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流浪刀
    无论如何,狗篮子这名字都不好听,在北方还有另外一种更让人厌恶的意思,所以狗篮子只是外面的人给这个组织的一个称呼,他们自己人有另外一种叫法.....流浪刀。

    狗篮子和流浪刀这两个名字天差地别,可不管叫什么,这些人做的事终究令人不齿。

    杜威名第二次到了河边的时候还在心里骂沈冷神经质,可是当他打算找个地方偷懒的时候却发现竟然真的一艘船在岸边停下来,从船上下来六个抱刀的汉子,在长安城里敢抱刀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官家的一种是见了官家就会跑的。

    这六个人把船绑在岸边,然后凑在一起商议了一阵后分开,分别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此时天才刚刚有些发暗。

    杜威名没敢动,趴在那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牙齿都在轻轻的打颤。

    或许是因为天意,看门的老头儿刚刚换班离开不久,孟长安就和另外一个书院的弟子肩并肩走了出来。

    走在他身边的这个人叫周安生,在书院里人缘极好,他是那种谦逊礼貌到了极致的人,年轻却不气盛,有人说他家世不好所以才会对谁都如此客气,可不管别人说他什么他都不计较。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的家世都不好,所以孟长安时常照顾周安生,在他看来周安生哪儿都好,就是太娘了些,连走路的姿势都轻轻柔柔的,猫一样。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孟长安一边走一边问。

    周安生道:“河边,我也不知道于典找你什么事,偏偏要在河边说,难道在院里不行?”

    孟长安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不久刚刚见过张柏鹤,可于典不是张柏鹤陈子善之流,那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大比而私下里找孟长安让他让一让,况且两个人本来就实力相当,谁输谁赢不存在定数。

    周安生一脸的不好意思:“他找我帮忙,我也不好不帮。”

    “你呀,就是脾气太好了,我去见他不是因为他面子大,而是因为你面子大。”

    周安生听孟长安这样说立刻笑了起来,连笑容都显得那么腼腆。

    “谢谢孟大哥。”

    他的脸居然还微微发红,像个女孩子。

    孟长安叹了口气,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不许笑!”

    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在鱼鳞镇自己家后边那个废弃仓库,他朝着那个家伙喊了好几次不许笑。

    周安生:“哦,孟大哥不许我笑,我就不笑了。”

    他真的不笑了。

    所以孟长安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个家伙才不会听我的,越是不让他笑他越会笑......也不知道这几年跟着那两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过的怎么样。

    “孟大哥你在想什么?”

    周安生看他脸色不对劲问了一句。

    孟长安不好意思起来:“没事没事,突然之间晃了神,想到小时候一些事。”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书院后边那条河的方向走,在路边一个茶楼里,陈子善和张柏鹤坐在床边看着那两个人过去,张柏鹤冷笑起来:“都说孟长安是一头猛虎,可虎再猛脑子笨有什么可怕的。”

    陈子善也笑起来:“是啊,脑子笨的人再加上自负,那就容易死的快些。”

    这句话本来是说孟长安的,可是张柏鹤忽然之间惊醒了什么,若有深意的看了陈子善一眼,后者眼神一直都在窗外似乎死死的盯着孟长安,可张柏鹤总觉得陈子善的眼神有些飘忽。

    进了树林之后孟长安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与其说这是一种习惯,不如说是一种天生的戒备心,林子里白天的时候偶尔会有人,天黑之后便显得有些阴森,光线不好,按理说也不会有是没发现。

    可是孟长安忽然停了下来,低头看了看脚下,林子里还没有黑透,他发现脚下的草地有被人踩过的痕迹,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是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当然这也算不得什么,毕竟白天的时候林子里也不是没有人来。

    可是孟长安却微微皱眉,伸手把周安生拉到自己身后。

    “怎么了?”

    周安生的脸色一变。

    “没什么,你在我身后就好。”

    他说完之后往高处看了看,又往河边看了看,在几棵树的间隙里看到了河边那艘船。

    “想杀我的话,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于是就一柄刀从树上落下,刀光如匹练。

    周安生喊了一声孟大哥小心,可他背后也有一柄刀刺过来。

    孟长安微微侧身幅度很小,却恰到好处的避开了那一刀,刀几乎是擦着他的肩膀下去的,在那一瞬间孟长安左手伸出去刚好掐住那刀客的脖子,手指一发力,五指抠进了脖子里,往外一拉,半截脖子被他撕了下来。

    刀客脖子里咕嘟咕嘟往外冒血,连续倒退了好几步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孟长安把手里的肉和一截喉管扔掉,手掌的血腥味让他有些兴奋。

    他身后周安生和另外一个刀客纠缠,天空上一张网落下来,三个刀客抓着渔网罩向孟长安的头顶,孟长安站在那却没有动,渔网落下来的时候孟长安举起手抓住网格然后身子旋转一周,那三个刀客还没有落地就被甩飞了出去。

    孟长安大步跨出去,右脚侧踢,一个刀客跌坐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孟长安的脚就到了......砰!砰!连续两声,第一声是孟长安的脚面崩在对方侧脸上,第二声是对方的脑袋撞在树干上,然后脑壳就碎了。

    尸体软软的倒下来,碎裂的脑壳里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另外两个刀客已经起身,两刀同时落下,孟长安从面对那两人稍稍变动只是侧身而已,两刀贴着他的前胸后背落下,空隙就那么大,分毫不差。

    孟长安的两只手同时伸出去,左手中指食指右手中指食指插进了那两个刀客的眼窝里,他双手一发力把人横着拉过来,两个脑袋撞在一起,溅出来的血喷了孟长安一脸。

    不过短短片刻,他连杀四人。

    刀客一共来了六个,除去一个在和周安生缠斗之外,还有一个已经转身在跑了。

    爬伏在草丛里的杜威名看着那手段凶狠的家伙连杀四人,心说若此人就是孟长安,沈冷何必要来?

