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正文卷 第十章 如果我当族长
    说起草鞋,很多人的感觉就是透风漏气不暖和。

    其实这很正常,在地球,虽然草鞋工艺尚未失传,但草鞋的最大用处,就是当成工艺品给大家体验新鲜感,体验老一辈的艰难的。

    也因此,绝大多数哦的草鞋,都是用料非常少,看上去很是简陋的凉鞋样式。

    但其实,既然被称之为鞋,那冬夏肯定是有两套不同的工艺的。

    王伟小时候跟着奶奶学过编草鞋,自然知道有一种专门供冬天使用的草鞋。

    这种草鞋叫做毛窝子,又叫做毛毛窝,根据地域的不同,也许还有别的叫法。

    通常情况下,都是用一种多毛的芦苇编织而成的,鞋底是木质的,模样很像木屐,前后嵌有两个突出的木块用来增高鞋底,起到防水防滑的作用。

    整个草鞋编的严丝合缝,如同九十年代最常见的大头靴一样,穿进去不仅保暖,也非常的舒服。

    王伟没有木工工具,鞋底自然无法使用木质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草质的鞋底虽然容易进水,但这比起光脚来,要暖和太多倍了。

    芦苇花编织的毛窝子,脚穿进去,就像是用棉花将脚包起来一样。

    剑茅草虽然不如它舒适,但和地上粗糙的石头,冰凉的积雪比起来,则舒服了许多。

    在自己旁边生了一团火,主要是为了避免手指冻僵而影响动作。

    随后,王伟便在刚刚做好的简易的草鞋耙上试验草鞋的编织手法。

    草鞋的编织看起来很是复杂,其实手法是相当简单的。

    绝大部分地方都是在做重复机械运动的。

    上手之后唯一难的地方就是草鞋的尺寸不容易掌握,新手总是会编织出来一些变形的,或大或小反正不适合人脚的鞋子。

    虽然十多年没有碰草鞋了,但大致的做法王伟还是晓得的。

    当他开始在草鞋耙上面编织的时候,渐渐的一些记忆也回想了起来。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是学开车一样。

    有许多人驾照拿到手之后,因为没钱买车,渐渐的就忘记了车是怎么开的了。

    不过当他再次接触车之后,以前的一些记忆就会慢慢的回想起来,稍微实验一下,便晓得了哪里是油门,哪里是刹车了。

    几次错误的尝试之后,王伟总算是找到了当年的感觉,遗忘了许久的手法也渐渐的回忆了起来。

    正在王伟摸索的编织鞋底的时候,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

    一抬头,松果和桐树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

    “王伟,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桐树好奇的问道。

    “编草鞋。”王伟回答道。

    “编草鞋?”桐树疑惑的重复了这句话,还是没有搞明白王伟在干什么,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随后道:“哈哈,昨天松树不相信我们说的用冰能够升起火来,待会我们给他喊出来非得吓他一跳!”

    王伟张了张嘴,刚想告诉桐树,如果让松树看到这凸透镜生火的话,以他那霸道的性子,天知道又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桐树他们便跑进了山洞。

    “你们两个混蛋,不睡觉还打搅我,如果不能用冰生火看我不打死你们。”松树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洞里面传了出来。

    跟着松树出来的,还有好几个比较好奇的族人。

    松果他们说的用冰生火实在是太颠覆他们的认知了。

    冰是极冷之物,火是极热之物,完全相反的冰怎么可能会生起来火呢。

    也正是这种好奇,让他们纷纷跟了出来。

    而在洞口处,还有几个充满了好奇,但却因为怕冷而只将脑袋伸出来张望的族人。

    来到下面,桐树拿着冰,用其将太阳光聚焦在一块小木棒上面。

    而松果,则在一旁阻止大家遮挡住太阳。

    十几秒后,小木棒上面升起了烟雾,随后在众人惊奇的神色中,烟雾处升起了一团火苗。

    “来自松树的震惊点数+99”

    “来自松油的震惊点数+99”

    “来自......”

