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都市阴阳师 >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舌战群儒
    “这么快就有结果了?”林凡双眼一亮。

    郑光明缓缓说道:“五个剑派的人,派遣了手下的各路高手前来,其实是为了沧剑派中的剑蕴。”

    剑蕴?

    林凡楞了一下,他倒是知道剑蕴这东西。

    剑蕴是剑修强者,达到一个很顶尖的层次后,在临时之前,所留下的东西。

    这股剑蕴,蕴含着这个顶尖强者对剑道的感悟,理解。

    世上之所以有天赋之分,很大一部分原因便在于,一个东西,天才能快速领悟,而不是天才的人,或许要花一个月。

    这样一来,天才的修炼速度,自然比普通人更快。

    比如像李长安那个妖孽般的天才,即便是什么也不干,天天吃喝玩乐,修为都会自动增涨。

    瓶颈对于他而言,也如无物一般。

    而剑蕴中,所蕴含的剑道感悟,理解,便是给普通人成为天才。

    天才成为更天才的东西。

    若是传承了这道剑蕴,领悟其中的剑道。

    想到这,林凡面色沉了下来,问道:“这些人,就是冲着剑蕴来的?”

    “嗯。”郑光明点头,说道:“这道剑蕴,是沧剑派五百年前的第一高手,伏虚所留下,据传这伏虚境界,当初已经达到了陆地神仙的境界,他留下的剑蕴,足以让无数人争抢。”

    听到这,林凡有些奇怪:“既然如此,五百年过去了,这道剑蕴为何还在沧剑派中?”

    按理说,这样的好东西,沧剑派或许早就拿来培养下面的弟子了。

    郑光明说:“从探听来的消息中,这道剑蕴,每隔一百年,都会在沧剑派的剑塔中苏醒一次,只有得到伏虚剑蕴认可之人,才能继承,可这么多年过去,却没有人达标。”

    “不知道谁传出的风声,说约在七天之后,便是剑蕴再一次苏醒的日子。”

    听着郑光明的话,林凡顿时明白了过来。

    当初石中杰想要让自己儿子石风拜入沧剑派,恐怕便是想让自己儿子得到这股剑蕴的传承。

    这样的好东西,即便石风这样不是剑修的人,都想尽办法,想要得到。

    更别说剑修了。

    林凡也明白为何师父不想让自己掺和这件事了。

    五大剑派得到消息,恐怕谁都不会轻易的放弃,或许会联手去沧剑派抢夺这股剑蕴。

    自己才刚回江南省成为府座,师父肯定也是担心自己被牵连进去。

    林凡微微摇头,脸上露出苦笑之色,说道:“这老东西,还真是有些见外啊。”

    听着林凡的话,郑光明道:“另,另外还有个消息。”

    “说。”林凡道。

    “五大剑派的掌权人,在大约一个小时前,去了沧剑派。”郑光明说:“恐怕是想逼容云鹤交出这道剑蕴。”

    “让车队改路,不回江南市了,去沧剑派山门。”林凡听到这个消息,果断的说道。

    郑光明想要劝说:“府座,这毕竟是他们门派之争,我们作为十方丛林,这样贸然插手,不合规矩。”

    “什么狗屁规矩,我师父让人给欺负了,我还不能带人去干架了?”林凡道:“赶紧,去沧剑派。”

    沧剑派山门大殿之中。

    容云鹤脸上带着的淡淡的笑容,坐在大殿的上方。

    下面则坐着五个人。

    玄冥剑派掌门,苏千绝!

    剑游宫宫主,谭月。

    烈阳剑派掌门:高一凌。

    星月剑派掌门,程新月。

    藏剑谷谷主,欧阳成。

    这五人脸上带着笑容,和容云鹤随便闲聊着。

    虽然玄冥剑派和另外四人有仇,但此时他们也是为一个目的来的,那道传说中的剑蕴!

    要说起来,这四派当初进攻玄冥剑派,可是被苏千绝给坑惨了。

    门派内高手被当地妖人组织攻击,死伤惨重。

    如今也算是勉强缓过一口劲。

    更是对沧剑派的这道剑蕴虎视眈眈。

    他们继续培养出一个顶尖高手来坐镇门派。

    容云鹤坐在上方,端着茶,和五人聊着家长里短。

    “五位这突然驾到,也没有提前通知一声,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容云鹤笑道:“我们后山的风景不错,明日我带五位去散散步,然后亲自送各位下山。”

    高一凌笑着说:“容掌门,你是不欢迎我们吗?这才刚来,就想赶我们走。”

    容云鹤一脸惶恐的说:“这怎么敢,五位到来,这是蓬荜生辉啊。”

    欧阳成年龄大,坐在那里,颇为老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容掌门,说起来,沧剑派五百年前那位伏虚前辈,还真是让人钦佩”

    “没啥好钦佩的。”容云鹤道:“还不是一个肩膀扛个脑袋,对吧。”

    他心想,这老狐狸,想把话题带到剑蕴上面?门都没有。

    谭月说:“听说沧剑派的剑塔里面有”

    “谣言可谓啊。”容云鹤说道:“现在外面正传谭月宫主和高掌门有一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高一凌皱眉:“一派胡言!”

    容云鹤笑道:“所以说,谣言可谓啊。”

    程新月此时说道:“容掌门,据说剑蕴这东西”

    “剑蕴?什么剑蕴,我从没听说过。”容云鹤脑袋摇了起来:“在下学识浅薄,不如各位给我说一下什么是剑蕴?”

    真特么不要脸。

    众人心想,你可是沧剑派掌门啊!还能不知道剑蕴吗?

    他们想要提出一个话题,聊到剑蕴上面。

    结果容云鹤的这张嘴,犹如泥鳅一样,滑得很。

    什么话题都被他给避开了。

    苏千绝沉着脸,说道:“苏兄,说起来我们二人还差点结成了亲家,听闻你们沧剑派五百年前,伏虚前辈留下了一道剑蕴。”

    容云鹤道:“亲家啊,谣言,这绝对是谣言。”

    “可”苏千绝准备说话。

    容云鹤道:“都喊亲家了,你难道还信不过亲家我的为人吗?”

    容云鹤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难道我这个亲家说的话,还不如谣言?

    这王八蛋。

    五人有些无语,容云鹤这张嘴皮子,毫无破绽,让他们无处下手啊!

    容云鹤笑容满面,坐在那里,面对五人,一副舌战群儒的做派。( 都市阴阳师 /7_7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