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十一章 带手绢了吗
    当年百里屠还在的时候,二当家宋泰生一直都过的谨小慎微,因为他知道百里屠有多狠,他也知道作为一群水匪的大当家不够狠下场是什么样。

    所以当他成为大当家之后一直是按照百里屠那一套来做的,而且比百里屠做的更好,他心思更细,心肠更狠。

    看到沈冷杀进来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反应是逃走,当年百里屠是怎么死的他还不敢忘记,然后他发现这个杀进来的年轻人比当初那个沈老板可要差远了。

    “杀了他。”

    宋泰生冷冷的吩咐了一句。

    手下十余个水匪挥舞着刀子朝沈冷冲了过去,沈冷脑子里一闪而过的都是大宁战兵五人队十人队配合向前的画面,和这些水匪向前的画面对比之后他发现这些家伙根本没有配合,阵型漏洞百出。

    大宁的战兵有一套战场上历练总结出来的阵法,攻,退,守皆有章法。

    眼睛里都是破绽,于是杀人便很轻易。

    沈冷没有向前迎过去,就算他实力再强,被十余个水匪围着乱打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他们下手可没有什么套路可言,无法预判。

    但是对付这样的人,沈冷在这三年来学习了千百遍。

    他向一侧冲出去,将连弩从腰畔摘了下来,连弩是大宁的制式连弩,可以装填击发八支弩箭,沈冷一边跑一边扣动机括,大概一尺长的弩箭连珠而出,追着沈冷最前面的那四五个水匪立刻就倒了下去,脖子上,心口上,瞄的都是致命处。

    倒下去四五个人,后面的人追击步伐就不敢太快,沈冷连弩射空之后杀了四五人,将连弩挂回腰畔上,左手将长鞭抖开……啪的一声,长鞭甩出来一声脆响,鞭子的前端绑了一串周围磨锋利了的铜钱,距离三米外的那个水匪脖子上炸开一条血线,紧跟着血瀑布一样喷洒出来。

    沈冷的手腕一抖,长鞭从死尸的脖子上绕开,向后一拉再往前一甩,鞭子啪的一声在另外一个水匪的心口上扫出来一条血口,触目惊心。

    另外一个水匪过来双手抓住沈冷的长鞭,沈冷一抖手长鞭扯回来,铜钱在那水匪的双手里穿过,整整齐齐的切下来六七根手指。

    鞭子一甩扫在那水匪的脖子上,沈冷向后一拉,铜钱围着水匪的脖子转了一圈,血液环形喷洒出去。

    宋泰生觉得事情不对劲了,那个人年纪看起来不大,下手却为什么那么狠?

    就好像他和自己手下有杀父之仇似的,没有一击是虚招,招招致命。

    他又怎么会知道,沈冷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是被水匪杀死的,所以才会把他丢弃,这当然就是杀父母之仇。

    “兄弟!”

    宋泰生忽然喊了一句:“你是求财还是别的?如果是求财,这里的财物我分你一份,足够你后半辈子享受不尽的,若是求别的,咱们这里几百号人,你未必就能成功。”

    沈冷手一松,被他勒死的水匪软软的倒在地上。

    “想买命?”

    沈冷笑着问:“那你说说,你打算用多少银子买自己的命?”

    宋泰生寒着脸说道:“二百两银子,够不够?”

    沈冷哼了一声:“当年你跟着百里屠的时候就没少害人,一条肥鱼被你抓了就能要回来万把两银子的赎金,而人质你们照样沉尸大江,如今买自己的命却只肯花二百两?”

    “你到底是谁?!”

    宋泰生暴喝一声。

    “我?”

    沈冷把脸上的黑巾摘下来:“还认得这张脸吗?”

    “傻冷子!”

    宋泰生的脸色顿时变了,白的吓人。

    沈冷的模样其实没有多大改变,比十二岁的时候壮硕了些,脸型成熟了些,但才三年能有多大变化,宋泰生认不出来才怪,孟老板的干儿子,却被孟老板当牲口一样使唤的傻冷子,如今怎么成了这样?

    “这个称呼从你嘴里喊出来一点儿都不亲切啊。”

    沈冷摇头:“现在还想买命吗?”

    “你一个人来的?”

    宋泰生嗓音发颤:“当年带走你的那个人呢。”

    “家里睡懒觉呢。”

    沈冷活动了一下手腕,握紧了刀鞘:“他可懒了,说以后杀水匪的事全都交给我了,若是我杀的不够多就不给我饭吃,所以在饭和你的命相比的情况下,当然是饭重要。”

    宋泰生忽然将身边的一个水匪抓起来朝着沈冷一扔,然后转身就跑,他才不相信沈冷是一个人来的。

    沈冷在那水匪飞过来的瞬间出手,刀鞘怼在那人咽喉上,那人嗓子里咔嚓一声,掉在地上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沈冷向前追击,剩下的三四个水匪掉头就跑,大当家都跑了,他们不跑还等着什么?水匪土匪这些做恶之人其实都有一个通性,人人都狠的时候像是一群野兽,一旦开始怕了,马上就变成一盘散沙。

    沈冷速度更快,追上去连杀三人,宋泰生却已经从屋子后窗跳出去跑了,沈冷掠出去追击,然后就看到宋泰生站在那忽然不敢动了。

    沈冷歪着头往前看了看,就看到宋泰生前边站着的沈茶颜,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拎着俩已经被打晕了的水匪。

    “你怎么来了?”

