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都是你应该的
    沐久抢了身边同伴的长刀劈向沈冷,沈冷的刀迎过去的时候沐久刀法一变,这一刀竟是虚招,刀斜着劈下去直奔李土命的脖子,沈冷的右手握刀再变招已经来不及,左手伸出去一把抓住沐久的头发把他往后拉了出去,结果沐久的刀在沈冷左臂上留下一道伤口。

    李土命吓得脸色发白,看到沈冷胳膊上血流如注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队正你流血了!”

    沈冷的胳膊被抓住无法移动,沐久的第二刀了。

    沈冷一脚把李土命踹出去:“滚。”

    借助踹在李土命身上那一脚的反震力量沈冷避开沐久的刀,然后开始抢攻,一刀比一刀快,沐久被逼的连连后退,后边他带来的亲信端起连弩朝着沈冷就一阵连射,沈冷挥刀劈开大部分弩箭,可胸口还是被弩箭射中三次,幸好胸口上绑了木板,弩箭不能深入。

    沐久趁机向前,刀法展开犹如狂风落叶,刀刀致命。

    沈冷连退三步才稳住,抽空回了一刀将沐久逼退,此时水匪头目李登科认出来那个带人围攻沈冷的就是和自己联络的人,带着几十个人冲了过来,沈冷立刻陷入重围。

    “队正!”

    王阔海嗷的喊了一嗓子,右手举着重盾冲过来将面前四五个人撞翻,一个黑衣人抬手用连弩点了两下,王阔海把左臂抬起来挡在自己脸前边,噗的一声一支弩箭刺入了他的手臂之中。

    王阔海疼的一声闷哼,将手里的重盾甩了出去,那重盾旋转着将面前几个人全都撞翻,他大步过去为沈冷解围。

    一个水匪一刀朝着王阔海砍过来,王阔海右手探出去比那刀先一步到了对方身前,蒲扇一样的大手抓住那家伙的咽喉把人举起来手指一发力,咔嚓一声脖子就被捏断了。

    尸体被他扔开,第二个水匪迎面一刀而来,王阔海闪开刀锋,右手抓住左臂上的弩箭拔了出来然后猛的戳进那水匪的太阳穴里,噗的一声,血液箭一样喷射出来。

    此时杜威名也带着人冲了过来,五人队配合向前,绞肉机一样将五六个水匪砍翻在地。

    沐久转身朝着赵登科喊了一句:“今日杀了他我放你们走,他不死,你们都得死。”

    赵登科被沐久的眼神吓了一跳,招呼了一声带着人朝着沈冷猛攻。

    王阔海和杜威名的两个五人队也已经杀到,十个人组成的小阵型交替掩护向前,两个五人队把几十个人挡住不能寸进。

    沈冷看了沐久一眼,撕掉一条衣服把左臂的伤口缠住:“熊牛战船上,你家主子还在看着你吧,不杀了我你也不好回去交差。”

    沐久哼了一声:“怪你自己。”

    沈冷指了指自己的左臂,又指了指自己的左肩:“你已经伤了我两次。”

    “那又如何?”

    “你得还。”

    沐久骂了一声,刀法越来越快,这个人的刀法是江湖客的路子不似军中刀法那样大开大合,更加轻快灵活也更加阴狠,沈冷的出刀速度似乎比他慢了些,交手之后逐渐变得被动。

    “你打不赢我的。”

    沐久一刀削向沈冷的咽喉,却发现那个家伙居然把右臂抬了起来挡在咽喉前边,与此同时沈冷后退半步,刀剑在他右臂的衣服上呲的一声扫过去,衣袖被切开,从里面掉下来一些东西。

    沐久下意识的看了看,发现那竟是一些小沙袋。

    这个家伙,胳膊上居然还绑着沙袋!

    沈冷胳膊绑着至少十几个小沙袋,看起来颇为沉重,他利用沐久一刀将沙袋砍落,胳膊顿时轻松了不少......沐久只看到沈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那把黑线刀就落了下来,沐久下意识的抬起刀挡了一下,这一刀居然挡空了......

    没有了胳膊上的沙袋坠着,沈冷出刀的速度更快,比沐久还要快,这一刀在沐久挡之前刺穿了沐久的胸口,沈冷脚下一发力往前疾冲,刀子戳穿了沐久的胸膛,沈冷身子往下一压,黑线刀从胸口切进了沐久的肚子里。

    沈冷将刀子抽出来一脚将沐久踹翻:“这一刀是还你在比武场上偷袭我那一箭。”

    沐久倒地,沈冷一刀剁在他的脖子上:“这一刀是还你今天的,另外你也就是个六。”

    他左手抓起来沐久的人头高高举起,朝着岸边熊牛战船停靠的地方晃了晃。

    沐筱风猛的站起来,脸色惨白。

    沈冷将人头扔在一边,冲入了水匪人群之中。

    就在这时候另外一批水匪赶过来要支援赵登科,却被远处一个人拦住,那人横刀挥舞犹如泼墨,刀是笔,敌人的血是墨,一刀一个,那些水匪吓得转身就跑。

    团率王根栋!

