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锦绣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落井下石
    朱宏三看到乾清宫中的人没有反对,对姚启圣说道:“熙之,你们军机处将钱遗爱的意见形成圣旨,然后发往北方各省,从今天开始,粮食、食盐、白糖、钢铁、煤炭都对长江以北各省开放,比例吗先定四成吧!对!将钱庄通存通兑也加进去!”朱宏三这时才想起来还有马明远的产业没有动,故而将钱庄也对北方各省开放。

    朱宏三这份圣旨对后世影响十分深远,以后历代皇帝在南北经济分成上都依照这份圣旨来办,北方占四南方占六。同时这份圣旨的发布让朱宏三彻底取得北方士人的拥护,北方士人看着南方那些土财主上千万的赚取银子已经看了七八年,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能不全力拥护朱宏三吗?至于什么朱宏三的出身血统问题,在实打实的利益面前已经根本不成问题了。

    对钱遗爱个人来说也不是半点好处也没有,东林党和楚党、浙党不同,并不是一个地方势力。东林党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政治集团,其中南直隶文人占了大部分,但是北方文人也有不少。那个侯恂就是河南人,事实也证明侯家在事后也分到了不少利益。所以钱遗爱这份计划让他赢得了士林的称赞,什么士林明日之星、未来首辅等等名头,可劲的往钱遗爱头上戴。

    作为皇帝的朱宏三是获利最多的一个,除了获得北方士人的拥护,还打击了尾大不掉的湖广集团,同时还加深了楚党和东林党的隔阂,让钱遗爱和马明远再无携手可能,对分裂朝臣有很大的好处。

    当然这份圣旨也不是没有副作用,以前楚党和东林党还有些情面在,毕竟中国人最讲究面子,只要不是抱你孩子跳井,见面还可以友善的打招呼。但是钱遗爱这个狗屁主意一出,立刻将东林党和楚党的关系逼到死地,再无回旋的可能。

    但是这点副作用朱宏三根本没放在心上,朱宏三的信条就是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老子没去抢你的就不错了!

    朱宏三十分满意钱遗爱的建议,笑着说道:“子高你说的很好,朕很满意!朕离开南京这么长时间都有什么趣闻吗?你说说让朕高兴高兴!”

    朱宏三原本的意思只是想闲聊两句,但是钱遗爱听到皇帝这么说知道落井下石的机会来了。

    “陛下,您驱除鞑虏、中兴大明的消息传到南京,整个南京都沸腾了,家家都为陛下立了长生牌位,大家都说陛下结束这个乱世,真是功比光武啊!”

    朱宏三听钱遗爱这么说心中十分得意,其实也难怪朱宏三得意,这件事确实做得很不错,历史上能和朱宏三比肩的也就是汉光武帝了。

    “南京的官员怎么说?”朱宏三还想问问文官的反应。

    “陛下,在南京的所有官员都欢欣鼓舞,齐声称赞陛下的圣德,但是马首辅有些不对!”

    “哦?马明远怎么说的?”

    “回陛下,首辅倒没说什么,只是在其他文官欢庆的时候首辅面有不屑之情!”

    钱遗爱这句话说得十分巧妙,如果说马明远当面说皇帝怎么怎么样,朱宏三也不相信马明远有这么大的胆子。但是这个面有不屑可就微妙了,可以是看不起皇帝,也可以是看不起北伐这件事,这就全凭人的想象了。

    其实钱遗爱这么说倒不是特意抹黑马明远,马明远对自己这个皇帝妹夫真的没怎么看得起。

    朱宏三听钱遗爱这么说心中大怒,这就像一个人正在吹牛逼吹的自嗨,可是下一刻就被边上一个人啪啪打脸,这实在太侮辱人了。朱宏三深信钱遗爱所说的,因为朱宏三知道马明远就是这么想的。

    在马明远心中朱宏三取得的一切都是马家的功劳,没有马家你朱宏三能在武昌就拉起队伍?没有马家你朱宏三能找到合适的文官队伍?没有马家你朱宏三能平安的逃到广东?所以朱宏三的胜利其实是马家的胜利。这正是马明远心中所想,并不算钱遗爱陷害他。

    听钱遗爱说完朱宏三眼前仿佛出现马明远那张帅脸,正在不屑的看着自己,嘴里说道:你就是个废物,要不是我们马家,你早就死在武昌了!

    朱宏三越想越生气,气的一张胖脸雪白,边上的李承恩看到皇帝心悸之症要犯,赶紧上前抚前胸拍后背,同时将桌子上的水杯拿起,伺候朱宏三喝了口水。这个茶杯里并不是普通茶水,而是泡的银杏叶。朱宏三知道自己血压高,很容易出现心脑血管疾病,所以按照后世的经验,找来银杏叶子泡水。

    在李承恩的拍打下朱宏三好容易缓过这口气来,下面的陈名夏看到机会来了,站出来说道:“陛下,臣这里正好有南京内阁传过来的折子!”

