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现代青皮在初唐 > 正文 第一三第六章 打了在说
    【今天是父亲节,祝福天下的父亲平安,身体健康!儿孙满堂!】

    “升堂!”“威武!”

    站堂的一声高喊,下面的衙差高声回道。李绩坐在堂上主座,吴言坐在边上当他的陪审!

    “带原告!”随着声音刚落下,马大胆还有几个百姓一同被带上堂!

    “下跪何人,你状告何人?”吴言首先问道,没见过猪跑还吃过猪肉吧。这审堂一事,电视多了去了!应该都差不多吧!

    “小人马大胆,是当地百姓,我状告当地知府还有一众官员,粮仓有粮他们不放,我们多次抗议,被这些官员都以乱民打出府衙!”

    “马大胆,你可知道百姓告官,不论输赢都有罪!在我问你一次你真告吗?”李绩问道。

    丫的原来还有这么一说,这个吴言真不知道,不过吴言发现这个叫马大胆的人真不亏这名字,胆子真的很大,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告!”

    “那好!带本地知府张子谦!”李绩的话音刚落,张知府就被人带上来!

    “下面可是张知府,因为有功名可以不跪!”李绩的话是说给吴言听的。

    “本官正是定州知府张子谦!你是何人,为何不是吴驸马审理此案?”张知问道。

    “哟嗬,你不认识现在主审之人?唉呀!我真不知道你这官是咋当的,这位就是我大唐开国功臣,李绩李将军,不知道这次让大将军审理此案你可不服?”吴言说道。

    “服!原来是李将军,下官有礼了。刚才多有冒犯。”看看人家都上了公堂了一点怕的意思都没有。

    “嗯!这里就不和你客套了,当地百姓告你没有开仓放粮可有此事?”李绩问道。

    “是有此事!不过那是因为本来粮仓就没有粮食让我等如何放粮!”张知府冷静的说道。

    “马大胆,你可听到了,此地无粮如何放得!”李绩继续问道。

    “大人,不是没有粮食,是他们把粮仓里的粮给卖给当地的商人了!”马大胆马上说道。

    “哦!你这话可有证据,不然你可诬告之罪!”

    “当然有证据!”马大胆大声说道。

    “那好把你的证据拿给本官看。”李绩问道。

    “等一下大人!”说着这位马大胆的汉子在堂上做一件差点没让吴言晕倒的事情,只见他转过身去,解开腰带,然后脱掉外裤,在汉子的腿上绑着一件东西。拿下这件东西之后,马大胆又重生穿上裤子。

    吴言无语的看着这个叫马大胆的家伙,这人真是强人一个。也是一个人物啊,这种超现代的方法都能想到。在众人的注视下,马大胆慢慢的打开了那个用油纸包一样的东西。一会的功夫一本账本一样的东西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人,这是一本账本,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兄弟交给我的,让有我机会为他报仇!”说完眼圈已经发红,下面一个衙差把账本拿了上去,吴言看的心思都没有,交给李绩!李绩慢慢的看着账本上的内容,只是那张脸已经变了。

    “马大胆,你说一下这本账你是如何得来的吧。”吴言在李绩看账的时候开口问道。

    “大人是这样的,这本账是知府的前账房我一个过拿的兄弟交给我的,我这兄弟叫何远,有一天晚上,他找到我家,把这本东西交给我,告诉我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哪天自己死了,记注一定要用这本东西帮他报仇!说完就走了,一个月之后,在河里发现他的尸体,府衙的人说是喝多了溺水而亡!不过我不信,我知道他是让人害死的。

    小人也认识几个大字,在我兄弟死后,我看了一下这上面的东西,才发现这是知府这几年和当地商人勾结的账本,这里面不只是卖了官粮,还有很多东西!小人也不懂!正好今天大将军还有驸马都在,希望给我兄弟做个主。也给饿死的那些百姓做主。”

    说完吴大胆一个近七尽的汉子,眼泪已经流了出来,看得出来那个叫何远的人和他的关系相当好!吴言冷声道:

    “只要你说的还有这本东西上记的属实,那么不管他是多大官我都给你做主了!该杀的杀!”吴言的话让外面围观的百姓大声叫着好,让马大胆感激的直磕头,同样也让张知府汗都流下来了!

