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龙挂了 > 第0094章 日记的最后一篇
    “大公国119年,2月15日。”

    这是《菲利普·太阳后裔的日记》中第一篇日记的开始时间。

    “今年是蓝宝石大公国151年,也就是说,这本日记开始于三十二年前?”李斯特简单算了算。

    蓝宝石大公国没有确切的官方历法,但也没有使用钢铁岭王国的历法。历史这一概念,在异世界不流行,大抵上人们对于过去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想法——不会有以史为鉴的想法。

    所以,蓝宝石大公国连国庆节都没有。

    出海节、年节,是最重要的节日,有时候会在出海节举行建国周年庆典,有时候会安排在年节,有时候随便找个日子庆祝一下,这得按照蓝宝石大公的意愿进行。李斯特对此的分析是,“爱国”观念没有铺展开。

    贵族体制的精妙,体现在骑士分封结构,最大的内涵就是——我臣之臣非我臣,我主之主非我主。

    譬如李斯特的主人是珊瑚岛伯爵,但并非蓝宝石大公。

    所以,作为伯爵的臣民,他根本无需理会蓝宝石大公,蓝宝石家族的可命令不到他。对他来说,他真正的国就是珊瑚岛,不是蓝宝石大公国。他要爱也是爱珊瑚岛,不需要他去爱蓝宝石大公国。

    所有的贵族,都是领主,即便国王也只是大一点的领主。

    自然形成不了广泛的爱国情操。

    这也是为何出海节只有贵族纪念,平民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在鲜花镇,李斯特的生日庆祝,在领民心目中,绝对比出海节更为重要——领主大人,授我土地,如我父母。大公是谁,能不能吃,清蒸红烧?

    思绪打个岔。

    李斯特继续浏览日记。

    “晴,爬树摘果,十枚人头骨果,砍伐三棵树,挖地基,准备盖房。整理爷爷教我知识,太阳文中‘X’,表示‘我’,我是太阳的后裔,祖先说太阳文。”

    这个“X”表示一个非常扭曲的文字。

    很复杂,看着像是一幅画,仿佛是一个小人长着翅膀,手中拿着某种器物,在那手舞足蹈的跳舞。

    “一个字就是一幅画,这哪个国家的文字,太奇葩了吧,我敢保证,都这样的文字,学到一百岁也学不会五百个字!”李斯特感慨。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确确实实,这所谓的“太阳文”很复杂。

    随后很多页日记内容,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活记录——摘果子、砍木头、盖房子,和某某某交换某物、看到什么野兽。

    但每一篇日记后面,都会记录一个太阳文。

    我、爸、妈、爷、奶、大、米、土、天、地、马、花、个、十、画、上……有一些词语,菲利普专门做了解释,譬如米是指某种谷物,马是指独角兽,花是指太阳花,他没见过,只是听爷爷讲,都是祖先们常见的东西。

    “独角兽?难道真有这种传说中的动物?”李斯特表示怀疑。

    甚至于对这些太阳文,他都表示怀疑,完全就是各种小人画而已,他不觉得这些画表示某种文字——可能是菲利普的爷爷,闲着无聊自己琢磨出来,糊弄傻孙子的。

    一本厚厚日记。

    几乎都是菲利普在渡渡岛的无聊日常,以及太阳文教学。

    偶尔会回忆他在外岛打工的生涯——遇到一位贵族的女儿,很善良的一位小姐,教授他们平民文字。菲利普很骄傲的表示,自己学得最快,受到贵族小姐的器重,甚至一度要到私奔的境界。

    但可惜,在日记中的某篇记录——他和小姐的事情,被贵族小姐的母亲发现了,要打死他。

    于是菲利普在贵族小姐的帮助下,逃离了那座岛屿。他没说哪座岛屿,说是不想亵渎贵族小姐的清誉。

    除了这些内容。

    日记中偶尔也提到菲利普的祖先——主要是他爷爷给他讲的故事。

    诸如,祖先饲养着一群两只脑袋的神奇大龙,祖先曾经射落过天上的太阳,祖先从井水中汲取非凡力量,祖先居住在由树木长成的城市中,祖先和狼、熊、鹰、虎是朋友,祖先们沉浸于音乐之中。

    他的爷爷称呼祖先为——太阳之子。

    “所以问题来了,太阳之子为什么要射掉太阳?弑父?”

    故事很零碎,而且语焉不详。

    主要是菲利普写得非常简略,他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墨水和厚皮纸来书写,越往后记录越少,甚至于隔几天才记一次日记——厚皮纸已经写了一半,大概他明白过来,这本日记,记录不下自己无聊人生的每一件小事。

    “可以把书名改为《太阳文的私人教学备案》。”李斯特准备合上这本日记,他没找到这本日记与打不开的漂流瓶有什么关联。

    心想,自己干脆把金属瓶子砸了算了。

    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但就在他将书合拢的时候,由于是从后面往前面合拢,最后一页在最后合拢,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这一页并非空白。

    他随手翻开。

    发现那赫然又是一篇日记,或者说随笔。

    “我的遗言。”

    “爷爷临走时候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从海上发现一只金黄色的瓶子,那是祖先写给我们的信。祖先掌握一种海上寄信的方法,充满魔力的瓶子会沿着血脉的指引,来往于大海上。只要一抹血液,就能将瓶子打开,取出信件。”

    “我不相信,但,我的后代啊,如果有一天你们发现了,记得回信。”

    这是菲利普·太阳后裔写给自己后代的“遗嘱”,所以放在了日记的末尾,李斯特看完之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菲利普说的瓶子,肯定就是渔民从海边捡来的那只瓶子,现在就放在他的书桌上。

    “这是不是意味着,菲利普和他爷爷的故事,其实是真的,他们真的是某个高贵家族流放的后裔?太阳文也是真的?”

    他回忆起之前的任务。

    上面说的是“打不开的瓶子,看不懂的文字”,需要一本书来指引!

    毫无疑问,就是这本书。

    拿起漂流瓶,李斯特直接走出书房。

    “老爷,您要出门吗?”

    “去一趟皮匠铺,卡特先生你留在城堡,让杰西跟我一起去,对了,杰西回来了没有?”他想起来,杰西被自己打发去送银币了。

    “还没有,应该又去镇上看滑稽戏了,您知道,年轻人总是喜欢凑热闹。”

    “算了,不用找他,我带着菲利普和泽维尔去皮匠铺。”说完匆匆走出城堡,带上两名扈从骑士,直奔皮匠铺。( 大龙挂了 /7_71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