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龙挂了 > 第0144章 伊凡的麻木行程
    “李斯特。”

    弗兰克将名字说出来:“鲜花镇男爵,伯爵大人的第三个孩子,雪莉你一定还有印象,小时候你总是跟在他身后玩耍。”

    “是李斯特哥哥吗,我当然记得。”雪莉眨了眨眼睛,脑海朦朦胧胧中浮现出一张略带稚气的帅气脸庞。

    从小的李斯特,就长得非常帅。

    不过,她已经离开珊瑚岛,前往牛角学院学习了几年时间。

    因为船行不便,哪怕年节都没有回过家,对李斯特的印象,已经渐渐淡薄。那个时候的她,还没到爱慕异性的年纪,自然也就不会对某一个小伙伴,有着清晰的记忆。

    “你觉得李斯特怎么样?”弗兰克询问。

    雪莉摇摇头:“爸爸,我只见过十二岁的李斯特哥哥,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小孩子,现在他已经成年,我根本不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也是,应该找机会让你们见一面。”

    这时候弗兰克的妻子问道:“李斯特好像并不受伯爵大人重视,他的封地都已经去了最偏远的鲜花镇。”

    “李斯特的确不受伯爵大人重视,伯爵大人依靠自己的锐意进取,开创珊瑚岛一脉,他希望自己的子女都能勇往直前。”弗兰克说道,“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郁金香家族的血脉,成年就获得分封,这可不是一般的贵族次子能够享有的待遇。”

    “伯爵只是大人的慈爱,他是个尽职的父亲,连李薇拉都获得了男爵分封。”

    妻子艳羡的说。

    李薇拉在珊瑚岛的贵族名媛中,非常有影响力,世袭女爵士,在整个蓝宝石大公国都不多见。

    “伯爵大人之所以不重视李斯特,是李斯特天赋不好,性格偏软。可从我最近接触看来,李斯特已经脱胎换骨,平和中带着威严,他越来越成熟。伯爵大人甚至前往鲜花镇庆祝出海节,这就是征兆。”

    “什么征兆?”

    “还能是什么征兆,儿子重新得到父亲的信任,伯爵大人还在壮年,他当然希望能与自己的儿子们一道,获取更多的骑士荣光。”

    “是吗,可是他没有上战场,李维斯已经上战场了。”

    “迟早的事情,他身上留着郁金香家族和长芋家族的血液。”弗兰克觉得自己的妻子,有着乡下小贵族的狭隘,索性直接跟女儿说,“雪莉,李斯特已经筹备自己的骑士小队,他从郁金香堡,购买了一批武装骑士小队的装备。”

    任何赞美,都没有行动有说服力。

    拥有骑士小队的乡下领主,自然不一般。

    雪莉眼睛一亮:“爸爸、妈妈,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李斯特哥哥,我觉得我有自己判断的目光。”

    “我们的雪莉聪明、美丽,当然有自己的目光,爸爸很快为你寻找机会。”

    ……

    脚步蹒跚。

    又累又饿。

    伊凡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用麻木的眼神,看着身旁一样眼神麻木的同行人。衣服又脏又臭,头发乱成一团,脸上的灰尘掩盖不住苍白与蜡黄。队伍分不清男女老少,连婴儿的哭声都有气无力。

    “快点走,不想挨鞭子的话,都给我打起精神,跟上队伍!”手持皮鞭的文书小吏,高声叫喊。

    时不时将鞭子甩在空中,发出霹哒的脆响。

    伊凡浑身一震,稍稍有些昏沉的脑袋,顿时清醒,沉重的脚步不由得加快几分。就在刚才,他身边的同行人,被文书小吏抽了一鞭子,身上的衣服都抽烂,疼得直掉眼泪。

    “霹哒!”

    又是一声鞭响。

    伊凡低下头,咬着牙关,让自己能更快一点。他很怕鞭子,在船上的时候,和他睡在一个角落、来自同一个小镇的同伴,被船上的大副,活活用鞭子鞭打死。临死前的哀嚎,已经让他好几夜连做噩梦。

    梦里面是噩梦。

    现实中,也是一场噩梦。

    他怀念在岛上辛勤耕种的日子,尽管也会吃不饱,也有骑士拿着鞭子抽打交不上税收的农奴。但大部分时间里,他可以自由走动,和别人一起聊天。甚至是前往小镇上,看一眼面包店美丽的老板娘。

    然而某一天里,一切都变了。

    他听到骑士们喊打喊杀的声音,再接着一群被鲜血染红的骑士,来到他的村庄,驱赶他们。有些人不想走,被杀了;不想被杀的,只能跟着他们走。就是这一天,他离开了故土,开始不断颠簸的噩梦。

    他被带到一处市场,市场上贩卖的都是和他一样的农奴。

    关在笼子里,吃一点儿馊掉的黑面包,浑浑噩噩。身边不断有农奴被带走,又不断有新的农奴关进来。

    再接着,他也被带走。

    跟着一群陌生的人上了大船,他听不懂船上的人说话,也不敢跟别人说话。没想到的是,船上竟然有一个人认识自己,他们是一个小镇的。

    “是蓝宝石人!”同伴告诉他。

    他瞬间想到了“野蛮人”的传说,每一年,都会有海上的野蛮人,来到雄鹰王国烧杀抢掠,他们都来自于海上的蓝宝石大公国。

    “船上是蓝宝石人,我们被卖给了野蛮人!抓我们的是佣兵,他们比老鼠更可恶!”同伴怨恨的说,“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回来,找到这群佣兵,把他们全都杀了!”

    伊凡没有接话。

    他被同伴的话吓坏了。

    从小就开始种田,他连一只鸡都没杀过——因为家里没有鸡——从来只有贵族杀农奴,农奴可不敢杀人。

    可惜,同伴发过誓言不久,就被鞭打死了。

    伊凡没有了说话的人,继续做着醒不过来的噩梦,他从未坐过船,晕船差点晕死。几天之后的今天,他终于踏上了陆地,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的人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

    也不知道自己要被驱赶到哪里。

    他对明天是迷茫的,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坚持。只是这样随着鞭子的驱赶,走到哪就是哪,从未想过死,也不知道生活有什么乐趣。他走得腿都不知道第几次麻木。

    听到文书小吏又挥舞着鞭子,大喊着什么。

    他听不懂,但队伍缓缓停下来,别人停下来,他也停下来,终于可以让自己的双腿休息片刻。

    看到别人开始坐下来。

    他又跟着坐下来。

    没有人说话,在船上所有人都被禁止交流,现在已经习惯了沉默。他抬起头,视线正好落在前面不远的一名女农奴身上,对方正在准备奶孩子,掀起破烂的衣服,露出干瘪的胸,塞进婴儿的嘴巴里。

    婴儿使劲的吮吸,不知道能不能吸到一点儿奶水。

    如果在以前,伊凡肯定会咽着口水,贪婪的偷看女人的胸部,他还年轻,从未摸过女人的手,更别说那鼓起的胸部。

    但此刻,胸部毫无吸引力,他也没有丝毫的念头去想这些——肚子已经饿的肠子都快搅在一起。

    太阳移动到头顶,中午了。( 大龙挂了 /7_71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