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四章 低估了你
    当沈冷和孟长安看到进来的居然是孟老板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住了,他们两个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无尽的恐惧。

    “大......大当家?”

    孟长安看向他父亲,然后嗷了一嗓子喊出来,冲过去在他父亲身上拳打脚踢:“你要干嘛!你都干了些什么!”

    孟老板两只手抬起来,一只手拎着鸟儿笼子一只手托着茶壶,任由自己儿子在他那圆鼓鼓的大肚子上打了一阵,也不阻止也不说话,他低着头看着自己儿子,眼神里都是溺爱。

    等到孟长安打累了,孟老板随即吩咐了一声:“带少爷回去休息......”

    孟长安猛的往后退了一步:“别想让我离开,你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

    孟老板看着自己的儿子,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既然你看到了,那我今天就提前把事情都告诉你。”

    他用茶壶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你爹,是这大运河上十三路水匪之中最大最厉害的那个,你是不是觉得不能接受?那你想想,你身上穿的衣服,用的东西,吃的食物,你喜爱的那些小物件,还有你去长安城雁塔书院修行的费用,都是我这样赚来的。你从小用的就是水匪的钱,吃的是水匪的饭,你就是个水匪的儿子。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本来想等你大一些修行有所成可以帮我了再告诉你的。不过,早点让你知道也好,能多给你一段时间适应。”

    “我不信!”

    孟长安冲过去抓着他爹的衣服:“爹,是不是他们逼你的?”

    “他们逼我?”

    孟老板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这地方,还有谁能逼我做事?儿子,你记住,我现在的一切将来都是你的。只有你逼别人去做什么,永远都不会让别人逼着你做什么。”

    孟长安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不!我才不要你这些脏东西,我要一个干干净净的爹!”

    啪!

    孟老板抬手在孟长安的脸上扇了一下,扇完了之后眼神里就满是心疼,伸出手去触碰儿子的脸:“打疼了吧?别怪爹,是你不懂事。你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好好睡一觉。”

    他回头吩咐了一声:“送少爷回去!”

    过来几个水匪去拉孟长安:“少爷,别和大当家犟嘴了,跟我们回去。”

    孟长安认出来,说话的那几个人,居然是他家里的织造坊的长工,平日里看起来都是憨厚老实的人,谁能想到他们居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水匪。

    “我不!”

    孟长安一步一步往后退:“我不回去,我就要亲眼看着我的父亲还要做什么,我想知道,在自己儿子面前,一个父亲能做出多狠厉的事情来。”

    “让他看着吧。”

    孟老板脸色冷漠下来:“早点接触也好。”

    他走到一边坐下来,看都没看在不远处呆若木鸡的沈冷。

    他坐下来后不久,几个水匪押着两个人进来,这两个人都被麻袋套住了上半身,沈冷看的出来,正是沈先生和那个叫沈茶颜的小女孩儿,那小女孩儿看起来走路都在发抖,显然是吓坏了。

    “沈先生。”

    孟老板指了指沈先生,随即有人过去将沈先生套着的麻袋解开拿下来。

    沈先生看起来还好,脸色还很平静,他站在那,手被绑着,却一点儿也不显得狼狈。

    “大家族的人就是有教养,有气质。”

    孟老板忍不住赞叹了一句,然后让人给沈先生搬了把椅子:“坐下说话吧。”

    他整理了一下措辞后继续说道:“沈先生也知道,我们只求财,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伤人性命,我派人打听了一年多,知道沈先生家里在怀远城是大富之家。这样,劳烦沈先生给家里写一封信,告诉家里人你在我这一切安好。请他们准备一些谢礼,把你赎回去。我知道沈先生家里不缺钱,所以当然也不会小气了,准备五万两银子吧。”

    沈先生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别,别这样。”

    孟老板有些为难的说道:“你我也是老相识了,何必还要走到下一步?你这样,我就只能想办法威胁你,让你害怕,看你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打起来怕是也扛不住多久。所以我只能选择让你更害怕的方式,顺便给你一点时间考虑。”

    他站起来走到小女孩沈茶颜身边,伸手把麻袋拽了下来:“这个小丫头,我打第一次见面就喜欢的不得了。我是不是还对你说过,以后若是有缘,就给我儿孟长安和她定个亲?你那时候摇头不语,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们做小本生意的,你家大业大嘛。所以我就改主意了,我儿既然没有这个福分,那我就替我儿享受好了。”

    他伸手去捏沈茶颜的下巴:“我扒下她的衣服,估计用不了二十息,所以二十息之内你最好给我个答复,二十息之后,她衣服被扒光,我也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沈先生微微皱眉:“一个人,怎么能扭曲到这个地步。”

    “哈哈哈哈......扭曲?如果你见到过真正的扭曲,你就不会说我了。”

