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乱臣 > 第二卷 战中都 二致歉通知及剩余内容(二)
    太监见崇祯时,崇与杨及陈新甲言说后金之事。太监这才说出主角以八百里加集,送信来京。崇祯来了兴趣,于平台召对主角。主角见崇祯,回话滴水不漏,最终说到以贼治虏之法。崇祯突然说到主角与高桂英之间的关系,主角汗出如浆,称死罪。见一老太监于帝侧,后来才知道是高起潜,提督东厂之大太监。

    崇见主角诚惶诚恐,皇权在手的感觉极为良好。训了主角一顿,若非他年少轻狂,好色无度,光凭一条,即可抄斩。主角做出进退无据的样子,与崇演戏,表忠心。又言天灾无度,非明独有,后金也有。明国极大,耗死清军甚易。由高贼之事,即可见一斑。主角趁机又提以贼治清之事,方称用贼之方略。袁宗焕是必死之罪。自请毛文龙之事,则帝无忧。[]

    主角所说袁之事,说到崇之心头。杀袁之后,清四散主角中计,崇表面不说,但内心却极恨。听主角之话极为舒服,正准备准奏时。高突然上奏,言以贼治清,恐失国体。主角反驳国体无用论,又言以高之才,可以带大军,前至皮岛,以不伤国体。高起潜面色难看。崇祯笑言让主角放过高,颇为踌躇,是问陈新甲和杨嗣昌。主角又说以虏头换军饷之法,再加上杨看在杨一鹏被救的面子上,终于帮了主角一把,言此计可行。高起潜又言,高已败,贼乱走,主角所谈如镜花水月一般。主角要求与高打赌,若他能聚收贼众,则高起潜去皮岛给他当监军,把高起潜气的五雷轰顶。崇祯下旨,令主角收降高卒,而后兵至皮岛,官位等东西随后送到。

    主角又请圣上一旨,言诸贼无罪。愿亲入贼营,说降贼军,迟则生变。崇祯许之一旨。又以刘备摔阿斗之法,让主角小心行事。主角表面感激涕灵,结果却想到李自成收高之旧部,贼势乃大。

    时高贼之兵,乱七八糟,高一功勉强收拾旧部,残喘于河南。无时无刻不想报仇,他之威望极低。李自成上窜下跳,四处沟连。张献忠亦左右逢源,与高旧部打成一片。高一功心虚力竭,勉强以高迎祥之命维持旧部。

    主角回营,见洪,宣读崇祯圣旨,打算入营劝高旧部。祖宽因与主角有嫌,怒气冲天,口出阴阳怪气之语。洪见圣旨,让主角去收。左良玉出营斥责主角,辽东将门势大。主角自投辽东,乃生祸事。主角反驳后,左良玉发现主角已不再是那个被他控制的书生了。但仍好心说自己于辽东发家,与将门有旧。更说高起潜乃是吴三桂之义父,主角始知高为何看他如此不顺眼。左表示可以代为周旋,主角随口应允。

    主角与高桂英见迎祥,迎祥先不从,后被说动。写书信一封。

    主角与高桂英一起去贼营,只带两名亲兵。高一功听闻主角至,怒火中烧,取大木要烧死主角为高迎祥报仇。高桂英见高家营口出脏言,大发雌威。众皆退避。入高一功帐后,第一句话就是让高见过姐夫,高怒目而视。高桂英言舅父养育之情,自己对高一功如母之恩,说得高一功哑口无言。而后又取出高迎祥亲笔书信。

    众贼多不识字,顾君恩假意要看书信,高忠以手执信,让其看,使其撕毁书信之法未成。顾只得说此为假信,众贼激动。主角问高桂英谁是罗汝才,桂英不知其意,乃指出。主角知罗汝才好色,营中必有官家女子。请罗汝才回去找人,罗从之。带来六七个官家女子,主角又让高一功找来以前高迎祥写的各种命令,又找来贼军中识字之人。以辩别笔迹的方法,请众人验明真身。终于证实了这是高迎祥的书信。顾君恩假意看错,主角也没有时间追究。

