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十七章 最后再想茶爷
    杨七宝这个人越接触越觉得他是个可以交朋友的人,虽然性格和他那一身炸裂的肌肉不太匹配,缺了些征战大将应有的舍我其谁的霸气,但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事,和能不能做朋友没有关系。

    沈冷很喜欢他聊天,感觉很舒服,不用带着戒备心。

    往前走的时候沈冷还在想着另外一件事,刚才遇到的那个战兵在江边见过,正是被茶爷一脚揣在下巴上轰出三米远的倒霉家伙,估计着应该是去找沐筱风了。

    新兵营么?

    沈冷知道沐筱风还在禁足,但以他的背景在新兵营里折磨一个初来乍到的,应该不算什么难事,然而沈冷并没有什么惧意。

    杨七宝带着沈冷到新兵营的时候,管事的那个叫庞张的团率初始还很客气,毕竟是督军队的队正亲自带着来的,显然这个新兵非同寻常,可是他被人喊出去一趟再回来,看沈冷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了。

    按理说团率是七品武职比督军队的队正要高,正经领俸禄的人了,不过督军队太特殊,谁也不好去招惹。

    “沈冷!”

    刚出去回来的庞张站在营房门外喊了一声,正在给自己铺床的沈冷立刻站直了身子:“在!”

    “新兵入营要考核体力耐力,现在你给我去围着营房跑十圈。”

    沈冷:“新兵营吗?”

    庞张:“想的美,整个水师的营房,跑不完不许回来吃饭。”

    “是!”

    沈冷当然知道这一定是沐筱风交代他的,也不点破,穿戴好自己的新兵服,在腰上绑了个水袋就要出门。

    “把水袋放下!”

    庞张哼了一声:“谁许你带水的?”

    整个水师的大营有多大,围着跑十圈马都能累坏了,还不许带水。

    沈冷把水放下,一言不发的出了营房,深呼吸,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庞张从后面快步过来就要照着沈冷的屁股给一脚,脚才抬起来,沈冷猛的回头,当庞张看到沈冷那双眼睛的时候心脏猛的收缩了一下,那一脚就是不敢踹出去了。

    “快……快去,磨蹭什么!”

    庞张大声喊了一句,更像是给自己壮胆。

    沈冷热身之后慢跑起来,然后逐渐加速。

    他跑了不到一圈的时候庄雍就得到了消息,把杨七宝叫进自己的大帐吩咐了几句什么,杨七宝随即回到了督军队,选了二十个最能打的督军士兵,让他们配好了武器随时准备出任务。

    跑了两圈的时候看热闹的人就越来越多了,绕着大营跑一圈粗粗估算也有个十里以上,这还是因为水师大营在岸上的规模小于在江水里规模,十圈就至少是一百多里路,寻常人一天都走不完,不是说时间不够用而是根本坚持不住。

    “那家伙是个新兵啊,刚进大营怎么就受这么重的罚?”

    “对啊,没道理啊,是不是得罪庞张了?”

    “庞张那个小人,管着新兵营所以格外跋扈,欺软怕硬。”

    “心疼这小子,不过这小子也够可以的,这是第四圈了吧,换做是我早就趴下了。”

    站在那看着的人群里议论纷纷,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对沈冷都很同情,只有当地被特招的渔民出身之人才会进新兵营,所以同样是特招进来的士兵们对沈冷只有同情。

    到了第五圈的时候连庞张都觉得不可思议了,最少五十里那家伙还在慢跑,看起来速度维持的非常完美,始终如一。

    一口气五十里?

    “妈的,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就算你能跑完也快累死了吧。”

    庞张一甩手回了自己的军帐里,把怀里那黄灿灿的十两金子取出来翻来覆去的看,这可是真金啊,心里想着沐校尉就是够大气,不愧是大学士之子,那个叫沈冷的家伙也是倒霉,谁知道怎么得罪了校尉大人,活该他倒霉。

    不是庞张愚蠢,而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少,他又怎么会知道沐筱风和沈冷之间出了什么矛盾,更不知道昨天上午被杖毙的那六个士兵是因为这个新兵,当然也不知道沐筱风脸上的伤是沈冷划的,都知道的话他可能更希望自己吃些苦也不愿意掺和进来。

    十圈!

    沈冷居然真的跑完了十圈!

    整个下午军营里都在议论这件事,多少人对沈冷佩服的五体投地,水师士兵们训练的强度很大,可是负重十里就已经让人觉得很难熬了,超过一百里那简直就是直接跑进地狱。

    “是条汉子!”

    杨七宝站在高坡上看着沈冷心里格外佩服,他觉得沈冷和自己是一样的寒苦出身,所以难免心中生出同仇敌忾的感觉。

    “妈的,庞张这个杂碎!”