    号角突响,从远处杀过来一支水军,不是那三艘熊牛战船上下来的,而是沐筱风安排的另外一支队伍,沐久已死,此时水匪已经被杀的七零八落沈冷也还活着,沐筱风算盘落空但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冷再拿那么大的军功?

    这支三百多人的水军速度极快,风卷残云一样将逃走的水匪全部杀死,然后带队的校尉领着人朝着沈冷这边冲过来,离着还远,那校尉就喊了一声:“过去把水匪人头都给我割下来!”

    沈冷他们杀了不下百人,此时那校尉显然是要来抢功劳的。

    杜威名上去拦住:“人是我们杀的!”

    那校尉上来就是一脚将杜威名踹翻:“居然敢阻拦本校尉,你想死吗?!”

    他的亲兵过来将杜威名抬起来扔到一边,然后就要割杜威名身后那具水匪尸体的脑袋,刷的一声......一道刀光匹练一般过来,在那亲兵胸口上切开一道血痕,那亲兵吓得连连后退,低头看时,自己的皮甲已经往两边分开,从胸口到肚子上一条长长的血痕,再深一些就能把他开膛破肚。

    沈冷跨步过来,刀子指着那校尉的鼻子:“过来,死。”

    那校尉吓得脸色一白,从军多年还没有见过如此嚣张的新兵:“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队正!”

    “我知道自己是个队正,但请你别忘了你是大宁水师的校尉!”

    两个级别相差很大,可在气势上那校尉已经输了,当着手下那么多人的面被沈冷的刀子指着自己,心中顿时恼火起来,他往前迈了一步:“今日这些水匪的人头我都要了,我倒是看你敢不敢朝我出刀。”

    沈冷道:“这些水匪是我的人拼了命剿灭的,谁动了他们的军功,我就灭谁满门,校尉大人你应该相信我,我脱了这身军服之后拜访你家里,看看他们会不会好好待客。”

    校尉气的几乎炸了,可是迈出来的那一步却收了回去。

    “你会为今天做的事付出代价的,队正。”

    “随时奉陪。”

    沈冷用黑线刀在地上划出来一条长痕:“我不管是谁的人,只要不是我的人,过了这条线,杀!”

    沈冷背后的士兵们将连弩端起来,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是死神拽出了自己的镰刀,那校尉带来的人竟是不敢动,那十几个新兵看起来哪里还是什么兵,都他妈的是野兽一样。

    “人头留给你们,我倒是看看你们这些混账东西有没有资格去领那份军功。”

    校尉抬起手指着沈冷:“你对上官拔刀,还伤了同袍,这件事我看你回去怎么解释,像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我见的多了,你觉得你很硬,那是你还没有看清这个世界上的规则。”

    沈冷笑了笑:“傻逼,你以为你看清了?”

    校尉一怒,刚要下令将沈冷拿下,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于是回头看了一眼。

    就在这时候忽然又传来一阵号角声,远处地平线上飞驰而来一队百余人的骑兵,这支轻骑速度快的犹如风一样贴着地面席卷而来,骑兵之中迎风招展的大宁战旗令人心生敬畏。

    看到那骑兵过来,带队的校尉脸色顿时就白了。

    一百多人的精甲轻骑保护着水师将军庄雍到了,骑兵冲过来将那校尉带着的三百多人与沈冷的人隔开,随着一声号令,所有的骑兵将连弩端起来却没有人朝着沈冷这边,那些步兵立刻就慌了。

    庄雍坐在战马上看了一眼沈冷,转头看向那个校尉:“黎勇,是谁让你带兵出营的?”

    校尉黎勇扑通一声单膝跪倒:“将军,是......”

    “给我卸了他的兵器,摘掉他的军盔。”

    不等黎勇继续说下去,庄雍一声令下。

    他的亲兵从马背上跳下去,直接将黎勇的铁盔摘了,兵器卸掉,两个人押住黎勇的胳膊把他按在那。

    黎勇猛的抬起头:“你不想让我说话,是因为你得罪不起大学士对吧,你也不敢把沐筱风怎么样,只敢拿我下手!”

    庄雍也不生气,眼睛微微眯起来:“怪就怪,你自己想投机取巧,忘了这水师是谁做主。”

    一个亲兵上去扇了黎勇两个嘴巴,然后直接把下巴给摘了,黎勇嘴里往外流血,发出呜呜的声音,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庄雍看向那三百多个水军士兵:“列队回营,在校场上站好了等我回去。”

    三百多人谁敢反抗?

    这些人转身就走,一个个面无血色。

    庄雍从战马上跳下来走到沈冷身前看了看,发现沈冷胳膊上还在流血,他招手让亲兵把伤药递过来:“打的不错。”

    沈冷嘴角一勾:“不客气。”

    “就这样?”

    庄雍瞪了沈冷一眼。

    沈冷:“哦.....谢谢将军,这都是你应该夸的。”

    庄雍:“......”

    ......

    ......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有点过分啊......咳咳,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 长宁帝军 /9_957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