    便说出崇祯的圣旨,调诸贼去辽东打清兵,又引发一场争议。主角又言,崇祯耐心已至极限,此为最后的投降机会,若不从,以后不接纳任何投降,尽杀之。众贼意见纷纷,无法统一。

    自成言说天色已晚,请明天再议此事。众则退走。主角留罗汝才,以其好色为诱饵,说朝鲜及辽东之好处,更亲封其为副总兵。时有官宦女子乃是罗汝才最爱,平日不假辞色,听闻主角此话,看着罗汝才的眼光都变了,罗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主角见罗汝才意动,与桂英一起说一功及他,言李自成必当效仿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法。当夜杀至,两人不信,但却加强戒备。罗戒备时,被张献忠发现,张原本也想如此,但见主角有备,知事不可为,遂拔营而走。

    自成同样发现此事,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在高营众将严密的防护下,终于无功而返,带百骑逃窜。

    翌日,高贼整军拔营,至洪大军处。刚入营,即被关宁铁骑马队冲散。主角知是祖宽所为,请崇祯圣旨,当着祖宽的面前,斩了百人之头。贼势稍安。主角乃选精壮者五千,以为辽东之用,其中各路头目均在。其余全部打发给承畴。

    主角知此处不能久候,拔营离开,临走时安排柳如是,顾横波两人去江南处理事物,找佛朗机人买枪炮,李岩不愿走,主角也不强求。又将牛金星调到北京,为主角打听情报。杨嗣昌奉皇命至,以为监军。同时带来军服给养等物,主角并非着急换装,反而置于车中,随队而走。

    杨嗣昌问,主角答之是军服代表军威,不能随便穿。到地方,组织一个隆重的仪式再穿,杨嗣昌不以为然,却未反驳。大军乘战船,沿黄河而下,过济南。至登莱,已是冬季。

    到登莱后,已被安排好营盘,但却没有给养。主角拖着杨嗣昌却见陈洪范,陈一脸不愿。但杨为皇上前新贵,是以请两人放席。又请登莱各官做陪,主角于席间一口菜不动,陈假意问,主角言,自己不吃,一会打包。给营中兄弟们吃,当众让陈洪范下不来台。脸色难看,骂主角二愣子。主角自嘲自己为叫化军,就适合吃这些东西。陈无奈,只得拔给粮草。

    陈知主角性情,不与理会。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令调集战船,让他们早日离开。主角拔营前,一女求见,言可以提供皮岛局势。见之,闻其名为毛东珠。知为毛文龙之女。却是与主角来谈条件的,言可助主角收皮岛,请斩沈世魁,由她出面安抚旧部。主角言不可妄动大将,毛东珠言若沈与皇太极沟通,是否可斩。主角言不可杀之理,又言当年毛文龙也与皇太极有沟通,除非沈改旗易炽,否则不可杀。毛见劝不动主角,请求留下军中,愿为驱策。主角出于皮岛之考虑,让毛东珠随侍左右。又问其与沈之仇,才知东珠母受宠,沈献女给毛文龙,争宠杀其母。更险杀毛东珠。

    至皮岛时,已是新年。沈安排食宿,食间言此地久无粮饷。新年无肉,只有豆子充饥。主角知其不愿意留自己在皮岛,故意问计。沈请主角驻义州。义州为朝鲜与后金交界。主角同意,沈大喜,补给部分给养给主角。

    主角至义州,朝鲜人见大军发至,极为惊骇。忙派人前来,主角言行使宗主国之事,使朝鲜免遭后金攻金。但请义州供给钱粮,义州使无奈,只得少供钱粮与地盘,并请报国主李宗。

    主角练其军,以棍棒驱策,众贼无奈尽服。时红娘子请求从军,再三者不肯。第二日自己剪发入队,主角只得同意。在主角以身作则的带领下,军队军令如山,很快成型。

    半月后,朝鲜使者洪翼汉至义州,与主角恰谈。主角请少候,自己今日成军,请洪观之。此时江水开化,将近冬天。主角令众人裸身,去发,于冷水中洗澡,尽去其衣后,这才换上明军军服。除红娘子之外,众皆同意。洪翼汉见军容森严,不由得夸奖,这才献上礼品。却是十名朝鲜美女,请主角宽限钱粮。