    一个个+99的震惊点数在系统的后台飘了起来,王伟愣了一下,然后咧嘴笑了起来。

    原来还有这种好事啊,自己早该想到了的。

    “这是什么情况?冰里面放光怎么把木头烧着了?”

    “这火是假的把?哎呀!好疼,是真火啊!”

    “肯定是那个亮亮的东西把火生起来的,咱们抓住那个东西压在石头下面,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火种熄灭了!”

    一群人在洞口处大呼小叫的议论着。

    洞穴里面的人听到众人的声音,也纷纷涌了出来。

    他们是真的好奇,冰到底是怎么将火生起来的。

    等到所有人都跑出来了,桐树又给大家演示了一遍冰生火的特技。

    顿时,又是好几千点的震惊点数进账。

    看着后台,王伟发现,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的话,也许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完成一万点震惊点数激活系统的任务了。

    就在王伟期待桐树他们多表演几次冰生火的特技时,松树开口了。

    “你们两把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射在我手上,让我抓住它!”松树说道。

    桐树和松果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舍不得,怕松树抓住了小光点他们就没得玩的了。

    不过他们也明白,如果松树抓住了小光点,那以后哪怕冰化了,也不用担心部落里面缺火了。

    所以稍一思考,便同意了松树的要求。

    王伟在后面听松树想要抓住光线,顿时是一脸的问号。

    你要是能抓住光线,那你才是真的牛逼,而且是比一拳超人还要牛逼的那种牛逼。

    想要提醒松树,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算了。

    毕竟一个人掌握的知识多少决定他思考问题的方法,自己以前小的时候,不也在堂屋里左蹦右跳的去追堂哥用镜子反射的光线么。

    果不其然,人群里面,松树的声音很快便传了出来。

    “哎呦!它咬我,好疼!看我不捏碎它!”

    “跑到松树手外面来了,大家快按住它,别让它跑了!”

    “按不住啊,它一下子就跑到手外面来了,都没有看到是怎么跑的。”

    “......”

    人群里面一片混乱。

    经过半天的尝试,四五个人手心被灼伤之后,众人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小光点速度太快,根本就抓不住。

    也有人怀疑,这会不会是根本就抓不住的阳光。

    不过这种说法刚一出现,就被反驳了回来。

    哪有这种能大能小的阳光,而且这玩意还会蜇人,绝对不是阳光。

    抓不住,手心又被蛰伤,松树一怒之下,没有经过桐树他们的同意,就将冰盘给摔坏了。

    在他看来,这小光点肯定是居住在冰里面的怪物,只有透过阳光才能看得到。

    现在把你居住的冰盘给摔坏,那还不得给你摔死,这也算是为自己报了手心被蛰的仇。

    王伟在一旁如同局外人一样的看着。

    如果以后时机成熟了,他也许会给大家讲讲凸透镜的聚光原理。

    可是现在,跑上去卖弄知识那纯粹是傻逼的行为。

    不仅无法讨到任何好处,说不定还会被松树迁怒而挨打。

    外面太过寒冷,众人没有了热闹可看,纷纷回到了山洞。

    桐树和松果蹲在那里,想要将冰盘拼凑回去,期盼着冰盘能够复原,但结果却是徒劳的。

    “松树太过分了,就会欺负人!”桐树生气的说道。

    “松,松树还喜,喜欢打人。”松果结结巴巴的说道。

    王伟在一旁一遍编草鞋,一边不经意的说道:“以后如果你们两当了族长,你们也会成天欺负人打人吗?”

    “当然不会了,以前我有好吃的,总想着先给松树吃,他打了我之后,我有好吃的,就不喜欢先给他吃了。”桐树说道。

    松果在一旁指着桐树道:“桐,桐树,你打不过,过松树的,你当不成族长的。”

    “是啊,我又打不过松树,怎么当族长。”桐树一脸懊恼的说道。

    王伟听了,在一旁笑道:“你们部落原来是谁能打谁就当族长啊,这和我原来的部落不一样呢!”

