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 杠杆和压强
    桐树怎么也想不通,一根木棍加上一块石头,怎么能够这么快砍断一根胳膊粗细的树干。

    石头他不是没用过,不论是以前食物少的时候,用石头将骨头砸碎,吮吸里面的骨髓。

    还是用石头砸树的事情他都做过,可是这么粗的树干,哪怕就是以他的力量来做,也得砸上好半天才能将其砸断。

    而王伟的力气明显的不如他大,那为何王伟能够比自己还快的将树干砸断呢。

    “王伟,你怎么砸得这么快啊?”桐树不解的问道。

    王伟笑道:“这不是砸,这是砍,喏,石斧给你,你自己来砍几下试试,对了,力气别用太大,不然石头容易碎掉,而且要用这两头经过打磨的斧刃来砍,千万别砍偏了。”

    说着,王伟就将石斧递给了桐树。

    斧头的使用方式很简单,随口教两遍,桐树便懂了。

    桐树的力气比王伟大很多,十来斧头下去,树枝便被砍出了一圈的缺口。

    随后用手一掰,被砍的树枝便被掰断了。

    “来自桐树的震惊点数+52”

    “王伟,这是为什么啊?我用石头砍树,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将树砍断,为什么石头上面加个木棍事情会变得这么简单啊?”桐树一脸不解的问道。

    “其实道理很简单的,你用手将斧头举起来后,运用的是杠杆原理,力量运用到了合适的地方,当你用力挥舞斧柄的时候,力量就通过手腕和斧柄传递到斧刃上去了,而同树木接触的地方,是斧头最为锋利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尖锐的地方,接触面是最少的地方,力量没变,接触面变小,那压强就要远远大于其余的地方,这样一来,你的力量,就经过杠杆的扩大和斧刃的集中,一分的力量,发挥出了十分的作用,所以才能够轻松的将树枝砍断。”王伟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桐树黑人问号脸:“一克子克油渍米?”

    “听不懂?”王伟明知故问道。

    桐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用石斧能够伐木,并且非常省力就行了,道理以后我再慢慢讲给你听,好了,现在我做了两把石斧出来,你再去找个人来,今天砍一些木头留着当木柴吧,对了,这斧头上面的石头并不算太结实,你们砍树的时候轻一点,千万别把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石斧两下砍坏了。”王伟叮嘱道。

    桐树跑去喊人了,王伟打算回去再做几把石斧出来。

    这些被大雪压倒的树木虽然含的水分比较多,但当木柴来使用还是没问题的。

    俗话说柴多无湿,当很多木柴同时燃烧的时候,彼此间散发的热量完全能够快速的烘干木柴中所含的水分,也许刚开始的时候烟会大一点,但总的来说问题不大。

    回到火堆旁,几个女人立刻围了上来。

    “王伟,这里怎么接的,你帮我看一下。”

    “王伟,这鞋面后面收口是怎么收的啊?我忘记了。”

    “王伟,为什么我编的鞋面这么大啊?我感觉两只脚都能放得下。”

    “王伟......”

    头一次学编草鞋,她们自然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现在王伟回来了,纷纷围了上来问道。

    王伟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的教她们该怎么做。

    等教完了之后,王伟告诉她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让她们自己先讨论,好加深彼此的印象,如果讨论之后还不明白的,自己再给她们讲解。

    教完草鞋,王伟继续制作第三把石斧。

    没过多久,王伟陆续收到了松果他们因为石斧而提供的震惊点数。

    看了看后台任务的进度,王伟将心思放在了石斧的制作上面。

    当王伟再次打磨出来一个斧刃的时候,桐树和松果一人抱着一大堆的松树枝走了回来。

    “桐,桐树,那个杠杆到,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松果一边走一边问道。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么。”桐树头也不回的说道。

    松果想了想,再次问道:“桐,桐树,那压,压强又是什么啊?”

    “压强就是,就是压强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懂,自己想去!”桐树有些不耐的说道。

    将松枝抱回来后,两人直接往平时堆干柴的地方一丢,便打算继续去砍树。

    王伟见状,连忙开口道:“等一下,这些松枝得处理一下!”

    跑到桐树的旁边,王伟开口道:“桐树,这些木头你们还得处理一下,上面这些细小的分支还有松叶都得敲下来,放在一边阴干等以后用来引火,不然的话这些木头太粗太湿,很难烧的着的,还有像这种木头,把上面的小树枝敲掉之后单独放在一边,等天气暖和一点的时候咱们用它做个棚子,不然砍得木柴多的话一下雨就会受潮,用起来很麻烦的。”

    虽然不知道王伟说棚子是什么东西,但桐树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

    松果歪着脑袋看着桐树和王伟,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明明桐树才是族长,而王伟,只是才来几天的一个外人,为什么王伟说的话桐树就会答应呢。

    “来自松果的震惊点数+66”

    王伟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松果,有些不明白,这个时候,松果怎么莫名其妙的给自己提供了一波震惊点数。

    难道是石斧带来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看着桐树和松果继续回去砍树,王伟蹲下来,摘了几片松叶。

    和地球上的松叶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松叶虽然狭长一点,但完全保留了树叶的特性。

    不像是地球上,那些说是松叶,其实是长得像针一样的东西。

    其实王伟也明白,地球上的松叶之所以是针状的,那是为了御寒和减少水分的蒸发所进化的形状,以方便度过寒冷的冬天。

    而这里,以前的气候一直都是四季如春的,松树不需要过冬,自然还保留着叶状的松叶。

    挑了一根长度和粗细都比较合适的木棍打算拿到火堆旁去当斧柄,而同时,负责做饭的那两名族人也从山洞中走了出来。

    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王伟有些好奇,她们到底是怎么确定时间的。

    既然开始做饭,那说明要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

    王伟决定,在吃饭之前,将这第三把石斧给赶出来。( 不科学的原始人 /9_957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