    主角以歪理言,养美女需花钱,不如卖给洪翼汉,洪苦笑。主角网,自己之兵比朝鲜如何。洪赞叹,主角言可以免费帮助练兵,又以红薯诱惑洪,洪同意。

    回营后,红娘子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为名。主角言以朝人命换清人命之法。说训练军队就是给自己用的。

    洪带五千兵至,又有太子李昊至。里面全是青壮,但却有不少的达官贵人子弟。主角乃取红黑大棒五十,练兵,不分官兵,犯错就揍。更想到以前的高丽棒子之说法。

    贵人之子,两天就受不了,要求离营。洪找主角商议,主角不从,有人强闯,被主角抓获,一顿胖揍。红娘子又问,为彰军机,何不斩之。主角言这些人都是钱,不舍得杀。

    洪见主角,请主角放松一点。主角不同意,在洪翼汉表面极为强硬。达官贵人有人受不了,暗地哭泣,被主角派去之人听到。言可以金银赎身。乃写了一封书信,请家人赎买。消息传出,众皆逃跑。

    主角有钱,于义州加深城池。时沈世科到,言来人询问,与后金兵交战之事。主角虽城筑成,乃派军队入后金攻击。不准攻坚城,收获三七分。众皆抢功,命郝大忠为先。半月返回,带回首级近五百。见到人头,洪翼汉魂不附体,乃叹天军也。

    主角派人用船将人头海路走天津,送往京师。到天津后,守备急报北京。崇祯大喜,时有候恂因儿子与主角有嫌,金殿上争议主角必杀良冒功。崇祯令候典选人头。候回家之后,吩咐自己病重,时天热人头无法长期储存,烂掉后,自然无法辩认。

    主角于朝鲜接到一船火枪,随行又有一大汉,名为吴六奇及佛朗机之商人。主角先见商人,与其商议多购火枪之法。两人讨价还价之后,主角以人参等物换枪。后见吴六奇,问其事后,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吴六奇是广东人,柳如是等人在广州买枪之事,被吴查知。起恶意,愈抢,与王征南大战不分胜败。柳如是将其巧计抓获,以言词问之。知道他是官迷,这才又送还给主角。

    主角得到燧发枪后,如虎添翼,又以三段攻击之法,令各部练兵。但却瞒着朝人。又派人给牛金星送信,请其代寻能工巧匠,打算仿制此枪。

    此时,天已热。牛金星带人头送兵部,兵部不收。牛金星使钱之后,这才得知详情。牛生毒计,于候家门外摆京观。又用手把玩人头,为围观众人讲解真清人与假清人之区别。候令告至顺天府,顺天府令牛金星收走东西。牛以找不到人为名,死活不同意。

    顺天府不能押牛金星,只能于次日金殿告崇祯。崇祯笑骂牛金星与主角一样二百五,问候,才知气病。令兵部查首级真假,皆真。这才释然,亲见牛金星。牛哄得崇祯更加满意,被封官。牛金星自取工部兵器司郎中之职。

    崇祯发旨去登莱,令其以后代为辑察人头。以免再在京城闹笑话。主角于朝清边境闹事,惊动了皇太极。经探查,才知主角事。时值对漠西用兵之时,又有黑龙江女真部落加紧谈判之时。皇太极无力大军征讨,只得派耿精忠与鏊拜带清兵三千,汉兵七千,进攻义州,以报边民被杀之仇。

    主角闻清兵攻至,令红娘子带骑兵三千于外。红衣大炮不至,不得攻击。自带骑兵两千,与朝鲜兵五千留守义州。以袁崇焕此前的凭城用炮之法,主角以朝鲜兵为主力,以红衣大炮为依托,死守义州。又令巡夜队日夜巡逻,以免清兵用以前内应之法。

