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医圣 > 第033章 你脑子有病
    “哦?”苏永和不禁来了兴趣道:“莫非你对围棋,还有所见解?”

    “见解谈不上,不过我知道这盘棋应该是出自是施襄夏之手!”

    林奇一说完,苏老爷子连连点头:“小子,你有点意思,这盘残局正是出自棋圣施襄夏之手!”

    林奇接着说道:“施襄夏乃是清代四大棋圣之一,但是他年轻气盛,好勇斗狠,当时还有一位比他更为高超的棋圣梁魏今,他们二人大战一盘,只是这盘残局,却难住了施襄夏,让他抑郁不已,一生都未能解开,最后他的死不瞑目,这怨气便附着在了上面!”

    “胡说八道!”

    苏永和不悦道:“这分明就是迷信的说法,现在这个社会要相信科学,怨气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附着在棋子上?”

    “父亲,那个,你还记得苏明月小时候那只黑猫吗?”

    苏天磊不禁提醒了一句,他本来也不相信这些东西,可上次他却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根本不能用科学解释。

    “天磊,你怎么也跟着瞎胡闹?”苏永和恼怒道。

    “父亲,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先听小林把话说完吧。”苏天磊急声道。

    林奇不疾不徐道:“要真说是迷信,稍微有些武断,因为,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的便是气,每个人身上有无形气,这种气有好的,也有坏的,会影响的人身体健康和运势,所以说,苏老爷子你经常坐在这棋盘边上,吸入了这些怨气,便形成了支气管炎,长久下去,恐怕苏老爷子会久病成疾,形成大病!”

    听的他越说越玄乎,苏永和吹胡子瞪眼道:“简直一派胡言,我这病,还是因为人家的怨气形成的?”

    “苏老爷子,那你说说,有些人为什么生气,会气出病来?”林奇质问道。

    “呃,这……”

    苏永和被噎住了,一时间竟是无力反驳。

    因为这是气最简单的一种说法,也是最有说服力的说法。

    人活着本来就是一口气,气顺,则身体健康,运势坦荡,气不顺,则身体有恙,烦恼绕心。

    而听到林奇这样说,苏天磊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急声道:“父亲,你还是把这残局围棋丢掉吧,我可还想您多活几年呢。”

    “不行!”苏永和立刻摇头道:“我好不容易遇到这盘难解的棋局,正在兴头上,你要是给我丢了,比杀了我还难受。”

    “可父亲……”苏天磊担忧道。

    “别说了,此事免谈!”苏永和性格倔犟,爱棋如命,真要是把他喜欢东西丢了,那他也有怨气了。

    他挥了挥手道:“小林,你走吧,我今天约了一位老朋友过来帮我看病,用不着你了!”

    林奇脸色一僵,没想到苏永和死也不愿意把这棋局丢了,还对他下了逐客令,他也不好在多强求什么……

    “林奇,你先别走,我父亲好面子,你让我劝劝。”

    苏天磊立刻拉住林奇,说什么也不让他走了。

    正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白发苍苍,精神奕奕,年纪与苏永和相仿。

    他手上提着一个药箱,看到苏永和之后,微微一笑道:“老苏,好久不见!”

    “老张,真是麻烦你大老远赶过来。”苏永和面色一喜,立刻迎上前去,亲切的握住对方的手。

    老张笑着摇头道:“无事无事,我做飞机也不过五个小时,再说,你我可是故交,听说你生了病,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那就劳烦你了,我这咳嗽毛病老是不好,一到晚上就特别厉害。”

    苏永和与这老张关系不错,也就不多客气什么。

    老张点了点头,让苏永和坐下,将手搭在手腕把脉,然后询问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和症状。

    片刻后,老张微微点了点头:“只是支气管炎,我给你开个药方,用水煎服,每日两次,保证你痊愈。”

    “你这药方不管用!”林奇忽然站出来说道。

    “嗯?”老张不禁一怔,旋即望向了林奇,诧异道:“这位小兄弟是……”

    苏天磊急忙当了个介绍人,说道:“张老先生,这位是我的朋友,名叫林奇,也是一位中医。”

    “原来也是中医!”老张扫了林奇一眼,旋即起身道:“老朽名叫张银山,乃是名医张仲景之后,请问小兄弟的师傅是哪位?”

    中医极其讲究传承,这老张听林奇张口就说他药方不行,不禁将自己的祖辈抬出来吓唬人。

    要知道张仲景乃是传世名医,其《伤寒杂病论》一书,延续到现在仍然被许多中医视若珍宝。

    可以说,稍微懂行的人听到张仲景三个字,都要对老张礼让三分,叫上一声前辈。

    “我师傅就不必说了,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林奇得到的传承,一共有一百零八位师傅,每一个都是隐世神人,要是真说出来,半天也说不完。

    老张轻蔑的扫了一眼,心道,要是你师傅很有名气的师傅,岂会不说?想必是怕说出来遭人耻笑吧。

    “小兄弟,那你说说,我的这药方为何不管用?”老张有些微恼道,他何时被一个毛头小子指手画脚过?

    林奇不禁摇头道:“你开的药方,无非就是鸭拓草、忍冬藤、山菊花、地头胆各15克,这方子是治支气管炎,但却治标不治本!”

    老张瞬间脸色一滞,顿时说不出话来。

    苏永和看了一眼老张,不禁奇怪,他急忙看了眼药方,瞬间呆住了。

    只见老张开的药方,与林奇说竟是一字不差,而且连用量都正确无误。

    “这……”苏永和此时说不出半句话来,这药方刚刚才写下,林奇离的有数米之远,这上面的小字他断然不可看清。

    而老张脸色沉了下来,见林奇气势昂扬,有些不服气道:“小兄弟,我看你不过是蒙的吧?”

    “你脑子有病!”林奇突然指着老张道。

    老张忍不住恼怒的低喝道:“狂妄小子,你怎么骂人呢?”

    苏永和的表情也是相当难看,毕竟老张是他的朋友,现在竟然被林奇一个小辈指着鼻子骂人。

    正要发火的赶出去,林奇却是淡淡道:“张老先生,你最近每天做噩梦,晚上失眠,精神萎靡,不过你自己本来是医生,喝过一个药方,但却没有效果!”

    老张顿时神色一滞,吃惊道:“你怎么知道?”( 透视医圣 /9_955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