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主神调查员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维新功臣
    有道是纸上得来终觉浅,鸣人饱读诗书却也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对把爱情和婚姻都当筹码的“大人们的世界”尚无切身体验,见识终归是少了几分,加上他爱情方面一向白痴,根本没法把和女孩子交往结婚与维新大业联系起来。

    这也算是思维误区,毕竟上帝打开一扇窗就会关掉一扇门,智商高了情商未必高,也是很多大科学家至死都是单身,孤独终老的原因之一。

    连续被夜袭了两次,鸣人第三次终于凭借顽强的意志力挣脱了温柔陷阱,抓住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雏田逼问。

    后者不愿供出唐小天,一咬牙索性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的心意说了出来,至于为何夜袭,说是觉得鸣人很辛苦,想要安慰他又不知该怎么做,就给一个温暖的拥抱。

    雏田的话也算半真半假,没完全张开心扉,也是敞开了胸怀,话里有假但感情绝对是真挚的。

    这种“以形成习惯为目标”的夜袭是进行不下去了,鸣人和雏田之间却也发生了些许的物理和化学反应。

    至少雏田不像之前那样见到鸣人就瑟瑟发抖,鸣人也开始留意到身边一直位有着夜空般颜色头发的白眼少女默默地暗恋着自己。

    调取了封闭的潜意识记忆库,鸣人果然从记忆长河中找到了很多很多雏田躲在角落里偷窥的画面,原来从四五岁起,就有个女孩一直在身边关注着他。

    本来以为自己童年很孤独的鸣人,恍惚之间孤独感都消解了不少,心中涌起一阵小感动。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雏田已如此主动,又如此诚意满满,鸣人当然不可能断然拒绝,但也没当场答应。

    两人就这样进入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阶段,雏田开始大大方方地给鸣人送上亲手做的食物、亲手织的围巾、日向家的秘药等等小礼物,鸣人也会在闲暇时陪雏田散散步、聊聊天。

    雏田带给鸣人的,并不仅仅是心灵的慰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维新改革各项事业都渐渐有了起色。

    木叶的大小忍族配合度一下子变得很高,也不像以前那样怎么教都教不会了,似乎他们开始将维新改革当成了自己家的事业,开始全心全意地投入进来。

    鸣人其实并不想重用木叶忍族,很想要提拔一些高学历的平民干部,但事情远比他想的复杂。

    平民尽管学历高,但心气却很差,无论做什么工作,都完全拿不出半点自信,倒是在学历不如他们的忍者指挥下,才能发挥出应有的能力。

    忍界人经过数千年的战乱,早就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处世之道,如同野火烧不尽的小草一样,忍界人面对严酷的生存压力秉持着宁弯不折的原则,对剥削和压迫承受力惊人的强。

    哪怕是大名把税率定在了70%,忍界人还是咬着牙,宁可卖儿卖女也不敢稍做反抗,实在饿得活不下去,也就闹出个抢夺米店的“米骚乱”,吃饱了肚子之后大名或米店老板雇佣忍者前来讨伐,他们也只是安心等死,当个饱死鬼也算心满意足。

    忍界人对阶级地位差距的恐惧十分深刻,自动自觉地恪守自己所属的阶级地位,经过数千年演化,不断屠杀的“人工选择”之下,忍界人中有反抗精神的人,基本上已经快死绝了,反抗基因都快绝了种。

    忍者显然比平民阶级地位高,按照以前的法律,忍者杀平民根本不犯法,和武士“试刀”一样,不少忍者拿平民试忍术,如大蛇丸、迪达拉之流,杀人无算,却顶多被逐出村子,根本不需要给平民偿命。

    站在忍者面前,忍界平民自动自觉地矮了三分,当雇主雇佣忍者的时候尚且能挺直腰杆,没有雇佣关系的时候就脚软得不行。

    木叶忍者们学历低,但革命精神上,却要比平民们强太多,不会卑躬屈膝,也不会瞻前顾后,得到命令严格完成,办事能力却是比学历高的平民强出无数倍,鸣人也没办法,只能依仗木叶忍者们推行维新事业。

    木叶忍族改变了观望的态度,各项工作的进展就明显加快了,鸣人还以为是他们终于开了窍,却不知其实是雏田有旺夫之相,忍族们看到两人走到了一起,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不再担心家族遭清算,在新制度下找到了忍族的新定位。

    说不定将来忍族会把将女儿嫁给政治家当成新的传统传承下去。

    这样的维新,无疑是不完整的,不彻底的,但无奈忍界现实就是如此,想要改变亿万民众的思想,还真不是十年八年就完成。

    百年之后能不能彻底清除封建残余都难说,更别提短短的几个月了,一个人推动一个时代的进步,哪怕鸣人拥有数千顶尖精英人格,短期内也办不到。

    要是硬将平民扶上高位,就算他们学识够了,心性不够,觉悟不够,还不知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至此,木叶维新改革开上了快车道,忍族们渐渐向资本家族转化,家族之中的精英投身到改革各项事业之中,努力学习新知识,确立家族在新时代的地位。

    奈良鹿丸作为亲历者,晚年闲来无事写了一本《你不知道的维新:欧派才是革命成功的最大功臣》,热卖之余引发了史学界的大地震,令后世之人重新审视了这段历史。

    ……

    鸣人也渐渐从事必躬亲的繁重事务性工作中脱离出来,只需要做一些指导和教育工作,培养人才,建立制度,架构新的官僚体系,却是不像之前那么劳累了。

    公事渐渐减少,改革各项工作已无需他时刻盯着,鸣人终于能抽身出来,办一点私事。

    私事指的当然不是和雏田妹子培养感情,雏田向来不怎么黏人,也不需要鸣人时刻陪伴,很有贤内助的风范。

    鸣人收到了龙之国特工的密报,晓组织猎捕尾兽计划正式启动,几个小队两人一组兵分四路,开始了全忍界抓捕尾兽的行动。

    身为“人柱力互助小组”的组长,和“尾兽关爱委员会”主席,鸣人自然是责无旁贷地要阻止这次对人柱力和尾兽合法权益的残忍侵害。

    鸣人立刻找来我爱罗,又给远在云隐村的奇拉比打了卫星电话,约好见面地点,集结了“人柱力互助小组”的现有成员,决心挫败晓组织这次枉顾人柱力性命,偷猎尾兽的邪恶计划。( 主神调查员 /6_67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