    后金意思为抓获主角,是以不用以前攻朝之法,围困义州。后金兵无炮,以汉兵为主攻城,死伤惨重。然朝军亦如是,血流成河。清军强攻不成,又抓获朝鲜居民,押至城下。主角不理会朝鲜人命,强令攻击。朝军虽同意,但对主角却生怨言。

    时李昊也对主角生闷气,主角无心理会。当后金兵退却之时,令骑军主动出击。抓获不少清兵,而后顺手扔入朝营,勉强解了冤气。

    李昊与洪见主角,言损失太重,更把清兵扔入朝营不符合儒家礼教。主角不由暗叹儒家思想果然流毒无穷,连外国都受其毒害。主角说出兵贵精不贵多的数量无用论。李昊不赞同,两人打赌。以李昊身边亲兵守一段城,训练后的朝兵守一段城池。

    李昊之后,上场果然无用。时鳌拜攻上,险此破城。主角早有准备,带兵打下鳌拜。这才解围。此事之后,李昊看法有变。朝鲜军队仍有怨气,朴东善亲后金。他之家人,暗地里欲献门投降,被主角识破。却不动声色,乃取将计就计之法。

    当城门开时,以兵守之。鳌拜啖晶拔箭,奋勇鼓气,这才离开。清兵几攻无果,无奈之下,只得回清取红衣大炮。

    大炮至后,威力非凡,几炮轰城,险开。是夜,红娘子左右齐出,吴六奇与郝大忠奋勇。耿精忠下令炸炮,但速度太慢,终于被擒。夺了两门大炮,打退清兵。

    洪翼汉夜见枪声厉害,密告李昊,请向主角购买。主角狮子大张口,索性加价卖之。直接把洪吓退,但李昊却是不顾价钱,反而购买一千只。又向主角讨要死剩下的朝军,主角只管钱,却不管朝鲜将来会不会生什么祸乱,索性同意。但却不同意当时把枪卖给李昊。

    牛金星在工部寻找的能工巧匠终于到来,主角欣然接待。不但发工钱,更每人发了一个朝鲜老婆。把各位巧匠感激的五体投地。又让李昊发上好精铁与硫磺等物,以供研制所用。

    主角把耿精忠及人头送至登莱,陈洪范大喜,言二愣子果然打仗不要命。消息至北京,崇祯极喜。高起潜知主角地位暂时不能动,乃说主角自以自己是岳武穆。崇祯大骂,主角是岳武穆,自己却不是宋高宗。乃在心里埋下了一根刺。

    时消息传至辽东,祖大寿不乐。他是辽东将门代言人,主角之极为辽东将门是个极大的威胁。但此时与以前不同,主角给养由朝鲜供给,辽东根本卡不住他的脖子。时吴三桂言主角必死之意。只需要给沈世魁做点暗示即可。

    皇太极正值攻击外蒙古的关键时刻,没有兵马和精力理会主角。乃命英额尔贷走海路去与李宗谈判。因海路多在皮岛控制范围内,是以给沈世魁买路钱。消息被毛东珠查知,暗告主角。主角假意不理,反而在朝鲜暗埋钉子。朝鲜人因其要钱太狠,把他比成再世毛文龙。视为一大祸害,李宗又因主角与李昊买枪之事,深忌主角。起了二心。又有主角之钉子,献毒计给李宗,言可提供战船。兵金精兵走海路至朝腹地,于背后攻击主角。

    李宗同意,与英额尔贷达成协议。英回去告知皇太极,极大喜。他知主角没有战船,就算是消息泄漏,也不会有事,是以从之。但却怕沈世魁生事,是以以信安抚,又派范文程密至皮岛,见沈。主角查探消息后,带着毛朱珠与百名侍卫。在毛旧部的掩护下,夜至皮鸟。

    就在沈世魁与范文程交谈之时,有人报查朝鲜大船数艘于海路走。沈问范,范以为沈送礼为名,说动沈。沈虽知此或许是清兵攻主角,但却不以为然,正好解决了辽东将门所拖之事,反而乐见主角吃了大亏。