    “你以前的部落是什么样的?难道让最弱小的人当族长吗?那打猎的时候谁带头去打呢?”桐树听了王伟的话,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以前的部落啊,让有头脑,能对部落有好处的人当族长啊。族长不一定需要带着我们打猎,但是他比带我们打猎更加重要,就像是猎物被打回来之后,族长负责分配猎物,让大家都能吃到食物,都能吃饱。

    就拿这个锯齿猪来说,如果是我以前的族长,他就会将锯齿猪按照大家肚子的大小给每个人分一份,让大家都能吃饱但是却不会吃撑,我看昨天大家进食,都是一直吃到实在是吞不下去了才停下来,这样不好!”王伟一边编着草鞋,一边轻声说道。

    “为什么不好呢?大家都吃饱了这有什么不好的?”桐树一脸不解的问道。

    而松果,则是有些无聊,继续拼着冰盘,期望能够将其复原。

    王伟指了指锯齿猪仅剩的骸骨道:“你看,昨天大家都拼命的吃,锯齿猪昨夜吃了一顿,今天早上吃了一顿,就只剩下骨头了,晚上咱们再想吃,是不是就没有了?”

    “没有了山上不是还有冻死的动物么。”桐树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

    “可是你想想,如果山上没有了冻死的动物那怎么办呢?”王伟语音不急不缓,就像是聊天一样的问道。

    “没有了就去打猎啊。”桐树道。

    “这么冷的天,出了山洞咱们就会被冻伤啊,而且天冷动物也都躲起来了,咱们要是找不到猎物怎么办呢?”王伟继续道。

    “那就饿着,等明天再去找啊。”桐树回答道。

    “明天如果还找不到呢?”

    “后天再去找。”

    “到了后天终于找到了猎物,可是大家都好久没有吃食物了,都没有力气了,追不上猎物又空着手回来了怎么办?”

    桐树想了想,然后道:“那松树就会把你烧着吃,不过我和松果答应过你,以后不吃人,哪怕饿着也不会吃你的!”

    松果抬起头,憨憨一笑,然后跟着‘嗯嗯’了两声。

    王伟翻了翻白眼道:“可是你们那种吃法,我的肉又不多的,最多只够吃一次,吃完了我之后,明天后天还没有找到吃的又该怎么办呢?”

    桐树摸了摸头道:“那松树肯定会吃洞里面最没用的人。”

    王伟笑了笑道:“那假如你不小心受了伤,刚好成了洞里面最没用的人,你愿意让松树吃掉吗?”

    桐树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

    王伟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继续道:“如果是我以前的族长就不一样了,他会让大家吃饱,却不会让大家吃撑到,吃撑的食物都是浪费的,一点用处都起不到。但如果把这些浪费的食物收集起来,我们昨天吃饱了,今天早上吃饱了,那今天夜晚,明天早上,还有明天夜晚都能吃饱,这样的话,后天碰到猎物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因为挨饿没有力气而让猎物跑掉了,那到最后抓到了猎物,松树就不会吃我,也不会吃你了。同样的一头锯齿猪,肉也没有多也没有少,但是因为不浪费的原因,大家可以多吃好几天,这种结果,时不时比你身强体壮能够出去打猎还要厉害?”

    “浪费?”桐树口中喃喃的念着这个新名词陷入了沉思。

    王伟不再说话,低头继续编织着草鞋。

    过了一会,桐树皱眉道:“松树太浪费,这样不好,要是我当了族长,我肯定不会浪费的!”

    松果听了桐树的话,再次指着他笑道:“桐,桐树,你又打,打,打不过松树的,你当不了族长!”

    王伟继续编着草鞋,好像刚才他什么都没有说一样。( 不科学的原始人 /9_957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