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正文卷 第七章 帮忙拔草
    桐树的话音刚落,火堆里面‘砰’的一声,锯齿猪的肚皮猛然炸了开来。

    因为爆炸的时候压力太大,锯齿猪肚子里面的东西直接喷了出来。

    令人作呕的骚臭味随着爆炸四散了开来。

    王伟抿着嘴唇强忍着呕吐的欲望。

    锯齿猪炸出来的肠子喷到了火堆外面,油腻腥臭的样子让王伟不忍直视,但是这种东西,在部落的妇孺孩子们的眼中,却是不常见的零食。

    将锯齿猪的肠器在石头上面磨成小段,挤出里面消化或者还没有消化的脏东西,然后整段的将其丢进火堆里面进行烧烤。

    两分钟后,猪大肠烧的焦糊便被人从火堆里面拨了出来,在众人哄抢中被分而食之。

    猪大肠在地球的时候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美食,王伟也非常喜欢食用。

    但那需要一个前提,就是必须是清洗干净后的猪大肠。

    像这种,没有经过仔细清洗的肠器,腥臭的味道别说入口了,表面那层黏滑的肠油,哪怕就是用眼睛看,都让王伟感觉到反胃。

    不过从部落妇女孩子们津津有味的模样来看,这腥臭的猪大肠,在他们的眼中,应该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美味。

    除了肠器,剩下的内脏也都扔到火堆中去了,特别是肝脏,烧焦之后,松树将其扒出来,同部落里面的几名男子一人一块分着吃了。

    肝脏里面含有大量的维生素A,是治疗和预防夜盲症的最佳食物,松树他们分着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

    火堆里面,锯齿猪已经开始散发糊味了,土腥味的油脂被火舌舔的滋滋作响。

    吃完了猪大肠和内脏的众人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火堆里面的锯齿猪,从天上开始下雪,他们就没有吃到过正儿八经的食物了。

    很快,锯齿猪被松果用木头推了出来,众人欢呼雀跃,尽管流着口水却没人敢先下手。

    松树上前,用石片将锯齿猪的眼珠子剐了出来,一口下去,浑浊的汁水滋了出来。

    王伟捂住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松树吃完眼珠,其余人才敢上来动手。

    一群人如同野兽抢食一样,围在锯齿猪的周围,牙咬手撕的进食。

    身强体壮的,都将脑袋埋到锯齿猪的肚子中去了,那里的肉最为娇嫩,更加容易撕咬。

    弱小的妇孺在一旁挤不进去,只能急的直叫唤。

    松树独享整个猪头,谁挤得近了,他就是一脚踢过去。

    整个场景,让王伟想起了在地球上看过的一部及其血腥的丧尸片。

    里面的丧尸,也是这样进食的,这种场面看上去不寒而栗。

    很快,锯齿猪的半边身子被啃的面目全非。

    外面是烧焦了的肉皮,而里面却是还带着血腥和冰渣的生肉。

    松树吃饱了之后,拍了拍肚皮站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在一旁没有挤上去进食的王伟,惊奇的问道:“你怎么不去吃食物?”

    王伟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大王没开口,我不敢吃。”

    松树一听,心情大好,返回锯齿猪的旁边,牙咬手撕的从上面撕下来一块肉丢给王伟道:“你的表现我很满意,这块肉给你吃,以后只要有食物,我就不会吃你!”

    听着松树的承诺,王伟连忙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道:“大王,你对我这么好,今后就让我帮你照看火种吧,我肯定不会让火种熄灭,不会让大王你受冻的!”

    王伟的表现,让松树觉得他真是非常‘懂事’,不假思索的便同意了他照看火种的提议。

    得到了照看火种的权利,王伟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顺利。

    回过头,看着手中还在流血的肉条,尽管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但是他却没有一点食欲。

    这些原始人进食的方式实在是太粗糙了,虽然已经学会了使用火,但是这样进食,和野兽又有什么区别。

    “你怎么不吃?”松树看王伟拿着肉块没有食用,皱眉问道。

    王伟一听,连忙道:“我看大王已经吃饱了,待会肯定回去睡觉,但是山洞里面一点火都没有,怕大王冻到了,所以我决定先把火种铲到洞里面去,等大王睡觉的时候不冷了,我再回来吃!”

