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帮手
    看到没人敢挑战自己的权威,松树美滋滋的将草鞋朝着自己脚上套去。

    王伟看着噤若寒蝉的众人,再看看倒在地上的松果,对这个部落又多了一份认知。

    不论是进食还是宣告自己的主权,都如同未开化的野兽一般,崇尚武力至上。

    社会关系简单到一目了然。

    谁的武力值高,谁便是部落的首领,谁便能够享受最多的资源。

    不过仔细一想,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说白了,这个部落,不过是一群刚刚脱离兽性,朝着人性进化的原始人。

    部落的地位,纯以武力值决定的。

    这也很是符合这个时代的需求,武力值强大的人,能够捕获更多的猎物,而弱小的人,只能依附于强者,求一个生存的机会。

    人类很是聪明,他们晓得动脑子,利用自己的长处。

    身强体壮的人会用自己的体力去争夺部落首领的位置,体会到了自己强大武力带来的好处之后,他们会用武力去抢夺最可口的食物,优先的交配权,或者是用武力强迫别人屈服于他。

    这种情况别说是原始社会了,哪怕就是王伟曾经生活的年代那些自诩为文明人的家伙不也是如此么。

    这就像是强壮的小孩会抢夺别的孩子的玩具一样正常,只不过,绝大部分的孩子都会被灌输了对错的理论,然后这个对错,克制他们不去这么做罢了。

    但是什么叫做对错?

    对你有利的行为,就是对,最终可能会给你带来恶果的,就是错。

    经过数千年的进化,文明人早已经摸透了哪些东西对你有利,哪些东西不好,对错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脉络。

    可是在这个部落,却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松树暴虐成性,欺压族人做事随心所欲,他想要的就必须是他的,别人不能和他争。

    如果他的武力值能够一直强大下去,他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误,因为觉得他做错了的人,都会被他给镇压下去。

    但是他的武力不可能强大到那种程度。

    等到某一天,族人被他欺负到无法忍受的地步,联手将其制服,剥夺他的首领之位,甚至剥夺他的生命之后,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就都是错误的了。

    等到下一任的部落首领接手这个部落的时候,有松树为前车之鉴,他就会记得,不能太过欺压族人,因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从野兽进化成文明人,其实就是一个不断摒弃生命中错误的兽性,寻找正确的人性的一个过程。

    挨了打的松果躺在地上不断的呻吟,而松树,则套着草鞋在一旁哈哈大笑。

    这种用草做的鞋子实在是太好,太合他意了。

    穿上之后,就像是把脚用兽皮包起来一样,一点也不冷了。

    尝试着走了几步,松树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皱眉不解的表情。

    因为这种叫做草鞋的东西,和蒙在脚上的兽皮一样,走几步,便掉在了地上。

    如果不能一直携带在脚上,那这种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让松树疑惑的是,刚才他明明看到松果穿着草鞋又跑又跳的,而且自己从他的脚上将其扒下来的时候,还穿得非常紧的样子。

    为什么这到了自己的脚上,却走两步就掉了呢。

    “松果,为什么你穿着这东西不掉,我穿上去走两步就掉了?”松树拿着草鞋走到松果旁边问道。

    松果瞪眼看着松树,倔强的没有开口。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打死你!”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松树愤怒的威胁道。

    松果一言不发。

    愤怒的松树不留一点情面,对着松果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周围的众人看着松树暴虐的行径,眼中神色复杂。

    有对松果表示同情的,也有对松树表示害怕的。

    “松树,不能打了,再打你会给松果打死的!”桐树在一旁喊道。

    “他不告诉我这东西怎么穿脚上,我就打死他!”松树不为所动。

    桐树听完,愤怒的对着松树低吼了起来。

    这里面,挑衅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只不过,桐树的身体比松果强壮了许多,哪怕就是松树也不得不正视他,所以尽管心里面非常不满,却没有像收拾松果那样直接冲过去了。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起来,而松果,则满脸是血的躺在两人之间。

    “大王,你就是打死松果,他也没办法告诉你这草鞋怎么才能穿在脚上不掉啊。”王伟排开众人走上前来道。

    人们纷纷将视线放在王伟的身上,搞不懂这个时候他一个外人怎么敢跑出来多事。

    “大王,这草鞋是我做的,我看大家的脚上都被冻伤了,就打算做草鞋出来给大家驱寒,刚才你从松果的脚上扒草鞋的时候,把鞋带扯断了,松果也是第一次见到草鞋,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这草鞋穿在你脚上会掉,所以不是他不想告诉你,而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告诉你怎么弄啊,这样吧大王,你放过松果,给我一点时间,我帮你把草鞋弄好吧!”王伟手中拿着一根剑茅草编织的草绳开口说道。

    “来自松树的震惊点数+42”

    “来自桐树......”

