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挡回去就是了
    古语说拳怕少壮,刀何尝不是一样。

    过去没有人知道流浪刀的刀首居然就是雁塔书院那个酒糟鼻子的看门老头,今后怕是也没有几人会知道了。

    沈冷很清楚这些人都是坏人,恶人,为了钱可以什么都做的人,所以沈冷下手的时候没留一分余地,可是当那老头倒在他刀下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生命消失,还有一种对命运安排的不甘。

    南平江上的水匪总是说若是衣食无忧谁愿意做匪?

    这就是一句屁话,要多扯淡有多扯淡。

    所以沈冷看着那老者倒下去时候眼神里的不甘,也没有什么心疼。

    坏人给自己做坏事打上一个不甘命运安排的标签就不是坏人了?

    剩下的流浪刀还有很多,至少四五十个人,他们看着刀首倒下去,手里的刀握得更紧了。

    沈冷以为他们会拼命,可是却没有,几十个刀客跪下来,这些为了钱什么都肯做的家伙几乎同时将手里的钢刀架在脖子上,然后有一小半的人抹了脖子,另外一大半人颤抖着,不知是谁啊的喊了一声后站起来跑了,剩下的人也跟着跑了。

    沈冷看着却没阻拦,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刀首不在,流浪刀亡。”

    一个倒在血泊里的人艰难的抬起手似乎想把逃走的同伴拉回来,嘴里嘀咕着那几个字:“我们当初一起发过誓的......”

    誓言这种东西如果不去遵守当然也不会被天打雷劈,这些无恶不作的人心中也有自己守着的那份净土,有的人守住了有的人放弃了,这片净土叫义气。

    沈冷看着那些倒下去的尸体有些发呆,先生说的真的很对啊,人心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

    但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没完,他得做些自己离开之后别人再想动孟长安也会心头颤一下的事,于是他在库房里找到了一个拖把,沾了地上的血,在库房地板上写了几个字。

    要杀孟长安,先杀沈冷。

    茶爷从窗口翻进来,站在他旁边看了看那几个字,微微皱眉:“不吉利。”

    沈冷哦了一声,把那后面几个字擦掉。

    要杀孟长安,必死于孟长安之前。

    茶爷看的出来沈冷心情复杂,其实她又怎么会不一样呢,那些刀客自杀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发生的自然而然,这便是群体和个体的不同,若这里只有一个流浪刀的刀客未必就会自杀,当有一个人那样做了,其他人跟着做就变得轻易起来,当有一个人站起来跑了,其他人跟着跑也变得轻易起来。

    “走吧。”

    沈冷伸出手,茶爷把手放在他手心,沈冷发现茶爷的手很冰。

    今天,茶爷破了杀戒。

    登第楼。

    到了这个时辰登第楼里的其他客人都已经走了,大厅里空荡荡的,几个伙计站在一边打着哈欠,却不敢离开,因为老板就在二楼喝茶,每天老板都会在二楼坐半个时辰,然后准时回家去,所有人都知道老板对夫人很尊敬,也有人说那是怕老婆。

    今天例外,老板在等人。

    孟长安换了一身衣服回来看起来脸色已经好了些,走路的姿势显然有些不对劲,毕竟那一刀很凶狠,书院里的郎中给他上了药缝合了伤口也包扎的很好,可疼是止不住的。

    他抱歉的笑了笑,然后开始点菜。

    有人穿过大厅蹬蹬蹬的跑上了二楼,孟长安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跑上去的这个人功夫很不错,哪怕故意压重了脚步也瞒不过孟长安的眼睛。

    二楼,穿了一身月牙白长衫的中年男人抬起头看了看刚刚进来的年轻人,微微摇头:“何时才能沉稳些?”

    上来的人二十几岁,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

    “爷,成了。”

    他说了三个字,笑的嘴都合不拢。

    “不值得你这么开心。”

    中年男人放下茶杯:“不是我们动不了流浪刀的人,而是我们不能随便动,流浪刀没有底线没有规矩,我们有,若东主问起来我不好解释,毕竟我们身上压着两个口字。”

    有一个字,有两个口。

    年轻人嗯了一声:“幸好有人开了头。”

    中年男人道:“先回去吧,今天夜里注定不会安稳,我在这多坐一会儿那几个小家伙就多安稳一会儿,毕竟也算是帮了咱们的忙。”

    年轻人叹道:“他们三个运气真好。”

    中年男人摇头不语。

    沈冷和茶爷离开了码头往登第楼赶回来,码头上的杀戮却没有因为他们的离开而停下来......一个刀客贴着墙根走,想着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然后眼前恍惚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后各有一个穿白衣的人出现,前面一刀后面一刀。

    栈桥边,三个刀客跳进一条小船准备离开,解绳索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看,栈桥上出现了一排穿白衣的人,像是孝服一样,阴森森带着杀气,他们吓得面无血色,然后就是一片弩箭激射过来,三个人倒在小船上。

    一个刀客在本地娶了妻子家就在码头不远处,跑到门口的时候盘算着怎么和妻子解释要尽快离开长安,手刚放在家门上还没有发力去推门却自己开了.....刀客愣神的时候,一把刀从门里面刺出来,刺穿了他的心口。

    沈冷到登第楼门外的时候,登第楼里那个年轻人已经回到了码头库房这边,白衣人默然的将所有刀客的尸体都带了回来扔在库房地上,年轻人觉得这样乱七八糟的看着好别扭,心里难受,于是一具一具的把尸体摆的整整齐齐,这下看着就舒服多了。

    “要杀孟长安,必死于孟长安之前?”

