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龙挂了 > 第0374章 魔药的诱惑力(第二更)
    陆行鸟抓捕成功,天色也差不多黑了,打发走前来瞧热闹的骑士团成员,李斯特开始思索该如何驯服陆行鸟。

    这不是一匹马,只要战胜它,就能成功骑乘它。

    这是一只低级龙兽,可能还没有成年,但是魔力已经充沛,魔力之眼的视野中是青色的魔力光芒,说明它是风系的低级龙兽。风系魔兽一般奔跑速度飞快,陆行鸟的表现也足以证明。

    “它还不会释放魔法,否则抓捕将会更难。”

    “但是该怎么驯服呢,没有从小培养的感情与条件反射,短时间里根本无法像驯服土婆一样驯服它。特别是看它现在的样子,对我非常敌视,更难以驯服了。”李斯特站在笼舍中,看着角落里的陆行鸟,琢磨着。

    陆行鸟已经松绑,但是却被关在城堡的仓库改成的笼舍。

    起初李斯特进来时,陆行鸟还试图攻击李斯特,被李斯特灌注斗气的拳头爆锤几下,它便老老实实的缩在角落,不敢直视李斯特。

    这让李斯特可以安稳的研究它。

    施展魔力之眼,来回观察它体内的魔力情况,与普通魔兽有什么不同之处:“确定这只怪鸟就是烟雾任务奖励的低级龙兽陆行鸟无疑,目前幼鸟时期,体内的魔力似乎有点儿凝滞,不够连贯。”

    对于魔兽的研究,李斯特敢称是珊瑚岛第一专家。

    毕竟整天研究暴雪兽们。

    对抖森的变化,李斯特有一整套的经验笔记,现在他还有很充足的八小只经验笔记,魔兽体内魔力的变化,一清二楚。还有精灵的魔力,他也有大量的观察与记录,甚至还包括海妖。

    所以,很快他就从陆行鸟的魔力中,发现一些不同于魔兽的端倪。

    “它的魔力,似乎介于魔兽与精灵的性质之间,从散发的情况分析,魔力消散的速度比起魔兽的魔力散失,缓慢许多。这种情况或许可以用魔力本身的固化程度来判断?”李斯特暗暗猜测。

    他对不同物种的魔力,总结过。

    龙的魔力无疑是最神奇的,能够长期镌刻而不会散失,黑马岛上那头火龙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它的魔力依然可以化作魔力小火龙。

    固化程度非常高,几乎永久不灭。

    精灵的魔力无疑是仅次于龙的神奇,通过虫草所释放的魔力,时时刻刻影响着周围的植物,虽然不能长期镌刻,却可以一点一点浸润周围环境。固化方向与龙的魔力不同,效果类似。

    魔兽的魔力无疑有点差劲,只能固定引发魔法。

    但相比之下,人类的斗气是最寒碜的,因为每时每刻都在大量流失,简直就是堵都堵不住的存在尽管如此,人类对斗气的利用却不能说差劲,因为有着无限的可能,去施展不同斗技。

    龙就像是魔力固化到极致的存在,甚至可以代表某种规则。

    人类天生没有魔力,也无法长期储存魔力,却有着层出不穷的修炼方式,自我提炼魔力(斗气是魔力的一种)。

    仿佛两种极端。

    甚至于李斯特有过大胆的猜测:“无限变化的斗气,配合最神奇的魔力,或许可以迸发出非常美妙的化学反应?或许这就是龙骑士之所以无敌于世界的原因?”

    没有太多理论依据,可以支撑他的猜测。

    龙骑士是一种目前无法解释的存在。

    他收起思绪,着眼于陆行鸟的魔力:“似乎魔力达到一个临界点,这让我想起抖森进化的时候,血脉果实对它的刺激……或许这只陆行鸟,也到了蜕变的边缘?它希望用精灵虫的魔力作为突破口?”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性。

    否则不能解释为什么陆行鸟在众人围堵之下,还恋恋不舍的望着精灵虫。

    “可惜,我不会拿出精灵虫喂食陆行鸟。”每一只精灵虫,不仅仅代表着背后的价值,还代表着美丽。

    他想起了婕拉,不知道荆棘小精灵失去自己的约束,会不会在城堡里造反。

    “不能用精灵虫,如何刺激陆行鸟的蜕变?”李斯特摸了摸空间宝石,摸出一瓶荆棘魔药,“魔药是不是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外部魔力的刺激,应该能够替代精灵的魔力,值得一试。”

    事实上不需要再去猜测。

    当他掏出荆棘魔药的时候,陆行鸟就有了反应,身体一下子绷直,双眼紧盯李斯特手中的水晶管。

    “咯哒!”

    “你想要?”

    “咯哒!”

    “让我骑一下,我就给你。”

    “咯哒!”陆行鸟躲闪李斯特的靠近,但是目光依然盯着荆棘魔药。

    李斯特想了想,摸出一个小小的玉盒,倒出一点荆棘魔药,递给陆行鸟。陆行鸟看着李斯特伸出的手,迅速啄了一下,将玉盒叼走,然后仰头喝掉那指甲盖都不到的一点儿魔药。

    喝完之后,还伸出舌头舔了舔玉盒,直到舔得玉盒都快碎掉,才不舍地扔掉玉盒,又冲李斯特叫起来:“咯哒!”

    “还想要?想要就让我骑!”

    几次试探后,落入诱惑的陆行鸟终于被李斯特抓住机会,一跃而起,骑在它的背上。宽阔、肥大的身体,非常适合骑乘,厚厚的羽毛也十分柔软,尤其是脖子和背上的那一块,简直就是天然的马鞍。

    被李斯特骑在身上的陆行鸟,当场就要发飙。

    然而下一刻,它就迅速稳住身体,任凭骑乘。因为李斯特已经把剩下的半管荆棘魔药,伸到它的嘴边。

    荆棘魔药散发的诱惑力,让它无法抵抗,直接叼起水晶管,仰头喝掉魔药,再舔干净水晶管,舒服的叫一声:“咯哒!”

    暂时忘记背上还骑着这个人。

    “很好,就是这样,让我骑乘,就有魔药喝,记住了吗。”李斯特得意一笑,驯服一只低级龙兽,就是这么简单。

    与单纯的野兽或者魔兽不同,陆行鸟表现出了较高的智商,而这一点,恰好让它很容易被诱惑。

    骑乘,代表魔药。

    想要魔药,就得被骑。

    简单的逻辑关系,迅速印刻在它聪明的脑袋中。

    骑着陆行鸟在笼舍中饶了几圈,发现它已经适应被骑乘后,李斯特冲外面喊道:“托马斯,将笼舍的门打开。”

    打开门。

    陆行鸟一个箭步窜出去,并且甩了甩背上的李斯特,有野性爆发的迹象。李斯特赶忙掏出一支新的荆棘魔药,瞬间稳定住陆行鸟,然后利用魔药引导陆行鸟改变方向,回头走向笼舍。

    终于,又损失一支荆棘魔药后,陆行鸟乖乖进了笼舍。

    “成功驯服!”

    李斯特微笑着离开笼舍,看着依依不舍的陆行鸟,心情不错:“成功入手一只低级龙兽作为坐骑,再训练几次,差不多就能彻底驯服……就是必须用魔药来驯服坐骑,代价有点大。”( 大龙挂了 /7_71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