    “张知府,不知道你对这本账做何解释?”李绩大概的看完账本,开口问道。

    “二位大人,一本账而已,也许是这些人诬陷本官的,何远确实是我以前的一个账房,此人办事还算得力,只是此人比较贪杯,所以出此事情我也很为他不值,至于说这本账,也许是有心人对本官的栽赃也不一定呢。”

    mb的吴言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这丫的把事情又推了一干二净,现在明知道这小子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贪官,可自己拿这小子一点办法都没有。总不能屈打成招吧!李绩也是同样的想法!

    “马大胆,你这本账只能做一件证物,首先我们要先确定这账本的真实性,所以你还有没有证据,比如说证物或者证人?”李绩开口问道。

    “大人难道那账本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马大胆大声的问道,明显现在很激动。

    “你先别激动!证据越多越好定罪,如果在没有证据的话,那么我们就要先证明这本账的真实性,我们也不能听你的片面之言对吧!”李绩说道。

    “有。我有人证!”边上一个汉子说道。

    “嗯?”所有人都望身说话的人。吴言这下心中高兴马上问道:“你是何人,你有何人证!”同样大家也都关心这个问题。

    “我叫陈丁,是一个力把!我有人证!”说完,这个叫陈丁的人马上就对着外面喊了一堆人的名字。什么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有了。

    这时候被陈丁叫完之后进来的很多人。吴言一看就明白了这些人都是苦力出身,不用看别的,就看那一身肌肉就知道。

    “大人我们这些人就是力把。我们多次帮过知府从粮仓里往粮商那运粮食!”陈丁回道。

    “你这刁民胡说~”张知府沉不住气喝道。

    “闭嘴,没问你话,一边呆着去!”吴言对着张知府喝道。丫的在这里装个毛!

    “你。。。”张知府没想到吴言敢在公堂上口出讳言!

    “我怎么了!一边呆着去,等一会问你的时候你在哇哇!”吴言又说了一句,要不是李绩瞪了吴言一眼,估计这小子还不定说什么呢。

    “你叫陈丁是吧,你能记得你都什么时候帮官家运过粮吗?”吴言问道。

    “不能全记注,不过我能记注几次!”然后这些人就开始回想,然后大家说出了好几次时间!李绩一边听一边翻着账本。

    啪!!“张知府你可知罪!”李绩啪把账本往案上一拍道。

    “下官无罪!都是这些刁民诬陷本官!”张知府现在就是嘴硬,说什么也不能认罪!

    “丫丫个呸的,看来你小子也是滚刀肉一个!来人把他的官服给我拔了!”吴言也不管了!跟老子玩横的!你还不够格,这证据都齐了你还不认。看来真得用传说中的大刑了。

    “你敢!我是朝庭命官!”张知府使劲的挣扎道。

    “朝庭命官就你这德行,那真给我大唐丢人。我在问你一句你认不认罪!我告诉你,老子可不是好说话的主,一会对你动起刑来,有你好受!”吴言撸胳膊挽袖子道。

    “吴言,你敢打我,我是鲁王的人,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张知府已经把后台说出来。

    问题是貌似他口中鲁王是谁吴言都不知道,在说了,别是一个小小的王爷,自己太子都杀了建成都杀过,怕个鸟!

    “来人啊!先给老子打二十大板!”吴言一声令下,下面的马上把张知府按倒在地上,拍拍拍,二十大板抡上!李绩现在已经不说话了。他太了解吴言这主了,这小子就没怕过事情,反正自己看热闹就行了,走的时候皇上也交待过了如果真有不开眼的可以杀一个两个的。

    这张知府一介文人都没挨过二十就晕过去了!吴言鄙视着,丫的老子当年挨的比这重多了,“来人给我用凉水浇醒他!”

    老百姓看到知府都让驸马给打了。一阵的拍手叫好声!吴言人来疯的劲头又上来了。从堂上走下来。蹲在张知府的面前!说道:“丫的,老子打了你怎么了,你要是不认罪,今天我让你把所有刑法都尝一遍!”

    张知府看着笑着的吴言,怎么看都像一个地狱的恶鬼!

    ;( 重生之现代青皮在初唐 /8_872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