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放榜
    殿中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此时,弘治皇帝依旧精神奕奕,口里却是不合时宜的冒出了一句:“真是个好孩子啊。”

    说到了好孩子三个字,突然之间,心里竟有一点点酸酸的。

    他现在,甚至有点儿嫉妒起方景隆来。

    于是,弘治皇帝又开始不高兴了,突然咬牙切齿的道:“明日,也让太子入宫,朕……很久不曾见他了。”

    根据另一世,一位拥有崇高人格,勤勉却不太著名的作家曾有过研究,绝大多数的孩子突然挨揍,或许并非是最近又犯了什么错,而极有可能是恰好只因为别人家的孩子考了一个好大学,或者是别人家的孩子新近得了一朵小红花,如此而已。

    弘治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这样就能将心头的不高兴随这口气吐出来。随即他的目光又重新的落在了案头的策论上,渐渐的,他回归了理应!

    这时候,他更想好好的拜读一下欧阳志等人的策论了,抬头看了一头雾水的张懋等人一眼,接着平淡地道:“卿等告退吧。”

    几人面面相觑,眼中都有几分不解,最后都安安静静的退了出去。

    …………

    这皇榜,在许许多多的人的期盼下,竟是要提前一日放出。

    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每次等待放榜,对于无数考生而言,都是一次煎熬,对方继藩也是。

    方继藩提前得知了消息,仓促的领着几个门生出发。

    看榜的感觉,就好像是看球一样,很刺激。

    徐经一瘸一拐的,他真的跪了三天,两条腿都感觉快废了,好在唐寅和刘文善一直在旁搀扶着他。

    虽然在方继藩的面前,徐经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可若是在方继藩视线之外,徐经心情还算不错的。

    他依旧深信自己这一次可以趁着殿试压过自己的师兄们,因为无论如何,师兄们的策论,都算是过于乏味,定当引不起皇帝的太大兴趣。

    会试二十多名的成绩,令他一直灰头土脸的,恩师的门下,当初最次最次的,也是江臣啊,他虽然尽力用自己丰富的交际手段来彰显自己,可内心深处的自卑感,却还是令他觉得抬不起头来。

    而今日……就是吐气扬眉之时了。

    众人兴冲冲地抵达了贡院。

    “你好呀。”

    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方继藩看到了张家兄弟。

    不知为啥,张家兄弟似乎对于大明的教育事业,永远这样的热衷。

    兄弟俩见到了方继藩,还是很热情地和方继藩打了招呼。

    “你们好啊。”方继藩同样和两位世叔热情回应。

    张鹤龄满面红光,不过这红光似乎还是掩饰不住略带面黄肌瘦的营养不良。

    “贤侄,上一次,倒是多谢你了,为咱们出了一口恶气,令那周家人,嘿嘿……”

    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懂得感谢。

    方继藩倒是感到对他们刮目相看了。

    “这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张鹤龄继续笑吟吟的样子。

    张延龄倒是急了,不断的给兄长使起了眼色。

    “要不,若是贤侄有闲,来寒舍吃一碗粥?”张鹤龄保持着笑容。

    张延龄眼睛都红了,偷偷掐张鹤龄的后腰,暗示着兄长什么。

    张鹤龄被掐了一下,疼了,顿时大怒,回头就朝张延龄怒斥:“没出息的东西,眼里就惦记着眼前的一碗粥,咱们张家,是舍不得一碗粥的人家吗?看看人家方贤侄,帮了咱们多大的忙,莫说是一碗粥,就是一碗半,我……我也舍得的,娘娘不是交代了吗?咱们要知恩图报,你还有没有良知!”

    张延龄委屈了,苦着脸,被骂得不敢做声。

    方继藩心里咋舌,敢情这两兄弟来道谢,原来是张皇后逼的啊。

    心里摇摇头,却道:“算了,我早说过,不爱喝粥。”

    “呀。”张鹤龄眉梢明显一喜,却又很快消失不见,露出遗憾之色道:“这样啊,那就太可惜了,你不常来走动走动,我心里难受得紧。”

    呵呵……方继藩送他一个干笑。

    方继藩见这里人山人海的,虽然贡生不多,可有不少凑热闹的好事者。

    好在方继藩已经声名在外,方家兄弟,想来也算是榜下名人,众人看到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退避三舍,生生在这人头攒动的地方,开辟出了一个空白地带。

    方继藩笑吟吟地道:“两位世叔又下注了。”

    张鹤龄一听到下注两个字,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其实他看到了方继藩,就想到了西山那块地,同样生无可恋。可他还是勉强挤出了笑容:“不赌了,不赌了,戒了,赌博不好,我们已经改了。”

    “噢。”

