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正文卷 第九章 编草鞋
    昏昏沉沉的,王伟就这样倚着墙壁睡了过去。

    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入睡,他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

    朦朦胧胧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冻醒了过来。

    摸索着将火坑里面添了些傍晚制作的木炭,将火势拨大一点,很快洞穴里面的温度又升高了起来。

    朝着洞外望去,银白色的星光经过雪地的反射将外面照得一片亮堂。

    进入山洞之前王伟注意过了,尽管天气非常晴朗,但是天上却并没有月亮,也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是月初月末还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月亮。

    胡乱的想着,不知不觉王伟又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了。

    山洞里面,已经有许多人醒了过来。

    一个个的缩在一块抱团取暖。

    早上的温度,不论是洞内还是洞外,都显得格外阴冷。

    因为是靠着墙壁睡的,昨夜王伟一直没有睡好,现在头脑昏昏沉沉的特别想要再补一觉。

    晃了晃脑袋,将这种懒惰的思想抛诸脑后,用火坑旁边的骨铲在火坑里面铲了一些火种出去生火去了。

    桐树和松果见王伟起来了,也都纷纷跟了出去。

    他们两对于用冰生火的本领很是好奇,都期望王伟能够早点教给他们。

    冬天因为温度低,空气中的水分都凝结了起来,所以空气也显得格外的干燥。

    很多人在冬天容易上火,嘴唇干裂,手脚起冻疮,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干燥的空气导致皮肤缺少水分引起的。

    夏天的时候,一堆杂草你丢在外面,次日早晨起来,上面保证结满了露珠,但是这种情况在冬天却不会出现。

    昨天夜晚松果他们给王伟采集的剑茅草,在火焰的烘烤下,脱离了大半的水分,夜晚又没有露水滋润,出来一看,比昨天显得枯黄了许多。

    将余烬周围的剑茅草收集到一块,用手揉了揉没有任何草汁被挤出来,王伟觉得,这些剑茅草已经可以用了,当然了,如果能够再晒一天,用起来的效果,应该会更好。

    “王,王伟,今天出,出太阳了,你教,教我们用冰生火吧!”松果跑来了蹲下道。

    “等太阳升高一点吧,我先把火升起来,把山洞里面弄暖和点,不然我怕松树醒了生气又要吃我。”将剑茅草放在一块,王伟一边生火一边说道。

    两人听完,有些失望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回到了山洞中去。

    外面还是很冷的,虽然身上披着兽皮,但是手脚却是无法兼顾的。

    特别是脚,冻了之后踩在雪地里面就如同针扎的一样,虽然冻上一会之后就会失去直觉,但是等到夜晚被火一烤,那钻心的痒,恨不得让人将整双脚都剁掉。

    昨天夜晚松树他们几个在眼睛不痛之后,硬是抓脚抓到了后半夜才睡。

    整双脚上面,基本上都没有一块好肉了。

    好在去年前年他们也有过这样手脚被冻伤的经历,倒不至于迁怒与王伟。

    期间,他们部落也有人异想天开的用兽皮将脚包着,可是包住脚之后,他们就得一直用手捏住兽皮,一松手兽皮就会散开。

    脚不像是身体,在兽皮上面挖几个洞,把兽皮从脑袋上套下来就不用担心兽皮会掉了。

    脚是将兽皮踩在下面的,没地方可挂。

    哪怕就是用藤条将兽皮绑在脚上,可是光滑的小腿是上粗下细的,绑住了走不了几步兽皮照样掉下来。

    桐树还尝试过在树林里面用树油将兽皮粘在脚上。

    只可惜,树油凝结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做了好些次都没有成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也正是因为脚总是【裸】露在外面容易受冻,大家才喜欢一直缩在洞穴里面不敢出来的。

    要知道在以前天热的时候,天色刚刚亮,他们可就出去狩猎了。

    哪像现在,宁愿饿肚子也不愿意出来,非得等到燃料没有了,火种即将熄灭才出去收集木材。

    很快火便生了起来,王伟也将山洞火坑中的灰烬铲了许多出来,换成了新的火种。

    洞里面的温度很快便升了上来,外面的火势也渐渐大了起来。

    洞穴里面的人纷纷走了出来。

    虽然昨夜他们已经吃的很饱了,但是人的消化能力还是很强的,到了现在,一个个的又觉得肚子饿了起来。

    被积雪简单覆盖的半拉锯齿猪很快就被扒了出来,松树直接将其扔到了火堆中去。

    看样子,是打算一早就将其吃完。

    果不其然,当锯齿猪被烧的半生不熟的时候,松树带头大快朵颐了起来。

    从他的行为,根本就看不到什么叫做节省有限的资源,更看不到如何将这有限的资源最大化的利用。

    他只管自己吃饱,然后将剩下的猪肉丢给松果他们便回山洞继续睡觉了。

    如果是普通人这样做的话当然无可厚非,但是身为一个部落的首领,他的决策影响着整个部落的命运,暴戾一点,自私一点都可以忍受,但是这样做事随心所欲,鼠目寸光不顾将来的行为,却是非常不妥的。

