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二十章 杀心起 风萧萧
    夜深的时候庄雍脑子里还在想着沈冷的那几句话,那少年究竟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领兵多年,见过多少锐意如刀的年轻人,可是大部分都是心志高而力不足,夸夸其谈罢了。

    沈冷不一样,那个小家伙骨子里有一种令人震撼的狠劲。

    心里想的事情多了些,所以就不容易睡着,倒不是都因为沈冷,而是因为今天朝廷里发下来的通文,陛下又发了脾气,很大的脾气。

    陆地武功大宁已经近乎极致,说四方臣服也丝毫不为过,可偏偏是这海域之外的那些地方让人头疼,便是一个弹丸小国仗着水军精锐也敢在大宁海疆闹事。

    陛下发脾气的原因还是因为南边求立国,不过一个人口几百万的岛国而已,可是正因为四面环海,大宁鞭长莫及。

    当初为什么陛下一心想打造一支大宁的舰队,还不是因为南疆那边闹腾的乱。

    大宁南疆原本有三分之一靠海,打下了南越国之后海疆更长了,求立国的水军也更加的猖狂起来。

    他们的战船速度极快,那些家伙来去如风,上岸劫掠杀了人抢了东西就走,若是他们肯在陆地上多留哪怕那么一小会儿,以大宁战兵的反应速度也能立刻扑上去教他们做人,可是那些家伙太狡猾,知道大宁战兵无敌所以根本就不会在陆地上和大宁的军队正面交锋。

    大宁历代皇帝一直都没把这当回事,觉得那般小国能有什么作为,不过是蚊子时常飞过来叮一口罢了。

    南疆海域没有正经的水师,渔民被欺负的连近海都不敢出。

    灭了南越国之后倒是收编了南越的水师,这也正是陛下这次大发雷霆的原因.......不久之前求立国的水军又来劫掠,整编后的南越水师奉命前去围剿,结果在战船数量比对方多一倍的情况下被人家打的颜面无存,二百多艘战舰回到海港的不到三十艘,而求立国九十几艘战船只损失了十一艘,可谓大获全胜。

    以至于求立国的人临走之前还在叫嚣.......大宁是纸老虎,沾水就烂。

    这话,陛下如何能忍得?

    南平江水师训练一直没敢懈怠,可还是进度慢了些,安阳船坞那边造船的速度也跟不上,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哪有那般容易。

    越想越是心烦,庄雍披上一件衣服到外面散步,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新兵营那边,远远的就看到有个黑影在营房外面,跟着庄雍的亲兵立刻就要过去,庄雍一摆手,示意他们留下,自己一个人进了新兵营。

    那黑影自然是沈冷,每天新兵营的训练强度已经很大了,可在沈冷看来根本不够,所以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一个人出来再把自己在道观时候的功课做一遍,一丝不苟。

    见到庄雍来了,沈冷将连忙放下手里的木棍,肃立行礼:“拜见将军。”

    “每天都如此?”

    庄雍问了一句。

    “是。”

    沈冷的回答永远都是那么干脆简洁,绝不拖泥带水。

    “过来跟我随便聊几句。”

    庄雍说完之后就转身往外走,沈冷整理了一下衣服跟了上去,庄雍走的步伐并不快,沈冷几次都险些超过去,年轻人总是会显得性子急些。

    “你怎么没想过去四疆?”

    庄雍忽然问了一句。

    大宁的热血男儿,哪个不想去四疆从军?西疆重甲摆在那,西域数百个小国放屁都不敢朝着大宁这边。

    东疆刀兵横陈,大大小小的部族就没有一个敢炸毛的,传闻刀兵磨刀的声音就一出现,那些部族首领就吓得夜不能寐。

    北疆铁骑来回溜达一圈,素以骑兵著称的黑武帝国边军就得整齐往后撤几百米,马蹄子践踏起来的泥点要是溅在他们身上,大宁铁骑就敢过去索赔......

    至于南疆狼猿,想想看南越国的事还有紧邻南越国的昭理国如今夹着尾巴做人的样子,昭理国的人可是有几年没吃过牛羊肉了。

    沈冷认真的思考后回答:“出头慢。”

    这三个字回答的很小心,不遮掩,很诚实,沈冷完全可以说出更漂亮的话来,比如喜欢水师之类的,但他不愿意对庄雍说谎。

    这个回答倒是让庄雍有些意外,他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着沈冷:“你想多快?”

    沈冷心里想着总不能输给孟长安太多啊,可这不是他应该给出的答案,于是回答:“先生说升到正五品就能带家眷在军营里了......”

    一开始庄雍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小子念念不忘的都是那个叫茶儿的姑娘。

    庄雍忍不住笑起来,心说年轻人的心思果然好玩。

    “将军有烦心事?”

