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兄弟
    不愧是修行胜地,夜色下的大竹峰静谧清宁,与须弥山的祥和自有一番不同的意境。 .

    深夜时,秦长风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睡觉这个习惯,他早就没有了,本来是打算修炼一夜天书第一卷,以尽快达到可以凝聚雷劫印的要求,可灵魂中又一道执念浮现,且越是压制便越是强烈,让他无法静心,只得放弃。

    这道执念的目标,自然便是张小凡。

    十年兄弟,虽不是亲生,可却胜似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来自“张长风”的那部分灵魂烙印,让他无法抑制的心中悸动,想要早点见到这个分别十年的弟弟……

    秦长风暗叹一声,放出侦查蛊虫,开始寻找。

    将大竹峰弟子聚居的院落群全部搜寻一番后,却并没有找到他。

    沉思片刻之后,秦长风眉毛忽然一扬,追寻着某一只蛊虫的踪迹,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

    不多时便来到一片竹林,此刻苍穹之下,一轮冷月,把清辉洒落大地,透过碧海清涛般的竹叶,留下斑驳月影。

    走在其中,身上便似披上了一层轻纱,美不胜收。

    看着一节节黑色竹子,秦长风眼中闪过一抹好奇,这是否就是大竹峰弟子开始修炼第一关所要砍伐的黑节竹?

    不多时,竹林尽头便已在望,那是一片相对空旷的平地,再前方就是悬崖,故而在这黑夜中,可以说是一个相当隐秘的所在。

    月光下,两个张开手臂,彼此相拥的人影各自面带微笑,弥漫出发自内心的欢喜之意。

    一个肌肤如雪,眼睛里有淡淡的光辉,似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看起来如此美丽。

    另一个剑眉星目,英俊不凡,气度出众,可谓年轻俊杰。

    两人虽是深夜私会,可却让人生不出半点鄙视之意,只愿祝福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百年好合……

    呸!

    一对狗男女!!

    秦长风心中莫名其妙地这样怒哼了一句,因为他在前方的竹林后看到了另一个身藏在黑暗中,让人揪心的人影。

    这是一个背影怎么看都很普通,个子中等,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子。

    毫不出众,与那月光下的男子相比,宛若云泥。

    但,他便是张小凡!

    痴痴地望着喜欢的师姐和通天峰的齐昊师兄私定终身,张小凡怔在原地,不知所措,只觉得脑中千百个念头纷至沓来,心乱如麻,眼前的事实已经无比明了,可他却不愿承认。

    如果承认了,他心中那为数不多的美好之一,也将再次失去一片。

    空地上的男女笑容满面,窃窃私语,说不出的幸福样子。

    月华冷冷,洒在他们身上,洒在那片树林之中,却照不到黑暗角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对情侣说着温柔密语,直到明月中移,由圆转缺时,两人才依依不舍地道别,一个祭出飞剑御空而去,一个满心欢喜地往前山院落行去。

    这夜色,又多了几分凄清。

    秦长风,仰望长夜,很是无言。

    怎么也没想到,刚来青云门,就遇到这种狗血的事。更没想到他自己真正第一次见到张小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竹林中,阴影里,张小凡缓缓走出来,开始回头走去。

    他今夜本就是无意中来此,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人和事,既然无人知晓,便将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吧,也将一段还没开始就要结束的爱情彻底埋葬在心底……

    他突然很想哭。

    虽然他忍着没有哭出来,可那莫名的痛楚像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将他吞噬。

    无尽冰凉,寒彻心扉。

    无尽孤独,好似多年前那个噩梦般的晚上,一夜失去所有……

    不!

    在最黑暗,心将寂灭的时候,张小凡的眼睛里,陡然散发出了光亮。

    他心底还有最后一个寄托!

