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都市阴阳师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跪下
    孙方志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台上的林凡。

    然后又看了一眼被踹飞的同学。

    接着他又看了一眼上方的林凡。

    如此来来回回循环好几遍,他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们来的这个新老师,能一脚踹飞一个人。

    这特么哪是火葬场当保安啊!

    在场的学生忍不住想到,这难道就是小说中所写的,龙组兵王回都市,当老师的桥段?

    林凡脸上露出笑容,看着下面的这些学生,说道:“今天你们打架斗殴这件事,就暂且算了……”

    他话音还未落下,原本被揍在地上的白龙急忙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大哥,不能这样算了,奶奶的,给他们一群王八蛋狂的,刚才是谁打我打得最狠,站出来,有种,有种。”

    白龙琢磨了一下,就算是单挑,自己万一没打过多丢人,他转而指着台上的林凡:“有种上去和我大哥单挑。”

    “出息。”林凡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还真是。

    “都给我好好上课。”林凡说完,走出了教室。

    他没有什么心思来教这些学生,自己也并不认为这群富二代能因为自己几句话便能改变。

    来这里,只是十方丛林的安排,他现在满脑袋都是幻境门那边的事情呢。

    他刚回到办公室之中,一个光头正站在自己办公桌旁边,颇为客气。

    “南门河?”林凡楞了下,没有想到南门河会来这里。

    “林老师,这个先生是来找你的。”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都说道。

    “我出去和我朋友聊会天。”林凡笑着点头,然后带着南门河来到了学校操场上散步。

    此时刚好来到上课时间,操场除了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外,人倒是不错。

    两人围着操场散步了起来。

    “南门兄,你这突然过来是?”林凡问。

    南门河说道:“林兄,我是有些想不明白,你之前给我打电话,让我想办法,叫我哥哥派人对我下杀手,可……”

    “你照办了吗?”林凡随口问。

    “办的办了。”南门河点头起来,他皱着眉毛:“但是用力有点过猛,现在整个幻境门内,我感觉成天都有人盯着我,随时都可能干掉自己。”

    南门河心里有些发虚,小声的问林凡:“这方法,好倒是好,但万一玩脱的话……”

    林凡这方法是想干什么,南门河也不傻。

    现在的南门驰晓,即便是再疼爱南门河,也不可能就这样将门主之位给他。

    南门驰晓也要考虑整个幻境门未来的发展,像南门河这样愚钝的人,不适合担当大任。

    这种情况下,就只能是从南门泉身上下功夫了。

    听着这家伙的话,林凡脸上忍不住笑了一下:“南门兄也会害怕?”

    “谁不怕死。”南门河说道:“这不是偷偷逃出来,来避难了吗?只不过,我这样躲起来,会不会让计划失效?”

    南门河可不想因为这样,让自己成为门主的机会落空。

    林凡摇头:“不会,反而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

    只要南门河躲起来,南门泉便会发动下面的人寻找,参与的人越多,动静越大,传到南门驰晓耳里时,效果才更好。

    “我这心脏吧,这几天跳得厉害,做梦都怕被我哥给抓住杀咯。”南门河叹气。

    林凡散着步,心里却是有一个疑惑的地方,他道:“有一个问题,我倒是不知道该不该问你。”

    南门河搂着林凡的肩膀:“瞧林兄你说的,你就是我自家兄弟,咱们有什么不好说的。”

    这特么,你现在不正是在想办法怎么搞死自己亲兄弟么,跟他当自家兄弟,林凡心里还真是有点虚。

    “你和南门泉之间,关系有这么糟糕吗?毕竟是亲兄弟。”林凡道。

    听了他的话,南门河顿时明白林凡的意思。

    南门河叹了口气说:“我哥哥比我大十岁,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已经二十多岁,而且一直将我当做竞争对手,怕我抢了他的门主之位。”

    ……

    幻境门总部之中。

    南门驰晓坐在一个凉亭中,喝着茶,看着旁边一个池塘中的景色,面无表情。

    很快,况福来到了凉亭之中。

    “门主,您找我?”况福小声的闻到。

    南门驰晓淡淡的说:“最近门内是不是有什么事。”

    况福说道:“没有的事,一切安好。”

    “况福,我让你管着消息渠道,可不是让你把我当成聋子的。”南门驰晓声音这带着淡淡的怒色:“还是说,你认为我马上要死,没有价值了?”

    况福浑身一震,急忙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门主,我……”

    “说。”

    况福低着头:“最近,最近泉少爷布置了很多人手,好像,好像想取河少爷的性命。”

    “逆子!”南门驰晓猛的一拍石桌:“他是将我的话当成废话了吗?让他滚过来见我。”

    “门主息怒,我想大少爷也是一时糊涂。”

    南门驰晓说:“你听不见我说的话吗?”

    况福心里微微一颤,急忙点头:“我明白了。”

    随后,况福急忙出去。

    没过多久,况福便带着南门泉归来。

    南门泉此时穿着一身白衫,一起风发,他听说自己父亲要见他,心里也是一喜。

    他来到凉亭外,作揖说道:“父亲,您叫我?”

    “跪下。”南门驰晓坐在凉亭之中,冷声说道。

    南门泉楞了,不过下意识的便跪了下去,他看着凉亭中的父亲,问道:“父亲,您这是?”

    “你最近办的是什么事?想骨肉相残?”南门驰晓冷眼看着下方的南门泉。

    南门泉心头一凌,他说:“这是……”

    “闭嘴。”南门驰晓呵斥:“现在我还没过世,你就想杀了河儿。”

    南门泉目光刷的一下看向了况福。

    而况福的嘴角,则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他和南门河不同,他是个聪明人,瞬间便明白眼前的情况,是个什么回事了。

    自己让人给阴了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明白这件事,自己解释,说是况福告诉自己的,没有任何作用。( 都市阴阳师 /7_7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