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十四章 我怕你饿
    【对不起之前章节错了,这是对的。】

    沈冷发现茶爷很喜欢吃牛肉,于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让她多吃几次,可耕牛是不可以去杀的,那是耕者的命-根-子,不过若是水匪已经杀了我再抢回来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茶爷两个小腮帮子鼓囊囊,真好看啊。

    吃过饭后沈冷本想早点休息,躺在床上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做像是欠了谁的一样,翻来覆去,最终还是起来,在月色下扎好马步。

    茶爷揉着眼睛从自己房间出来,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就知道你睡不着,面无表情的给沈冷两条胳膊上挂好沙袋,然后把自己扔在松树旁的那张躺椅上,好像很快就睡着了似的。

    沈冷笑起来,觉得很满足。

    夜已经深了,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沈冷以马步的姿势挪过去,两条胳膊上还挂着沙袋,极别扭的把门拉开,门外那人被他吓了一跳,还以为那道人去湘西学了别的手艺回来。

    沈冷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胳膊伸的笔直,一脸好奇的问:“请问你找谁?”

    门外的来客是江南织造府水师提督庄雍,认出来沈冷之后笑了起来:“你家先生在吗?”

    “进来吧。”

    沈先生已经从里屋出来,站在门口喊了一句。

    庄雍对沈冷微笑点头表示谢意,走过沈茶颜身边的时候多看了几眼,沈冷跟在他后边走,那走路的姿势真是妙不可言。

    沈先生把庄雍请进了屋里,然后摆好茶具煮茶,沈冷从一边晃荡过来朝着床上努嘴,沈先生起身抱了一床干净被子挂在他胳膊上,沈冷又晃荡出去了。

    庄雍觉得这三个人真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沈冷到外边把被子放在沈茶颜身上,又晃荡回自己原来蹲马步的位置。

    庄雍看着窗外那两个孩子笑问:“我听说今天小茶姑娘为了那孩子差一点和我手下校尉沐筱风打起来。”

    沈先生:“兴师问罪来的?”

    庄雍摇头:“你知道我不是那样人,只不过想起你那局棋就是不肯认输,若不让你心服口服我也睡不踏实,索性过来一趟。”

    沈先生把棋盘摆好:“杀你个屁滚尿流。”

    庄雍:“还是那样粗鲁,当初在云霄城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女子被你迷的神魂颠倒,就因为你这满嘴土匪的粗话?”

    沈先生:“那用你们斯文人的方式,屁滚尿流怎么说的好听些?”

    庄雍:“我不是斯文人,我是个武夫,更喜欢用把你杀的丢盔弃甲几个字。”

    沈先生想了想:“怎么都不如屁滚尿流听起来爽。”

    庄雍又往外看了一眼:“我听手下人说,这小姑娘护着他的时候可凶了,没多久又是他护着小姑娘,他俩谁照顾谁?”

    沈先生沉思片刻:“互为老母鸡。”

    庄雍想了想互为老母鸡这五个字,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先生一脸嫌弃:“你们这些假斯文人真是乐趣少啊……”

    两人对弈之后便几乎没了交谈,只闻落子之声,这一局棋下到中盘的时候沈先生忽然开口:“当初那局棋可有赌注?”

    庄雍摇头:“没有。”

    沈先生道:“我想加个赌注。”

    庄雍看他郑重起来,知道有重要的事,也坐直了身子:“你说。”

    沈先生看了看外面:“我若是赢了,将来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帮我好好照看他们俩,若是我输了,当我没说。”

    “好。”

    庄雍只回答了一个字。

    这局棋下的极漫长,足足下了一个半时辰,最终庄雍投子认输:“一局棋,何必下的如此拼命?”

    沈先生脸色微微发白:“瞎说,我只用了三成功力。”

    庄雍苦笑摇头,起身:“我先回去了,老人们常说不要脸的人命都长一些,所以你也不用胡思乱想,真要是……有那么一天,我帮你挡一下?”

    沈先生一颗一颗的把棋子收好:“谢了,给我挡一下这五个字分量太重,我就不收了,存着,给他俩用。”

    庄雍:“你知道我来意的。”

    沈先生:“那天夜里的事,我会告诉你,不过还早。”

    “又是还早。”

    庄雍转身离去,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到沈冷在练习劈刀,只一个动作,来来回回极单调,可是他却不厌其烦,一刀一刀落下,位置精准,双手稳定有力。

    躺椅上的少女可能是睡的冷了,把被子往上扯了扯,沈冷看过去,刀势稍停。

    “干嘛呢?”

    被子盖住半张脸的少女问了一声。

    沈冷笑起来,随即再次劈刀。

    庄雍出门之前心里想着,少年强,大宁将来如何能不强?

    到了后半夜沈冷才把一天的功课补完,想去叫醒沈茶颜又舍不得,于是他把躺椅都搬起来搬到屋子里去,自己回到院子里打了井水冲澡,距离天亮已经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了。

    一如既往,天刚刚发白的时候少年已经起床,叠好被子,洗漱,背上竹筐出门去早市买菜,沈茶颜听着院门吱呀响了一声,睁开眼睛看了看后继续蜷缩在躺椅上睡,忽然想到跟着那家伙去买菜会不会很好玩?

