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十八章 还行还行
    沈冷看到了那几个黑影朝着自己这边靠过来,心里忍不住一阵冷笑,有些人啊,总是要付出代价之后才会长记性。

    “沈冷?”

    有人居然还轻轻叫了一声,心也算是够大的。

    沈冷从暗影里走出来:“叫我?”

    其中一个人看到沈冷出来后打了个手势,后面两个人突然扔出来什么东西朝着沈冷的脑袋就罩了下来,虽然夜色很浓,但沈冷还是第一时间就判断出那是一床棉被。

    真幼稚啊。

    沈冷在心里想着,然后突然喊了一声:“有人夜闯军营!”

    然后也没有闪躲,居然就任由那张棉被把自己给盖住了。

    说实话沈冷这一嗓子确实把那几个家伙吓了一跳,最后面那俩人第一反应就是想跑,可是看到前边的已经动手了又不得不过去。

    沈冷双臂抬起来护住自己的脑袋,身子尽量压低让后背在上边,无非是几下闷棍而已,扛得住。

    他预计着另外一波动手的人会稍稍迟一些,毕竟也要给人一个反应的时间吧。

    谁想到居然比他预想的快多了,沈冷蹲在棉被下边一下都没有被打,就听见棉被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是一阵阵的哀嚎声。

    沈冷把被角掀起来看了看,四周已是火把通明,一群督军队的士兵按住那几个正在暴揍。

    杨七宝过来伸手扶了沈冷一下:“没事吧兄弟。”

    沈冷摇头:“没事,什么人啊,吓死我了,第一天当值就遇到有人夜闯军营。”

    杨七宝哼了一声:“你不用怕,不是外面来的人,不过是几个渣滓罢了。”

    沈冷装傻的哦了一声,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他早就已经算到了......自己被庞张折磨这事庄雍难道会不知道?如果不知道也是装的,之所以沈冷想好要硬抗这一顿打,就是想看看庄雍什么反应。

    如果庄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以后自己在军营里就要用另一种方式生存,还好,先生的朋友终究还是靠得住的。

    “我们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挨揍的士兵躺在哀嚎:“不要再打了。”

    杨七宝当然知道他们都是新兵营的人,可他不下令停手,手下的督军队士兵当然不会停下来,沈冷也坏,看着那些人一脸小天真的说道:“是不是坏人偷了新兵营的衣服啊,我觉得庄将军手下的士兵怎么可能会做出坏事,一定是外面的人混进来了。”

    杨七宝又不傻,立刻明白了沈冷的意思:“也对,给我打狠一些,让这些王八蛋知道擅闯军营的后果是什么。”

    督军队的士兵打的更狠了,直到有人打红了眼睛想抽刀才被杨七宝阻止。

    督军队的人都是寒门出身,以前被战兵欺负过,又都是能打能扛的那种所以才会被庄雍照顾着进入了督军队里,本身对庞张的人就恨之入骨,逮着机会了怎么可能不下手狠一些。

    而沈冷呢,那叫一个小白兔。

    “别打了吧,你看除了那边那个还好点,剩下的都被打的流血了。”

    被打的最轻的那个一听就知道坏事了,还没有来得及求饶就被扑过去的几个如狼似虎的督军队士兵按住一顿打,本来是大家一起挨打,现在他吃了小灶......

    杨七宝看看打的差不多了一摆手:“把人都绑起来,带到中军大帐交给将军处置,也不知道这些外人是怎么把衣服偷出去的,搞不好新兵营里有人违反了将军的军纪。”

    督军队的士兵上去把这些人全都绑了,押着就要往回走,沈冷这时候忽然倒了下去:“棉被里有迷药!”

    他咣当往下一倒,可把杨七宝吓了一跳,杨七宝连忙过去把他抱起来使劲儿摇了摇:“兄弟你没事吧。”

    沈冷迷迷糊糊的说道:“没事......就是犯晕,回去躺一会儿就没事了,你还有正事不用管我,让两个兄弟把我送回去睡一会儿就好了。”

    杨七宝随即派了两个人把沈冷送回去,被绑住的人之中有人喊出来:“没有迷药啊,那就是一床普通被子。”

    沈冷气息微弱的说道:“小人!杨大哥,能不能今晚把我安排在一个没有别人的地方,我怕还有人来打我。”

    杨七宝过去一脚把那人嘴巴都踹歪了,拍着沈冷的肩膀:“你放心,不会有人把你怎么样。”

    他让人把沈冷送回到督军队的营房里,找一间空屋子让沈冷躺下。

    被子里当然是没有迷药的,那是江湖下三滥用的手段,军营里怎么可能有迷药?