    沈冷看到沈茶颜就忍不住嘴角勾起来:“还拎回来两个,累不累?”

    沈茶颜哼了一声:“只是看看你为什么这么慢。”

    沈冷却依然看着那俩家伙:“不敢杀?”

    沈茶颜一昂下颌:“我不敢杀?我比你早好几年跟着先生,你学过的我早就学过,而且肯定比你更熟练!”

    “所以呢?”

    “所以……确实不敢杀。”

    沈茶颜把手里那俩家伙丢在地上:“血糊糊,想想就恶心。”

    宋泰生夹在两个人之间,不但害怕,还有些尴尬。

    “你们俩说完没有?!”

    他害怕说以说话的声音很大:“给我让开!”

    沈茶颜侧着头看沈冷:“这谁啊,这么嚣张。”

    沈冷:“这位就是这里的大当家。”

    沈茶颜:“大当家啊……当年那条漏网之鱼?”

    沈冷点头:“对对对。”

    宋泰生感觉自己快要炸了,这两个家伙真的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啊……他发了狂的往前冲,却被那个看起来很美很美的女孩子直接放翻,她出手的方式与众不同,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她捏住手腕,一转一扭,人就被扣住了。

    沈冷过去捏着宋泰生的脖子把他押着往前走,才转过前边那排房子就不得不站住了,房子前边,至少有二三百人堵在那,男女老少,拿着木棍,铁叉,菜刀,一切可以杀人的东西。

    这不是那些水匪,而是那些水匪的家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女人和老人,孩子小的才两三岁,大的十四五岁,可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把人放下!”

    一个举着菜刀的女人嘶吼:“你们别想活着出去。”

    沈冷看着那些人的脸似曾相识,那不就是原来在鱼鳞镇里随处可见的笑容慈善的大爷大婶吗?可是一旦家人成了水匪,他们的人性也变了。

    “怎么办?”

    沈茶颜有些紧张,她这个时候才明白沈冷动手之前的担忧,这是一些老人女人孩子,真的要当着他们的面杀人?或是……杀了她们?

    “看看他们的样子,已经不是人了。”

    沈冷却丝毫不害怕不紧张,就如那年他追上水匪的战船时候一样,越是这种情况他越是冷静,他抬起手指那些人的脸:“看看吧,就是这样的丑陋。”

    沈茶颜:“咳咳……我是问你怎么办。”

    沈冷道:“我来办。”

    然后他上前一步,将手里捏着脖子的宋泰生往前一推,宋泰生站不稳往前扑倒,立刻挣扎起来要往前跑,结果却被沈冷在后面一脚踹翻。

    沈冷一只脚踩着宋泰生的后背,右手向后伸出去将背后一直没有动过的直刀抽了出来:“把人留下?好!”

    刀出鞘,声如龙吟,光如匹练。

    刀落,人头落。

    沈冷一刀把宋泰生的脑袋剁了下来,然后刀子一挑把人头举起来:“我不想跟你们说什么将心比心之类的话,因为从你们杀第一个人开始这些话对你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只想告诉你们,我沈冷在一天,南平江上的水匪就别想过安生日子,有一个,我杀一个。”

    他将人头甩到对面那些人脚下:“人还给你们了,拿起来啊!”

    所有人都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人头没人敢去捡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一艘战船靠在了栈桥那边,刚刚出去劫掠的一群水匪回来了,他们从船上跳下来,气势汹汹。

    沈茶颜过来站在沈冷身边,抽刀 :“似乎麻烦了。”

    沈冷侧头对她笑了笑,牙齿是那么白:“你去那边屋子里等我就好了,你刚才说血糊糊的不喜欢,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多血糊糊。”

    他俯身从死尸身上撕下来一条布把直刀绑在自己手里,深吸一口气:“先生说,杀人的事,女孩子还是不要沾的好。”

    沈茶颜居然傻乎乎的问了一句:“先生说?那你觉得呢?”

    沈冷大步向前:“我觉得……我觉得先生说的对。”

    他回头朝她微笑:“带手绢了吗?”

    “带了,怎么了?”

    “一会儿我可能会出一头汗水,帮我擦擦。”

    沈冷回过头,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上勾起来的杀意。

    ......

    ......

    【今日份单身狗专属狗粮~】(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