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正文卷 第六章 糟蹋食材的原始人
    打了赌,两人更加专注的看着王伟的动作。

    只不过,不管怎么看,他们都没能发现王伟能够用冰升起火来的迹象。

    很快,冰盘便被磨成了一个凸透镜的形状了。

    只不过,因为打磨的地方是在石头上面,所以这个冰制的凸透镜上面到处都是划痕和白色的磨痕。

    原本晶莹剔透的冰块失去了透明的作用。

    这样的凸透镜哪怕形状再怎么标准,不能透光也是无法使用的。

    确认了形状没问题之后,王伟深吸了一口气,撩起了上身的衣服,将冰块直接塞进了衣服里面贴到了肚子上摩擦了起来。

    桐树和松果看着王伟的动作,纷纷傻眼了。

    这么冷的天气,人们恨不得将自己都用兽皮裹起来,可是王伟却直接将一个大冰坨子塞到了肚皮上面。

    别说尝试了,仅仅是看着,桐树和松果,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一个大冰块,直接贴到肚皮上面是什么感受?

    从王伟那狰狞的面孔就能看出一二。

    大冬天的,哪怕就是关系再铁的哥们,将冰凉的手贴到你的肚皮上都是得翻脸的,而冰块,比手上的温度更是低了数倍。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只有谁试谁知道。

    感受着绞痛的五脏六腑,王伟痛苦的翻着白眼。

    倒不是说王伟有受虐倾向,而是因为,这是他迫不得已才做出的决定。

    冰块表面的磨痕让光线根本穿透不了这个冰制的凸透镜,只有将那些碎冰渣融化成透明的纯净水,让凸透镜的表面变得光滑透光,才能将其用作生火。

    王伟用了许多时间打磨凸透镜,松树的性子很明显不是那种非常有耐心的。

    双手在刚才的打磨过程中,已经彻底的被冻僵了,想要融化凸透镜表面的冰渣那需要大量的时间,不论是松树,还是斜挂在空中快要落山的太阳,都不会给他这么多的时间的。

    所以,对于王伟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最为暖和的腹部来对这个冰制的凸透镜进行最后一次的打磨。

    桐树和松果两人都看呆了。

    他们实在是想不通,王伟到底是在发什么神经,居然将冰块塞到肚子中去。

    “来自桐树的震惊点数+2+4+1+4+2......”

    “来自松果的震惊......”

    短短两分钟的时间,桐树和松果,就给王伟提供了一百多的震惊点数。

    而两分钟后,当王伟从怀里面将冰块掏出来后,刚才表面布满了冰渣,粗糙的如同石头一样的冰块,变得晶莹剔透光滑无比。

    从这个冰制的凸透镜中,王伟能够清晰的看到桐树和松果那惊讶的表情。

    透光性完美,光滑度也能打个七分,虽然还有一定的瑕疵,但是用来生火,这个凸透镜是绰绰有余了。

    “两位,不要忘记了刚才咱们打的赌,下面我就生火给你们看!”虽然肚子钻心的痛,但是王伟还是面带微笑的说道。

    说完,他取了一小撮易燃的枯叶和带有油脂的动物皮毛置于没有积雪的空地上。

    随后,找准了角度,利用凸透镜将阳光聚集在了这一小撮引火之物上。

    冬天的太阳光和夏天比起来要差得远了,并且现在这个时间,也过了一天之中光线最盛的时期。

    但是王伟早就将这些情况都考虑到了,他所制作的凸透镜,足足有一个普通的盛菜盘子那么大,大小是路边地摊上那一块钱一个的放大镜的数倍,而能够聚集到的阳光,也是普通放大镜的数倍。

    质量不够我就数量来凑。

    果然,不出十几秒,地上堆的那一小撮助燃物便飘起了白烟。

    “来自桐树的震惊点数+99”

    “来自松果的震惊点数+99”

    两人不敢置信的将脑袋凑了过来,盯着凸透镜凝聚的那个小拇指大小的光点去看。

    “嘿嘿,别挡住了太阳,怎么样,我赢了吧,冰块是不是能够生起火来?”王伟将挡着光线的桐树推到一边去笑道。

    说话的时候,升着袅袅白烟的助燃物‘呼’的一下,变成了一簇小火苗。

    “来自桐树的震惊点数+99”

    “来自......”

    两人看到了明火,纷纷又给王伟增添了许多的震惊点数。

    王伟添加了一些细小的枯树枝,将小火苗引成小火堆。

    从火堆里面,王伟感受到了久违的暖意,就连绞痛的肚子,也舒服了许多。

    桐树和松果一脸震惊的看着王伟,刚刚在他们眼中还只是一份备用食物的王伟,此时此刻却多了一分高深莫测的神秘感。

    “饿死老子了,火到底生起来没有?如果现在还没有把火生起来,就不用生了,把那家伙抓进来吃了吧!”松树的声音从洞穴里面传了出来。

    他的话,通过系统的翻译,瞬间让王伟有些出戏。

    原始人哪有‘老子’这个概念,这句话不用说,肯定又是系统给他加的戏。

    听到松树的声音,桐树连忙开口回应道:“火生起来了,可以让大家出来干活了!”

    话音刚落不久,松树便疾步的从山洞里面钻了出来。

    “咦?居然真的将火生起来了,今天这么冷,我都生不起来火,你是怎么生起来的?”松树一脸狐疑的问道。

    王伟还没有说话,松果便抢着回答道:“松,松树,他,他,他把冰块放肚子里,拿出,出来之后就会,会放光,然后用,用冰块放光把火生起来的!”