    年轻人读了读沈冷留下的字,发现有一块涂掉了,想着难不成这几个字还写了错别字?

    不过他很喜欢留字的年轻人这做事风格,年轻人,想法大概也都差不多吧。

    “白爷,都杀完了。”

    一个白衣刀客过来说来一句,态度恭谦。

    谁都知道流云会除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总舵主之外,最可怕的两个人一个叫黑眼一个叫白牙,这年轻人笑起来的时候牙齿确实很白很整齐,能放血的或许只是那颗稍显俏皮的虎牙了。

    “拿把椅子来。”

    白牙吩咐了一声:“我在这等一会儿,你们散了吧。”

    大队的白衣人整齐有序的撤离,安静的只有脚步声,列队离开的时候那步伐好像能踏在人的心口上,一步一疼。

    不久之后码头上又出现了一群人,为首的是贯堂口的三当家,离着还远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库房的门开着,灯火下那白衣年轻人坐在椅子上似乎睡着了,贯堂口的三当家看到他之后咬了咬牙,转身就走。

    长安城的暗道上能让人见了就躲着走的人不多,恰好流云会白牙是其中一个。

    贯堂口的三当家就算把自己的牙咬碎了,也不敢去碰那个牙,他走着走着忽然张嘴了骂了一句:“操-他-妈......流浪刀的那群疯狗这些年肯定攒下了不少银子,流云会的人一个铜钱都不想往外吐,让别人怎么玩?”

    雁塔书院。

    已经很多年没有抛头露面的老院长深夜待客,虽然从分量上来说客人还不值得他亲自接待,可毕竟涉及到了不只是书院的一个人两个人。

    来的人是长安府的总捕,一个脸型方正性格忠直的汉子,已是不惑之年,他年少时候应该是个锋利的人,如今在老院长面前坐着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想带他走?”

    老院长问。

    总捕薛签连忙点头:“挂着人头进了登第楼,多少人的眼睛看着呢,这事怎么也得问问清楚......卑职知道深夜打扰院长大人实属不该,可孟长安是书院的人......所以只能冒昧登门,还请院长大人勿怪。”

    老院长语气有些奇怪的说道:“是啊,他是书院的人,毕竟书院也不是法外之地。”

    薛签心里一松:“是啊是啊,卑职多谢院长大人的体恤,卑职感激不尽......”

    老院长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懂我的意思......书院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一个人也不能去挑衅大宁的律法威严,可书院的人就是书院的人,做的对书院奖,做的错书院罚,实在罪不可恕,书院杀.....”

    薛签听到这些话后立刻站起来俯身一拜:“是卑职唐突了,卑职这就回去了。”

    老院长哦了一声:“回去吧,知府大人若是问起来,你把我的话复述一遍吧。”

    薛签弓着身子往后退,出了门才敢转身走,心说书院的老院长果然如传说之中一样,真他妈的不讲道理啊......

    幸好自己官职低,这事让知府大人想办法去圆吧。

    登第楼里,沈冷坐下来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大一桌子菜,若是不喝一点酒真是有些遗憾啊。”

    孟长安道:“为什么不能喝酒?”

    沈冷:“我说的是你。”

    他开心的把孟长安面前的酒壶也拿到自己面前:“先生抠门的要命,每次给酒喝只给一杯,这一下子突然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还有些不适应呢。”

    孟长安嘴角抽了抽,他受了伤,确实不宜喝酒。

    可他是孟长安,对面坐的是沈冷,别人想让他孟长安陪酒他若不想喝就是不喝,可沈冷来了哪里能不喝酒?

    酒过三巡,两个青涩少年脸都红了,沈冷笑着问你怎么不说声谢谢?

    孟长安把最后一杯酒仰头喝掉,啪的一声放下酒杯:“你是傻冷子,我爹把你捡回来就是让你为我挡煞的,为什么要对你说谢谢?”

    茶爷脸色一寒。

    孟长安低着头喃喃自语:“回头我都给你挡回去就是了......”

    茶爷忽然明白过来什么,傻冷子问他为什么不说谢谢,因为对于沈冷而言这件事一句谢谢就够了,而对于孟长安而言,这是谢谢两个字配不上的情义。

    ......

    ......

    【今日的加更完成,顺便求关注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另外,群号是517832051,每天书评区留言多起来,我都会在群里发红包感谢大家,质量高的书评我会记下来,在更新章节末尾郑重感谢。】(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