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要的就是这样
    沈冷对时间的把控到了恐怖的地步,大部分士兵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可是杜威名和王阔海却感觉到了,天黑之前他们到了这个叫浮筹堡的镇子外面,能看到镇子里升起来的炊烟。

    沈冷让人设置警戒,然后大家卸掉装备休息,所有士兵都长出了一口气,负重越野超过了三十里,每个人都有些吃不消。

    “队正。”

    杜威名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这么走的话,要到后天才能到水匪营地,太慢了......如果王团率要以此来治罪的话,咱们也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东西带的太多了,要不要减负?”

    “不。”

    沈冷的回答斩钉截铁:“我觉得带的还不够,若非实在不能拿了,我就让每个人再拿一面盾。”

    现在只有王阔海带了一面巨盾,差不多有一米半,十分沉重。

    杜威名不知道沈冷什么想法,但从沈冷的语气之中预感到了非同寻常的意味,似乎这不仅仅是一次斥候侦查行动。

    沈冷的级别太低了,没到可以持有地图的地位,地图在大宁算是很珍贵的东西,军方高级机密,只有将军手里才有。

    可是来之前沈冷特意去庄雍军帐里看过,闭上眼,脑子里就能把地形完美的演示出来。

    “这个地方。”

    沈冷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

    杜威名楞了一下:“什么?”

    沈冷折了一根木棍,把众人叫到自己身边,在沙地上把地图画了出来,士兵们根本看不懂,便是杜威名也看的迷迷糊糊。

    “这里。”

    沈冷用小木棍在地图上点了一个位置:“假如水匪已经得到了水师要去进剿的消息,也得到了我们这个十人队奉命侦查的消息,设伏的话这个地方是最适合的,已经距离水匪的营地不到十里,我们会稍稍放松,因为按照理论上来说我们的斥候已经先一步把这一片都清理一遍了,绝对不会有危险。”

    “这里一侧是南平江的分支骨头河,要想去水匪营地就要穿过一片灌木丛,靠近河岸的地方还是沼泽人陷进去就出不来,如果我们在这遇袭的话只能往另外一边的林子里撤,水匪在林子里埋伏一批人,无需近战,一轮弓箭齐射就能把我们都放倒。”

    杜威名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是沐筱风要干掉沈冷,自己现在是陪死鬼。

    他下意思的看了看周围的人,一个个的还在幻想着可以立军功被嘉奖,这样就能南下海疆去见见世面,还能获得更大的军功,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就要死了,马上就要死了!

    “水匪大概有一百多人,这是斥候打探来的消息,但我觉得应该不止,在附近村镇里都有水匪的眼线,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多次躲开水师的围剿,所以过两百人都有可能,咱们只有十二个人......”

    杜威名看向沈冷:“如果队正确定会有伏击的话,我们,我们不如回去?”

    “回去?”

    沈冷站起来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很合适,你们凑合着听......你们为什么参军?绝大部分人都不仅仅是为了军户这一个理由吧,其实大家都在赌,赌自己可以改变命运,而赌起来,大部分人都会看看押什么赢的最多,如果我们能拿下水虎赵登科,我们在水师之中就能扬名立万。”

    杜威名:“这不可能!十二对两百,没有任何胜算。”

    “看怎么打了。”

    沈冷看了看众人:“我先把最坏的消息都说完......如果我们真的会被伏击,那么没有任何支援,哪怕是附近的斥候可能都赶不来,所以要想打赢这一战就必须做到一点。”

    “什么?”

    陈冉好奇的问。

    “让人不知道我们在哪儿,连水师的斥候都不知道我们在哪儿。”

    沈冷把手里的木棍扔在地上:“像鬼魂一样。”

    与此同时,在沈冷预测的那个地方,树林之中,绰号水虎的赵登科已经带着人等在那了,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汉子,曾经读过几年书,比其他水匪更狡猾更有头脑,他甚至还重金求来了几本兵书,日日研读。

    “大当家,那个人可信吗?”

    二当家王狗子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不可信,水师的目的最终也是干掉我们,让我们在这伏击的目的也不过是利用我们除掉某个人罢了。”

    “那咱们为什么还要来?提前撤离不就得了。”

    “这次不好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水师斥候的监视之下,除了要来的那支水军之外,怕还有另外一支水军就在附近守着,咱们只要露出逃走的样子来,立刻就会被他们咬住。”

    三当家韩舍脸色发白:“必死无疑了吗?”

