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地狱难度,虐菜可耻
    秦长风自以为是的松了口气,但他似乎忘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就在他镇定地收回目光时,余光却不经意间瞟过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的方向,概因小竹峰乃是青云门中唯一只收女徒的一脉,所以他下意识地瞟了一眼。

    于是,这一眼就让他倒吸凉气了。

    水月大师相貌约莫有三十上下,与苏茹倒是差不多,鹅蛋脸形,细眉润鼻,一双杏目炯炯有神,一身月白道袍,看去风姿绰约……

    当然,她并不是那个有着因果印记的人,如果是这个老道姑,秦长风可以直接宣布放弃了。

    但结果,也好不了多少。

    在她身后,侍立着一名女弟子,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极美,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亮,隐隐有波光流动,一看便知是仙家宝物。

    绝色女子,秦长风经历这么多世界已经看得多了,第一时间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触,可接着灵魂深处传来的那一丝悸动,便让他再也无法平静。

    第三枚因果印记,便在此女身上。

    而她……毫无疑问,便是陆雪琪!

    便是原著中,那个至情至性,为了报答师父和师门的恩情,与鬼厉江湖相望了十余年,宁肯自己孤苦,也不愿背弃心中道义的女子。

    秦长风目光低沉下来,如果普通女子是难,魔门女子是极难,那么眼下这位……就是唯一的地狱难度!

    要一个人生容易,要一个人死也容易,但要让一个刚烈倔强,原则性极强的人违背自身信念,那就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了。

    更何况,横在面前的还有天音寺和青云门这个巨大的障碍,秦长风敢保证能……如果他稍稍透露出一丝这方面的想法,哪怕只是还俗,天音寺和青云门两派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

    这一次,秦长风是真的感到没辙了,他擅长的是从肉体上改变一个人,例如毁灭或者强化,却从来都不擅长改变一个人的精神意志。

    但,任务失败的结果,不只是那看似不严重的惩罚而已。

    最为关键的是,备选圣主任务会因此而失败!

    别看主脑给了失败的机会,下一次依旧是同类任务,所以该面对的困难,依旧逃不了。

    眼下,退一万步来说,仅仅是任务的第一步,让这个女人爱上他的可能性,就无限接近于零。

    只有放弃了吗?

    秦长风心中一叹,顶着佛门弟子的身份,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他敢说,只要自己对这女子表露出任何一丝逾规的行为,迎接他的肯定就是天琊神剑。

    果不其然,或许是他注视的目光有点久了,这位白衣翩然的女子忽地转过头来,目光如电,冷冷扫来,锐利而孤傲,令人如受电击,接着面无表情,眼中隐隐有轻蔑之色地转过头去。

    得,估计已经被误会成一个淫僧,这下连一丝理论中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算了,一个任务而已,还真要把自己憋死不成?

    秦长风摇了摇头,他自进入试炼塔以来,何曾让自己这么为难过,放弃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这时,那该死的执念,那无语的因果,又来了……

    抽签很快结束,和原剧情一样,第一轮依旧是张小凡轮空,直接晋级第二轮,大竹峰一脉诸人都为他感到高兴。

    但秦长风可就不怎么高兴了,他还想让张小凡多经历一些实战。

    真正的比试第二天才会开启,于是诸脉弟子离开大殿后,便各自回到客房去休息。

    七脉会武,是青云门一甲子一次的大盛事,通天峰上一下多出数百人,住宿自然变得紧张。

    大竹峰一脉众人要想再过那种在大竹峰上一人一间院子的逍遥日子,那就是妄想了。本来除了田灵儿住在小竹峰诸女那儿,大竹峰从宋大仁开始,男弟子共有七人,全都挤在一间房中。

    秦长风好歹是天音寺来的“贵客”,所以分到了一间独立的房间,他便让张小凡和杜必书都搬了过来,好歹宽松了不少。

    深夜,所有人都已入眠时,正盘坐修炼的秦长风突然眉头一动,随之睁开眼来,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打开门走了出去抬起手,一只面貌狰狞的大蝙蝠就落在了手臂上。

    这蝙蝠乃是用空桑山里的血蝙蝠寄生孕育出来的魔形,秦长风特意留了两只在炼血堂,以好让年老大跟他联系的。

    蝙蝠脚上绑着一个竹筒,打开后,便从里面抖落一张卷起的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鬼王已答应赴会,一月后万蝠窟!

