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道丹
    须弥山,天音寺。

    夜已深,陆雪琪默默站在禅院中的菩提树下,仰望苍穹,但见夜色冰凉,满天星光闪耀,仿佛讥笑世间俗人挣扎于红尘之中。

    脚步声传来,她熟悉而尊敬的师父声音,在她背后响了起来:“琪儿,他已经安全了,什么时候醒来你决定不了,跟为师回去吧,你不属于这里。”

    陆雪琪没有说话。

    水月望着她,忽地叹了口气,走到她的身边,低声道:“你可知道,纵然抛开阎公子这个身份不谈,他也是天音寺圣僧,你们永远没有可能?”

    陆雪琪沉默着,窈窕清丽,默然伫立,在月色中不含有半分尘世之气。

    见此,水月大师又道:“或许他从始至终都只是在欺骗你,为师曾听闻佛门有红尘历劫修心,以此顿悟来舍弃自身七情六欲,最终证得菩提的传统。你于他而言,只是一道磨炼自己的情劫也未可知。佛门之人最是无情,越杰出者越是如此,你早该放下了,否则只会越陷越深啊!”

    陆雪琪依旧不语,她在须弥山守候了半年,与半年前相比显得清瘦了些。

    水月仿佛也沉默了下去,半晌才柔声道:“琪儿,镜花水月终究难敌人间薄凉,你好好想清楚吧。”

    说罢,她叹息一声,转身准备离去。

    便在这时,陆雪琪忽然浅浅一笑,仿佛夜色中的冰花绽开,清丽而明媚,她似解脱了一般,轻声说道:“师父,明天我就跟你回小竹峰。”

    水月吃惊地转回身,看着她道:“你说什么?”

    她笑着回道:“明天咱们就回青云门,师父说得对,佛门之地,女子久留不便。”

    “好”,水月大师含笑点头,这笑容中有欣慰,有放心,也有怜惜。

    水月走后,只剩下陆雪琪一个人站在原地,山风吹来,她只觉身上一阵冰凉,默默望着远方,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低低地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踏着月光,她转身走进了禅房,来到依旧看似昏迷的秦长风身旁坐下。

    一只清凉却温柔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握住了他的手,仿佛梦语一般的声音,在幽静中,低低的响起。

    “别怕,我会陪着你的,永远……不管相隔多远。”

    “我知道你很会骗人,或许像师父说的一样,从头到尾都在骗我,但我不会在乎了,你也不要告诉我答案,我只当你是真心就行了。”

    “我宁愿相信你是为了修心证道,才入红尘,才以阎公子的身份加入魔门。这样一来,你和我,至少不是敌人……”

    “我走了,以后也许再也无缘见面,即便再见,也只是一个青云弟子和一个天音圣僧。”

    “那一夜,千年古井中看到的人影,我会永远记在心底。而你,忘了我吧,便似我们从未相见……”

    话声越来越轻,渐渐消逝。

    似千言万语所化的深深凝眸之后,她微微地,仿佛还带着隐约的几分羞涩之意,微笑了。那笑容,恍如深夜里黑暗中,清丽的百合花!

    最后她起身离开,没有回头。

    门外,夜色黑沉,苍穹无语!

    …………

    半年后,依旧是这间禅房。

    刚刚苏醒不久的秦长风盘坐在床上,双目紧闭,天音寺方丈普泓站在他面前,沉声道:“法心,你以阎公子所行种种之事,有何解释?”

    秦长风没有睁眼,只是淡淡道:“弟子身上背负特殊使命,许多事,乃不得不为。”

    解释?

    不存在的,他笃定这种事根本不需要他操心,天音寺自然会帮他解决。

    果不其然,普泓不知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还是其它,轻轻点头,道:“死亡大泽的天人之战,惊动天下,好在那魔头最终为你所斩,老衲明白你定有苦衷,想必天下正道人士也能理解,只是……你拿过焚香谷至宝玄火鉴,恐怕还得给焚香谷同道一个说法。”

    秦长风嘴角露出一丝诡笑,竟毫不迟疑地将玄火鉴取出,说道:“那就还给他们吧。”

