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十二章 还早
    沈冷拔了刀,于是杀人更快了些。

    一开始还如狼群的水匪再又死了五六人之后终于气势溃散,哪里还有什么凶悍,只剩下恐惧。

    “你们走吧。”

    一个老者带着哭腔喊了一句。

    杀红了眼睛的沈冷刀子停在半空,那逃过一劫的水匪掉头就跑,沈冷看向那老者,老者缓缓的跪下来:“谁还不是为了讨生活?”

    沈冷嘴角抽动了一下:“你们杀的那些无辜商贩呢?”

    老者颤抖了一下,再没有话说。

    水匪开始溃逃,没有勇气继续战斗,虽然他们明知道真正的对手只有一个少年,可是谁还敢上去招惹。

    男女老少一块往栈桥那边跑,那里停着一艘船,船还在,对于水匪来说就能继续生活。

    沈冷没有办法追,他可以再多杀几个人,却没能力一个人阻止几百人逃走,更何况他已经累了。

    他的额头上都是汗水,衣服已经被血和汗泡透,站在那看着逃走的人群大口喘息着。

    可就在这时候,那艘船忽然开始缓缓下沉,往一边歪倒下去,水匪变得更加慌乱起来。

    水匪的战船并不是很大,大概有十几米长,渔船改造而成,歪下去没多久就彻底躺在水面上,已经上了船的人开始往下跳。

    呜……

    芦苇荡里忽然传出来一阵号角声,那声音就好像死神收割生命挥舞镰刀的声音一样,对于那些水匪来说没有什么声音比这更恐怖。

    穿着深蓝色战甲的大宁水师战兵从芦苇荡里出来,看起来走的很散乱,但若是明眼人就能看出来,他们始终保持着五个人一队的作战阵型。

    “弩!”

    领队的校尉一声高呼,身边的亲兵将直刀在盾牌上敲响,砰,砰砰。

    在前面的一排战兵将连弩端起来,弓着身子往前走的同时扣动扳机,弩箭平扫出去,暴雨一样将那群慌乱的水匪和他们的家人放翻了一层。

    连弩的有效射程之内,没有什么比它的杀伤力更大了,密密麻麻的弩箭放出去,换回来的就是地上一层死尸和伤者的哀嚎。

    一排连弩之后,大宁战兵和水匪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二十米之内。

    “标!”

    校尉再次下令。

    亲兵的直刀在盾牌上砸的砰砰响……砰砰砰,砰!

    整齐向前的战兵几乎同时将连弩挂在腰上,从背后将绑着的标枪抽出来,二十米的距离,标枪的威力比连弩更大!

    一排标枪扔出去,半米长,纯铁打造,分量沉重的标枪足有二十几斤,一片黑色标枪在半空之中留下完美的弧度,然后换来的是更多的尸体。

    一杆标枪从一个水匪的后背扎进去从胸口刺出来,他向前扑倒,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第二根标枪正好落在他的脑壳上,那场面就好像铁棍捅进了西瓜里一样,脑壳崩开戳出来一个洞,血液喷洒,标枪从眼窝里扎出来,把人钉在地面上。

    沈冷的脑海之中所看过的大宁战兵的配合套路浮现出来,和那些真正的士兵完美的重合,这一幕,比看多少书都有用。

    他震撼,无比的震撼。

    大宁的战兵这种杀人手段暴力到了极致,这是几百年来无数次征战总结出来的经验,直接有效,别说这些乌合之众,就算是周边各国的精锐军队也没有多少能扛得住大宁战兵这样的攻势。

    连弩放翻了一层,标枪放翻了一层,剩下的水匪和他们的家人已经不足百人。

    战兵杀人,只要是在战场上,哪里会管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严格的军令之下,大宁每一个战兵都被训练成了最冷酷的杀人机器,在他们向前的时候,前边不管是什么挡在那都会被摧毁。

    沈冷转身退回屋子里,看了一眼面无血色的沈茶颜:“吓坏了?咱们走吧。”

    沈冷没想到大宁的水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愿意被那些人看到自己,拉着沈茶颜从后窗跳了出去。

    沈茶颜的手冰冷,手心里都是汗水。

    沈冷杀人的时候她有些害怕更多的则是紧张,而看到大宁的战兵横扫过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恐惧了,那种杀人的方式和速度,令人不寒而栗。

    “我背你。”

    沈冷不管沈茶颜答应不答应,把沈茶颜背起来就走。

    沈茶颜也没有反抗,奇怪的是也没有骂沈冷,在沈冷后背上趴了一会儿后手颤抖着伸出去,用手绢在沈冷的额头上擦了擦,动作有些机械,也很笨拙。

    所以沈冷笑起来,笑的格外灿烂。

    水匪营地那边,大宁水师的收割已经到了尾声。

    本就已经被沈冷吓破了胆子的水匪根本就不敢反抗,只想逃命,然而大宁的战兵最喜欢的就是敌人的后背露出来交给他们。

    “刀!”

