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祭拜
    会不会崩溃,秦长风现在不得而知,但至少天音寺和炼血堂这两派的人,肯定都少不了要在心里大骂一句mmp!

    接下来,四人离开平台,沿着万蝠窟幽长山洞原路返回,路过之前被秦长风一记惊目劫轰死的姜老三尸体时,年老大只是命刘镐将他的法宝全都收起来,而后对尸体就不管不顾的直接离开。 .

    实际上,此人并非炼血堂的人,而是万毒门吸血老妖的徒弟,年老大请过来帮忙的。

    而今身死此地,这个仇自然也就记在了天音寺的法心和尚头上。

    “阎公子,不知之前冒险进入死灵渊所为何事,若有我们能帮忙的,请尽管开口。”

    在山洞中走了差不多一半路程后,年老大突然开口问道。

    秦长风随意回道:“自然是为了收服黑水玄蛇,你们不是都看到了?”

    走在后面的年老大与野狗道人和刘镐对视一眼,迟疑片刻,随即咬牙道:“公子,传说我炼血堂老祖黑心老人留下的秘籍宝藏就在这万蝠洞中……”

    “你想让我帮你们找?”

    “不是帮我们,而是帮公子,找到之后里面的东西自然都归公子所有!”

    “你们先继续找吧”,秦长风摆了摆手,并没有告诉他们实情,显出一副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道:“我还有要事,不久后就要离开一趟。”

    年老大见此,只得无奈地闭上嘴巴……他虽然坚定黑心老人给炼血堂留下的最后底蕴一定就在这山洞中,可已经找了几十年都没有收获,所以难免有些意兴阑珊,便想让这位神秘莫测的阎公子试试,总比宝藏一直蒙尘要好。

    不过不管怎样,他都不会放弃的,心里筹谋着是不是该再从魔教请些人过来帮忙。

    离开山洞后,在年老大的带路下,秦长风很快就来到炼血堂在空桑山下的驻地,找到了一些大半都已损坏不成样子的典籍,全部录入传承珠后,多少也算有些收获。

    除此之外,也见到了炼血堂一百多个普通教众,在秦长风依诺传下吸功**和邪血劫后,众人全都感激不已,开始真心拥护起他这个炼血堂的真正老大来。

    其实魔门之人心中的想法远比正道人士更简单……谁能带领他们变强,取得胜利,威名远扬,吃香喝辣,他们就拥护谁!

    于是小半月后,秦长风告诉他们自己要暂时离开时,很多人都流下了依依不舍的泪水,尤其是被他重点关照的年老大三人……

    “哎,这阎王总算走了,再不走,我的血管都要爆炸了!”

    “你还算好,他控制我的血液使劲往下面流,你知道那玩意充血整整三天三夜,有多恐怖吗?”

    “切,不就是差点炸了么,算得了什么?他还给我来了个全身血液逆流!这也是能随便倒流的吗?简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虽然受了点折磨,但也是为了帮我们修炼邪血劫。不能否认,这一道法术,的确诡异强悍,配合我们炼血堂的某些法术,还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

    另一边,在年老大等三人身上仔仔细细的试验了一番后,秦长风对这个世界修真者的肉身强度差不多就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

    首先,他们所修炼的功法与凡境的武学相比,除了主要修炼的能量外,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同时提升身体和精神,尤其是精神……这是他们远距离操控法宝的关键,所以普遍来说,他们的基础精神都不低。

    其次,一般修真者的身体强度提升得都不是非常明显,与风云世界的顶级武者相比,并没有什么优势,不过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天音寺修炼大梵般若的和尚们。

    因为与青云门盛名远扬的太极玄清道不同,大梵般若对天地灵气不太在意,反而注重对人体本身的锤炼,所以和尚们的肉身,较一般修行者普遍要强一个级别。

    秦长风之所以要弄清这些,自然是为了知己知彼,邪血劫和天心劫都是要在肉身方面压制敌人才能奏效的技能。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两劫都将成为他以阎公子这个身份出现时,主要的对敌手段。

    也幸好有这两劫和黄泉面具在,他才能和天音寺法心这个身份完全分割。

    而年老大等人之所以没怀疑他就是之前差点杀了他们的和尚,便是因为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有人能同时修炼魔门和佛门的功法,且都修炼到极强的境界。

    更何况两人身上的气息实在相差太远,魔与佛,怎可能是同一个人?

