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长安城
    世上有国数百,最强者自然是大宁,数百国有数百都城,最大者当然是长安。

    先乘船再驾马,每天只睡上两个时辰随即启程赶路,基本上吃的都是干粮,连停下来吃口饭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茶爷才知道沈冷有多急。

    杜威名感觉自己随时都要累垮可却一言不发,对沈冷他自然说不上什么忠诚,更多的是畏惧,而更大的畏惧则是来自庄雍。

    他咬着牙撑着第一是因为现在身不由己,第二是因为他不愿意输给那个女孩子,这一路上她都不觉得辛苦,自己有什么资格觉得辛苦?

    而沈冷的自律给杜威名极大的冲击,每天休息的那两个时辰对他来说无比珍贵,倒在床上就不想起来,可只要到了两个时辰沈冷必然会精神饱满的喊他出发。

    沈先生说不会跟着他们,这是对他们两个能力的第一次真正检验,可是沈先生在沈冷和沈茶颜出发之后就去找了庄雍,借了一艘快船一匹快马,速度比沈冷他们还要快些,当沈冷他们到了长安城外仰望高墙的时候,沈先生已经在城中了。

    出发的时候庄雍问沈先生为什么不告诉沈冷他们,沈先生说,没有支援的情况下,他们才会把事情做到最好。

    庄雍听完这句话后若有所思。

    “好高啊。”

    茶爷抬起手挡着稍稍有些刺眼的阳光抬头看,发现这样不能将城墙看个完整,放下手,原来那刺眼的不仅仅是阳光还有城墙上随风飘摆着的金色宁字大旗。

    三个人都是第一次到长安,还没进城就被这高墙所震撼,沈冷本觉得安阳郡城已经很大了,此时才醒悟自己的格局有多小。

    站在安阳郡的城墙上往四周看是一隅,站在这长安城上往四周看,便是天下。

    沈冷将路引递给城门口的士兵,那人仔细看了看后交还给他:“来长安城做什么?”

    沈冷回答:“看一个朋友,在雁塔书院里已十年,我还是第一次来。”

    那士兵听说他朋友在雁塔书院里已经十年,想想那地方求学的人非富即贵,对沈冷倒也多了几分客气:“进城之后沿着大街直走,五里后右转进学府街,看到那座石塔所在便是雁塔书院了。”

    沈冷道谢,那士兵又多说了两句:“你们来的时间巧了,后天就是雁塔书院十年学子的结业大典,也是长安城中一件大事。”

    沈冷笑着点头,带着茶爷和杜威名进了城,顺着大街一直向前按照那士兵的指点在学府街右转,转角处是一座规模很大的酒楼,名为登第楼,在长安城里极有名气。

    登第楼的位置距离雁塔书院已经没有多远,站在登第楼三楼就可以看到小半个书院。

    长安城里不可纵马,三个人牵着马打算去书院附近找客栈住下。

    登第楼三楼靠窗的位置,身穿天蓝色院服的孟长安两只手扶着窗口脸色深沉,似乎有些不悦,他恍惚看到下面三个人牵着马过去,其中一人有些眼熟,却没有在意。

    “孟兄。”

    坐在桌子边上同样身穿院服的那个人看起来比孟长安还要大些,显得老成,眉宇之间有些阴郁,虽然嘴上客气,可眼神里已经满是厌恶。

    “我只是个做说客的,若不是和你和他关系都还好,我也不会来多嘴......孟兄你也知道三甲的意义有多大,中三甲者从文可为员外郎从武可为校尉,直接就是正六品,多少人眼红盯着。”

    “陈子善的父亲可是北库武府的副司座,说位高权重也不为过,你该为自己考虑一下的......陈子善被你压了这么多年只盼着能中三甲,你就让一让又何妨?他答应了,只要你让一让,他会请他父亲帮你在武府之中谋职。”

    孟长安回头:“你可说完了?”

    说话的人叫张柏鹤,他父亲正是北库武府里一个官员,陈子善的父亲是他父亲的顶头上司,他自然要多巴结。

    张柏鹤压着怒意说道:“我苦口婆心劝你这么多,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你好,后天大比,于典,白小歌两个人实力与你不相上下,你们三个人谁输谁赢都无定数,陈子善已经找过那两个人,他不求状元不求榜眼只求一个探花,你让了,你也不算失去什么,得到的好处怕是会更多。”

    “为我好?”

    孟长安冷笑一声:“我需要吗?”

    张柏鹤终于忍不住了,啪的一声拍了桌子:“孟长安!你不要不识好歹,你什么身份难道自己不清楚?传闻你父亲就是个水匪,虽然没有证据坐实,可你也知道朝廷对你这样的人绝无可能重用,你还没有离开书院就得罪了大人物,你就不怕自己出事?出了事,你家里可有人能为你撑得住?”