    “我们……”张鹤龄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是来榜下捉婿的,我兄弟家有个女儿,待字闺中,生的真是貌美如花,这不是打小便喜欢读书人嘛,你也晓得,我们兄弟也是很敬重读书人的,读书人……唔……肾好,吃的又不多,总之,今日谁若是考得好,又没有娶妻的,便绑了回去,做这东床快婿。”

    “……”方继藩一听,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的后退了一步,离他们远一些。

    你大爷,早说嘛,早说我就假装不认识你们了,你们要绑人,别牵累我啊,我方继藩名声是臭,可没绑过人的啊。

    “来了,来了。”

    有人欢呼起来。

    方继藩抬头眺望,果然看到礼部的人来了。

    只是这一次,放的乃是皇榜,比从前更加郑重,先是贡院里放了炮,接着才见一行官员穿着礼服鱼贯而来。

    不知什么时候,王守仁站在了方继藩身边。

    方继藩侧目看了王守仁一眼,惊讶地道:“你额头怎么了,谁打了你?”

    这厮不是武功高强吗?难道他的朋友圈里还有更厉害的?

    只见王守仁的额上,明显有淤青!

    王守仁不善于撒谎,却又想掩饰,便不置可否地道:“愿公子的高徒,不至铩羽而归。”

    方继藩抿抿嘴,面上依旧带着笑容,心里却是nmp,干笑道:“一样,一样。”

    二人各自笑了,都带着自信的笑容。

    皇榜在炮竹声中,万众期待下,终于张贴了出来。

    只在一瞬间,方继藩的表情凝固了。若说他完全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殿试成绩的公布,关系到的五个门生的上限,将来能否封侯拜相,只看这成绩了。

    名列第一欧阳志。

    看到这几个字的这一刻,王守仁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显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结果。

    怎么又是欧阳志!

    名列第二,唐寅。

    竟是唐寅,这个空有才情,对马政一窍不通的唐寅!

    王守仁的心……突然有一股刺痛。

    这不是考八股啊,这是策论,是他最引以为自豪的长处。

    他不得不继续向下看去。

    名列第三,江臣。

    竟是江臣……

    王守仁突然生出了一种万事皆休的心。

    他其实不在乎自己的前程,而他所在乎的,却是自己的骄傲,只是自己的骄傲,却仿佛被方继藩带着他的门生们轮流按在了地上,使劲的摩擦,摩擦得鲜血淋漓。

    王守仁是个极坚强的人,即便被父亲狠揍了,他也绝没有哭过,可现在,他的眼睛,模糊了,满带泪意。

    他昂着头,略带模糊的眼睛,继续向下看去。

    第四,刘文善。

    耳畔,已经传出了无数的呼喊声。

    其他看榜的人,显然也已发现,方继藩带着他的门生,又来霸榜了,完全没有给其他人丝毫的机会。

    而令所有人最郁闷的事则是,殿试的榜,根本就不存在舞弊一说的,任何考试,都可能有人喊出不公之类的话,偏偏殿试喊出不公,几乎等于是找死。

    所以,无数贡生们,既有不甘,又有妒忌,也有羡慕,一个个咬着自己的唇,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而到了第五,王守仁。

    唯一让他们觉得争了一口气的人,竟是名列第五的王守仁。

    即便如此,也只是二甲第二名而已。

    这没有给人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反而更像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

    王守仁伫立着,一动不动的,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榜。

    他感到他的心……有些冷。

    这对他而言,是人生中最大的打击,没有之一了。

    方继藩眼里已经放出了闪亮亮的光芒,随即拍了拍王守仁的肩,安慰道:“其实第五也不错,王家一门两进士,虽是比我们方家一门进士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不打紧,以后多生一些娃娃,让他们努力读书,迟早有一天,王家的成就是可以超越我的。”

    “……”

    不说还好,至少方继藩不说,那泪水还只是在王守仁的眼眶里打转,可这么一说,王守仁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顺着眼角,快速的滑落下来,在面上留下了几道沟堑。

    方继藩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不知足。

    嗯?

    好像遗漏了什么。

    对了,徐经呢?

    方继藩打起了精神,顺着榜一路搜寻下去。

    第三十三。

    名列三十三。

    这一次,轮到方继藩想不开了。

    谁能体会到他的感受呢?

    教育出了四条龙,偏偏这龙窟里,竟还藏着一条虫。

    辣眼睛啊。

    方继藩开始磨牙,一股无名业火,升腾而起。

    …………

    昨晚一夜通宵写出四章,答应大家今儿一口气更上来,写完还要修改,抱歉了,比平日更晚了点,希望大家能理解!

    8)( 明朝败家子 /7_7186/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