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去吧去吧
    【两章连更,晚上还有一章,新书期继续求辅助,月票,收藏,推荐票,需求量特别大......】

    沈先生说一个有风度的男人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谦逊的,沈冷想了想自己真是完美,这么谦逊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接下来的比试有些乏善可陈,事实上这些就算前两个大项已经合格的新兵在格斗技巧上也没有什么值得赞美的地方,和沈冷比起来用不在一个层次形容都不准确,更像是不在一个世界。

    天快黑的时候沈冷走进了庄雍的军帐,然后用特别不好意思的笑容来面对将军大人。

    庄雍微微摇头:“假了,收起来。”

    于是沈冷笑的得意起来。

    庄雍点了点头:“年轻人,得意须尽欢。”

    沈冷道:“得意忘形就不好了,毕竟我是打赌赢了的那个,得收敛些。”

    庄雍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沈冷还只是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孩子啊,自己竟然要费心机的在他身边安排一个杜威名。

    “若你只是来向我炫耀你拿了比试第一的话可以走了,很幼稚。”

    “不是,我......真的有些难以启齿啊。”

    当沈冷说出难以启齿四个字的时候,庄雍的第一反应是让他闭嘴不要继续说下去了,然而沈冷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虽然难以启齿但还是要说的,我这不是要去长安吗,但确实是囊中羞涩连一个人的路费都没有,况且还要带着杜威名,所以我想问下将军能不能......”

    “不能。”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庄雍堵住了:“还没到发军饷的日子,就算是发了军饷也不够两个人一个月来回所用,你死了心吧......再说你怀里还有一块金子,你居然好意思跑来找我预支军饷?”

    “将军你误会我了。”

    沈冷一本正经的说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军人,我当然知道不能随意破坏军律,预支军饷是没有先例的,我怎么好意思跟国家借钱?我的意思是,将军能不能私人借给我一些?”

    庄雍觉得自己的心口要炸。

    “金子是要留给先生和茶爷的。”

    沈冷一脸的真诚:“回头从我军饷里扣?”

    庄雍:“我没有答应你。”

    沈冷:“我曾经是一个往江边送货装船的挑夫,每天能赚一些,虽然辛苦但劳有所得,若是将军不愿意借给我的话,我能不能带着杜威名先去江边做几天挑夫?”

    庄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来一个钱袋扔出去:“滚......”

    沈冷一把将钱袋接住,发现这钱袋上的绣工漂亮的不像话,他年少时候接触最多的便是锦缎布匹,刺绣自然最熟悉不过,可眼前这小小一个钱袋上的绣工还是让他震撼了一下,那一只展翅雄鹰竟是栩栩如生。

    “好绣法,将军这钱袋是谁绣的?可否介绍我认识一下,以后我可以到她这里进货然后卖到外地行商手里,这样就能早一些还你钱了......”

    庄雍想捂脸。

    “这是我女儿若容为我绣的。”

    “对不起......”

    沈冷连忙道歉,想着挽回一下尴尬的气氛,随口说了一句:“果然虎父无犬女啊。”

    庄雍:“你是说本将军绣花比带兵好?”

    沈冷手一抖:“我还是数钱吧......”

    他把钱袋子里的银子都倒出来,估算了一下至少有五十两以上,他蹲在那精打细算,取了其中二十两银子,剩下的放回钱袋里。

    “用不了这么多的。”

    大宁国富民强,庄雍的俸禄很高,这些银子本来就想着送给沈冷就罢了,他居然还认真的数了数,显然是打算还钱的,这似乎和他不要脸的性格有些抵触啊......

    “真的要还?”

    “真的要还,借的就是借的。”

    沈冷双手捧着把剩下的银子放回去,然后行了个军礼转身要走。

    庄雍:“我本以为你再不要脸也比沈小松强一些,没想到你有过之而无不及......把我的钱袋给我留下,不然我赏给你二十军棍。”

    沈冷一脸尴尬的把那漂亮之极的钱袋子放回去:“咦,怎么忘了呢。”

    庄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对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如此包容,他发现自己居然说了一句不走脑子的话......

    “这是我女儿给我绣的,自然不能送给你,若她闲暇时我问问能不能也绣一个给你。”

    说完这句话庄雍就后悔了,暗骂自己在这个家伙面前怎么像变成了一只老母鸡?而那个小鸡仔不是自己亲生的啊......

    沈冷连忙摇头缓解了庄雍的尴尬:“不用不用,我一个粗人哪里配得上用小姐亲手绣的钱袋,那可是万金不换的宝贝啊......”

    还没等庄雍感动呢,沈冷下一句话就理所当然的出来了:“虽然我不要,但也不能忽略了将军的一番好意,小姐的绣工天下无双这钱袋万金不换,我不要的话,能不能抵了这二十两银子的债务?”

    庄雍:“滚,立刻,马上滚。”

    沈冷抱着银子就跑了。

    沈冷回到营房之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又去找了杜威名,跟他简单说了一下后让他明天一早在江边渡口等着,然后像是一只撒了欢的不能说名字的狗一般冲了出去。

    回到那道观的时候沈冷发现自己不在这两个家伙过的简直就不是正经日子,沈先生自然是不会做饭的,沈先生若是不会沈茶颜怎么可能会?