    永恒的温暖。

    一个木雕,两个农家夫妇拥着两个孩童含笑而立。

    这木雕表面已被摩挲得光滑锃亮,但保存得却十分完好,连边角处的一根发丝都不曾被折断。

    他小心翼翼的将之从怀中掏出,抚摸着,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就这样,不知不觉来到竹林边缘时,他心中的悲伤似已被冲散大半。

    但也就在这时,一道黑夜中无比明亮的光芒突然自前方扑面而来,这光芒有圣洁之意,可飞来时,却携风雷之声,威势骇人之极,隔着十几丈远,就让他在一股巨大的威压下,如被山岳笼罩,头皮发麻。

    这种威势,他只在发怒的师父田不易身上感受过,可眼下这道飞来的神通,却明显不是青云门太极玄清道的波动气息。

    危急中,他来不及多想,只得勉强提起体内真元,虽如蚍蜉撼树,却也只能聚集在双掌之中,向着面前那雷光中逐渐显露出的一颗龙头拍去。

    虽然渺茫,但他还是怀抱着一丝希望能够挡住。

    纵然孤苦,但他还有想见的人,唯一的亲人……

    只是他双掌凝聚的青光,在那颗有白色雷光组成的龙头面前,实在无比渺小,刹那被击溃,而后龙头撞在胸口,将他瞬间向后猛推而去。

    看起来如同一块石头,被天龙掀飞,无论怎么看都觉凶多吉少。

    不过,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感受到疼痛,为什么?

    而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惊呼,将他从疑惑中惊醒。

    “小凡!”

    “师姐!”

    他陡然睁大了眼,看着师姐田灵儿挥舞着一根霞光闪闪的丝带,疾若离弦之箭,带起一阵大风,冲向前方一个身穿月白僧衣的和尚。

    这就是偷袭我的人?

    他心中惊疑,但下一刻,借着月色,看清那僧人的面容后,他立刻浑身巨颤,接着忍不住地颤抖,盯着前方,目光怎么也挪不开了。

    “大哥……”

    只听他声音也在颤栗,喃喃自语,他确信,自己不会认错,那神采……哪怕数年过去,依旧不变。

    这一声,田灵儿并没有听到,她面色盛怒,杏目中射出摄人寒杏目,双手法诀齐握,交叉胸口,口中娇喝:“缚神!”

    话音未落,他手中红菱凌空一顿,一声脆响,瞬间霞光大盛,见风就长,只片刻间也不知长了多少倍出来,遮天蔽日一般,迅疾穿走,化作天罗地网般,以秦长风为中心,无数红绫将他严严实实地围在圈里。

    且这红菱并不只是围困,没一道红光都像是红色蟒蛇,所过之处虚空呜呜作响,声势之猛,令人胆寒。

    “不要……”

    另一边安然落地的张小凡目中露出惊恐,谁都知道,在这仙家法宝重压之下,一个支撑不住,会是什么后果!

    而此刻,那个几乎已经被他认定是分别了十年大哥的人影,在无数红菱大蟒的围困下,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

    只是下一刻,他眼前一花,那小舟似的人影便如鬼魅般向前飘去,竟视道道凌厉红光如无物,霍然现身在田灵儿,所有霞光阵阵的红芒无法撼动他周身佛光般的白色雷芒分毫。

    田灵儿瞳孔猛缩,骇然之色跃于脸上,只见这面向和善的和尚一只捏着佛珠的手掌已经当面探来,心中一慌,“蹬蹬蹬”向后退去,同时再催真元,漫天红菱回收,卷起无数疾风利刃般的红芒凌空翻飞护住周身。

    秦长风朝她微微一笑,挂着金刚菩提念珠的右手闪烁浑厚金光仍旧向前,似推山倒玉一样,硬生生插入红菱中,任由厉芒加身,却岿然不动,毫发无伤,眨眼间便来到眉心,下一刻就要一掌拍碎这颗美丽的头颅。

    这时张小凡又是面色急变,情急之下大声喊道:“大哥,手下留情!”

    秦长风又一笑,那只势无可挡的右手突然停下,生生收回,与左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僧天音寺法相,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田灵儿面色煞白,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她刚刚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看了看面前风采决然的年青僧人,又看向急忙赶来的平凡小师弟,她惊讶道:“小凡,你刚刚喊什么,大哥?”

