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八章 他没有别的未来!
    沈冷这几天的日子过的极为规律,做饭,练功,做饭,练功,睡觉……

    每天上午对于沈冷来说都有些难熬,因为上午的时间属于沈茶颜,她就像个挥舞着皮鞭的小恶魔,下手不留情,可也不知道为啥沈冷就是不怕她,一点儿都不怕。

    每天早晨起床后洗漱做早饭,休息十五分钟后就开始练功,先马步半个时辰,然后负重蹲跳,沈茶颜说这是为了锻炼他的爆发力。

    战场上出手,爆发力极为重要。

    而每天下午的时间属于沈先生,整个下午都会显得很安静,沈先生只是让他看书,看地图,看战例,看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学习各地的方言。

    沈冷的每一天都被安排的极充实,他就好像一个口袋,沈茶颜和沈先生两个人撑开口袋不停的往里面塞东西。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多了一项,那就是近身格斗,准确的是说近身挨揍。

    沈茶颜让沈冷主攻她防守,一开始沈冷还有些不好意思,结果被揍的鼻青脸肿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不好意思完全没有意义,沈茶颜反击出手的时候可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小姑娘老气横秋,对沈冷说现在你每一次挨揍都是将来战场上躲开敌人杀招最好的准备。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沈先生发现沈冷这个孩子就像是一块橡胶似的,怎么拉扯都拉扯不坏,不管你给他多大的压力,他都能扛下去。

    开始他以为这是年幼就承受苦力养成的习惯,毕竟孟老板对他是真的不好,可是后来沈先生确定那不是什么习惯,而是一种骨子里的坚韧。

    “去江边挑一些土回来,只要江边细沙。”

    沈先生吩咐了一声就回屋去了,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写写画画,他那本表面无字的兵法似乎就快要完成了。

    沈冷答应了一声,抓了两个木桶和扁担出门,从他们隐居的残破道观到江边差不多来回有近六里,两个木桶装满细沙超过百斤,可挑了一担回来后沈先生说不够,至少再跳十担回来,沈冷肩膀上已经红肿,还是咬着牙去了。

    沈茶颜狠狠瞪了沈先生一眼,跟着沈冷出门。

    到了第三趟的时候沈冷肩膀已经疼的几乎忍不住,可他依然坚持,沈茶颜跟在他身后也不说话,看到沈冷踉跄了一下后一个箭步过去,从沈冷肩膀上单手把扁担摘了下来。

    然后她把扁担扔还给沈冷,一手拎了一个木桶大步往前走。

    才走了没几步,就看到沈先生脸色有些发寒的站在小路上等着他们。

    “我……”

    沈茶颜张了张嘴,脸色微红,不知道怎么解释。

    “自己去领罚。”

    沈先生只说了五个字。

    “他受不了的!”

    沈茶颜倔强的顶嘴。

    “嗯?”

    沈先生眉头一挑,那是真的生气,沈茶颜纵然平日里说话似乎没大没小,对沈先生也看不出来多少尊敬,然而那只是表象而已,沈先生鼻子里嗯了一声,沈茶颜就低着头放下木桶,一个人回了道观小院。

    “不怪她,是我的错。”

    沈冷想要求情。

    “也好,看看她去怎么受罚的,你也一块,罚完了之后再去把没挑完的细沙挑完。”

    “是!”

    沈冷将两个木桶跳起来,摇摇晃晃的回了小院。

    院子正中,沈茶颜已经蹲好了马步,看到沈冷进来后瞪了他一眼,沈冷心中觉得愧疚,放下木桶后跑到沈茶颜身边也扎了马步。

    “你干嘛?”

    “陪你。”

    “用不着。”

    “哦。”

    “还不滚?”

    “我扎马步歇会,挑木桶太累了。”

    “白痴,你知道一会儿要发生什么?”

    “不知道。”

    沈冷笑起来,牙齿白白的,笑容很干净:“管他呢。”

    沈先生在沈冷之后回了小院,直接回了屋子里面,然后怀里抱了一些东西出来,到了近处沈冷才注意到那是一些短矛,造型很奇特,两边都有矛锋,大概一米二三的长度。

    沈先生将短矛在沈茶颜的两条胳膊下边分别插了几根,那短矛锋利的让人心里发寒,然后沈先生抓了两个石锁递给沈茶颜,沈茶颜就这般站着,只要胳膊稍稍往下就会被短矛刺中。

    沈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你明知道会是这样的惩罚?”

    他看着沈茶颜:“为什么还要帮我?”

    沈茶颜哼了一声:“关你屁事,路上看到一只小狗挑水累了我也会帮。”

    沈冷:“狗为什么会挑水?”

    沈茶颜瞪着他:“你是不是有病。”

    沈先生严肃的说道:“功必赏过必罚这是领兵之道,沈冷你也要记住。”

    沈冷哦了一声:“我的呢?”

    “你的什么?”

    沈冷用嘴巴往自己腋下撇了撇:“矛。”

    沈茶颜脸色微微一变:“我不用你陪我!”

