米恩斗米仇,寻找怨恨的理由,永远比感恩要容易得多。

    傲夫人听着儿子满是怨恨的声音,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直到傲天终于停下后,她才以凝重的声音道:“这世间的事说穿了也就是四个字成王败寇,为娘只问你……你有几分赢的把握?”

    “我师父拥有的神功多不胜数,但有很多却是他自己都没练过的,其中就包括吸功**,他恐怕还不知道吸功**在吸取到了足够的高手内力后究竟有多么可怕!”

    傲天微微抬着下巴,眼中满是自信的光芒,脸上却浮现阴鸷之相,森然道:“况且我何须与他正面硬碰,我可是他的弟子啊,偷袭机会不要太多……娘,你就不要管了,总之儿子一定会让拜剑山庄成为武林第一门派的!”

    …………

    与此同时,在天下第一楼擅自逃走的剑魔和破军,也没能真正逃出魔爪。

    剑魔体内有一只蛰伏中的魔形虫卵,能逃到哪里去?魔神分分中就能把他找出来,秦长风把他强行带到拜剑山庄,要他继续和傲天约定的一战。

    至于破军,他心中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女人颜盈,有着这个破绽在,他同样走不远,在东守派人抢先一步将随绝无神一起来中原的颜盈控制在手中后,也算枭雄一世的破军只能乖乖回来。

    此时正值盛夏,随着傍晚到来,被炙烤了一整天的大地才渐渐开始有一丝凉意。

    拜剑山庄附近,一座可以遥望剑池所在山洞的小山顶上,身背两把神兵的破军单膝跪地,他所能看到的是魔神满是利勾的刃爪。

    秦长风戴着血红的黄泉面具,安静的跨坐在魔神背上,东守、断浪分别站在他左右两边,再后面一点便是捕神、聂风和明月,以及数十名六扇门高手。

    黄泉面具下的秦长风和魔神矗立在那里,像是一座上古魔神的墓碑,凝视着前方数百米外剑池的方向,漆黑的眸子中透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漠。

    “破军,上次你走得急,忘记跟你说六扇门的规矩一天是六扇门人,就一辈子都是。想退出?除非你死了。”

    “你比剑魔走运,因为惊蛰屠龙时,你身上的天刃和贪狼还用得上,所以他进了死地,而你却能得到宽恕……你若不想要这恩典,也可以动手反抗,或许你的武功刚好克制我呢?”

    “破军不敢!”

    破军听了额头冷汗淋漓,赶紧低头,不敢与那一对冰冷无情的眸子对视,哪怕只是余光……如果说在天下第一楼上的秦长风,他还有一丝挑战的**,那么此刻带着这诡异面具的秦长风,就让他只剩下惊惶了。

    这仿佛不是人,而是一个鬼!

    桀桀一笑,接着,那越发森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皇权霸业于我而言皆为粪土,我还有两件事没有完成,第一是杀帝释天,第二是屠龙。做完这两件事,我就会归隐,我希望你们能帮我做完这最后两件事,从此你们便可安享这大好的太平盛世……”

    话音落下,山巅上一片寂静,几乎没有人敢说话,除了一个人捕神。

    “弟子斗胆请问师父,帝释天和苍龙何罪之有?”他像一头犟驴,梗着脖子问道,想想也是……他连自己的亲爹雄霸都要置疑顶撞,何况是师父。

    大师兄东守仿佛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替师父淡淡回道:“如果不杀他们,他们便一定会为祸天下,所以师尊才不惜推迟归隐的时间为天下除此两害,师尊的一番苦心,你们须明白才是。”

    众人全都无言,这是**裸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然而即便是捕神,面对这样的说辞,也仿佛默认了,不再坚持什么虚妄的正义……(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