    张小凡看着秦长风,肯定地说道:“是的,他就是我给你们提过的大哥张长风。”

    田灵儿仍未完全相信,询问地目光又扫了回来。

    秦长风轻轻点头,笑道:“小凡,好久不见,你长大了。”

    他这话等于是承认了,张小凡再也忍不住,心中百感交集,眼角不由湿润,只是一个劲点头。

    “那你们……先聊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田灵儿略带迟疑的说道,其实她心中还有话要问,例如秦长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例如……他们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

    只不过感触于兄弟二人好不容易相聚,实在不忍再打扰,便主动离开了。

    离开时,却忍不住数次回头,她是万分好奇……这位天音寺的师弟,应该和小师弟差不多大,可修为却真也是天差地别,刚刚轻描淡写地击败自己,恐怕根本就没有显露真本事,那他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哎,小师弟要是有他兄长一般的天赋就好了,爹也不会这么不待见他了……”

    最后,她暗自苦恼地摇了摇头,远去。

    …………

    月光下,悬崖边,两个人影并肩而坐,都将双腿露在崖外,下方就是万丈深渊,仰望明月,说着这些念的经历。

    张小凡似从来没有这么痛快的说过话,本来木讷的一个人,此刻却像是唐僧附体,滔滔不绝起来,秦长风只是面含微笑,静静听着……

    说实话,这种亲兄弟般的感情,他这一生,在此之前,也未曾体味过。

    而今不禁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对身边这个命途坎坷的张小凡,竟不由真当做了亲弟弟一般。

    “因果轮回,这就是因果轮回,因果所至,不由己身啊……”

    秦长风嘴角暗自露出一丝苦恼之意,明悟主脑给他安排的主线任务,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完成。

    这一夜,好像所有醒着的人都有苦恼,什么东西最消愁?

    酒!

    秦长风从袖笼中摸出一个酒葫芦递给张小凡,后者打开塞子闻了闻,神色微变,道:“大哥,这是酒啊,佛门不是戒……”

    “戒酒吗?”

    秦长风夺过葫芦就咕哝咕哝大灌了几口,接着朝他眨了眨眼,“你不说,我不说,它就只是水,不是吗?”

    张小凡不再多言,接过葫芦,仰头也灌了起来,他并没有喝过酒,于是从第一口开始就被呛得眼泪直流,可他没有停下,因为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之意,突然弥漫全身,仿佛彻底放飞了自我,将身上所有的负担都抛下,竟是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小凡,少年幕艾是人之常情,但在你这漫漫一生中,终将有很多人,只是过客。你可以心怀感激,感激他们,也感激自己,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亦或是亲人,这些人都是你成长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可终究只有很少,甚至没有人能陪你走完一生。很多路,也终究要你自己去走,以勇敢,以执着,人不应仅仅为他人而活,还因为自己而活。立下一个理想吧,比如……去看看九天之上?”

    秦长风以前所未有真诚的语气说着,这些心里话,他甚至跟周芷若三女都很少说……他的内心,亦有一片地方是孤独的。

    以前他不必在意,也不想在意,但在这个世界,主脑却强行让他去触碰,让他不得不面对,所以才会在此刻,感触良多。

    这一次的试炼,于他而言,就像是一次修心之行,仅此一次,是磨炼,也是机会。

    因为这一次之后,他将只能以永远强大坚定的面目示人,不可再展露任何的软弱。

    圣主……这是一个不能和懦弱有任何关联的词语。

    “大哥,你是想让我放下师姐吗?”张小凡双眼迷离,似醉非醉。

    秦长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值得遇到更好的,前面还会有人等你。”

    听到这话,张小凡露出一抹羞赧之色,似头一次被人这么夸奖,直接岔开话题道:“九天那么高,要从哪里开始才能上去啊……”

    秦长风取出一枚红彤彤的血菩提,递给他笑道:“就从这里开始!”

    一枚血菩提,可以帮凡境的武者提升二十年功力,在这个修真世界,也足以帮一个境界较低的修炼者提升至少十年功力了,这对张小凡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提升。

    如果秦长风没记错的话,青云门的七脉会武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一世,他势必不会让张小凡再走得像原著一样磕磕碰碰,那样只能体现他这个大哥太失败。

    刚刚他出手,便是为了试探张小凡的修为,结果……按照他的标准,自然是失望……(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