    这些天两个人的饭都是将就着吃,沈冷进门的时候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对着石桌上的馒头咸菜发呆。

    若是别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感动,为了让自己进入军营一家人省吃俭用,多感人?可沈冷知道他俩只是懒,非常的懒。

    所以沈冷扔下自己的行礼在那俩人惊讶的目光下直接进了厨房,然后发现家里的两把菜刀上居然贴了封条。

    一张封条上写的是看谁熬不住先用,另一张封条上写的是好啊你以为我怕?

    沈冷想着这真是一对情深义重的好父女啊。

    沈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进来:“你经常用的东西,封好了,怕用坏了,你回来之后用着不顺手怎么办。”

    沈冷:“庄雍将军时常夸你,说普天之下论不要脸先生当排第一。”

    沈茶颜蹲在门口笑,笑的眼圈微微发红:“傻冷子。”

    “干嘛?”

    “没事,叫着玩。”

    “哦。”

    “傻冷子。”

    “嗯。”

    “傻冷子。”

    “嗯。”

    他手脚麻利的把自己半路上买回来的肉和菜收拾了,嘴里却没停,一直都在应着,沈茶颜叫一声他就答应一声,一个叫的不厌其烦,一个答应的不厌其烦......叫的不厌其烦,这句话似乎略有歧义......

    大约半个小时候后石桌上就摆满了菜,香气扑鼻,沈先生拎着一壶酒出来:“庆祝你的第一次探亲假,喝一点。”

    沈茶颜:“还不是因为有了下酒菜?”

    沈先生:“给予你的父亲多一些尊重,别忘了你是嫁不出去的。”

    沈茶颜刚要反驳别人嫁的出去我怎么就嫁不出去,然后反应过来,脸一红,低着头开始吃饭,饭菜一入口居然哭了:“真好吃啊......”

    沈冷:“在把我带回来之前的那些年你们娘俩是怎么过的?”

    沈先生刚要说话想到了娘俩两个字,于是狠狠的瞪了沈冷一眼:“那个时候啊......她饭量还小......”

    沈冷噗的一声笑了,沈茶颜居然脸又红了,以前的茶爷可是很少会脸红的,彪悍的可以拎着沈冷撞树的人物,脸红不符合性格啊。

    沈冷笑够了一边吃一边说道:“我明天得出趟远门。”

    “去哪儿?”

    “不行!”

    问去哪儿的是沈先生,说不行的是沈茶颜。

    沈冷放下碗筷认真的说道:“最近几天日夜不宁,眼皮一个劲儿的跳,我夜观天象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然后猜着大概是孟长安要出事,所以必须去一趟。”

    沈茶颜:“那个家伙能出什么事?他从小欺负你,你还惦记着他做什么。”

    沈冷摇头:“他哪是真的在欺负我?每次他看到他爹要打我的时候都会凶狠的冲上来打,他爹笑呵呵的在那看着,觉得自己儿子真是了不起,镇子里的人看到了也会说一句有其父必有其子,可我却知道孟长安的心思,他打了我,终究比他爹动手要轻的多啊......”

    沈冷仰天,不让眼角那一滴湿润落下来:“那个家伙,嘴巴毒的很,心肠好。”

    沈先生道:“也许只是你胡思乱想,他在雁塔书院不会出什么事。”

    沈冷道:“去看一眼,无事最好,当是走一趟长安长长见识,若有事......人还在就帮一下,人不在了,总得收个尸。”

    沈先生沉默了好一会儿,起身回到屋子里,没多久提着一个包裹出来:“你军营里的横刀不能带,轻而易举就能被查出来,上面砸着钢印,这里有一把雨伞,往左边扭可以弹出两刃,便是一柄薄刃剑。”

    “里面我准备了一些银子,你路上用。”

    沈先生把包裹放在沈冷脚边:“有所为有所不为,你觉得该做的事就去做。”

    “谢谢先生。”

    沈冷也没有想到先生会这么轻易的答应自己,毕竟先生或许理解不了孟长安对他来说的重要。

    然后他就发现沈茶颜居然没有反对了,而是坐在那大口吃饭,这有些不对劲啊,小鸡仔要出门远行,老母鸡怎么会一反常态?

    “我吃饱了。”

    沈茶颜舒服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真好吃啊......”

    说完之后她就起身回了自己屋子,沈先生看了沈冷一眼:“不正常。”

    沈冷点头:“非常的不正常。”

    片刻之后沈茶颜从屋子里出来,笑着对沈冷说道:“你要出远门,先生给了你一个包裹,我也给你一个。”

    沈冷伸手:“拿来。”

    沈茶颜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抖出来一个床单裹在自己身上:“比他那个大,但是带着会很方便噢,要不要?”

    沈冷笑起来,看向沈先生,沈先生无奈摇头:“去吧去吧,一起去就是了,我本想放你单飞一次,看来只能是双飞了......”

    沈冷听到双飞两个字脑子里出现的就是比翼双飞四个字,然后想着比翼双飞说出来就很美好的样子,为什么把双飞两个字拿出来就听着有些奇怪呢?(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