    “那倒未必。”

    赵登科往四周看了看,身边只有几个当家的,他压低声音道:“咱们按照那个人的要求来,让咱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打起来之后难免就会有混乱,有混乱就有脱身的机会,弟兄们是保不住了......你们几个记住,打起来让弟兄们一拥而上,毕竟只是个十人队而已,大家不会没有胆气,弟兄们上去咱们就走。”

    赵登科道:“这几年水师一直对咱们的态度你们还没有看明白?如果他们真的想赶尽杀绝的话,咱们撑不到现在的,水师的打法是养着打,为的是练兵啊......正因为我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我在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咱们的银子我都放在怀远城的一家钱庄,我们脱身之后就去拿了银子远走高飞。”

    “都听你的大当家。”

    “这般鬼日子我们也过够了。”

    “对,都听你的。”

    “让弟兄们准备吧。”

    赵登科吩咐道:“三分之一的人进入灌木丛里埋伏,逼着那个十人队往林子这边撤,剩下的人都在林子里等着,先用羽箭扫一阵,然后让弟兄们两面夹击,老三,你在芦苇荡里藏一条快船以便咱们撤走的时候用,老二你去把寨子里的钱财都收拾出来放在船上咱们路上用,到了怀远城每个人分到的银子至少有一千两,够咱们东山再起了。”

    “是!”

    几个人应了一声,分头离去。

    壶口渡。

    沐筱风靠在椅子上品尝着他爹派人从长安城派人送来的美酒,产自西域,酒色如琥珀一样,滋味醇香。

    “他们快到了吧。”

    沐筱风问。

    沐久低着头回答:“按时间算应该差不多了,少爷这次不该亲自出面的,庄雍那边解释起来终究有些麻烦。”

    “沈冷死了,我还怕什么麻烦?”

    沐筱风把酒杯放下:“斥候还没有消息送回来?”

    刚问完,一个亲信就从外面跑进来,脸色有些焦急:“将军,沈冷他们那个十人队失踪了......咱们的人和斥候都没有盯住,昨天晚上之前他们到了浮筹堡休整,然后就消失了,咱们的人想顺着足迹找都没有,他们特意把足迹清理了。”

    “废物!”

    沐筱风猛的站起来:“沐久,你带人去。”

    沐久嗯了一声:“少爷别着急,他们跑不了的,赵登科的人已经埋伏好了,他们一露头就会折进去,我现在就带着人追过去看看情况。”

    “快去快去。”

    沐筱风恼火起来,恨不得一脚踹了桌子。

    沐久转身离开,招呼了六七个亲信离开。

    “开船!”

    沐筱风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全速!”

    此时沈冷他们已经快到他预测的埋伏地点了,趴在一个高坡上,沈冷取出千里眼往远处看了看,千里眼这种东西一般来说也只配备给将领,他这个级别是不可能领到的,但他这个本就不是领到的,而是沈先生给的。

    “就在那边。”

    沈冷指了指灌木丛那边:“咱们多走一些绕过去。”

    “然后呢?”

    “去水匪营地。”

    沈冷站起来吩咐:“用最快的速度在那边河道最窄的地方过去,如果我们速度慢了水匪就会追上来在河道里把我们射杀,比他们快就行了,过了河道往水匪营地冲。”

    “那营地怕是已经空了吧,咱们还去干吗?”

    “我说过了,按照我的命令做事,不需要那么多为什么。”

    沈冷看了杜威名一眼:“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如果你不敢赌,那就去当个逃兵吧。”

    杜威名咬牙,他不敢赌更不敢当逃兵,他爹娘在哪儿他都不知道,只有庄雍将军知道,这就是他的软肋。

    “属下敢!”

    他咬着牙一招手:“我的人,跟我往前冲!”

    沈冷带着他们从高坡上冲下去,直接冲进了河道里,虽然带着沉重的装备,可身上绑着的木板也发挥了作用,他们每日的训练其中一项就是游泳,况且都是江边长大的,谁的水性差?

    他们刚进入河道不久就被水匪的人看到了,赵登科往那边看了一眼脸就气的发白:“这群王八蛋,给我追上去,他们只有十来个人,杀一个赏十两银子,一个也不许放过!”

    埋伏在灌木丛里和树林里的水匪全都冲了出去,呼啦啦的一大群朝着沈冷他们这边追过来,沈冷连拉带拽的帮王阔海往前游,毕竟他块头太大还带着一面巨盾,终于到了河对岸,十二个人开始撒丫子往前跑,连头都不回。

    赵登科气的胡子都炸了,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跑了的话水师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所以只能咬着牙带着人往前追。

    沈冷回头看了一眼,笑起来:“他们跑不了十里的,但咱们行!”

    现在众人才发现,原来那般苦练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最起码那些水匪跑的没他们快,也没他们持久。

    这可能是水师建立以来最诡异的一幕了,一百多个水匪看起来在追着十几个战兵跑,可实际上像是被拽着走一样,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

    沈冷要的就是这样。

    ......

    ......

    【感谢廖生和镇仙魔的打赏,感谢大家的书评,今天一直在码字准备加更,有时间书评我都会回复的,好多书评真的很赞啊,嗯,九点左右还有一更。】(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