    孟长安的手松开窗口,转身:“回去告诉陈子善,唯一让我妥协的办法就是击败我。”

    可这还算妥协吗?

    张柏鹤骂了一句转身就走,到了楼梯口的时候听到孟长安冷冷淡淡的说道:“记得把账结了,是你要请我吃饭的。”

    张柏鹤嘀咕了一声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蹬蹬蹬的下了楼。

    孟长安坐下来开始吃,狼吞虎咽,自离开鱼鳞镇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跟家里要过一个铜钱,日子过的确实清苦,这一桌子的丰盛饭菜他要不起。

    张柏鹤离开登第楼直接上了一辆马车,马车里坐着的陈子善急切的问了一句:“如何?”

    “死硬的东西!”

    张柏鹤看向陈子善:“说不通。”

    陈子善脸色一沉:“那可怎么办?于典是禁军副将于冠恩的儿子,白小歌是湘宁白家的人,这两个我都惹不起的,只能从孟长安这边找机会。”

    张柏鹤眼睛里凶光一闪:“实在不行......就让他出点意外?”

    陈子善吓得脸色发白:“你在胡说什么,这可是长安!”

    张柏鹤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长安,可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人相信我们会对他动手,我来想办法就是了......长安城也不都是正大光明,地下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人,这些人只认银子不认人,什么事都肯做,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人查到你头上。”

    陈子善犹豫了片刻之后随即点头:“那就手脚干净些。”

    “劳伯还在吧?”

    张柏鹤问了一句。

    劳伯是陈子善的家奴,这十年来都是他在长安城暗中保护陈子善,这个人原本是个江湖客,因为犯了事要被处死是陈家的人暗中保了下来,自此之后就一直是陈子善的保镖,武艺很强。

    “劳伯可不能自己动手。”

    “劳伯要杀的可不是孟长安,我下午就去找暗道上的人,除掉孟长安之后约定个地方给这些人尾款,让劳伯出手把这些人都杀了,干干净净,谁还能知道这是我们安排的?”

    陈子善听了之后心情也好了不少:“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说的办,可长安城里的暗道不好找吧。”

    “公子,你和我不一样。”

    张柏鹤微微叹息:“你从一开始就是要做人上人的,而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帮你成为人上人的那个人,所以你接触不到的层面,这几年来我都在不断的去探索,我学问不好,武艺稀松,靠我自己一辈子也就是个碌碌无为,所以我只能靠你了公子。”

    陈子善握住张柏鹤的手:“你安心,只要我有所成,身边就有你一个位置。”

    张柏鹤看起来颇为感动,千恩万谢,然后出了马车往大街另一个方向走了。

    陈子善坐在马车里想着,若事情成了,张柏鹤杀不杀?

    雁塔书院十年大比的三甲啊,从文员外郎从武校尉,起点很高了,有多少人挣扎半生都到不了六品官。

    说起来四库武府的副司座是从四品,可权利仅仅就在武府里,出了武府谁认他父亲?自己年纪轻轻若是就能以六品起步的话,将来超越父亲当然不算什么难事了。

    他握紧了拳头自言自语:“孟长安你不要怪我,是你自己要找死的。”

    登第楼里,孟长安吃饱了之后拍拍肚子,喊来店小二,店小二还以为客人是要打赏,笑呵呵的过来,结果孟长安指着剩下的菜说了一声打包,那小二脸色都不好看了。

    “这盘菜只剩下这么点了,也打包?”

    “当然,指望我自己可不是经常能吃到你们登第楼的菜,就算是只剩下一根我也要带走。”

    店小二心说我们登第楼怎么会来这么寒酸的客人,看他身上是雁塔书院的院服,难不成是偷来的?

    可是登第楼再大也不会欺客,登第楼的老板对他们的要求就是满足所有客人一切合理的要求,至于不合理的就不要去理会,因为在长安城没人敢在登第楼闹事。

    曾经有闹事的,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

    孟长安拎着剩菜下楼,脑子里想的却是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吃没吃过这般美味的东西,以后若是还能见到,就请他在这登第楼里吃一顿吧。

    拍了拍钱袋子,瘪瘪的。

    “得攒钱啊......”

    而此时,沈冷他们已经到了雁塔书院的外面,对面恰好有一家规模很大的客栈,沈冷三人牵着马进了客栈的时候,孟长安拎着剩菜溜溜达达的回来了。

    沈冷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看到什么。

    客栈小二连忙迎过来将马匹牵了去,有人过来招待,沈冷道:“一间上房一间下房,马喂最好的料。”

    他看向杜威名:“你和我住一起。”

    茶爷略微有些失望啊。

    ......

    ......

    【今日的加更,么么哒。】(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