    生肉王伟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下咽的,但是松树的脾气很明显是不好相与的那种,如果照实说自己吃不下去生肉的话,天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所以王伟便借口要在进食之前先将洞里面弄热,以免将松树给冻到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来到这个世界,王伟的小命可以说是掌握在松树的一念之间的,如果说拍一两个马屁能够让自己的小命增加哪怕那么一丝丝的保障,王伟不介意一天拍一百个马屁。

    填饱了肚子,松树的心情原本就非常的不错。

    现在又听了王伟拍的马屁,体会到了这种前所未有的被人捧着,阿谀奉承的感觉,松树的心情美妙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觉得眼前的王伟,是越来越顺眼了。

    王伟也不含糊,说完了,就找个木棍,将手上的生肉穿起来,插在火堆旁边烤着。

    然后跑回山洞,将骨铲拿出来,从火堆里面扒拉出来一些还在燃烧的火种,连同草木灰一块运到洞中的火坑中去。

    骨铲和铁锹比起来要小许多,小小的一个火坑,王伟足足跑了三十多趟才填满。

    洞内的温度在火坑被填满之后变得更加的温暖。

    做完这些,王伟将自己的那块烤肉翻了一面,然后找了两根笔直的木棍,从火堆里面夹起一些尚未燃烧殆尽的树干扔到附近的雪堆中去。

    这些燃烧的木棍在雪堆中熄灭之后,也算是一种质量不怎么好的木炭了,烤干了之后,二次燃烧的时候,就不会产生太过浓烈的烟雾了。

    如果下半夜的时候松树嫌冷拨弄火坑,那王伟就可以将这些木炭填到火坑中去充当新的燃料。

    从松树喜欢对族人拳打脚踢的习性来看,王伟可不想因为火坑熄灭而挨打。

    做完这些,另一边的众人也都吃饱了。

    从部落的人数和锯齿猪的体型来看,王伟觉得这头锯齿猪,敞开了吃也够众人吃上两三天的,这还是在他往高了估算这些原始人的胃口的情况下计算的结果。

    可是令王伟想不到的是,当进食完毕,整头锯齿猪,足足被吃了一大半。

    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撑得弯不下腰才肯停嘴。

    而且吃完之后,剩下的小半拉猪肉,就由最后几人用积雪匆匆的盖住算是完事了。

    看着他们这种没有计划的暴饮暴食,王伟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冬天本来就是食物短缺的季节,如此巨大的锯齿猪,只要规划的好,让整个部落撑过十天甚至半个月的时间都很有可能。

    可是这样今天有肉今天就吃撑,明天没肉喝凉水的行为,完全是对物资的极度浪费。

    这样没有资源分配长久规划的部落,在面对天灾人祸的时候,是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的,能够稳定持续发展才怪了。

    想到这,王伟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过是这个部落的备用食物,还在苦苦求生期盼能够融入其中,干嘛要想这么多。

    天色渐晚。

    火堆没有了人添柴火,火势逐渐的小了起来。

    绝大部分人都回到山洞中去了,虽然外面有火烤,但在这种低温的环境下,正面烤得发烫,背面还是冰的,这种滋味自然没有山洞里面舒服。

    桐树和松果却还在山洞外面,抱着王伟用来生火的冰盘在瞎捉摸。

    只可惜现在太阳就要消失了,他们又不知道其中的窍门,生火自然是不可能的。

    王伟没有去管他们两,而是专心的对付眼前已经烤熟的肉块。

    虽然肉块已经熟透,但那股土腥味却越发的浓郁了。

    到了这个时候,王伟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捏着鼻子往下咽。

    “王,王伟,你,你是怎么用,用冰生的火啊?”再三尝试失败之后,松果拿着冰盘跑过来结结巴巴的问道。

    也难为了他,居然能够记住王伟的名字。

    “你们想学?”王伟笑着问道。

    两人一听,如同小鸡啄米般点起了头。

    王伟想了想道:“教你们也行,但是教给我这种本事的人告诉我,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将这种本事教给别人,所以你们想要学习的话,就帮我办一件事情吧。”

    桐树和松果面面相觑,然后有些不满的问道:“什么事情?”

    王伟朝着雪地走去,没走多远就在雪地里面翻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拿着一把细长的草叶回来道:“你们帮我扯一些这种草回来,如果明天还有太阳的话,我就教你们怎么用冰生火。”

    桐树他们一看,王伟拿的居然是一种非常常见的野草,刚刚不快的心情顿时美丽了起来。

    还以为多难的事情呢,原来是这种小事啊。

    王伟蹲下一边吃烤肉一边道:“本来你们想学,我教给你们也无所谓的,不过我答应过别人,不能随随便便的教出去,所以就随便请你们帮我拔点草吧!”

    两人听了王伟的话,顿时感觉心里面非常的舒服。

    与人交往的秘诀就是在这,要在相处的过程中让人对你产生舒适的感觉,这样才能更快的拉近双方的关系。

    王伟需要这种坚韧的野草,但是在没有收割工具的情况下,他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拔断一根,但是这种事情,对于能够扛着自己脸不红气不喘的松果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了。

    自己以答应过别人,不能随便将冰块生火的秘诀教出去为借口,然后说一件对于松果他们来说很小的事情让他们去办,用以交换秘诀。

    这样,松果他们就会忽略自己给王伟拔草的事实,而着重感受到王伟对他们的‘照顾’和‘善意’。

    看着屁颠屁颠跑去拔草的两人,王伟笑了笑,继续对付眼前的肉块。( 不科学的原始人 /9_957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