    主角在小船之上,七上八下,全凭毛东珠扶持。其间情动,毛东珠言杀沈后,任其为所欲为。主角大言不惭的说,杀沈是公事,与毛是私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东珠气极。

    主角在毛东珠的带领下,夜至皮岛,拿下沈世魁,意外抓到范文程,不禁讽刺对方戴绿帽子之事。范奇之,主角这才想到,原来此事还未发生。是以笑言,他死之后,必被带绿帽子。

    主角在毛东珠的帮助下,成功收伏皮岛之兵。带战船攻朝鲜之战船,他如隔海看景一般,屁也不懂。但毛东珠却是雌姿英发,主角不由暗叹毛东珠果为毛文龙爱女,大帅之才。

    在毛东珠的指挥下,将朝鲜船全部击沉。时有鲨鱼来袭,主角深恨,。毛东珠问其为何骂人,主角方鲨鱼抢钱。在救回的清兵的嘴里,听说阿济格同时葬身,主角更骂钱少了许多。又闻听皇太极欲在沈阳建国号大清。

    主角大船行至朝鲜边境,朝鲜二王子李昊在此,听闻清兵尽丧,如丧考比一样。主角又以言语威胁。李宗无奈借债,好不容易才弄到一批人参和东珠赔给主角。

    主角夜取一颗东珠,于嘴边亲吻,羞死毛东珠。两人行鱼水之欢。主角暗叹终于尝了一把制服诱惑。回到皮岛后,毛东珠代皮鸟之事。主角派人送范文程及战报给崇祯。

    皇太极久候清军仍不至,连范文程也没了动静。正焦急时,英额尔贷把坏消息带来。多尔衮闻听阿济格死亡之消息,怒骂主角,愈发兵报仇,被皇太极押下。时清军两次用兵无果,损失惨重。更言建国之后,必将亲征,于蒙古及黑龙江部落面前找回面子。

    主角将范文程与沈一同送往京城,崇祯虽知主角做得对,但心中的却是越来越深。言主角行为与袁崇焕一般无二,但却只能无奈吞下苦果。回**,见大公主朱媺娖,突生想法,将大公主许配给主角,是否可收其心,心事一起,立时压下。

    次日,升殿后亲押范文程上殿。范文程定下绝户计,于殿前夸主角为岳武穆,他本临时起意,却与之前陈新甲之法暗合。牛金星听闻此事,心急,偷见留守之高桂英。桂英知自己不懂军国大事,请牛金星自己做主。牛金星让高桂英为其做证,自己之事绝对对得起将军。

    主角偷入清境,一路上隐弊行踪,偷至沈阳外。于大典之前,突然陈兵于野,时皇太极祭天之时,外蒙古及黑龙江部落诸人均在。见此情形,心中各生不轨。皇太极气急,命代善与多尔衮带兵征讨,却被放风筝战术,杀伤百余人后离去。

    皇太极羞恼之下,发大军征朝鲜。时主角回义州,却命红娘子于清境。在主角的拼命压迫下,朝鲜王发五万大军至义州附近。密派人去明朝朝贡,告主角之恶行。

    主角派千人队整合五万朝军,每日拼命训练。红娘子在清境则烽烟处处,把主角教给的游击战术十六真言发军的淋漓尽致。毛东珠同时也发现清军的动向,发现情况不对的她,亲去义州,见主角。问计,主角让其带兵同样骚扰敌人后方。

    皇太吉大军至义州,亲攻主角。主角与皇太吉野战。用添油战术趋策朝鲜兵攻击皇太吉军队。双方僵持三月,皇太极不胜烦,特别是精兵在外,内地生产破坏极大。

    皇太极一向主张战事用政治解决,乃与主角谈判,愿结成同盟,了,嫁清女与主角。主角笑言取考庄或是海兰珠二者之一,皇太极大怒,鼻血又长流。令代善和莽古尔泰攻明,

    主角准确查知皇太极这边的动向,在毛东珠的帮助下,令郝大忠带兵与皇太极对峙,自取大军奔天津勤王。

    清军突破古北口,攻入腹地。明军连战连败,兵临北京。崇祯跪到太庙前一夜,终下令求和。清军要求纳贡,与斩主角。崇祯这才知道,这次清军攻击,乃是主角惹出来的祸事。不由得深恨主角,但却不能说出来。