    大宁的水师校尉嘶吼一声,亲兵再次敲响盾牌。

    砰,砰砰砰。

    所有战兵将制式直刀抽了出来,追击敌人的时候他们太喜欢了,从背后将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放翻一个一个的砍掉头颅,以人头来计军功,所以在战场上看到大宁士兵腰上挂着两三个人头往前冲的样子,敌人除了害怕还能做什么?

    大宁有一种战法叫做卷珠帘,简单来说就是黏在敌人败兵后边杀,让敌人的败兵后队冲击前队,造成更大的混乱。

    今天的战局太小了,算不上真正的卷珠帘。

    校尉寒着脸登上栈桥,往四周看了看,手下人正在收割那些受了伤的水匪人头,一个一个的割下来。

    “太慢了!”

    校尉很不满意。

    号角声再次响起来,士兵们迅速的列队,校尉分派两个十人队去营地后面检查,两个十人队进入芦苇荡搜索,剩下的人开始搬运水匪劫掠来的东西,其实今天大宁水师一共只来了八十人,现在看来的多了。

    芦苇荡的另外一边有一颗歪脖子老槐树,树叶很密,沈先生站在槐树上放下千里眼,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从树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开始往回走。

    “把他交给我吧。”

    声音从沈先生背后出现。

    沈先生回头:“还早。”

    一个身穿儒衫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从芦苇荡里走出来,看起来气质超凡脱俗,他就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学者,身上有重重的书卷气,然而腰间那一柄剑在,又让他多了几分英气。

    “那你为什么让我来看?”

    中年男人摇头:“舍不得?”

    沈先生依然是那句话:“还早。”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那好,什么时候你认为时间到了就把他给我送来,陛下极看重水师,在水师里出人头地比在四疆都容易些。”

    “庄雍。”

    沈先生笑起来:“记得来我道观把那盘你我没下完的棋局下完。”

    被称为庄雍的中年男人,正是大宁江南织造府水师提督,正四品将军,也是大宁有名的儒将,以他的能力现在还是正四品的官阶显然低了,谁教他是当今陛下的家臣?陛下对当初一直跟着自己的人更为严苛,换作别人和他同样的军功同样的能力,怕早就是正三品的将军了。

    那年在云霄城外的道观里,庄雍和沈先生正在下一盘棋,棋还没有下完有个了不得的妇人抱着一个孩子进了道观,庄雍只好从后门先走了。

    他其实一直都不知道那妇人是干什么来的,也不知道交代了沈先生什么,后来问过,沈先生只是不说,他说若是告诉了你,你的命也就快到头了。

    后来沈先生脱了道袍回家,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就此断了。

    庄雍认真的说道:“那一局棋是我赢了。”

    沈先生道:“明明没下完。”

    庄雍:“为什么还是如此不要脸?”

    沈先生耸了耸肩膀:“我在云霄城的时候名气大不大?”

    庄雍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点了点头:“很大。”

    “当时我是一个道人,如果不是因为足够不要脸,怎么会骗来那么大的名气……所以千万不要再说我不要脸了,那是我的本行。”

    说完沈先生就走了。

    庄雍愣在那好一会儿,然后笑起来:“是真不要脸。”

    他来这当然是沈先生通知来的,目的自然不是那小小的一伙水匪,而是为了看看沈冷,沈先生说这个孩子将来可以气吞山河,庄雍看过之后觉得沈先生夸张了,气吞山河不至于,最多也就是吞个万里吧。

    气吞万里如虎。

    他领兵多年,没见过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郎这么冷静这么果断的,尤其是当着水匪家眷剁掉了宋泰生脑袋那一刀,真是不错,非常不错,身边没有酒,有的话他会喊上一声好,配一口老酒下肚。

    水师那边开始收队,沈冷背着沈茶颜也已经离开了芦苇荡,而一人独行的沈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咧着嘴笑,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傻逼极了,但就是得意。

    想到那个叫孟长安的少年,有人说他将来势不可挡,有大将之姿。

    “算什么?”

    沈先生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他势不可挡,那势还不是我家冷子的。”

    另外一个方向,沈冷发现沈茶颜终于不颤抖了,嘴角勾了勾:“擦汗。”

    缓过神来的沈茶颜微微一怔,这才想起来自己一路上下意识的给沈冷擦了好几次汗,顿时窘迫起来,挣扎着从沈冷背上下来,照着沈冷屁股给了一脚:“擦个屁!”

    沈冷往前冲出去,扭了扭屁股:“也不是不行,不过我会有些难为情。”

    沈茶颜眼带杀气,折了一根树枝追上去,沈冷撒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笑着回头做鬼脸

    “你等下!”

    沈茶颜喊了一声。

    “傻子才等你。”

    沈冷回头喊了一句,再回过头来就是砰地一声……撞树了。

    沈茶颜面无表情的走过来,一把拎着沈冷的衣领往前走:“都说了让你等一下,你这撞树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我总不能看到一棵树就绑个枕头吧。”

    沈冷心说哪次不是你拎着我撞的?

    ......

    ......

    【来来来,今日的第二份单身狗狗粮。】

    【想要龙套的朋友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里面会开龙套楼,留言即可。】(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