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十章 只为杀人而来
    芦苇荡里飘洒着的味道其实并不怎么好闻,狭窄水道之中水流速度很慢,再往里走近乎死水一潭味道更是难闻,不过渔民们习惯了这种腥臭味,倒也不以为意。

    光着屁股的孩子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儿被他娘揪着耳朵拎回家,嗓门很大的训斥声都让沈冷有些羡慕。

    他头上顶着一个用芦苇做成的伪装,蹲在芦苇丛中往远处看着,刀鞘在手里转了好几个来回,手心里都是汗水。

    “害怕?”

    沈茶颜蹲在他一边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芦苇荡对面就是那一伙水匪的营地,男女老少差不多有几百人的规模,沈冷来的时候本以为这里只会有七八十号杀人如麻的水匪,谁想到还有他们的妻儿老小……

    这些老人孩子妇女当然知道自己家里的顶梁柱做的什么营生,可他们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那是多伤天害理的事。

    “不是害怕。”

    沈冷摇头:“人太多了。”

    如果只是一群水匪,沈冷不会犹豫,可对面那些妇女孩子怎么办?难不成要当着她们的面杀人?

    “你觉得,恶分大小吗?”

    沈茶颜忽然问了一句。

    沈冷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那些妇女难道不知道自己丈夫干的是什么?那些老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儿子干的是什么?他们知道,并且享受着丈夫儿子杀人越货带来的一切好处,你觉得他们有多可怜有多无辜?”

    沈冷点了点头:“那我先上,你支援。”

    沈茶颜嗯了一声:“东西带齐了吗?”

    沈冷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背后绑着一柄大宁战兵的制式直刀,这是沈先生搞来的东西,怎么搞来的就不知道了。

    腰畔左侧是一圈长鞭盘起来,鞭子顶端是一串周边磨锋利了的铜钱,腰畔右侧挂着一柄连弩,同样是大宁战兵的制式装备,这些东西非常不容易搞到。

    靴子正合脚,裤脚绑进了靴子里,衣服整理过,不会影响行动。

    最主要的是,刀鞘在手里握着。

    沈茶颜看到他紧握刀鞘就来气:“刀鞘大侠,你打算一会儿用这个东西把他们都敲晕了吗?这不是打架是去杀人的,用刀鞘……”

    沈冷咧开嘴笑:“近身格斗的情况下兵器短一些会更有效。”

    “那你为什么不拿一把匕首短刀?”

    “被孟长安拿去了啊。”

    “就不能用别的代替吗!”

    “不能。”

    沈冷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将脖子上的黑巾往上一拉,猫着腰如同一头发现了猎物的猎豹一样冲了出去,速度快的让沈茶颜微微动容,然后想到这般爆发力都是自己培养训练出来的,又有几分得意。

    在这芦苇荡深处的陆地上,水匪已经建起来一片营地,虽然都是木板搭建的简陋房屋,但是格局非常合理,有围墙,有瞭望塔,浅水的地方甚至放了两排鹿角,若是切断栈桥的话船就无法靠岸。

    沈冷是潜水过去的,栈桥上和瞭望塔上的水匪不可能看到他。

    很快就接近了,就在这时候沈冷的脚踝忽然紧了一下,紧跟着身子就猛的往下一沉,然后就看到一双手朝着自己的脖子掐了过来。

    水下居然也有人!

    这群水匪被江南织造府的水军围剿的风声鹤唳,所以营地里戒备森严,沈冷没有想到水下也会有人守着,一下子被拉了下去。

    自然而然,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自然而然。

    沈冷看到那两只手朝着自己脖子掐过来迅速低头前冲,从那个水匪的腋下钻过去到了背后,两只手抓着刀鞘勾在那人的脖子上往后死死的拉住,同时两条腿弯曲上抬,膝盖顶着那人的后背。

    水里接连冒起来一股一股的气泡,那个水性精湛的水匪坚持了不到二十息的时间身体就软了,沈冷没有动刀,血水会被人察觉到。

    对于沈冷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虽然从开始到结束只有两分钟左右。

    水匪的身躯失去了温度,四肢松开,人已经死了。

    沈冷感觉很冷,他在来之前的路上,还有昨天沈先生说出破杀戒那三个字之后一直都在想,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而当真的杀了一个水匪之后才发现,自己幻想过的那些感觉都太虚了。

    冷,感觉就是真的很冷,以至于在水下的沈冷开始不住的颤抖。

    远处芦苇荡中,蹲在那的沈茶颜举着千里眼往那边看着,手也在发抖。

    她看不到,若是看到的话可能手会抖的更厉害。

    沈冷杀了人之后有至少三十秒左右的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三十秒之后看到那上浮的尸体立刻反应过来,一把将尸体拉下来,然后用尸体上的腰带把尸体绑在栈桥下边的木桩上,不让尸体上浮。

    沈冷在栈桥下面露出头换了口气,仔细听了听,栈桥上的脚步声判断出上面有三个人来回走动,他再次进入水里,潜水百米之后在营地一侧露头,他之前观察过,这是营地防备最松懈的地方。

    从那一排木屋后面爬上岸,沈冷不由得微微皱眉,这是一排茅厕……

    他居然还绕到茅厕前边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哪个门上写着男女,于是对水匪的素养略微失望。

    选了一个门进去,他靠在门后面等着,顺便调整呼吸,在这种地方调整呼吸也确实有些艰难啊。

    沈茶颜举着千里眼看到沈冷进了那一排简陋的木屋里,她判断出那是茅厕,于是忍不住想,那个家伙这是临阵之前拉一泡屎以敬天地鬼神?