    “万蝠窟……”

    鬼王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见面,秦长风不得而知,不过这不知重点,或许这只是年老大他们的提议而已,总之地点并重要。

    “回鬼王,准时赴会!”

    秦长风用精神力,在蝙蝠魔形脑中印下这句话,回炼血堂后,它便会直接说给年老大听……随着魔神的品级提升,魔形拥有的能力,也在潜移默化的提升中,只是大多都是这种小方面,对战斗的影响,并不十分明显罢了。

    与鬼王的见面固然重要,但却也没必要立刻就动身,从青云山到空桑山,御物飞行的话,最多十天就能赶到。

    所以,秦长风打算等青云门的七脉会武结束之后,再动身不迟。

    但就在要放蝙蝠魔形离开时,他忽地眉头一动,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念头……这个略显天方夜谭的念头一出现,便牢牢占据在脑海,再也无法消除。

    于是,片刻后,他神情古怪地在蝙蝠魔形脑海里又印下几句话后,才终于放它离开,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次日,比试大会在一早便正式开始。

    只见通天峰顶的云海广场之上,一眼看去,茫茫人海,摩肩接踵,人气鼎盛,可见青云门之兴旺。

    在巨大的广场之上,八座大台蔚然耸立,以腰粗的巨木搭建而成,彼此间相隔俱有十几丈之远,成八卦方位排列。

    此刻在台下前后已是人山人海,中间最大的那座台子上,挂着一个榜单,谁和谁在哪个擂台,什么时候上场,皆一目了然。

    第一天的比试,只相当于海选,故而所有人都在台下观战,大竹峰一脉终究是实力不济,只有老大宋大仁、田灵儿、张小凡和运气不错的老三郑大礼晋级第二轮。

    其实如果按照概率,八个人中有一半晋升,已经达到平均水平了。

    只不过大竹峰以前输得太狠了,所以田不易的要求才会更高而已。

    第二轮,郑大礼意料之中地被淘汰,宋大礼和各自于不久前服下一粒血菩提功力大增的张小凡、田灵儿三人晋级。

    第三轮,乃是十六进八的比斗,宋大礼终究被淘汰,但张小凡和田灵儿依旧双双晋级,让田不易在其余六脉首座面前,赚足了面子,脸都笑得红光满面。

    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举行的是八进四,四进二,以及最终决战这七场最重要的比试。

    中间最高那座,可以环视所有擂台的那座高台,已经被改成了主席台,掌门道玄真人和其它六脉首座全部坐在这里,环望正在进行的四层八进四的比试。

    或许是秦长风这位天音寺来的“贵客”真的十分难得,或许是在他面前展示青云天骄弟子的风采,所以他也得以站上主席台,就在田不易身侧。

    此时,四座擂台上,竟分别是田灵儿、张小凡、陆雪琪和齐昊四人分别对战一人。

    其中田灵儿和张小凡都和对手打得难解难分,陆雪琪和齐昊两人则呈现碾压之势,修为强弱由此可见一斑。

    田灵儿和张小凡虽然在服过血菩提后,功力大增,可终究底子摆在那里,能进前八的,那个不是玉清六七层以上的境界?

