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龙挂了 > 第0048章 会偷椰果的猴子
    领带、衬衫、马甲、背心、四角裤、西服、西裤、绅士帽、皮鞋,李斯特有一系列想要生产出来的衣服。

    但他不能这么标新立异,毕竟自己只是乡下男爵,如果有一天,成为一国之主,倒是可以随意改革,引领潮流。

    现在只能忍受繁琐的服饰,来维持所谓的贵族体面。

    “老爷,我给仆人放了半天假,从明天开始,他们将一心为城堡工作。”

    “唔,你看着安排。”

    “是。”

    热得一身汗的李斯特,没有太多攀谈的兴趣:“卡特先生,让人给我准备洗澡水,这样的天气对人可不太友好。”

    “如您所愿。”卡特赶紧去吩咐女仆们准备洗澡水。

    如今小城堡里常备洗澡水,因为仆人们都知道,自己的老爷是个极其爱干净的贵族,一天洗一遍是正常,一天洗两遍是平常,一天洗三遍也不是没有过。唯独一天不洗,那才是不正常。

    洗了个澡,换身家居衣服,宽松的长袍。

    这种长袍是睡衣的一种——这里的贵族也知道,总穿紧巴巴的礼服很难受,所以把睡衣改了改,当成家居服。

    李斯特依然觉得繁琐,穿着不舒服。

    他在夏天,最喜欢的是半截袖衬衫和T恤,所以他将长袍的袖子卷起来,露出半截胳膊。尽管这不符合贵族的礼仪,但在小城堡里,又有谁敢追究他这点小小的逾矩。乡下也是有乡下的好处。

    “老爷,可惜我们没有冰,否则我可以给您冲泡一杯冰糖水,消解暑气。”

    “即便在郁金香堡,夏天也没有多少冰可以挥霍,这一点困难我可以忍受,唯独可惜的是,冰镇啤酒再喝不到了。”他并不喜欢喝酒,现在宴会上饮酒,也是因为前身爱酒加上需要交际。

    但他唯独喜欢在大夏天喝冰镇的啤酒,透心凉透心亮。

    眼看盛夏即将来临,一天比一天热,记忆中珊瑚岛最热的时候,鸡蛋倒在地上能烧熟了,估计得有四十度。

    每年都会有不少农奴,被热死。

    “听说硝石是可以制冰的,不过硝石难搞,珊瑚岛貌似没有硝石矿,有我也不认识……记得看过书,农村的土墙角、马厩、厕所墙角,都会富结硝石,但鲜花镇都是木头房子,也没有厕所……”

    硝石制冰这项科技,基本上李斯特是没办法复制出来了。

    他只能像其它贵族一样,冬天将冰藏在冰窖中,夏天搬出来使用:“卡特先生,今年冬天,别忘了提醒我,建一个冰窖。”

    “好的,老爷。”

    ……

    晚餐。

    照例邀请了高尔泰、马库斯、以赛亚和布莱尔——鲜花镇也只有这四个人,有资格和李斯特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李斯特,生蚝屯的规划已经做完了,明天,第一批生蚝屯渔民,将穿戴你为他们准备的新装备,前往东海岸正式捕鱼。都是些老人和妇女孩子,愚蠢又冲动,这两天他们已经在海边捡贝壳了。”

    领主亲自以海鲜做宴席,消息一传出去,平民就纷纷效仿,准备去捞海鲜吃了。

    他们总是追随领主的行为。

    李斯特严肃说道:“高尔泰老师,一定要做好安全引导,我不希望有任何一个平民,因为海鲜吃出危险。你们作为小镇的官员,必须将这个念头重视起来,人口,是鲜花镇最重要的生产力。”

    可能心里还有不以为然。

    但已经明白李斯特态度的高尔泰等人,还是不加犹豫的点头,表示明白。

    “那么明天,如果你们有时间,跟我一起去生蚝屯,看看渔民第一次赶海的效果。同时要积极宣传每一种可以捕捞的海鲜,和不可以捕捞的海鲜,另外,你们也要教授他们如何保存海鲜。”

    “男爵大人,我们已经组织文书小吏,反复强调了这一点。而且城堡里的海鲜,也让每一位文书小吏都尝了尝,他们对此非常积极。”

    “很好。”

    等到第二天,算算退潮的时间,李斯特带着扈从骑士,来到生蚝屯。生蚝屯还没开始建房子,只是将海边不远处的一处荒地,铲平整,将来会建造木头房子。

    此时大约有两百名老弱妇孺,拎着篮子或者木桶,在东海岸平坦的沙滩上,不停的翻找每一块岩石,翻铲每一块泥沙。

    他们很多人,还没有手套和铲子、锤子等工具,完全靠一双手——小镇裁缝铺和铁匠铺的产量跟不上。

    “领主大人!”

    看到李斯特后,渔民纷纷行礼。

    李斯特微微颔首,回应渔民,骑着火龙马,四处溜达。赶海很幸苦,风吹日晒水泡,但工作量却不是很大,所以往日里颇有些“吃闲饭”感觉的渔民们,热情高涨,不管有没有经验,都忙得不亦乐乎。

    只是看了一会,李斯特就热得不行,赶紧躲回椰树下。

    他抬头看着高大的椰树,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半晌后,他明白过来:“没有椰子!”

    于是转身问一旁的文书小吏:“这种树不结果子吗?”

    “结果子的,领主大人,这是香椰树,它的果子叫香椰果,不过在果子很小的时候,就被荆棘岭的猴子摘走了。”

    “猴子?”

    “是一种灰黄色的猴子,我们都叫它们偷果猴,很凶,有时候还会成群结队去农田里糟蹋庄稼。”

    “偷果猴……”李斯特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忽然想起看过的新闻,貌似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有训练猴子摘椰子的传统。椰子树非常高,人类很难攀爬上去,猴子却可以自如的上树摘椰果——如果小镇也训练一批偷果猴,说不定能发展一下椰子事业。

    当然,他现在还不确定,这种香椰树是不是真的椰树——冬天的鲜花镇,可是积雪两个多月,要是真的椰树,早该冻死了。

    “香椰果的味道如何?”

    “有一次我捡到一个被偷果猴掉落的香椰果,它里面好多牛奶一样的汁,喝起来甜甜的、酸酸的,很好喝。”

    李斯特被勾起了馋虫。

    东海岸有很多这种香椰树,如果能保护起来,应该可以收获不少香椰果。完全可以当作是一种饮料,甚至能发展出一种特产。

    他将目光投向更远一些的荆棘岭:“迟早要把荆棘岭拿下,将一切威胁鲜花镇的风险,都扼杀掉!”

    偷果猴,正好拿来训练摘果子。( 大龙挂了 /7_71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