    杨七宝低低骂了一句。

    让庞张意外的是,沈冷居然没有错过晚饭的时间……更像是那个家伙算准了时间似的,在晚饭之前大概十几分钟跑完了,还去认真的洗了手,端着自己的饭盆蹲在那等着开饭。

    庞张见人多眼杂也不敢太过分,想着到了晚上就有你好瞧的,气鼓鼓的走了。

    水师的待遇极好,新兵待遇虽然比不得真正的战兵但伙食上也不差什么,沈冷默默的吃了三个馒头一饭盆的麻婆豆腐,然后起身又拿了三个馒头打了一盆竹笋肉。

    年轻人吃起饭来,那才是虎狼之相。

    吃饱了之后回到营房里刚坐下,庞张踱着步子进来眯着眼睛看了沈冷一眼:“体力不错啊,厨房那边水缺了,你去挑几担水。”

    “好嘞。”

    沈冷乐呵呵的起身,似乎一点怨言都没有。

    吃过饭之后大营里夕阳下不少士兵们都在散布闲聊,然后就看到那个新来的挑着扁担去打水了,来来回回,一共六七趟才把厨房的那三口水缸灌满,此时营房里已经灯火通明,大家看着那个家伙蹲在厨房门口喘息都替他委屈。

    庞张躲在暗处看着沈冷像是到了极限随即笑起来,想着自己总不能对不起那十两金子,回到自己军帐里,他把最听话的几个手下喊进来。

    “今儿夜里让那个新来的在后营当值守夜,你们几个注意着点,后营那边新挖的水渠还没修整好,万一有人不小心掉进去了摔个半死就不好了。”

    那几个亲信自然听懂了,白天的时候看团率折磨那个新来的就大概猜到那家伙得罪了团率,几个人立刻点头:“放心吧团率,照顾新兵我们最拿手了。”

    “就怕他自己太笨啊,万一自己不小心掉进去了,我们也没辙不是吗。”

    “对啊,看他那笨手笨脚的样子就没准。”

    庞张满意的笑了笑:“去吧去吧,少不了你们几个好处,我明儿一早去跟厨房说,让你们几个去买菜就是了。”

    几个人顿时千恩万谢。

    按理说厨房采购的事庞张不能把手伸进去,奈何新兵营的厨师也都是从当地招来的,对庞张敢怒不敢言。

    沈冷回到营房里刚躺下没多久,庞张背着手溜达进来,笑眯眯的看着沈冷说道:“为了让你尽快融入水师,我也特别照顾你一下,今夜你就去后营值夜熟悉一下。”

    沈冷料到了沐筱风等不到明天,站起来问道:“请问团率大人,值夜几个人?”

    “你一个。”

    庞张过去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夜风寒,多穿件衣服。”

    沈冷似笑非笑:“谢团率关照。”

    庞张笑道:“关照新兵是我的分内事,倒也不用谢我。”

    “请问兵器在哪儿领?”

    “营内当值,领什么兵器?”

    庞张说完之后就走了:“收拾一下就去吧,不要耽搁了。”

    沈冷拍了拍衣服,小猎刀的刀鞘在,沈先生在道观里准备的直刀连弩之类的兵器是带不进来的。

    沐筱风还在禁足之中显然不敢随意走动,他的亲兵当然也不敢再轻易掺和进来了,所以今夜要出手的也就是新兵营里的人。

    沈冷盘算了一下,其实刀鞘都未必用的上,给自己准备了一壶水,穿戴整齐,他就慢悠悠的朝着后营那边溜达过去。

    站在军帐暗影处的庞张看着沈冷那毫无戒备的样子心里一阵冷笑,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几句:“不要怪我,是你自己没长眼睛居然得罪了大学士的儿子,大学士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啊……”

    拍了拍藏在衣服里的金元宝,庞张心满意足。

    夜风确实不小,沈冷找到后营当值的位置把那四个原本值夜的人换下来,一个人靠在那像是发呆,三年多前自己蹲在江边等孟长安的时候看着水师的巡江战船在面前过去,暗暗发誓有朝一日要从军杀尽水匪,如今这梦想已经在实现的路上了。

    想到孟长安,沈冷算计了一下日子,今年是孟长安在雁塔书院的最后一年,满十年就能从军,从雁塔书院出来人听说前三甲可以直接自己挑选想去的地方,孟长安那般好强的性子,不入三甲才怪。

    沈冷想的就是这么理所当然,他才不会去想雁塔书院里有多少变态的天才,因为他觉得孟长安最变态……

    想了会儿孟长安,他又假装想了会儿沈先生,然后跟自己说我已经先想过了孟长安又想过了沈先生,现在再想茶爷应该不过分了吧,当然不过分啊……所以,那就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想茶爷好了。

    茶爷真好看啊。

    就在这时候,沈冷看到远处有几个黑影朝着自己这边快速的移动过来,那几个人挑着暗影的地方走,如果不是沈冷这几年来已经被强训出来足够强大的戒备心和观察力,想发现他们还真是不容易。

    沈冷摸了摸刀鞘,自言自语:“信不信,我用刀鞘在你脸上摩擦?”

    ......

    ......

    【七月,大家好。】(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