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龙挂了 > 第0118章 沉船中的脏东西
    暴风雨来势汹汹,当鲜花镇被大风摇曳,沙尘满天飞,有一刹那,忽然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敲打在城堡的尖塔顶部,仿佛倒下一盆水,落地就是水花遍地。

    狗窝里,传来抖森大声的吠叫。

    楼下的一间房间里,卷福也在“嘎叽”、“嘎叽”叫唤。

    城堡外、城堡内,是两个世界。

    侧耳倾听,李斯特可以听到楼下的厨房餐厅里,仆人们正在一起聊天——暴雨降临,无事可做,只能聊聊天了。

    卡特先生的脚步声,在楼上楼下徘徊,他总是转悠个不停,检查城堡的每一个环节。检查女仆打扫卫生的莫森太太,和卡特碰了个面,似乎聊了两句,评价了一下男仆女仆的工作表现。

    两位管家,尽心尽责。

    十五名仆人,相处却不总是那么愉快。

    托马斯对男仆们的态度,就十分恶劣,但他是李斯特的贴身男仆,地位很高,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不仅经常找男仆们的茬、时不时的说些风凉话,有时候对卡特都不是那么尊敬。

    卡特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李斯特会容忍如此恶劣的托马斯——托马斯破坏了城堡仆人们的相亲相爱大家庭气氛。

    只能说。

    卡特与李斯特所处的身份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同。

    卡特试图让城堡充满和谐友爱。

    可李斯特并不希望如此——如果仆人们都团结起来,他这个主人,就要感觉不自在了。试想一下,有仆人犯了错,因为关系太好,所有仆人都帮着隐瞒,岂不是想怎么糊弄李斯特就怎么糊弄。

    没有托马斯这根搅屎棍,仆人们会越来越放纵。

    有托马斯盯着,随时找茬,仆人们才会战战兢兢的工作。

    上位者总要在下级组织中安插几个心腹,就是如此道理,连学校老师都知道,要在学生中培养几个善于打小报告的同学呢。

    没有选择偷听仆人们如何聊天。

    李斯特表情略微有些严肃。

    思绪飘扬:“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幽魂这种东西吗?”

    前身小时候,口耳相传的睡前故事,有提及到幽魂。传说那是人死之后,脱离躯壳而存在的灵魂,没有意识,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荡。

    几乎没有人真的见过幽魂。

    他搜刮前身的所有记忆,珊瑚岛尚未听闻有谁遭遇过幽魂。最近看的一百多本骑士小说中,有几本写过幽魂,但多数是和吸血鬼、狼人、矿井僵尸一样,属于比较冷门、出场频率低的龙套小怪。

    以前看时,笑笑就过去,没当回事。

    现在之所以重新想起幽魂,是因为烟雾任务让他联想到幽魂。

    “任务:古旧破烂的沉船,在海边风吹日晒,但路过沉船的渔民经常感觉到脊背发凉,似乎沉船中有什么东西,盯着他们,使得他们不敢靠近,请查明其中原因。奖励:一截断裂的骸骨。”

    那艘藏着五口宝箱的沉船,李斯特并没有让人劈了当木柴烧。

    他觉得沉船勉强算得上是一处旅游景点,就放在生蚝屯,增加生蚝屯的历史底蕴。还准备什么时候有时间,让人将沉船好好保养一下的。

    没想到这艘沉船,竟然还藏着秘密。

    “沉船中会有什么?之前巡逻队找寻宝藏时,已经将整艘船的里里外外翻找一遍,除了一些布匹、谷物残渣和五口宝箱,并没有其它东西……或者说,有某种东西,但是并不容易被看到?”

    他很容易展开联想——鬼魂、脏东西、沉船、幽灵船,最终联想到幽魂这种传说的东西。

    霹雳哒!

    城堡外一道亮光闪过,紧接着是轰隆的雷鸣声。

    风又重新吹起,伴随着哗啦啦的雨滴声,将城堡与外面的一切隔开。

    走到窗户前,将遮挡的木板放下一块,看着外面接天雨幕,李斯特有种自己被世界隔离的萧索。孤独涌上心头,才恍然自己来到这里已达半年之久,从科技文明的世界,进入魔法斗气的世界。

    说不上好与坏。

    在家乡,生活水平要高一些,但他只是苦逼的加班狗。

    在这里,生活水平相对差劲,但他是权力无上的贵族,更有斗气强身健体,百病不侵。

    “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女仆在面前忙来忙去的画面……”嘴角有些微笑意,他并未太过纠结。

    很快思绪重新回到烟雾任务上。

    “如果沉船中真的有一只幽魂,那么得尽早将这只幽魂铲除,以免危害渔民的生命安全……任务奖励的是一截断裂的骸骨,这又跟幽魂有没有什么关系?”

    他很想现在就去沉船,找出原因,完成任务。

    但外面雨太大,很难出行。

    只能呆在城堡里,无聊的等待着。

    然而一等。

    就是三天。

    时大时小的大雨,让整个小镇都被积水淹没,还好提前进行了全镇范围的木屋修缮,冒雨巡逻的巡逻队,尚未发现有木屋倒塌的情况。虫草也平安无事,哪怕最脆弱的龙葵虫草,因为保护到位,依然完好。

    不过三天大雨,还是死了两个人。

    一名年老的农奴,出门摘菜,不小心滑倒,再没爬起来。另一名三个孩子的母亲,冒雨去海滩捡贝壳,结果回来后大病一场,死了。

    “海滩捡贝壳?”

    李斯特听着高尔泰的汇报,心头一动:“会不会与沉船有关系?”

    他当即问道:“高尔泰老师,病死的妇女,尸体检查过吗,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检查尸体,抱歉,大人,我并没有检查尸体,我以为只是一名农奴病死而已,这种事情,是很平常发生的。”

    或许是李斯特太敏感。

    但他还是决定,去亲自检查一遍病死妇女的尸体:“高尔泰老师,要保持敏感性,最近有渔民反应,那艘沉船很有问题,像是存在某种脏东西。我怀疑这名妇女的死亡,与沉船可能扯上关系。”

    “沉船?”高尔泰不明所以。

    他根本没有听到类似的消息,但李斯特提到,他不得不重视起立——他相信李斯特在鲜花镇有很多眼线,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李斯特的注意。

    “那么大人,我这就过去安排,您要一道去检查尸体吗?”

    “一起吧。”( 大龙挂了 /7_71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