    至北京后,与卢象升,孙传庭和曹文诏合兵一处,击退代善和莽古尔泰。在主角的帮助下,卢象升未战死。崇祯再次平台诏对,主角更加恭顺。在胜利的前提下,崇祯也无法处置主角。

    时有牛金星定计于自己屋中,醉酒骂主角。被高起潜查知,乃告之崇祯。崇祯见金星,问计。金星先不答,后才定计说请出高迎祥,以其为傀儡,看其能否收降旧部。

    崇祯从其计,取高迎祥。在平台召对之时,以金星带之去见旧部。高见旧部,与其几言后,自知自己无法收伏旧部,请崇祯去诏。崇祯无奈,时有金星又献计说,移承畴于辽东。将主角兵移至陕西,离朝鲜则是无根之凭。崇祯问杨嗣昌与陈新甲,二人均赞好计。

    崇祯见主角,赐尚方宝剑。请主角移师陕西,主角讲了几个要求的,崇祯均同意。将曹文诏,卢,孙,秦良玉均交其节制。

    主角移师陕西,密令毛东珠,搬迁兵工厂给自己。然后发严令,以杨嗣昌四正六隅之法,令各地死守诸路,勿使贼窜。自己做震西安,尽收各地之粮于西安。

    时贼势极大,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及革左五营,兵威极重。主角虽带大军,但任凭陕西糜烂,李岩怒尔问之。言粮食不足,是以贼旋抚旋叛,莫不如破而后立。李岩无奈,只得从之,被授为西安知府。时陕西各路求援信雪片一般的飞来,但主角大军不动,只回信请带印及亲信至西安,有消息相商。

    各路隘口有兵堵住,信使无法至北京。全被截回西安。诸路县府无奈,只得来至陕西,全被主角扣下。其间有谈赅主角者,主角尽不理,令柳如是用各路官员笔法,向朝庭发各地消息。

    洪承畴至陕西,见毛东珠,心中不喜。对方一来是女,二来与主角关系密切。时沈世魁还少着,遂调沈来。皇太极见主角被调走,大大松了一口气,也回兵清境。

    红娘子带着骑兵至商洛山中,又征附近青壮,练兵发枪。形成游击之势,每队三千人,用心腹控制。于各路隘**汇处,准备帮助各路隘口守卫。

    毛东珠离开皮岛,至西安与主角汇合。时各处糜烂,开始时,李自成等人开始时为自以为沾沾自喜。在陕西争王争霸,三月后,查觉事情不对。麾下人马众多,但却无粮。贼势愈困。李自成几次突破陕西,兼之有红娘子和主角的几路人马攻击,终于无功。几次之后,遂发兵攻击西安。

    主角仍取凭城用炮之法,死守西安。贼退也不管,时粮尽,李、张、罗等人无计可施。决定发狠向湖北转近,时冬季刚过,主角知道破尔后立之时到来。亲率大军,往攻李自成。三十昼夜不解甲,死打李自成。连续十战,终于在秦良玉的白杆兵的帮助下,擒获李自成。

    自成欲降,用主角以贼破清之法。主角不从,令斩自成。再攻献忠与汝才,献忠终降,主角收李定国,来换献忠之命,献忠从之。李定国入麾下。罗汝才带着一百多个老婆**而死。

    贼平,主角终于达到了破而后立的境界。乃于陕西屯田,陕西一片生机。

    时沈于义州,学主角的作法,压迫朝鲜。终于引起暴乱,朝鲜杀沈,与后金沟结。令后金进军于义州,祖大寿大惊,告之承畴,引起松锦大战。

    松锦大战败亡,洪入清兵之后,天下震动。崇祯又想起了主角,令主角至北京。主角以身患重病为名,不肯入京。崇祯大骂主角乃是唐朝藩镇,但辽东之事糜烂,崇祯无奈。只得嫁长平公主。