    所以二人落入下风乃是必然,田灵儿眼看着落败已只是时间问题,张小凡却反而更能支撑,倒也不是和原著一样嗜血珠的威力爆发了,而是秦长风传他的相位凌波大放异彩。

    这种集瞬间突进和无视伤害于一体的招式,他所修炼出来的效果,虽然比不上秦长风的原技能,但在这个世界初次展露,也足以惊艳四方。

    毕竟这种能力,就算是很多高等修真世界,都不一定能见到。

    青云众人心中虽感奇怪,但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便以为他只是单纯的速度快而已。

    不过张小凡终究是战斗惊艳不足,早早就暴露出底牌,如果是秦长风,肯定会先示敌以弱,等对方自以为胜券在握,放松警惕时,在突然以突进彻底逆转。

    想到这里时,他不由自主的轻轻摇头,哪知这一幕却正好被青云门内掌管刑罚,向来严苛,威势极重的苍松道人看见了,登时冷冷说道:“法心师侄,若是见我青云门的那位弟子有不妥之处,不妨也下场去指点一番,也好让他们领教一下天音寺玄妙神通。”

    此话一落,太上众人登时齐齐望来,田不易眉头一抖,和苏茹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却没有开口。

    秦长风心想让自己和这些小辈打,不纯粹是虐菜么,赢了都没有半点成就感,于是摇头道:“还是不要了,法心修为浅薄,恐不是青云俊杰的对手。况且这是青云门一甲子一次的盛会,法心身为外人,实在不便参与。”

    苍松道人却不依不饶,面无表情地说道:“师侄不必谦虚,传说能在三招之内便击败田灵儿的弟子如果也是修为浅薄,那天音寺的实力可就太令人惊叹了,恐怕这正道之首的位置,青云门都要让给你们才行。”

    这话落下,瞬间人人变色。

    田不易是大怒,心中暗恨不知是谁把这件不光彩的事传出去的,而且还让苍松道人和他最不对付的人知道了,凭白被挖苦了一番。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他的宝贝女儿说给苍松大弟子齐昊听的。

    其余诸人则更多的是惊疑了,三招击败田灵儿……眼下那位正和他对战的风回峰曾书书显然是差得远,而且其他几人能不能做到,也是未知。

    秦长风双眼微眯,心里想着苍松这么嚣张,是不是直接揭穿他的身份,送他一个从天而降的大礼砸死他?

    但就在这时,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也开口了,冷哂道:“师侄,佛门可是有戒律不淫邪、不妄语的,是与不是,行与不行,下场一战便知分晓,若是师侄担心安全,便大可不必了,我会祝福他们点到即止的。”

    秦长风窘得不行,这凶神恶煞的老女人说不妄语也就罢了,偏偏还要重重的说一句不淫邪,这显然是在说他前两天盯着陆雪琪看的事,一时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全都投来古怪的眼神。

    这下不下场也不行了,秦长风叹了口气,上前一步,说道:“诸位青云师叔师伯,法心下场切磋一番也不是不可,不过单纯比试未免太过无趣,法心想讨个彩头。”

    “哦,什么彩头说说看。”说话的掌门道玄真人,一直老神在在的他此刻也不禁露出兴趣盎然之色。

    秦长风微微一笑,反手将身上最后两枚血菩提取出来,道:“这是两枚可增加至少十年功力的异果,若小僧输了,便送给青云俊杰,若小僧侥幸赢了,便请真人允我入青云门藏书阁阅经十日。”

    “藏书阁?”台上众人面色齐变,第一时间想的都是这小和尚是不是想借机偷学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

    秦长风哪里不知道他们心中那点想法,主动开口解释道:“小僧不过单纯喜欢博览群书罢了,保证任何与玄门功法和前人修炼心得有关的东西一律不动,只看普通的道家典藏和志闻异事,诸位若不放心,可派弟子随行监督。”

    相比于太极玄清道,这些杂七杂八的书籍要用传承珠吸收反而更加麻烦,所以秦长风便趁此机会正大光明的提出来。

    至于太极玄清道,这一门修行功法反而简单,突破口他都想好了,正是眼下这位大义凛然的苍松道人……

    听了这话之后,其余人还在迟疑,道玄真人却当即拍板,笑道:“既如此,我便做主允了你了,等下面四强决出来,你再下场吧。”

    秦长风叹了口气,虽然开小号虐菜可耻,但人家盛情邀请,还有彩头拿,那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