    众人听了王伟的话,这才知道草鞋原来是他编织的,顿时一个个都惊住了。

    他居然会做这种保护脚的东西,要知道,大家脚刚开始冻的时候,桐树用兽皮弄了好几天,也没有弄好啊。

    松树狠狠的冲桐树吼了一声,随后放开了脚下的松果,对着王伟道:“你赶快把这东西给我弄好,你要是弄不好,我就打死你!”

    不管怎么说,桐树也是非常强壮的,哪怕松树内心确实很是不满,但他也明白,随随便便的和桐树打架是很划不来的一件事。

    桐树也没有不依不饶,而是扶起了松果朝着山洞中走去。

    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松树的对手,如果真的打起来了,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松果被桐树扶了起来,吐出了一口血水,然后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我要尿尿。”

    能不委屈吗,出来尿个尿,结果挨了一顿毒打,王伟送的草鞋还被抢跑了,而且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其余人见冲突平息了,则和松树一块围到了王伟的身边,想要看他是怎么弄出来的这种草鞋的。

    草鞋虽然是松树从松果的脚上硬扒下来的,但毁坏的只有鞋带部分。

    剑茅草的材质本来就非常坚韧。

    编织成水笔芯粗细的草绳之后硬度哪怕没有尼龙绳强也差不远了。

    如此强度的草绳,硬生生被扯断,这力气不禁让王伟咋舌。

    虽然松树的力气让王伟很是吃惊,但是他的手却没有停。

    换掉鞋带之后,王伟教着松树将草鞋穿上。

    当鞋带系死之后,松树抬了抬脚,草鞋没有掉下去。

    一脸惊喜的松树穿着草鞋跑上了雪地,对着积雪是又踩又跳。

    “哈哈哈!一点都不冷,一点都不冷了!太好了,我再也不怕雪了!”松树欢呼道。

    而其余的族人,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松树,也都渴望自己能够有一双可以抵挡寒冷的草鞋。

    有些脑子比较灵活的,羡慕之后,直接来到了王伟的面前,对着他开口道:“外来的,我也要那东西,你快给我做!”

    其余人听了之后,顿时反应过来了。

    草鞋是这个外来的家伙做出来的。

    既然他能够做一双,那肯定能够做第二双。

    想到这,众人纷纷围了过来,吵吵嚷嚷的让王伟给他也做一双草鞋出来。

    看着围过来的众人,王伟连忙摆手道:“大家不要吵,都有,大家都有,只不过这东西做起来很慢,一天最多只能做两双,咱们别着急,一个个的来!”

    从这两天的交谈中王伟不难发现,这些人,已经有了数字的概念。

    像是七八九这样太大的数字他们理解不了,但是像一二三这种小数字他们还是能够明白的。

    听了王伟的话,众人顿时着急了起来。

    这寒冷的冬天,一个个的脚都冻烂了,每到半夜那钻心的痒痛外人是难以理解的。

    有了草鞋,就不怕脚冷,这种好东西,谁都想先拿到手,不着急才怪了。

    “先给我做,我先说的!”

    “我先要,我的力气最大!”

    “得给我,我的脚烂的最多!”

    众人纷纷吵了起来。

    王伟看着吵闹的人群,开口道:“大家先别吵,听我把话说完,我做草鞋需要人帮忙,我力气太小,拔不动剑茅草,昨天就是桐树和松果帮我的拔的,这样吧,今后就让他们两继续给我帮忙,我好快点给大家做草鞋好不好?”

    在众人看来,此时此刻没有什么事情比做出保暖的草鞋更加重要的了,听王伟说需要桐树和松果帮忙,不加思考的就同意了下来。

    扶着松果刚尿完的桐树他们两,刚一回来,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大家推出来成了王伟的帮手了。( 不科学的原始人 /9_957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