    至少,王伟是不愿意将小命交给这样的首领。

    部落的首领都不去节约食物,其余人更不会瞎操心了,一拥而上很快便将剩下的猪肉都吃完了。

    王伟实在是做不到如同野兽一样这样抢食,好在桐树和松果看到他没有抢食,便在吃饱后,帮他撕了拳头大小的一块肉。

    吃完食物,众人纷纷回到了山洞。

    当火堆的火势渐小的时候,山洞外面实在是没有里面温暖。

    松果和桐树又拿着昨天王伟制作的冰盘过来了。

    王伟看了看太阳,估摸着差不多,便将肉插火堆边上进行烧烤,自己则在旁边教两人如何用凸透镜引火。

    将镜面平着对准太阳的方向,然后前后移动,将光线集中在需要燃烧的物体上面,形成一个亮晶晶晃眼的小光点,最后保持耐心,等待着光点产生的温度将物品点燃。

    这种简单的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手把手的教了他们两遍,告诉他们不要用手或者脑袋挡住太阳光的诀窍之后,两人便先后将准备的木棍都给点燃了。

    看着两人兴奋的如同一米八个头的孩子一样在那边又叫又跳,王伟已经开始对付熟透了的烤肉了。

    而在系统的后台,两人随着一次次的将小木棍给点燃,系统的震惊点数也在不断的增加。

    吃饱之后,王伟又去小溪那边洗漱了一下。

    昨天被松果他们打破的冰层,因为不断的流水,并没有凝结成冰。

    看到这种现象,王伟估计,现在的温度应该不怎么低了,至少不会低过零下五度。

    因为低过这个温度的话,尽管溪水一直在流动,但是以这种流动速度,经过一夜的时间,水面也会渐渐的冻住的。

    洗漱完毕,王伟看着昨天抱回来所剩不多的木柴,从中挑了一些比较笔直的手头粗细木棍,在石头上面磨尖之后,用石块费力的敲入了土中。

    虽然表面的土层已经被王伟用火烧的解冻,但是较深的地方温度却是传递不进去的。

    尽管木头的一头已经被削尖了,碰到下面的冻土,钻的还是非常困难。

    好在木棍也不需要敲的太深,花费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王伟总算是将这些木头都敲入了土中。

    九根略微比手头粗点的木棍被固定在地面。

    中间一根木棍额外突出,两边各四根木棍则露出地面一拳多一点的距离。

    王伟做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个简易的草鞋耙。

    现在在很多乡村的老房子,墙上还能看到挂着的草鞋耙。

    草鞋耙顾名思义,就是用来辅助编织草鞋的耙子。

    这种耙子外貌看上去就像是猪八戒使用的九齿钉耙差不多,只不过它的齿一般都是笔直的。

    根据各地的风俗和手法的不同,草鞋耙又分为九齿和七齿的,一般都是中间的一根齿比较长,两边的齿低一些。

    王伟听说有些地方还有三齿和五齿的草鞋耙,只不过是什么样的他却没有亲眼见过。

    王伟做这东西自然不是闲着没事干。

    他是以备用口粮的身份加入这个部落的。

    如果不展现自己有用,有价值的一面,说不定松树什么时候一时兴起,就将他也扔到火堆里面去烧着吃了。

    一个陌生人,在没有情感基础的前提下,想要在一个陌生的部落活得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要让这个部落觉得你有用,甚至到完全离不开你的地步。

    从松树他们的赤脚和上面流着脓水的冻疮就不难发现,因为寒冷的冬季突然到来,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保暖措施。

    毕竟,在他们过去十多年的生活中,都是一直光着脚四处乱跑的。

    在这个时候,王伟如果将草鞋编织出来,让他们的脚部能够避免冻疮继续恶化,那不用说,王伟现在备用食物的尴尬地位绝对会产生改变的。

    虽说编草鞋这门手艺在王伟的记忆中已经很是模糊了,但他相信,只要给自己时间,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重新掌握这门技术的,毕竟,他以前是有着编草鞋的基础的。( 不科学的原始人 /9_957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