    普泓愕然接住玄火鉴,沉默片刻,最终转身离去。

    天音寺能帮这位立寺以来最杰出的弟子挡住外界风风雨雨,却并不能触及这位弟子内心最深的秘密。

    就像当初死亡沼泽中,那个恐怖神秘强者究竟从和而来,与他之间又有何瓜葛,成为很多人心中永远无解的秘密……

    普泓走后,秦长风继续修炼,在丹田内凝结道纹。

    光明候的记忆他已经完全梳理,得到了许多信息,也知道了隐藏在幕后的人是谁。

    想到那个又矮又挫的胖子,秦长风不由微微一叹:既然不能相爱,那就认认真真的相杀吧。

    等他回归之后,势必要好好算算这笔账,神国商会虽然神秘莫测,但他们的掌柜,却绝非没有任何办法针对的,区别只在于做不做得到而已……

    除此之外,光明候记忆中的各种秘法,似乎和某些信息一起,被他破坏了。

    那左右神目的修炼之法,倒是完整,只可惜即便是普通人修炼,先决条件都极为苛刻,何况试炼者,更加艰难,非一时半会儿,所能达到。

    至少技能位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所以秦长风醒来后,便将注意力放回到自己身上。

    在天帝宝库中得到天书第三卷后,他进入这个世界的第一目标——天书五卷,已然全部聚齐。

    而以第三卷天书所演化功法,凝聚出最后一片道纹,也是他凝结道丹前的最后一步。

    这个过程他已经完成过四次,可谓轻车驾熟,即使全神贯注,他也依然还可以分心思考其它事。

    首先自然是第五枚雷劫印。

    实际上,但凡走玄功修炼这条道路的试炼者,在每一步选择不同的功法修炼后,都会得到不同的提升。

    而五道劫印,就是天书五卷所有的精粹所在。

    在之前的战斗中,它们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和威力。

    梵天魔印、黄泉鬼印、天佛圣印、太清道印……每一个都有不同的特征和优势,这使得秦长风几乎在面对任何敌人的时候,都能拥有克制对方的力量。

    至于以天书第三卷凝聚的最后一枚道印,拥有的将是巫的力量。

    事实上,天书第三卷虽然藏于天帝宝库中,可其蕴含的力量属性,却早就可以推测出来。

    纵观整个诛仙世界,几乎所有门派的功法全部都来自于天书。

    魔门万毒门、合欢谷等派的功法来源于天书第一卷,鬼王宗来自于天书第二卷,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来源于天书第五卷,天音寺来自天书第四卷,唯独南疆巫术和一脉相承的焚香谷似乎不在此之列。

    要知道南疆可是出过法力通天的巫女玲珑,那可以灭世的兽神便是她所创造,所以巫术一脉的玄妙和强大不需要质疑。

    但这一脉的修行法难道真的是凭空创造的吗?

    以秦长风之见,当然不是,用排除法也可知道,巫法一脉真正的源头极有可能便是久违在人间现世的天书第三卷!

    虽然天帝宝库千万年没有开启过,可却并不代表着天书第三卷就只有天帝宝库一个地方有。

    且上古年间,人族皆是以部落的方式聚居,而一个部落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巫师与祭司!

    正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上古年间,民智未开,人们对于天地自然的崇拜与敬畏,远非现在的人们可以想象。

    而主管祭祀的巫师,在那时的地位自然极度崇高,很可能是一个部落唯一掌握非凡之力的存在。

    所以如果真有上古时的天帝,那也极有可能是从巫师中诞生的。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上古时代,巫乃是天神一族的力量!

    这样一来,一切的疑问便全都迎刃而解。

    当然,这些都是秦长风自己的推测,但事实却也已经证明,第三卷天书所代表的力量就是巫!

    这才是最重要的。

    只不过,即便道纹编织完成,仍然要面对那个头疼的老问题——本源之力。

    巫术一道,可谓是最神秘莫测的一种力量,其本源之力的获得难度,超过前面魔、鬼、佛、道中的所有。

    一时间,秦长风对此也毫无头绪。

    如果亲自去一趟南疆,或许还有机会,但这对现在的他而言,显然并不现实。

    待第五片道纹凝聚成功,他就会直接开始编制道丹!

    这才是成为一个真正军督的象征。

    且这个时间并没有等待多久,仅仅半个月不到,就开始了。

    此时,吞噬光明候灵魂的后遗症仍在,和不良人世界中一样,对身体的掌控很弱。

    以道纹编织道丹,对走这条强化之路的试炼者而言,仍然只是一个过程。

    这过程可以失败无数次,所以成功几乎是必然。

    只不过,所须花费的时间不一而足,而且并非失败的次数越多,经验越足,编织而成的道丹就越强。

    秦长风并未刻意在乎成败,他的心态很平和,甚至远不如即将凝练成一枚劫印时激动。

    因为他早已知晓,道丹实际上仍然只是一个胚胎,只为孕育星魂而存在。

    任何一个试炼者,无论走哪种强化路线,真正腾飞都是在星魂诞生,并打通了和本命星联系的那一刻。

    须弥山上始终梵音杳杳,身处这佛门净地之中,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都无法再因过去之事而打扰到他。

    以一条条道纹按照冥冥中既定的轨迹编织,丹田内他毕生修炼的所有先天真气,便全都转化为一个个神秘的文字符号,继而形成一个类似于一个圆卵的纯白色光团。

    隐约间,似有神秘古音在诵经,魔、鬼、巫、佛、道……道道真意在那声音中流淌。

    这一团道光,便仿佛一部修行圣经,一枚上古时期练气士的金丹,与大道相合,蕴无上玄妙。

    不知过了多久,当主脑的提升音响起时,秦长风双眼蓦然开阖,一道永恒之光般的明亮,一闪即逝……(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