    听了松果的话,松树一脚将他踢翻怒道:“去你娘的冰块放光,冰块怎么会放光?你居然敢骗我,信不信我把你也给烤了吃了!”

    松果一脸委屈的从雪地里爬了起来,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的是实话,还会被松树给踢一脚。

    桐树看到松果挨打,连忙聪明的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而王伟,则是一边拨弄火堆,让其燃烧的更加旺盛,一边笑着对松树道:“大王,我也就是运气好,才将火给生起来的,您今天这么辛苦,快点过来烤烤火,将身体暖和暖和!”

    王伟将话题岔开,让松树忘记了询问他火是怎么生起来的。

    来到火堆旁的松树对着洞穴里面喊道:“你们这群懒猪,外面都有火了,还缩在洞里面干什么?赶快出来把锯齿猪烤了吃!老子快要饿死了!”

    听了松树的话,洞穴里面的人才陆陆续续的钻了出来。

    和洞穴里面相比,外面的温度要低许多,一出来,许多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松树的这个部落,看上去生活的十分艰难。

    除了松树他们五个今天出去找柴火的身上有着大面积御寒的兽皮外,剩下的人,甚至包括几名看上去比较强壮的男人,身上都只有少量的兽皮裹住要害部位。

    而那些女人则更加的惨了,枯黄的杂草或者粗粝的树皮胡乱的裹在身上,胳膊大腿几乎都是果露在空气中的。

    也是幸好洞穴里面的温度比较高,如果没有这个洞穴的话,这些人在这样的温度中,恐怕连一夜都撑不过去。

    从穿越时候的系统提示来看,王伟穿越的,是一个原始社会的平行世界。

    在地球的时候,王伟也看过不少的史书,原始社会初期,人类身上还是长有许多长毛用来御寒的。

    而且那个时候的人类,体型比较矮小,生活的区域,也都是一些热带或者亚热带的区域。

    至少,他们生存的地方,哪怕是冬天,也不会遇到这种大雪下了一尺厚的寒冷天气。

    虽然是平行世界,但是物种的进化应该相差不大的吧。

    可是现在,书上的情况和王伟现在所看到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

    这些原始人身上的体毛并不浓密,至少,将他们体毛的搁到现代,也是能够接受的程度。

    而且体型也不矮小,目测过去,成年男性的身高,几乎都在一米六五以上,而女性原始人的身高,也都接近一米六。

    当然了,最让王伟欣慰的是,这些原始看上去,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人种。

    如果说穿越过来,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是金发碧眼或者黑得如同煤炭一样的黑人,那王伟就尴尬了。

    走出了洞穴,部落里面的女人们一人抱了一堆枯木放到火堆里面,然后缩在火堆边上取暖。

    来到原始世界,王伟其实也很是好奇,他们是怎么处理食物的。

    洞穴旁边就是小溪,虽然表面结冰了,但是下面却还有流动的溪水,清洗动物内脏什么的应该很方便吧。

    只是这个锯齿猪看上去皮就很厚的样子,没有锋利的刀具,他们该怎么将其开膛破肚呢?

    总不可能用石头慢慢磨吧?那得磨到哪一年去了。

    正在王伟关注他们如何处理食材的时候,火堆的火势也逐渐的大了起来。

    散发的温度驱散了周围的严寒,暖洋洋的感觉让人舒服的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部落里的两名男子抬起了旁边的锯齿猪,然后一起发力,直接将锯齿猪给丢到了火堆中去。

    砸起来的火浪吓得王伟朝后退了几步,但是放眼一看,其余人却都习以为常的样子。

    “这个,咱们不把它剥皮之后再烤吗?”王伟碰了碰桐树后问道。

    “为什么要剥皮?锯齿猪的皮上没有毛,又不能裹在身上驱寒的,而且它的皮还能吃,剥了里面的肉不就容易烧糊么!”如果是刚开始,桐树是肯定不会理王伟的,不过刚刚王伟用冰发光生火成功,桐树还处于震撼之中的,对于王伟的问题,破天荒的回答了起来。

    听了桐树的话,王伟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生动。

    嘛卖批的一群智障,虽然锯齿猪的皮很是粗糙并且不能当成衣服来驱寒,但是这种坚韧的兽皮稍微硝制一下,用鱼骨针缝起来,再用松油封口,做成简易的靴子总比你们光着脚在雪地里跑要好得多吧。

    而且这还只是王伟想到的锯齿猪皮最为简单的一个使用方法。

    如果给他时间,他能将锯齿猪皮玩出花来,每一样,都比直接放到火里面烧着吃更加有用。

    虽然有些可惜这张摸上去比牛皮还要坚韧的猪皮,但王伟却没有多说。

    “对了,这锯齿猪的内脏肠子什么的不掏出来,待会就这样吃吗?”王伟询问道。

    “你是不是傻啊?锯齿猪的肚皮和一般的动物比要多好几层肥肉,破开很麻烦的,待会烧一烧,它自己就炸开了,会省很多事的!”桐树理所当然的说道。

    王伟听完,不再多说,静静的等待着锯齿猪被烧熟。

    几分钟后,从火堆里面传来了动物燃烧后的糊味,还有油脂燃烧的‘滋滋’声。

    “要炸了!”桐树双眼放光的看着火堆里面肚皮膨胀到变形的锯齿猪说道。( 不科学的原始人 /9_957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