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最后一段因果
    河阳城,是青云山脚下,方圆百里之内,最大最繁华的所在。

    住在这城里的百姓,少说也有个数十万人,地理位置又好,往来商旅极多,更是热闹。甚至由于青云门的存在,即便从南疆席卷而来的大祸越发猛烈,整个中原都人心惶惶,但这里却反而更加繁华。

    有很多人逃难至此,希望青云门能庇护他们,得到一方躲避劫难的净土。

    秦长风一身简单的灰色僧衣,走在河阳城的街道上,自从踏进这座城的一步开始,他就有一种预感,最后一个有着因果印记的人,正是在此城之中。

    其实他早该想到了,那位抛弃儿子的母亲,既然能留下那么多钱财,想必定是富贵人家,这样一来住在城中的可能性自然要比乡野大得多,而这河阳城,又是距离草庙村最近的一座大城。

    在人流中穿行,秦长风跟着心中的感觉前行,不知不觉便来到一座门匾上刻着“李府”两个大字的府邸前。

    秦长风伫立在门口,仰头凝视,只见这座府邸大门紧闭,只开了两扇侧门,可单单这侧门就比别家的大门还要气派,只不过从这府门进出之人,大多头上绑着一条白带,显然是府中有重要人物去世不久。

    “哟,这不是三小姐吗,又去给夫人买药了?”

    就在秦长风隔着街道驻足凝望之时,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女行色匆匆地走来,提着几副用纸包好的草药,低着头只管往门内走,显然是不想与人发生交集,可偏偏就有一名管家打扮,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矮子挡在了前面。

    身穿朴素衣裙,但干净整洁的少女低声道:“请陶管家让让,我娘病重,我得赶回去给她熬药了。”

    “三小姐哪里话,您是主子,想让小的让开,直说就可以了,‘请’这个字我可担待不起。”

    矮胖子脸上笑眯眯,但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忽然上前几步,低声道:“三小姐只要答应嫁给犬子,夫人的病我自然会请最好的大夫来治,你们娘俩也不会再受人欺负不是。”

    接着,就见一个身材高挑,却如根竹竿般弱不禁风,满脸惨白之色,却还一脸**之色的男人从他背后露出身来,笑道:“是啊,三小姐。我爹可是大夫人跟前的红人,你嫁给我后,就算老爷不在了,也保管没人敢欺负你们。”

    少女忍不住皱眉,隔着一米多远,她就闻到了一股带着酒气的腐朽味道,让她嫁给这样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几乎半只脚踏进棺材的猥琐之人,还不如让她去死。

    但无论如何,两个大男人堵在门口,都不是她一个少女能推开的。

    更何况这陶管家在府内显然是属于狐假虎威,作威作福惯了的那一类人,偶有经过的下人,不但没人帮她,反而在一旁围观,嘻嘻哈哈,一副看戏的样子。

    “老爷一过世,你们就这样欺负人,就怕受天谴吗?”

    少女急得双眼通红,长长的睫毛一颤,眼眶内登时湿润。

    “谁叫你是庶出,谁叫你娘只是个妾,谁叫你哥哥是个没用的废物?谁叫你娘在老爷在世的时候,仗着恩宠和大夫人作对?”

    那陶管家撕下伪装,冷笑起来,“实话告诉你吧,大夫人就是容不下你们母子三人,若不是我在帮你们说好话,你们早就被赶出去流落街头了,今天若不答应,这个府门也就不用进了,直接把你娘和那个不成器的哥哥一起扔出去岂不了当?”

    说着,便有一个恶奴上前,一把夺过药包,猖狂大笑中,直接扯散了往天一扬,里面的各种草药饮片登时漫天飞扬,而后落在尘土里,就算再捡起来,也肯定没用了。

    这俨然一场活生生的恶奴欺主的好戏。

    “爹,为什么……”

    少女委屈得只想大哭,但她咬紧嘴唇,硬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她抬头望着对面那些哈哈大笑的人,努力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

    “好一个明慧坚韧的女孩,如果是男儿身,想必你们母子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田地。”

    秦长风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赞叹不已,无论什么时候,他最欣赏的,都是那些在苦难面前不低头,不放弃的人。

    并非每个人生来都能一帆风顺,可坚强的人却总能比别人获得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

    “阿弥陀佛。”

    长诵一声佛号,秦长风捏着佛珠,双手合十走了过去,来到少女身边,轻轻一拍,笑道:“小施主,贫僧远游至此,疲乏不已,可否入府讨一碗水喝?”