    李承恩看到陈名夏还在这添乱,说道:“陈大人,你没看皇爷身体不好吗?有事明天再说!”

    朱宏三摇了摇手说道:“不用,朕还没那么脆弱。陈名夏,你念一下!”

    陈名夏心中大喜,赶紧将南京内阁的折子打开,在乾清宫中就念了开来。

    折子很短,内容也很清楚,就是内阁觉着军机处不能命令内阁,所以将陛下的圣旨封还,如果陛下还想让内阁去北京,请用正式圣旨的格式下发。

    姚启圣是军机处首席军机,屁股决定脑袋,虽然姚启圣不想卷进楚党和东林党的党争,但是现在内阁骂上门来,说你们军机处狗屁不是。这时军机处的领头人姚启圣再不说话,以后军机处也没人听他的了。

    姚启圣站出来说道:“陛下,内阁这是大不敬,不管哪里发出的圣旨,都是陛下的圣命,内阁这样做分明是不将陛下放在眼里!”

    姚启圣和陈名夏在这里大骂内阁,但是他们说的话朱宏三一句没听进去。朱宏三现在已经冷静下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的盘算一遍。

    这份折子虽然是以内阁的名义发出,但是朱宏三知道其实这就是马明远的意思。如果强压内阁就要解决马明远,虽然马明远只是一个比较大一些的蚂蚁,朱宏三用一只手就能弄死他,但是弄死以后怎么办?

    现在国家百废待兴,正需要用人之时,同时江南新政也正在有条不絮的推行,这时处分马明远后用谁来当这个首辅?朱宏三起家依靠的荆楚士人集团,所以这个首辅必须在楚党中挑选,说白了也就是在自己的四大谋士中挑选。

    马明远下去冯自用行吗?冯老二只是个行政官僚,让他听命令干活行,但是作为大管家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肯定不行。

    佟养甲能力手段都够用,但是佟养甲和东林党钱谦益他们不清不楚,对待新政也含糊不清,所以佟养甲也不行。至于退休的马济远更是新政的绝对反对者,所以马明远下台这个接班人实在难以挑选。

    除了这四大谋士外,第二梯队还是有几个首辅的苗子,比如说财政部的陈子龙,还有在河南当布政使的张家玉,但是这些人资历太浅。陈子龙虽然早在武昌就和朱宏三有交往,但是正式参加革命队伍是在广东时期,现在朝中排在陈子龙前面有资格入阁的还有七八个人。

    张家玉更是如此,崇祯十六年的进士,如果按照官场正常规律张家玉现在应该只是一个知府,正因为有朱宏三破格提拔张家玉才能当上省级官员,让他入阁更不能服众。

    朱宏三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一个好人选接替马明远,没办法只能再接着用这个马明远了。

    朱宏三心中想道:你娘的马老二,老子就在忍你一次,再有下次老子宁可新政不搞了,也要弄死你!

    想到这朱宏三挥了挥手,对姚启圣说道:“既然内阁不同意那就用玉玺下圣旨吧!”

    钱遗爱原本看到皇帝的脸色被气的雪白,然后又变的通红,原本以为这次马明远肯定倒霉了。但是没几分钟事情来个大反转,皇帝竟然服软了。

    依着钱遗爱对皇帝的了解这根本不可能,朱宏三向来讲究睚眦必报,那里能强咽下这口气的道理。钱遗爱刚要站出来说话,但是身边的陈名夏拉了他一下袍袖,示意他不要说话。

    朱宏三有命令,姚启圣和陈名夏赶紧领旨,然后下去准备用皇帝的名义再给内阁发一道圣旨。

    出了乾清宫,钱遗爱低声问道:“陈大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陈名夏看了前面姚启圣一眼,拉着钱遗爱退后几步,然后低声说道:“对,就这样了,皇帝已经有了圣旨!”

    “陈大人,可是马明远并没有受什么损失啊!皇帝还自降身份答应了他的要求,这件事咱们完败啊!”

    陈名夏低声冷笑几声:“钱老弟,你为官时间还短啊,这件事咱们做的十分成功,皇帝已经在心中开始记恨马明远,至于什么时候发作,那就看马明远的道行了!”

    钱遗爱听陈名夏这么说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有些着急了。官场上的事就像熬粥一样,虽然在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只要下面火不停,终究有一天会开锅的!( 明末锦绣 /6_652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