    终于,沈冷等到了脚步声,一个比沈冷矮半个头的壮硕汉子哼着小曲走进茅厕,门还没进裤子已经褪下去一小半,沈冷看他那晃荡着的东西实在碍眼,于是上去给了一脚。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蛋。

    这一下那家伙就疼的闷哼一声,嘴巴被沈冷捂住后声音更显沉闷,沈冷一把将他按在地上,压着头,刀鞘贴在那人脸上:“老实点,不然让你尝尝我刀鞘的味道!”

    水匪很疼,同时有些懵。

    “刀鞘?”

    沈冷也不回答,捂着他的嘴,用刀鞘鱼鳞那一面在他肩膀上刮了一下,肉一条一条被刮下来,那家伙疼的顿时挣扎起来。

    沈冷压低声音说道:“告诉我你们当家的在哪儿,我饶你不死。”

    那人使劲儿点头,沈冷才一松开手他就要喊,沈冷又立刻捂住,刀鞘在那家伙脸上蹭了一下……深可见骨,有多疼可想而知。

    “机会给你了,你自己把握。”

    沈冷的手稍稍放松了些:“你们当家的在哪儿?”

    “后面那排房子有单独的一间就是他的,和别的房子没有连着一眼就能认出来,好汉……求你不要杀我。”

    “我不是好汉,我是小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呸,说这个干嘛。”

    沈冷发现这话说的不对路,有些丢了气势,稍稍犹豫了一下后将自己的软鞭解下来围着那家伙的脖子缠了一圈猛然收紧,这一次,他的手没有抖。

    “若一日我有万夫力,杀尽天下水匪。”

    沈冷早就想当着水匪的面说出这句话了。

    “现在我有了。”

    沈冷勒死了那个家伙,将尸体推开随便盖了盖,然后猫着腰从厕所出来,一路往后面的房子跑,还不忘了朝着沈茶颜所在的方向伸出手晃了晃大拇指。

    噗嗤一声,举着千里眼的沈茶颜笑了出来,却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两个提刀的水匪正在蹑手蹑脚的靠近。

    沈冷绕到了后面那排房子,立刻就知道上当了……后面是一个练武场,全都是人。

    水匪之狠厉,可见一斑。

    “谁!”

    正在那舞刀弄枪的一群人中有人看到沈冷立刻喊了一声,在场的十几个精壮水匪立刻朝着那边看过来,猫着腰的沈冷只好站直了身子,肩膀靠着房墙抬起手摆了摆:“你们好。”

    “你他妈的是干嘛的!”

    有人拎着刀子大步朝沈冷过来,走路都带着一股凶悍气。

    沈冷叹了口气,心说现在没办法暗杀了,自己的经验还是欠缺了些,怎么就没有怀疑一下那水匪的话?

    “我是……刀鞘大侠。”

    沈冷回答了一句,然后忽然冲了过去,向前冲的时候脚底在地面上蹬了一下的爆发力,炸起来一阵沙土。

    噗的一声,刀鞘前端戳在那人的咽喉上,刀鞘自然不锋利,但是力度太大,直接撞碎了那人的咽喉,那人哼了一声就倒了下去。

    “杀了他!”

    后面的人暴喝一声,十几个人同时冲了过来。

    沈冷侧头避开一刀,刀鞘精准的砸在那水匪的咽喉上,和击倒刚才那个人的手法如出一辙,但对方就是避不开,因为沈冷太快,力度太猛。

    一击一个,沈冷脚下灵活,闪避,出手,放倒在地。

    短短片刻,上来的四个水匪都被他击倒,倒地的人差不多一样的反应,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往外溢血。

    “什么事!”

    有人推开屋门出来,个子很高,脸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带着一股戾气。

    沈冷看到这个人就认出来,正是当年绑架沈先生那群水匪的二当家,他当时看过一眼,模样还没有忘记。

    “除恶务尽,沈先生教的好,做的不够好啊。”

    沈冷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再次冲了上去。

    当年他像是一头不知世间险恶的小牛犊冲进江水里要救沈先生,那是为救人,如今他如一头学会了猎杀技的猎豹,只为杀人而来。

    ......

    ......

    【你们狠你们狠,这是今日份的加更......我就不信明天还能加更!】

    【还有一件事,想要龙套的朋友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里面有龙套楼,留下你们的足迹,我都会看到的。】(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