    她猛的坐起来,起的猛了,有些头晕。

    小路上,沈冷一边走一边很奇怪的左右摇摆,那是他在脑子里幻想着有人对自己攻击,反正除了他们也没人在山上住,不怕被看到。

    离开道观去早市要走三里山路,下了山再走二里才到镇子上的早市,山林很密,早晨的时候鸟儿清脆叫声格外的好听。

    从一棵树上跳下来个蒙面的汉子,持木棒朝着沈冷的后背狠狠的砸了下去,沈冷似乎专注的在比划着,木棒已经到了他脑后。

    沈冷忽然往前一弯腰,木棒重重砸在背后的背篓上,背篓都被砸瘪了,沈冷闷哼一声往前跌跌撞撞的冲了几步,草丛里一左一右出来两个蒙面汉子,绳索绊住了沈冷的双腿后用力一兜,沈冷随即往前扑倒。

    人刚倒在地上,一根木棒照着脑袋就砸了下来,沈冷翻身避开,木棒砸在小路上,泥土纷飞。

    沈冷刚起身,从树上又跳下来两个人,一张渔网罩在沈冷身上,两个人围着沈冷转了一圈把渔网勒紧,同时往后一拉沈冷就不由自主的摔在地上。

    持木棒的那人砸下来,沈冷本能的强行翻身,这一棒砸在肩膀上,疼的他发出一声闷哼。

    旁边一个汉子一脚踩在沈冷小腹上,沈冷的身子随即往上折起来,这一下太沉重,沈冷险些背过气去。

    “弄死?”

    有人问了两个字。

    持木棒那人摇头:“打断四肢,挑了手筋脚筋废了他。”

    沈冷听出来那声音是谁……水师校尉沐筱风。

    想不到他们一夜没睡,应该是打听清楚了沈冷每天早晨都会去早市,所以在这埋伏着,军营会有夜查,沐筱风后台那么强硬当然有办法让夜查的人假装看不到他们没在。

    有人冷笑着翻出来匕首,另外两个人过来就要按住沈冷的手脚。

    被挑了手筋脚筋,纵然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沈冷身上炸开一股爆发力,裹着渔网硬生生跳了起来,然后身子撞出去把那拿着匕首的汉子撞开,沐筱风低声骂了一句,背后一脚将沈冷再次踹倒。

    “动作快些,不能让他的同伙看到了,那家伙手里有留王铁牌。”

    “万一他说出去呢?”

    “那就再割了他的舌头!”

    几个人急促的交流了几句,然后人扑上来再次想把沈冷按住。

    两个壮硕的汉子将沈冷压在那,一个人强行把沈冷的胳膊拉出来,拿匕首那人照着沈冷的手腕就割了下去。

    砰!

    持刀那汉子脑袋被人踹了一脚,脖子都咔嚓响了一声,往一边翻倒过去。

    “我-操-你们-妈的!”

    那是少女怒极的骂声,哪里还管什么斯文不斯文,自然而然就骂了出来,沈冷当初说了一句牛逼就被她训斥,如今她骂的要粗鲁多了。

    沈冷在杀水匪的时候她不敢真的去杀人,哪怕她再强大,杀人这道关口也没那么容易过去。

    可现在,她想杀人。

    一把将地上那把匕首捡起来,手上的速度快如蛇点头,噗噗噗三声,那汉子身上中了三刀。

    沈茶颜背后挨了一棍子,回头看过去,那双血红的眼睛把沐筱风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那女孩子眼神吓住。

    沈茶颜匕首一划将靠近的汉子逼开,然后过去一把抓着渔网狂奔出去,拉开距离之后一刀将渔网切开一条口子。

    沈冷疼的 晃了晃脑袋,站起来把沈茶颜护在身后,伸手把她手里的匕首拿过来:“在我后面。”

    沈茶颜哪里会听,往前冲了几次都被沈冷拦住。

    沐筱风知道这两个家伙武艺很强,手下伤了一个已经没法回去交代,喊了一声带人走就开始后撤。

    沈冷脚下一点冲了过去,右臂抬起来手肘撞在一个汉子的面门上,直接把那人脑袋撞的往后仰出去,人飞了两三米后又撞在树上。

    下一秒,沈冷已经靠近沐筱风连刺三刀,沐筱风接连后退,然后一棒砸向沈冷的脑袋,沈冷没有退,侧头让开木棒,木棒狠狠的砸在他肩膀上,可匕首在沐筱风的脸上划了过去,黑巾被割开,脸上留下一道从下巴到太阳穴那么长的伤口。

    沐筱风疼的嗷的叫了一声,却不敢再战,转身就跑,那几个汉子抬着受伤的人也跟着跑了,沈茶颜想追,沈冷伸手把她拦住。

    沈茶颜怒道:“就这么放走了?”

    沈冷指了指自己肩膀:“疼。”

    沈茶颜连忙把沈冷的衣服拉开看了看,肩膀上都肿起来很高了。

    “不重要。”

    沈冷把匕首收起来,捡起已经坏了的背篓:“主要是快到你吃饭的时间了,我怕你饿……”

    沈茶颜呆立在那,小脸发白,然后哇的一声哭出来:“你是不是真的傻?”

    ......

    ......

    【感谢亲爱的烈焰,亲爱的烟斗,亲爱的萧洺,亲爱的李闲鱼,亲爱的青鸾峰上几位大大,感谢成缺,十二,还有W开头的那人好复杂的名字,登山,南柯一梦的打赏,爱你们。】

    【新书预计在月底就会上架,提前通知大家,希望到时候依然能够得到大家的订阅支持,上架的时候会加更哒。】(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