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星空之主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11.交流沟通(求推荐票!求收藏!)
    王谨言仰头望着天花板,长长吐出一口气。

    “所以我后来就自己跑出来了,我爸当年的老师,你也知道,就是陈老,他是宇宙航空的专家,晚年回家乡太阴界月桂镇办学校当老师,隐居起来当世外高人,我就通过爷爷奶奶帮我办了转学,来这里投奔陈老。”

    沈健微微颔首:“陈老的大名,我很小的时候也听我爸我妈讲过。”

    “你以前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不肯去天海大学吗?”王谨言淡淡说道。

    沈健没说话。

    天海大学,和王谨言之前选择的深空大学,炼器系都是全炎黄最顶尖。

    但天海的御舰系同样整个炎黄联邦屈指可数,有悠久且光辉的历史传统。

    受历史因素影响,天海大学的炼器系同样倾向于高精尖端方面,得到天海御舰系第一手的资料反馈,同时也给御舰系深厚的技术支持。

    相较而言,深空大学的炼器系虽然同样优秀,但更偏向民用大众方面的研究。

    对王谨言的梦想来说,天海大学其实才最适合他。

    “我因为她不想去天海。”王谨言摇摇头:“她同样也不希望我进天海,希望能尽可能断了我去天外星空的梦想,天海校方那边,她恐怕也承受了不小压力吧。”

    和沈健一样,王谨言同样名声在外,而且成名更早。

    似他这个年龄,在炼器上有如此高的造诣,手握多项专利,放眼整个炎黄联邦也罕有人及,称呼一声“少年炼器大师”都不为过。

    即便天海大学这样的名校,也希望能吸纳他入学。

    何况王谨言的母亲高慧就在天海大学教务系统工作,实打实的子弟兵。

    按理来说,王谨言进天海,板上钉钉,顺理成章的事情。

    然而,不仅仅是王谨言自己不想去面对高慧,高慧同样不希望王谨言来天海大学,不希望他更进一步踏足星海远航领域。

    要前往天外星海当然不止一个途径,但高慧始终执着的尽己所能,让王谨言越远离越好。

    反常的举动,无疑也让高慧在天海大学内部承受压力。

    某种程度上来说,沈健这次选择天海,是高慧工作中的一大惊喜,帮她将功补过,为学校争取又一个天才。

    看着王谨言,沈健暗自叹气。

    母亲面对工作上的压力,仍然希望将儿子挡在天海校门外。

    儿子向往天海,却因为不愿再受母亲影响而另选学校。

    这对别扭的娘俩,倒是变相的完美配合了一次……

    “哪怕不进天海,我自学也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星舰专家。”王谨言靠坐在墙上:“我坚信我爸没死,我一定会找到他!”

    沈健点点头:“我也相信一定可以。”

    王谨言脸上露出笑容。

    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变得苦涩,垂头丧气的靠在墙上:“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我没了爸爸,我想把我爸找回来,结果却跟我妈闹翻了,就算找回我爸,我等于又没了妈妈。”

    他猛地一省,抬头看向沈健:“对不起……”

    “没事。”沈健摇摇头:“我爸妈要是还在,他们肯定很喜欢你,拿你当半个儿子呢。”

    王谨言苦笑:“可惜我爸妈不像你的父母一样既恩爱又志同道合。”

    他发了一会儿呆后,出声说道:“老沈,帮我出出主意,我心里有些乱,一团杂草,想不明白事。”

    沈健稍微沉吟之后问道:“你离家以后这几年,除了今天以外,还跟阿姨见过吗?”

    “见过,但每次聊不了两句就不欢而散,开始的时候她还抓过我回家,全靠我爷爷奶奶救我出来。”王谨言撇撇嘴:“今天见面的过程,已经算是相当和平了。”

    “怎么做决定,终究还是要你自己拿主意。”沈健说道:“我只能给你个初步的建议,你可以试着跟阿姨面对面,好好谈一谈。”

    王谨言有些诧异的转头看他。

    沈健颔首:“冷静,心态放平和,不管对方说什么都不要激动,深入的聊一聊。”

    他看着王谨言的双眼:“你跟当年离家出走的时候不一样了,那时候你年纪小,现在你都十七岁了。

    你自己平静成熟一些,阿姨也该当你是个成年人,而不是小孩子。

    你们俩,可以试着深入的交流沟通一次。”

    王谨言若有所思。

    “你们互相不认同对方的观点,但看得出你们还是关心彼此的。”沈健掂了掂那装着青龙瞳的小盒子:“其实我觉得,阿姨这次来,态度未必没有变化。”

    “哦?”王谨言看向他。

    沈健说道:“她仍然不想你去天外宇宙,但她一些老观念可能有了少许变化,希望能更柔和的劝阻你,想要修补你们之间的关系。

    尤其是,我觉得,她在试图深入了解现在的你,换言之,阿姨有些转变观念,不再当你是任性的小孩子,而是试着把你当成对等的成年人,去了解你的想法。”

    王谨言有些出神:“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你们都聊什么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见我完全不认识她,她就也假装不认识我。”沈健答道:“但她问我的问题,都不是无的放矢。”

    问沈健经济来源,其实就是变相打听王谨言的经济情况,高慧多半已经有所耳闻,自己的儿子跟沈健秤不离砣,王谨言的法宝专利发明,往往是沈健帮忙做测试员。

    知道沈健祖籍炎黄大世界西北后,念叨着西北人剽悍,其实是担心自己儿子跟沈健相处容易起冲突。

    “阿姨也问了我爸妈的事情,问我的想法。”沈健说道:“想来就是觉得咱俩混在一起这么投契,有成长经历相似的原因。”

    他看着王谨言:“我自然是要帮你打好铺垫啦。”

    “我妈怎么说?”王谨言紧张的问道。

    沈健说道:“什么也没说,但应该会考虑。”

    王谨言忽地站起身来,赤脚在床上走来走去。

    他转了好几圈后,骤然停下脚步。

    “好!我去见她!”

    王谨言大叫一声跳下床,当即穿鞋出门。

    “老王,那个啥……”沈健这时叫住他,慢吞吞说道:“刚才那些都是我猜的,高阿姨到底是不是这想法还不一定,你去了以后悠着点。”

    老王同学差点没一头栽倒,回身哭笑不得瞪着沈健:“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你又来泼我凉水?”

    “平常心,平常心。”沈健看着他的眼睛:“就事论事,有理说理,心态放平和,要不然你很容易又跟阿姨吵起来。”

    王谨言心头一暖,知道沈健既是提醒自己,也是帮他降温,免得事实与期望落差太大时受打击,心态更差。

    “放心,我知道了。”王谨言冲他竖起一根大拇指:“我去去就回,你帮我再看看战网竞技场的赌注里有没有什么新的好货,谢啦!”

    沈健笑道:“没问题。”( 星空之主 /9_9576/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