    孟长安松开手的时候剩下的那个刀客已经跑出去十几米远,朝着岸边那条船的方向,孟长安微微哼了一声,脚下一点追了出去,他的脚在地面上炸开一团土,土飞起来,人已经在数米之外。

    那不是什么轻功,只是爆炸一样的力量。

    孟长安追上那个刀客只用了七步,可想而知他这一步迈出去有多恐怖,大开大合,动作刚猛。

    他追至那刀客身后,刀客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骤然转身一刀劈下来,孟长安依然不躲不闪,一拳直轰出去......刀先出,可刀才落下一半孟长安的拳头已经到了那刀客脸上,这一拳直接把皮肉打炸,那是何等的力度?

    拳头砸在颧骨上半边脸随即裂开,那刀便永远也落不下来,刀客向后倒飞出去,孟长安的左拳又追上了,这一拳勾在刀客的太阳穴上,砰地一声太阳穴砸进去一个坑,另外一边的太阳穴噗一下鼓了起来......

    孟长安转身往回走,看都没有多看那刀客一眼。

    赤手空拳,连杀五个刀客,孟长安身上的血腥味已经开始变得重了起来,他往回走的时候看到周安生已经把刀客的刀子抢过来,一刀斩在那刀客的脖子上,刀客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周安生拎着刀子冲过来,脸色白的吓人:“孟大哥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于典居然没安好心。”

    “不可能是于典。”

    孟长安嘴角一勾:“于典那般磊落的汉子,做不出这种龌龊事,多半你也被人骗了。”

    周安生皱眉:“不可能啊,我明明......”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孟长安发现周安生的肚子上有伤口,肠子都快流出来了。

    他连忙蹲下一只手捂住周安生的伤口,另外一只手从周安生身上撕下来一条衣服要为他勒住。

    周安生一脸的歉疚:“对不起孟大哥,我是不是挺笨的......我武艺不如你,也做不到你那样杀人果断凶狠......”

    或许是因为觉得凶狠两个字不太好,所以他脸上的歉疚更浓了些。

    孟长安为他将肚子上的伤口勒住:“他们是来杀我的,难道我还要温柔些?杀人,本就是这世上最冷酷的事......嗯?”

    他忽然嗯了一声,然后迅速起身后撤,低头看,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周安生藏在袖口里的匕首,如果不是看到周安生肩膀动了一下他立刻后撤,这一刀就在心脏。

    周安生挣扎着坐起来:“你说的对啊,杀人本就是这世上最冷酷的事。”

    他将孟长安给他包扎好的布条又紧了紧,血水一股一股的冒出来,可他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歉疚痛苦之色,只有狠厉。

    “想不到我会看走眼。”

    孟长安微微叹息,任由那把匕首还在肚子上插着,却没有拔出来。

    他看向周安生:“贯堂口还是流浪刀?流云会和红酥手是不屑于接这种生意的。”

    “流浪刀。”

    周安生如实回答。

    孟长安看起来有些痛心:“你一个雁塔书院的弟子,纵然成绩不算优秀,但将来前程也算光明,居然进了下三滥的流浪刀。”

    “你错了啊......我不是进书院后加入流浪刀,而是流浪刀把我送进书院的,大家都说流浪刀下三滥,我们自己也知道确实不太光彩,可谁想永远不光彩?所以总得做出些改变,有人在朝廷才会慢慢的不再下三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戏太真了些,真他妈的疼啊。”

    孟长安道:“算计的很好,我死了,你重伤,谁会怀疑你?”

    周安生摇头:“也是逼不得已,莫说六个刀客,便是十六个,二十六个也杀不了你啊.....若不是这笔酬金确实诱人我也不会暴露自己,孟大哥,对不起了。”

    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于是从四周的草丛里站起来至少二三十个刀客。

    爬伏在草丛里的杜威名脸色大变,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

    ......

    【结尾说三件事,第一件是特别真诚的感谢读者軽軽悄悄,每一章都认真的写了质量极高的书评,真的很感激很感动,谢谢你,也谢谢那么多在书评区留下了评论的朋友,随心,黑骑,美琪......那么多那么多支持我的人,正因为你们的存在我才能不断的改善自己,谢谢。】

    【第二件事是特别认真的求一下收藏,推荐票,这两种都是不需要消费的,力所能及不影响自己生活的情况下,可以投给本书一些月票,感激不尽。】

    【第三件事是请大家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