    孟老板冷笑着说道:“你一定没有见过,水灾之后颗粒无收易子而食的场面。你一定没有见过,为了争抢富人施舍的馒头一群乞丐打的头破血流甚至有人被砸瘪了脑袋的场面。这些我都见过,看的很多了。有些时候,富人们为了取乐,就故意拿着些铜钱和馒头去消遣乞丐。跟他们说,打吧,谁打赢了就都是谁的。”

    他拍了拍沈茶颜的肩膀:“你们这些出身高贵的人,体会不了这种绝望。我体会过,所以告诉自己,永远都不要再去体会了。说来也怪了,还得感谢那些富人。如果不是他们取乐,我也不会发现我自己骨子里的狠。发现不了这种狠,我也就没办法带着一群怕我的苦兄弟一起走上这条路。”

    他叹了口气:“人可能年纪大了,就容易感慨。我说过只给你二十息的,结果几句话就超了时间。这样,咱们再来一次。我再给你二十息的时间,从现在开始。”

    他伸手去解沈茶颜的衣服扣子,那只肥胖油腻的手,哪怕只是触碰到她都是一种不可原谅的亵渎。

    “别碰她!”

    沈冷忽然从旁边冲过来,一头撞向孟老板。

    沈冷没打过架,他不喜欢打架,这一点和孟长安截然相反,孟长安从小就是一个喜欢打架的人。

    所以在这个时候,沈冷只会一头撞了过来。

    “咦?”

    孟老板微微侧身让开,然后一把抓住了沈冷的衣服领子,像拎着小鸡一样把他拎起来,脸对着脸看着沈冷。

    “傻冷子,你看着我的眼睛。”

    孟老板的话,让沈冷很冷,身体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看,我还以为你有勇气了呢,但你还是连我的眼睛都不敢看。人,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你看我儿长安,我待他多好?每天都不曾亏了他,要钱给钱。有一日要钱不给,他就跟我发脾气。而你呢,我每日打你一顿,有一日不打,你觉得幸福满足。你敢撞过来,说明你只是把心里对我的恨藏的极好,刚才突然就释放了出来。”

    “不......”

    沈冷咬着牙,忽然抬起头直视着孟老板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无畏。

    “在今天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沈先生说,多记恩情少记恨,我是你从雪地里捡来的,是救命之恩。普天之下,没有比这恩情更大的。现在我恨你,是因为你是水匪,害人的水匪!”

    “呦呵,还是个爱恨分明的家伙。”

    孟老板叹道:“我还小瞧了你呢,你说的我心里酸酸的,我不该对你那么差。算了,我从今天开始改正,以后都对你好一些。现在就对你好一些......这个小丫头漂亮吗?漂亮吧?她是你的了。现在,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的衣服扒光了,你想干嘛就干嘛。怎么样,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他一把将沈冷扔出去,扔在沈茶颜脚下。

    “你敢吗?”

    孟老板问。

    他用脚踢了踢沈冷:“如果你不敢,那就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我数到十,要么你把她衣服扒光了她是你的。要么,你就看着我怎么教你征服一个漂亮小姑娘。”

    就在这时候,沈先生忽然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人性里的复杂。”

    那个明明应该已经吓坏了的小女孩儿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看到了先生,以前先生说人性里善恶交织,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做到善恶分明。我不懂,现在懂了。他对他儿子的善,和对我还有那个傻小子的恶,没办法分开。”

    沈先生站起来,身上绑着的绳子居然全都自己断了,好像断开的蛇一样落在地上。

    “孟老板,你查了我一年多,我何尝不是一样?水匪十三路,唯百里屠杀人无数。人前人后,孟老板和百里屠,你到底是哪一个?”

    孟老板的脸色猛的变了:“我真是低估你了。”

    “你也低估我了。”

    站在他不远处的沈茶颜忽然出手,那娇娇弱弱的小小身躯里,也不知道怎么爆发出那般炸裂的力量。

    她左脚往前一滑,左臂抬起,小臂朝上,身子向前一冲。

    砰地一声,孟老板那肥大的身躯就被撞飞了出去。

    “好了。”

    沈先生淡淡的说道:“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你还小,杀人之事不可沾染,你带他们两个出去,别让他们两个也看到了。”

    沈茶颜嗯了一声,竟是一手一个提着沈冷和孟长安从窗口掠了出去。

    三个人跳出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的一根头发飘落下来。沈先生看了那头发一眼,手掌轻轻挥了一下,那根发丝随即飞出去,看不清楚踪迹。

    片刻之后,这库房里所有人都倒了下去,每个人脖子上都多了一条红线。

    沈先生转身往外走,眼睛里再也没有那些水匪,只有那两个少年眼睛里的悲伤。

    ......

    ......

    【是不是以为今天没有了?嚯嚯嚯,之前在群里说了一声书评区留言过一百条就加更一章,现在过一百条了,所以加更,说到做到。新书期保底每天两更,大家也能理解这本书追求的不是速度而是更好的东西,所以码字速度比之前的都会慢不少,保底两更是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我可以确定做到的,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明天如果书评区留言还能过一百条的话,我就加更~】(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