    沈冷问道。

    庄雍点了点头:“你如何看出来的?”

    “胡乱猜的。”

    庄雍忍不住问了一句:“求立国扰边的事你怎么看?”

    问完了之后他就后悔了,这个才刚刚参军入伍的毛头小子又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他可能连求立国都不知道,自己这可能是真的缺个说话的人吧,才会不假思索的问了他。

    “还得两年。”

    沈冷的回答还是那么简练,似乎还有些答非所问,但庄雍眼神一亮。

    “哦?说说看。”

    “我听说求立国虽然不大,但以水军立国,周围诸国都被他欺负了遍,不少小国也向大宁求援过,但是大宁始终都不觉得那不算什么事,再说那些小国之间不太平,大宁才开心......可是,狼群从吃了第一只羊开始,胃口就会越来越大,这也是为什么陛下开始筹建水军的原因吧。”

    “然而水师从零开始,舰队成规模最少还有一年,操练配合再一年方可拉出去真正的参战,但以水匪练水军效果也就这样了,比不得海疆实战。”

    庄雍问:“若两年后水师成型南下海疆与求立国水军一战,你认为胜负几分?”

    他想着,沈冷的回答若是圆滑些就会说五五开,或者是四六,大宁当然是六分,三七的话就有些过了。

    “必败无疑。”

    沈冷的回答却让庄雍心里微怒,自己练兵四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评价他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水师。

    “为什么?”

    “河就是河,不是大海,我没有见过大海但听人说过,浩瀚无边,南平江现在的水师战船造的都够大了,而且绝对是以适合海战为基础设计打造的战船,可是即便如此,还是会输的。”

    “说仔细些。”

    “第一,水师的士兵们连大海都没有见过,我打个比方,同等战船数量同等战船规模同等兵数之下,现在的水师打得过南平江上的水匪吗?”

    不等庄雍回答,沈冷继续说道:“第二,士气......求立国的水军已经成型多年,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南平江水师到现在还没有打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看起来士气高昂的队伍一旦稍有失利,怕是恐慌就会蔓延全军。”

    庄雍本来还有些生气,听完沈冷的话之后陷入沉思。

    同等条件下打得过水匪吗?

    水师的士兵对水匪向来都是瞧不起的,若这些话问一个寻常士兵,一定会被耻笑,说沈冷是个傻逼。

    可庄雍知道沈冷不是瞎说八道,就如上次,在陆地上,八十个水军战兵就能把一个几百人的水匪营地夷为平地,可是在水上呢?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庄雍问。

    沈冷回答:“咱们的战船造的一味求大,这当然没有什么不对的,可是江浪大的过海浪?江上四平八稳的战船,到了海上就不好说了,我觉得造船不能这样想当然啊,最起码要去学习,哪怕是向求立国的人学习,向南越国的人学习。”

    这话若是出现在大宁朝堂上必然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向求立国南越国学习?疯了吧!

    可庄雍却陷入了沉思。

    “将军?”

    沈冷看庄雍在发呆,轻声叫了一声。

    庄雍回过神来问:“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搞几艘回来。”

    沈冷挥舞了一下拳头:“不计代价,也要搞几艘求立国最好的海船回来,拖到安阳船坞里大卸八块,看仔细了。”

    庄雍点了点头,随即又一声长叹:“怕是陛下等不及啊......”

    沈冷耸了耸肩膀,心说那我能怎么办?我连陛下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有机会剪掉陛下几件衣服管用不管用,然后他就想到了茶爷.....茶爷可真好看啊。

    花痴脸。

    “沈冷?”

    轮到庄雍把沈冷喊回神。

    “你先回去吧,我今夜就写奏折千里加急的送到京城去。”

    沈冷哦了一声,行礼,告辞。

    庄雍回到书房之后坐下来,之前觉得脑子里空空如也,现在却有写不完的东西,他提笔洋洋洒洒的写了一份几千字的奏折,然后封了火漆,叫来亲兵送到驿站去,千里加急。

    交代完了之后也算放下一桩心事,他开始思考沈冷这个小家伙,有狠劲,有锐意,难得的是还有思想,这样的孩子好好培养的话一定是前途无量。

    庄雍想着若是沈冷进了战兵,给他几个人让他带着练练看会不会有些不同寻常的效果?

    而回到营房的沈冷躺在床上却开始反思,自己今天的话是不是说的有些多了?

    这个时候了,他没睡,庄雍没睡,水师大营里还有一个人没睡......沐筱风睡不着,第一是因为脸疼,第二是因为心里有恨。

    他还在不停的思考着,如何才能把沈冷给除掉?

    若是自己写一封信回去,父亲一定会想尽办法解决这件事,可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无能?年轻气盛的沐筱风,也不想整日都离不开父亲的关照。

    船港的夜静悄悄,杀心起,风萧萧。(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