    两个督军队的士兵把沈冷抬着送了回去,为了保护沈冷的安全,杨七宝特意吩咐那两个督军队的士兵都在营房外面,不许人靠近沈冷。

    沈冷躺在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门吱呀一声关上了,那两个送他回来的督军队的兄弟就站在门口。

    沈冷一翻身起来,把枕头塞进被子里伪装了一下,然后轻轻撬开后窗翻了出去,在夜色之中,沈冷像是一头猎豹一样迅速的穿过。

    沈冷回到了新兵营,以他的能力躲过新兵营的岗哨也不是什么难事,他将自己提前准备的黑巾蒙在脸上,然后到庞张的门外敲了敲门,沙哑着嗓子说道:“团率,打完了,人怎么处置?”

    时间有限,沈冷计算了一下,从后营把人押到中军大帐大概走十分钟左右,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喊庞张也去中军那边,他从后营跑到这用了五分钟左右,留给他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五分钟,因为他还得跑回去装睡。

    庞张果然没有睡,也没有防备,一把拉开门:“进来说!不要命了吗,在门外胡说八道什么!”

    门一开的瞬间,沈冷直接一脚踹在庞张的小腹上,庞张武艺不错不然也不会被提拔为团率,但他没有防备啊......沈冷这一脚势大力沉,直接把庞张踹的往后翻出去。

    沈冷进门回手把门关上,然后过去一脚踩着庞张的脸从他身上撕下来一条衣服把他嘴巴给勒住了。

    “你是......”

    庞张含含糊糊的问,可是嘴里发不出什么正经声音来。

    沈冷恶趣味上来,压着嗓子:“嘘,儿砸,我是你爸爸。”

    然后一拳打在庞张的眼眶上,这一拳打的庞张脑袋嗡的一声眼冒金星,差一点就昏了过去,沈冷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他得让庞张怕,怕了以后才会少一些麻烦。

    他过去将庞张的被子抓过来捂住庞张的脑袋,手按住椅子面手抓住椅子腿一掰,咔嚓一声拽下来一根椅子腿,然后蹲在那就开始揍,这一顿打,打的天昏地暗。

    打了足足三分钟,沈冷把刀鞘从怀里取出来把被子掀开:“让你体会下什么叫做摩擦。”

    然后他把刀鞘在庞张脸上蹭了一下......

    庞张的身子猛的挺直了,那种疼简直就像是被扔进了地狱让饿鬼啃了一口似的。

    沈冷真的没想杀了他,所以用的力度不大,只是蹭下来一层肉皮,要是用力的话能把脸上的肉给剐下来,他将刀鞘擦了擦收起来,照着庞张的脑袋狠狠踩了一脚,庞张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沈冷长出一口气,庞张当然会想到是他,但沈冷要的就是他知道,且没证据。

    打完了之后沈冷出了房门还把门关好,顺着原路跑回去,才从后窗回到那屋子里躺下的时候,庄雍派去的亲兵已经到了庞张的门外了。

    沈冷躺在床上盖上被,舒服的哼了一声。

    心里想着七宝大哥对不住了,这次是我利用了你。

    他哼一声也是故意的,因为他想知道外面的人是不是发现自己离开过,果然门外的人推门进来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事后又把门关上了,沈冷就确定他们没有发现自己离开过。

    美滋滋。

    中军大帐,庄雍也没睡呢,他心里正想着若是沈冷那个家伙真的被揍坏了的话,自己该怎么对沈小松交代......他从年纪上判断,觉得沈冷应该是沈小松的儿子。

    当几个亲兵把庞张抬进来之后庄雍噗嗤一声就乐了,然后觉得自己身为将军这样有些不庄重,又故意咳嗽了几声掩饰过去......掩饰的颇为辛苦,脸部肌肉稍显难过。

    交代?

    交代个屁啊。

    那个臭小子是什么时候把人给打成这样的?

    “七宝,你去看看沈冷怎么样了。”

    庄雍没好意思直接说你去看看沈冷在不在。

    杨七宝连忙应了一声,一路跑回去,到了门外轻轻推开看了看,发现沈冷已经在打呼噜了,他松了口气问守门的弟兄:“没事吧?”

    “没事,一直都在睡着。”

    “那就好。”

    杨七宝转身回去,见了庄雍之后以他所见如实回答:“督军队的士兵一直都在门外守着,沈冷中了迷药后就昏睡不醒,属下怕出什么意外所以没把他送回新兵营,而是在督军队的一间空置房里。”

    庄雍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猜不到。

    他点了点头,心里骂了一句臭小子,然后一本正经的吩咐道:“等他醒了带过来见我!”

    杨七宝连忙应了一声,然后问:“这几个夜闯军营的人怎么处置啊。”

    庄雍让人把庞张弄醒,然后指着那几个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家伙问:“这些人可是你新兵营的?”

    庞张疼的脸都扭曲了,跪在那又不敢不认只好点头:“是......”

    “都先关起来,待本将军查明之后再做处置。”

    庄雍一摆手:“都下去吧。”

    杨七宝带着人把那些家伙全都押了下去,庄雍伸了个懒腰,心说沈小松教出来的人果然一样的不要脸啊......不过这手段,还行还行。

    ......

    ......

    【下午的时候我求证了一件事,一杯水可以灌满一个笔记本和一个键盘,真可怕......】(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