    主角不入北京迎亲,崇祯只得找到与主角有旧的卢象升,令其为赐婚使,使得主角尚公主。主角带大军于京城外,迎娶公主。在卢象升的劝说下,这才迎娶公主。

    新婚第二天,主角想到吴三桂之事。去找柳如是说此事,柳吃醋。但还是告知说已入田国丈府,主角派人去田国丈府去要陈圆圆。田国丈不同意,主角本打算再费些功夫。却没想到自己的骄兵悍将,直接冲入田国丈府,把陈圆圆抢走。

    崇祯听说此事怒不可遏,长公主劝他看开些。再见主角,长公主本以为会受辱,结果发现主角认陈圆当义妹,长公主极为奇怪。主角连夜调兵,令红娘子出兵古北口,李定国出兵喜峰口,两路左右攻击蒙古漠南之朵颜三十六部。

    宿命之相逢,主角带人马至山海关,于酒席间安排陈圆与吴三桂相遇,两人果然是天生宿命。吴三桂茶饭不思,终向主角要求娶之,主角假意生气,因吴三桂已有妻子,最后乃以平妻之礼嫁于吴。

    稳定吴三桂后,在毛东珠的帮助下,带五千军至朝鲜,乃取清兵以前攻朝之法。朝鲜向清求助,主角抢先一步联络李昊,两人一内一外,破朝,逼李宗传位。同时尽发朝鲜大军,攻清之援军,斩济尔哈朗。平朝之后,令郝大忠守朝鲜,还归山海关。发兵攻至宁远。

    主角按兵不动,死围宁远。众人皆劝,但主角却是坚持己见。清兵怕主角不顾宁远,反攻大凌河,由皇太极亲带兵马守大凌河畔,双方进入僵持阶段。

    时大明地瓜盛世,粮草充足,又有海路毛东珠从朝鲜调粮,主角在宁远一守就是整整一年,耗得清兵国力消退。

    时红娘子和李定国,在漠南草原连战连捷,以前秦军功之法,如赶羊一般掀动蒙古各部落之间的仇恨。更以主角之计,不攻清朝及与其交好的科尔沁。反攻漠北,横扫草原。

    皇太极得知蒙古之乱,大为紧张,时兵力不够,只能以多尔衮带兵攻击朝鲜,郝大忠稳扎稳打,在李昊的帮助下,以整个朝鲜之力与清兵抗衡,更以上国之民诱之,以人命换人命之战法,逼得多尔衮无法前进。

    罗汝才始终念着主角答应他的辽东女人,在他的强力要求下,把他派到皮岛。在清地与吴六奇展开了游击战。罗充份发挥了贼军的作风,连战连捷,其间更乔装入沈阳,掳走庄妃。气得皇太极留了一鼻子的血,但却不敢动。

    多尔衮困于朝鲜,无奈之下,扶持朝鲜二王子,与李昊抗衡。清与明对峙近两年,油尽灯枯,皇太极发狠之下,趁漠南空虚之时,亲引精兵一万,攻入明朝腹地。

    崇祯见清兵又入,大为紧张。令主角回援,主角不从,言清乃强弩之末,只要不破北京,各路军一至,清兵立退。崇祯一日十二飞诏,主角均不理。崇祯大骂主角是曹操,命大公主暗杀主角,以皇命夺兵权。

    各路勤王大军到北京,进京后,崇祯抓左良玉,令主角回兵,仍不从。更当王承恩面言,他若回,两人均死。存于外,则两人皆活。

    时江南诸路恨主角恨的要死,在东林党的号召下,主角曹操之名,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军中亦有传言,但主角仍不动。

