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医圣 > 第109章 飞针转弯
    “警察同志,你凭什么说我杀人?”

    田泽富伸长了脖子反驳道,这件事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怎么可能会被人发现?

    “事到如此,你还想狡辩吗?既然你要证据,那我就给你看看!”夏国平从身上掏出一个纸袋,将几张照片拿了出来。

    这些照片都是他们在抛尸地点挖掘时拍摄的,除了死者尸体,还发现田泽富的头发,以及指纹,脚印,并且已经在全国联网系统中比对,和田泽富的一模一样。

    在事情真相面前,田泽富的一切反驳都显得那么无力。

    夏国平声色严厉道:“据我们调查,死者名叫夏蕊,在两个月前,你跟他是情侣关系,这场事件是因为情杀!”

    “不,不可能,这件事怎么会有人知道?”田泽富瞪大了眼睛,他明明做的天衣无缝。

    林奇冷笑一声道:“田泽富,我再跟你说的详细一点吧,夏蕊是被你酒里下药骗上床的,然后你看她不懂事,又多玩了她几天,谁知道,他最后发现你结婚了,来找你闹,你实在是烦了,就用皮带勒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活活勒死,然后抛尸了荒野……”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田泽富惊呆了,他没想到林奇说的简直一字不差,连前因后果都如此清楚。

    “是夏蕊告诉我的,她还告诉我,你其实已经结过婚了,现在,你如果跟兰韵结婚,那就是骗婚!”林奇低喝道。

    “夏蕊,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田泽富一脸惊恐,就跟见了鬼似得,因为他结过婚的事情,只被夏蕊一个人发现过。

    林奇瞟了他一眼,忽然压低了声音:“谁说死人就不能开口说话了?我就能让她开口!”

    “这,这……”田泽富只感觉全身一抖,一股凉意从脚底板凉到了后脑勺,太邪乎了!死人也可以开口说话?

    而此时,田泽富的反应,让现场更是一片哗然。

    “人渣!”

    “我草,这田泽富真特么不是个东西,兰老太爷怎么会把孙女嫁给这种人?”

    “麻痹的,原本我还以为这小子是来闹事的,现在看来这位小伙子不同意,是对的!”

    议论声,让兰鼎天脸色如火中烧。

    他虽然是因为某方面的原因,去巴结田家,但也没想到,这个田泽富居然罪行累累,简直不堪入耳。

    “小田,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兰鼎天面色沉了下来。

    “兰老太爷,我现在解释,还有用吗?是的,这一切都是我干得,那又怎样?”田泽富突然承认,脸上无比狰狞,好似显露出本性。

    “小田,你,你……”兰鼎天全身颤抖,一瞬间只感觉有口气郁结在心口,极不顺畅,摇摇欲坠。

    “田泽富,请你马上跟我们走一趟!”

    夏国平拿出手铐,走上前去,就要将其带走。

    只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田泽富狞笑一声,突然掏出了一把匕首,绕到了兰韵身后,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挟持着嚣张道:“滚开,都给我滚开,今天谁要是敢动我,我就杀了兰韵!”

    哗啦啦!

    随行来的警察,立刻掏出了手配枪,将枪口对准了田泽富。

    而前来的客人,更是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田泽富居然狗急跳墙,挟持兰韵,要知道,他之前可是要跟兰韵结婚,托付终身的,这一前一后的变化,让人感觉简直就是个畜生。

    “小田,放开我孙女!”兰鼎天大喝道。

    “兰老太爷,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告诉你,你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要不是为了玩弄兰韵,你以为我会跟你们家结亲?”田泽富猖狂大笑。

    “你说什么?”兰鼎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哈哈,老不死的,今天我就是破罐子破摔了,你马上给我准备一辆车,还有一千万块钱,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孙女弄死!”田泽富大喝道。

    “你,你这个混账!”兰鼎天只感觉眼前一黑,无法接受,身体向后一倒,直接晕了过去。

    林奇眉头轻蹙,他仔细观察了一眼兰韵,却是发现古怪。

    此时的兰韵,好似被银针控制,身体僵直,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被田泽富用刀架着脖子。

    而田泽富表现的极其慌张,不停的注意着出口的警察,手中的刀子已经在她脖子上浅浅的割出了一条口子。

    “田泽富,你逃的了初一,逃的过十五吗?”林奇轻喝道,手中摸到了针袋,指间夹住太极两仪针。

    “林奇,你小子别太嚣张了,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的。”田泽富阴恶道。

    “那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把兰韵放开,让我做人质,是生是死,随便你。”林奇淡淡道。

    此话一出,兰韵芳心直颤,她没想到林奇居然会做出这种抉择,不论生死,都要把她先救下来,林奇,你怎么这么傻?为了姐姐这样,值得吗?

    这一瞬间,兰韵仿佛整个人都被融化了一般,她美眸中倒影着林奇,只剩下满满的感动。

    田泽富愣了一下,旋即大怒道:“林奇,你特么当我傻啊,老子有这么漂亮的人质,为什么要换成你,滚开,要不然我先把兰韵脸划烂了!”

    说着,田泽富就把刀放到了兰韵的脸上,他的身体始终躲在兰韵身后,防止夏国平这些警察有可乘之机。

    夏国平有些棘手,他看了一眼林奇,低声道:“林奇,要不我们先按他要求做,等会让他放松警惕,在找机会。”

    “不用了,我有办法。”林奇眼神微微眯起。

    “你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激怒田泽富……”夏国平连声劝道,歹徒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最容易对人质造成伤害。

    “夏局长,你忘了我是学医的吗?”林奇手中的太极两仪针,已经被灌注了真气,微微震颤起来,发出细微而欢愉的嗡鸣之声。

    “你,你的意思,不会是想用飞针,阻止田泽富吧?”夏国平一阵愕然,他急忙道:“林奇,你别冲动,就算你有点功夫,能使用飞针,那他现在躲在兰韵身后,你怎么射中他?”

    林奇淡淡道:“让飞针转个弯,不就行了吗?”

    “转弯?”夏国平彻底愣住了,射出去的飞针怎么转弯啊?林奇是不是疯了?( 透视医圣 /9_955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