    沈冷认真的说道:“先生说功必赏过必罚,我刚才也犯了错,所以也要受罚,这可不是陪你,而是我自己那份。”

    也不知道为什么,沈先生的嘴角不易觉察的往上勾了勾,然后真的就在沈冷的胳膊下面分别插了两根短矛,可院子里没有了石锁,那两个都在沈茶颜手上。

    “木桶。”

    沈冷努嘴:“那边,那边,沙子还没倒掉。”

    沈茶颜已经急了:“你是不是疯了。”

    沈冷摇头:“功必赏过必罚,赏罚分明,也需度量一致,若是惩罚因人而异,不能服众。”

    沈先生点了点头,过去将木桶拎过来递给沈冷,沈冷拎着木桶,片刻胳膊就抖了起来,没几十秒胳膊上就被刺了一下,血瞬间就流下来。

    “让他滚开!”

    沈茶颜尖着嗓子喊了一声。

    沈先生摇头:“他自己的选择。”

    沈冷咧开嘴笑,因为疼所以那笑容有些扭曲:“嘁……你是不是觉得我撑不住?我跟你说……哎呦……这算个什么!”

    又刺了一下。

    沈先生在石凳上坐下来看着那两个孩子,脸上依然严肃,心里却很高兴,团结对于军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品质之一,若是不能团结,那么战船上就是一盘散沙。

    在沈冷被刺出来四五个血口之后,沈先生才站起来宣布惩罚结束,沈茶颜把石锁扔掉,第一时间抓起沈冷的胳膊看了看,眼睛微微发红:“白痴!”

    沈冷:“可别总说我白痴,万一真被你喊白痴了可怎么办。”

    沈茶颜:“你本来就是白痴。”

    沈先生觉得少男少女之间的对话真有意思,特别有意思,虽然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字,他起身进屋翻了金疮药出来扔给沈冷:“自己上药。”

    沈茶颜想接过来,沈先生鼻子里嗯了一声,她一跺脚跑到一边生闷气去了。

    “别忘了,细沙还没有挑够。”

    沈先生丢下一句话就回了屋子,依然坐在窗口桌子边写写画画,沈茶颜有些时候都不能理解先生为什么会这样,他好像身体里藏着两个灵魂,温暖的时候让人沉醉,冷酷的时候让人畏惧。

    沈冷自己上了药包扎好,不过他没有包扎过,所以好像在胳膊上绑了两个蝴蝶结,沈茶颜看到他绑成那个样子,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包扎完了之后沈冷深吸一口气,拎着扁担木桶又出了门,一趟比一趟慢,可他还是如数把细沙挑了回来。

    才把最后一桶细沙倒出来,沈先生隔着窗子扔出来一份地图:“照着地图把地形做出来。”

    沈冷哦了一声将地图接住,然后开始用细沙来复制地图上的地形。

    天色渐暗,沈冷认真的做他的事,沈茶颜就坐在一边看着他,这些事其实都是她曾经做过的,她本以为先生对自己已经很严苛了,可是现在沈冷来了,她才发现先生当初对自己算是好的了。

    “太慢了!”

    沈先生在窗口往外看了一眼后沉声说了一句,沈冷随即加快速度,他不是不能更快,只是不想出差错,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如何看地图,天赋再好,生疏难免。

    天黑之前沈冷终于把地图上的地形复制出来,沈先生背着手出门看了一眼,伸脚在地上来回扫了几下:“错了,错了,错了!”

    沈冷辛辛苦苦复制出来的地形,立刻就被扫毁了一小半。

    “先生你干嘛!”

    沈茶颜立刻站起来,比毁了她自己的心血还要着急,因为她是看着沈冷一点点弄出来的,很细心,地图她也看过,应该没错的。

    “心里什么感觉?”

    沈先生问。

    沈冷沉默了一会儿:“在想哪儿错了,然后确定我没错。”

    “然后呢?”

    沈先生又问。

    沈冷深吸一口气:“再做一遍。”

    沈先生看向沈茶颜:“他以后要去的是军中,我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军营里面,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他做的再好也会被误解被针对被打压……但是他做的不错。”

    沈先生问:“再做一次之后呢?若我还是说你错了呢?”

    沈冷:“那就做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沈先生沉默片刻:“我或许苛刻了些,但我必须把你将来要面对什么都想到,你的时间并不多……”

    沈茶颜颤声说道:“也许那不是他想要的!”

    沈先生眼睛微微眯起来:“你觉得他有选择的余地吗?他不想要那样的未来,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和要杀他的人相比,我不算什么你更不算什么,谁也保护不了他一辈子,只能靠他自己。”

    “先生,你在说什么?谁要杀我?”

    沈冷一脸的迷茫。

    “没什么。”

    沈先生转身:“挑细沙把白天的时间差不多都用了,今天白天的功课晚上补,什么时候补完了什么时候睡觉。”

    “是。”

    沈冷垂首应了一句。

    然后他低声问沈茶颜:“谁要杀我?”

    沈茶颜一转身:“我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转身的时候,眼角边似乎甩飞出去一颗很晶莹的东西,在夜色灯火下亮闪闪的,像是钻石一般。

    ......

    ......

    【大家早安,我醒来的时候认真的数了数有多少个么么哒。】(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