    皇太极见各路勤王大军均至,几战无功,逼退不了主角,无奈之下,只得退兵,其间又向崇祯争臣,请和。崇祯好大喜功,允之,然主角仍不和。

    在崇祯几次三番的密令之下,大公主终于决定杀死主角。但却怕辽东一中糜烂,主角与洪承畴一样也降清。乃取几步走,首先把目标放于吴三桂头上,以辽东总督之职和辽东城内祖大寿之性命诱之。又找吴六奇,以登莱巡抚诱之。见罗汝才,为其尚公主。以朝鲜王去说郝大忠。与此同时,崇祯放张献忠,令说蒙古李定国,愈除去红娘子。

    大公主之举动,主角均查知。除了派人去红娘子身边外,声色不动。几夜后,陈圆圆夜至,言奉吴三桂之命,要主角小心大公主。却是吴三桂原本意动,但却被陈圆几语说服。主角应陈圆圆之请,答应放祖家生路。

    时李定国在张献忠的劝说下,进退两难。他与红娘子如姐弟一般,气极生病。张献忠以崇祯圣旨接掌军权。反被红娘子包围,众兵心无战意。张献忠被擒。李定国又以性命求保张之命,终于没斩。

    主角以召开军事会议为名,令各路统军大将齐至山海关。时各路均以为吴三桂被说动。在主角动身至会场前,罗汝才亲见主角,言出大公主之事。又有郝大忠来,主角仍不动,大公主下毒被识破,擒之送还北京。乃于会场在吴三桂的帮助下,擒杀吴六奇。

    半年之后,辽东粮尽,祖大寿在吴三桂的劝说下,终于投降。祖宽请主角处罚,但主角却一笑了之。时清,国力消觉。主角大军合围,连下沈阳,辽阳,开原。三月之内,尽拔清取明之地。将皇太极等人围至赫拉木图。

    皇太极求降不成,举众与奴尔哈赤之陵**。辽事遂平。主角平辽之后,尽发大军回明。崇祯惊慌之下,封主角为辽东王,不从。无奈,崇召各路大军。

    时江南在东林党的号召下,于广州等地购买枪炮,又雇佛朗机之宫,与卢等一起攻主角,几战之后,尽灭于北京城下。抓获卢、钱等,却不杀。几人请死,不从,设宴言以观后效。

    各路大军退败,崇祯困守孤城。大公主在王承恩的带领下,求见主角,问其意为曹操,又或是周公旦。主角静默而对,言为曹操,但保留大明旗号,请崇祯退位。大公主大哭而归。

    崇祯却表现的极为坚强,乃传位于太子,正打算自尽时。牛金星却来访,言说主角之言,若他死,则明灭。崇祯深恨牛金星,他就是在他的一步步的逼迫下,对主角渐生嫌疑。但牛却哈哈大笑,言此为崇祯个性。

    时太子即位,主角带卢象升等进殿,卢等大骂主角。主角唾面自干,以孟子之言君轻民重说之。主角自带丞相之职,约定众人,乃取君主立宪制,卢等为保大明江山,无奈从之。主角以卢为司法者,又请出孙承宗为立法者。时三权分立,但所立之法,不得张显皇权。

    钱候等以理学为名,表面上同意主角之意,暗地里却偷偷联系开封府福王,于南京建立后明政权。

    主角并未征讨,乃取自己建田之理想,开民智,约定十年后,再与后明定输赢。

    主角广开言路,尊政为民。开学校,不到十年,北方安定,各路商人纷至,军强民壮。十年后宪法立典纪念日后,主角约见卢象升等诸人。言十年之得失,主角神彩飞扬,卢无言以对。只得以宪法中所规定的两届之期,气主角。主角大笑退位,令毛东珠于天津接他自己。卢问主角,为何如此就退位。难道不怕倒退吗,主角言民智已开,无法倒退。又问主角去向,言为东有日出之国,将来或许为祸,为三百年后解除后患,去也。

    主角走后,崇祯果想复位,但却未能成功。时南方环境极差。卢象升引军南征,一战功成,天下又归为一统。

    ………………………………………………………………………………………………

    所有内容全部发出,也算为本书告一段落。虽未完本,但把大纲内容发出来,也勉强算是完本吧。( 明末乱臣 /8_87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