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龙挂了 > 第0196章 鲜花皂引起的意外(第四更,万币打赏贺7)
    本章为“残殇罒羽”万赏加更。

    ————

    皂是贵族的标配,但受到重视的程度有区别。讲究的贵族如李斯特,离不开皂;不讲究的贵族,有没有皂根本不关心。

    盖尔塔显然就是不讲究的贵族,从他头发都快冒油这一点,就能判断出来。

    收下鲜花皂之后,他只是打开盒子看了看,就让自己的管家,把鲜花皂送去浴室,然后骑马打猎去了。

    时间一晃到了夜晚。

    盖尔塔没有回城堡吃晚餐,与一边骑士喝酒去;他的夫人也没有回来吃晚餐,夫妻两人都习惯了在外面潇洒。直到月亮升起,他的夫人才从贵族名媛的交际中抽身,打着哈欠回到城堡。

    “老爷回来了没有?”

    “老爷还没有回来,夫人。”

    “整天就知道在外面喝酒,算了,丽雅,去帮我放洗澡水。”夫人抱怨一句,命令贴身女仆帮她准备洗澡水。

    片刻后,她进了浴室。

    但很快又大喊起来:“丽雅,丽雅,该死的,我的香皂呢!”

    丽雅慌张跑进来:“夫人,香皂就在您左手边的木盒子里。”她说着,将画有黑色郁金香的木盒子,托了起来,打开盒盖,露出里面粉红色的鲜花皂。

    “什么时候换了香皂?”夫人皱着眉头,语气中透露出怒意。

    她已经习惯了使用那种表面粗糙、皂粉捏成的香皂,第一次见到这种样子的皂,顿感不适。

    最重要的是,未经她的允许,竟然更换她喜欢用的物品。

    丽雅赶紧解释:“是老爷,是老爷今天收到了鲜花镇送来的新型香皂,就让换成这种鲜花皂。”

    “鲜花镇送来的?”夫人闻言一愣,拿起鲜花皂,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帅气到令女人都嫉妒的脸蛋,“李斯特男爵的小镇么,那个年轻人啊,总喜欢鼓捣一些新的东西……行了,你下去吧。”

    离开浴室的丽雅,长长松了口气。

    浴盆中,热水的蒸汽缭绕,握着鲜花皂,夫人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神渐渐迷离。她将鲜花皂沾了水,开始往身上涂抹,只觉得本该带有粗糙摩擦感的皂,竟然无比的润滑,而且直接就起了很多泡沫。

    女人洗澡时,很喜欢泡沫。

    她不觉伸手摸着抹上鲜花皂的皮肤,她的年纪已经过了四十,皮肤逐渐松弛,毛孔开始扩张。

    但此刻,在鲜花皂的润滑下,仿佛有着婴儿一般的细腻。

    吸引着她不断在自己皮肤上轻抚揉擦,这种感觉份外美妙,掀起的泡沫更增添了许多旖旎的气氛。

    不知道揉擦了多少遍,她开始抄水,将泡沫冲掉。

    露出干干净净的皮肤。

    浴室点着蜡烛,光线并不算太明亮,但她依然可以看到,自己的皮肤,比往常洗过澡,更加白净。尤其是那种洁净的质感,是以往无法体现的,就好像以往用香皂,只是把表面洗干净。

    现在用鲜花皂,却是把皮肤最深层的地方,都清洗干净。

    “真是前所未有的舒爽啊!”她捧着小小的一块鲜花皂,越看越喜欢,“比香皂好很多,我喜欢上这种感觉。”

    以前半个小时就能洗完澡。

    这一次,她让女仆加了两次热水,整整洗了一个小时。

    当她冲干净身子,拧干头发,连为她穿上睡衣的贴身女仆都感觉到了不同:“夫人,您今晚看上去……年轻了许多,真美极了。”夫人美不美,这个不好说,但夫人的皮肤,丽雅摸上去时候,感觉到了紧致。

    以往都是松弛,今天变得紧致。

    对比相当强烈。

    夫人心情很好:“很神奇不是吗,丽雅,你很难相信,一块鲜花皂,竟然让我重新感受到了自己的年轻。”

    “这块鲜花皂,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当然神奇,就像鲜花镇的李斯特一样,充满了神奇。海鲜、中级魔兽、荆棘小精灵,还有那种炒蛋和蛋汤,以及各种各样的面包。就像很多贵族所说的那样,鲜花镇是骑士荣光眷顾的地方。”

    丽雅跟随夫人去过鲜花镇,也品尝过那些新式的食物:“鲜花镇,确实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梳理好头发,夫人摸了摸自己的脸,对着水晶铜镜欣赏片刻,这才起身离开浴室。

    她喊来管家,吩咐道:“记得老爷回来时,让他也用鲜花皂洗澡。”

    “是的,夫人。”

    ……

    盖尔塔回来的很晚,还带着醉意,在男仆的伺候下洗了个澡,仆人按照夫人的交代,为他使用了鲜花皂。

    然而他并没有耐心,用鲜花皂将自己好好洗一洗,只是匆匆擦几下,就冲了水。

    进入卧室,看到夫人正捧着厚皮纸账单,核对小镇庄园的收益。他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儿恍惚,明明又老又丑的妻子,今晚似乎给他一种容光焕发的错觉。

    甩甩头,将错觉甩出去。

    “白天再看,早点睡吧。”他躺上床,提醒一句,然后又是目光一瞥,看到自己妻子的手臂,显得白嫩许多。

    一时没忍住,伸手摸了摸。

    瞬间,原本松弛的印象,被手中紧致的触感代替,让他不禁发出一声奇怪的“唔”。身体仿佛有所触动,也许是酒精起了作用,竟然升起了久违的性致。那手,也就顺势攀上已经歪垂的山峰。

    “我看完就睡……怎么了?”被忽然袭胸,夫人有些惊讶,今天可没到每个月必须缴纳税收的日次。

    “没什么。”盖尔塔嘴上说着没什么,身体却没有停下来,直接压住了自己的妻子。

    尽管觉得奇怪,夫人并没有推开丈夫,而是顺手扔掉厚皮纸,开始回应起盖尔塔的主动——这种主动的场面,随着岁月的流逝,几乎难得一见了。

    几分钟后。

    一切归于平静。

    盖尔塔翻下身来,躺在床上,累得不像话,几口粗气喘息,便沉沉睡去。在他身旁,夫人意犹未尽的长吁一口气,为丈夫盖上被子,然后趁着未平复的余波,自己鼓捣一阵,解决了忧愁与烦恼。

    冷静下来后,她摸了摸自己变得紧致的皮肤,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浴室里得常备鲜花皂了。”

    扭身吹熄蜡烛。

    她也盖上被子,沉沉睡去。( 大龙挂了 /7_71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