    若非如此,一旦动手时暴露出雷龙,就算傻子也知道他有问题了。

    离开空桑山的地界,秦长风便收起面具斗笠,将行头又全部换回来,手握圣光权杖,重新变为满身佛性的天音寺弟子法心。

    而后,他以圣光权杖为法宝,以气御宝,向着空桑山以西三千里外的青云山飞纵而去。

    此行青云,其一是去见张小凡,其二便是去草庙村祭拜这一世轮回的养父母。

    本来,于秦长风而言,他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只是一场梦。

    既然是梦,那么一切就不必太过执着。

    然而随着草庙村越发临近,他却发现心中渐渐开始无可抑制地生出一种悸动。

    这种感觉,仿佛近乡人怯,又仿佛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深深悲凉,更似乎还含着无声的指着和控诉。

    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像刻入骨髓,融入灵魂般,挥之不去。

    这时候,秦长风才真正感受到轮回再生和因果印记的可怕……这一切异样的感觉,都来自于那个在十岁时被他吞噬了的第二人格,尽管对方的主观意识已经不在了,可他的执念和因果,却因此转化到了本体身上,已然和秦长风彻底融为了一体。

    所以现在,这些执念和因果,都已经是秦长风的了,无论他怎么想,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他只能接受,这便是命运和因果之力的神秘莫测。

    ………………

    自十年前的一场大灾后,青云山下的草庙村变成了一片废墟。

    残垣断壁内,杂草丛生,这个原本祥和安宁的村子,仅仅十年,便被一层几乎永恒的死寂笼罩。

    时近傍晚,由于已至深秋的缘故,暗红的夕阳透过萧瑟秋风照射而下,让人莫名生出一丝寒意。

    秦长风在村头落下身形,而后一边回忆,一边从废墟中间穿过。

    那十年的记忆,便一幕幕地在他脑海中回现,一幕幕栩栩如生,就像他自己亲身体验过一样。

    其实不是像,而是本来就是!

    秦长风也好,那个只有十年记忆的陆长风也好,都是他。

    当年村民们的尸体早已经被安葬,大多数被葬在一座公墓中,仅有两三座立着独立墓碑的坟茔。

    秦长风来到村尾那座破草庙前时,就看到不远处依山而立的墓地。

    让他惊愕的是,本应罕有人至的废墟,此时竟然有一个看起来颇为年青,衣服上绣着青云门徽记的男子正在坟前上香烧纸祭拜,尤其是在张氏夫妇的墓前,还认真的弯腰作揖,拜了三拜。

    不过此人却并非张小凡,他现在正在大竹峰当伙夫,已经十年没下过山了。

    却是青云门大竹峰一脉,排行老六,几年前修为略有小成后下山历练的杜必书。

    他此番历练归来,想起小师弟的嘱托,便特意转道这里,来替张小凡祭拜父母。

    秦长风并不认识杜必书,但思绪一转,就大致猜到了原委。

    他一手执杖,一手捏着佛珠立于身前,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走了过去。

    “啊……”

    杜必书长得就像个高瘦猴,脸瘦而尖,眼大三角,不过待人倒是很人情诚恳的样子,转身见到一个年龄看起来不大的僧人独自走过来,便笑着问候道:“在下青云门杜必书,不知小师父法号,可是天音寺高僧?”

    这个世界佛门虽不只天音寺一家,可能够入修行者眼的却只有这一派,故而但凡遇到气度不俗的僧人,修行者第一反应就是天音寺弟子,几乎没有例外。

    秦长风面色怅然地来到张氏夫妇的墓碑前,怅然回道:“小僧天音寺法心,见过杜师兄。”

    杜必书见秦长风的年龄看起来明显比自己小,又承认是天音寺弟子,便安然接受了师兄的称谓,接着就好奇道:“法心师弟风采过人,久仰了,只是不只师弟来此地所谓何事?”

    “杜师兄是来替人祭拜父母的吧?”

    秦长风反问道,同时抽出三根香点燃,并插在了张氏夫妇墓碑前。

    “我的确是来为小师弟祭拜父母的,只是不知……法心师弟是如何知晓?”

    杜必书看着秦长风怪异的行为,登时满腹疑问,但接下来他眼睛陡然大睁,更加愕然。

    秦长风将权杖插在地上,撩起衣摆后,便双膝跪下,双手合十一拜,接着五心朝下磕一个响头,如此三次,方才停下。

    他拜的是张氏夫妇的养育之恩,张氏并非这一世这具身体的亲身母亲,他从一开始就知晓。

    那十年时间,终究已经和他这一生融为一体,不可分割。

    轮回重生,是一件无比玄妙的事,若没那十年,可以肯定,就不会有现在的他。

    且在他磕下这三个响头后,灵魂深处的一道执念,便渐渐地消失了。

    秦长风心中感慨,执念……这才是他在这个世界主线任务最难的地方,眼下的这道,只不过是最容易解开的一道罢了……

    ps:前面说传给炼血堂的惊目劫改为邪血劫,不然和尚杀姜老三用过,可能被发现。(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