    少女闻声,连忙擦了擦眼角,双十合适礼貌地回了一礼后,才说道:“小女子本不该拒绝大师,只是……现在我自己也是有家难回了,还请大师见谅,去别家吧,只要是良善人家,自然都会答应的。”

    秦长风微微一笑,道:“贫僧还略通医术,说不定能治好令堂之疾也未可知呢。”

    少女闻言眼睛登时一亮,但看到对面那些依旧冷笑不已的恶奴时,眼中的光芒便又瞬间熄灭了,轻轻摇头道:“大师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家情况复杂,大师还是尽早离开吧。”

    对面那被酒色掏空身子,且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男子得意道:“她说得没错,和尚,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免得惹祸上身!”

    “惹祸上身?”

    秦长风无奈哂笑,摇头叹道:“不知者不怪,这一次贫僧就不和你们计较,不过再有下次,那可就是死罪难免了。”

    他眯着眼睛说完,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早已动了杀心,只不过是再等对方继续作死而已。

    且说完,他便似丝毫不顾及僧人戒律,隔着袖袍拉住少女的手臂,就往前走去。

    以那陶管家为首的一众恶奴,自然是不允许。

    但就在他们一个个神色狰狞地摩拳擦掌之时,只觉那平静踱步而来的和尚却像是突然变成了凶兽一般,一股恐怖戾气冲来,几人立时全部寒毛倒竖,骇然向两旁退开,露出通道。

    眼睁睁看着那僧人拉着少女走进去,却连一根手指都不敢动弹,有人裤裆下甚至流出腥臭的黄色液体……

    少女一边带路,一边有些好奇地用余光打量这个神秘的僧人。

    秦长风仿佛没看到,云淡风轻地问道:“小施主,不知令堂所得的是什么病?”

    少女迟疑了一下,回道:“大夫说是阴郁所致的心疾,必须至亲男子的心头血肉为药引,方可彻底治好断根,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心头血肉为药引?”

    秦长风眉头微挑,问道:“你不是有个哥哥吗?”

    少女面露苦笑和无奈,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即便如此,秦长风也大致猜到了原因,之前那陶管家,曾用“不成器和废物”这样的词语形容过她哥哥,所以原因也就呼之欲出了。

    与此同时,少女也是心事重重,她隐隐猜到,这个和尚不一般,或许是传说中的修行之人?

    如果是这样,娘的病或许真的有治了,只是……他为什么要帮她?

    带着疑惑,两人穿过重重走廊,来到一间极为偏僻且残破的院落中,门柱上的油漆已经成片剥落,露出被白蚁啃得不成样子的腐木。

    “吱呀”一声,推开两扇门后,就看到对面床上,一名中年女子静卧其上。

    似乎察觉到有人进来,她吃力的撑起上身,抬起头,脸色苍白无比,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即便这样,依旧有着一丝如病西施般的妩媚,可见容貌的确不俗。

    秦长风并不关心这些,他不觉长呼了口气,神色有些复杂。

    “咳咳,青儿,这位师父是……”床上女子一边咳嗽,一边朝少女露出疑问。

    秦长风不等少女回答,直接走上前,将左手挂着的金刚菩提念珠递了过去,道:“施主可认识此物?”

    “这是……”

    “是你!”

    床上中年美妇先是错愕,旋即憔悴的双眼内突然精光大闪,颤抖地伸出手似想要抚摸他的脸庞,可伸到一半,她却又突然停下来,面色再次变得惨白,甚至比之前更无血色,叫道:“你走,你快走,我不认识,什么都不认识……”

    “娘,你怎么了。”少女连忙上前抱住激动的母亲,并努力安抚她。

    可后者却似并不领情,神色中甚至透出一丝惊惶和哀求的说道:“你快走吧,如果被他们知道了,你……你可就要害惨我们了,我们会被赶出去的,就再也没有活路了,你不该来的,不该来啊!”

    “原来如此吗?”

    秦长风心中有了答案,虽然他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可却不曾想到一切竟然如此狗血……他在这一世,应当是一个不光彩的私生子,当年因此抛弃,现在更因此而不愿相认。

    便在此时,随着一阵虚浮的脚步声,一名约莫十八九岁上下的年青人走了过来,还未入门,就大声嚷嚷道:“三妹,你怎么才回来,我要的酒在哪里?”(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