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正文 第五章 诡异的尸骨
    听到花衬衣的叫喊,二人急忙回头,只见花衬衣站在坑边,一副见了鬼的神情,由于受惊过度,手机都扔了,就差没有调头跑了。

    见此情形,二人揣着疑惑往坑边走去,如果棺材里是死人尸骨,花衬衣绝不会吓成这个样子,因为他拍照之前就已经知道棺材里是死人,由此可见,这家伙很可能看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

    不过根据花衬衣没有调头就跑这一细节来看,棺材里的东西对花衬衣的惊吓程度并不高于被恐吓打断双腿。

    眼见二人往这边走,花衬衣急切招手,“快来看,你们快来看。”

    “什么呀?”吴中元随口问道。

    “你师父,你师父……”花衬衣欲言又止。

    吴中元本来就疑惑,见花衬衣这幅神情,越发纳闷儿,这家伙之所以吞吞吐吐,无疑是在斟酌词汇,唯恐用词不当冒犯了二人的师父,这也说明棺材里还是人类的尸骨,难道棺材里是具未曾腐烂的男尸?

    急于知道真相,吴中元走的就快,到得坑边低头下望,一看之下眉头大皱,原来自己猜的并不对,棺材里不是未曾腐烂的尸体,而是已经腐烂的尸骨,这具尸骨是一具成年男性的尸骨,与人类有九成相似,不同之处在面部,确切的说是嘴,说嘴也不对,因为棺材里的这具尸骨长的并不是人类的嘴,而是鸟类的喙,长约十厘米,色呈灰黄,尖锐锋利,与鹰隼猛禽的喙很是相似。

    在吴中元低头下望的同时,林清明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看罢棺中情形,二人再度疑惑对视,棺材里的这具尸骨的确诡异,也难怪花衬衣会被吓的魂不附体。

    时至此刻,花衬衣仍然认为棺中的尸骨是二人的师父,“你师父怎么成……哦,我知道了,你师父是道士,这是羽化成仙了。”

    如果否认这具尸骨不是师父,就会牵扯出师父真正的埋身之处,吴中元原本还在发愁,听花衬衣这么说,马上顺坡下驴,冲花衬衣投去讳莫如深的眼神,“天机不可泄露。”

    “懂,懂,懂,我懂。”花衬衣连连点头。

    发动机有很大的噪音,开挖掘机的混混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不过看到三人神情有异,便好奇的自驾驶室探出半截身子,想要探望坑底的情况。

    花衬衣见状,急忙高声呵斥,“看死人是要倒霉的,进去,进去。”

    将混混撵回了驾驶室,花衬衣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吴中元。

    由于头上的伤口一直在缓慢流血,吴中元有些发晕,无心耽搁深究,冲花衬衣摆了摆手“重新埋好。”

    “我的手机。”花衬衣指着坑里的棺材,由于先前太过紧张,拍照时手机脱手,恰好掉进了棺材。

    吴中元不想下去,“就算捡上来,你还能用吗?”

    吴中元话音刚落,林清明的声音自一旁传来,“过来。”

    吴中元转身走了过去,待他走近,林清明指了指挂在挖斗抓齿上的半截棺盖,示意他仔细观看。

    定睛看罢,吴中元疑惑的看向林清明,棺材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很少有人熟悉这种东西,但二人对这东西很是了解,只因师父生前曾经当着二人的面给自己打造过棺材,按照阴阳五行的说法,铁器犯凶,所以棺材是不能用钉子的,得用卯榫衔接固定,棺盖上的卯榫加塞是一种金黄色的楠木,而棺盖本身则是本地的柞木,这与师父为自己打造棺材时使用的材质是一样的,而且卯榫的样式也相同,这就说明这具棺材很可能是师父在世时埋下的。

    棺材里的尸骨是谁,跟师父又是什么关系,二人一无所知,因为师父生前从未提起过这件事情。

    短暂的对视之后,林清明冲吴中元使了个眼色,二人合力将那半截棺盖自挖斗上取下,抬到了土坑旁边。

    “手机。”花衬衣还惦记着自己的手机。

    “别要了,就当送我师父了。”吴中元不愿帮他取回,主要是怕花衬衣的手机脱手之前已经拍下了照片。

    “送可以,如果有谁给我打电话,他老人家可千万别接呀。”花衬衣哭丧着脸。

    吴中元懒得接话,歪身下到坑底,将那手机捡了起来,本想暂时装到兜里,一瞥之下发现棺材里有块白色玉石样事物,便将那手机扔给了上面的花衬衣,趁花衬衣接手机的工夫,拿起那块白色事物揣进了兜里。

    他这么做纯属好奇,林清明自然看到了,却也没有制止,跳下来与他一道儿将棺盖重新盖好。

    跃出土坑之后,吴中元又是一个踉跄,先前头上挨的那一棍伤势挺严重,虽然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伤口还是在缓慢流血。

    林清明伸手扶住吴中元,转头看向花衬衣,“手机打开。”

    花衬衣隐约猜到林清明要看什么,急忙输入密码,将手机递了过来,“没拍,没拍,天机不可泄露。”

    林清明没有接话,确认过后,将手机还给了花衬衣。

    花衬衣接过手机之后转身吆喝了一嗓子,挖掘机开始填土,这大家伙挖的快,填的也快,三下五除二就回填完成。

    花衬衣心虚胆怯,土坑填好之后双手合十,冲着棺材的位置连连作揖。

    “这两棵树挖断挪走,百米之内全部翻一遍。”林清明沉声说道。

    花衬衣满口答应,也没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林清明这么做是不想别人知道二人师父埋葬的具体位置,只不过他不知道刚才棺材里的并不是二人的师父。

    挖掘机在忙碌,二人就往房屋废墟去,翻检寻找可用的事物器皿。

    吴中元失血过多,没有力气,搬了几块石头之后感觉体力不支,就自废墟一角坐了下来。

    花衬衣自东面拜过,又跑过来冲着废墟作揖,然后腆着脸凑到吴中元旁边,“呵呵,呵呵,小兄弟,啊不,小道士,小道长,我真是瞎了狗眼,冲撞了神仙,我赔,多赔点儿,你看行不?”

    “你怕遭报应啊?”吴中元没好气儿,再好脾气的人也不会对拆自己房子的人客气,更何况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怕,怕。”花衬衣尴尬点头。

    “拆活人的房子,挖死人的坟,都是最伤阴德的事情,你要是真相信有报应,就不该挣这种断子绝孙的钱。”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说的严厉,花衬衣吓的哆嗦,其实之前他并不相信什么报应,但现在信了,之所以信了,是因为看到了那具长着鸟嘴的尸骨,在他看来这一异像跟外界传说的道士死后羽化升仙不谋而合,羽化嘛,不就是变成鸟了嘛,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我马上让人送钱来。”花衬衣能想到的赎罪方式只有给钱了。

    吴中元有点心动,人需要什么就在乎什么,平心而论,二人的确需要钱。

    吴中元犹豫,林清明却不犹豫,“该给我们的,一分不能少。不是我们的,我们一分也不要。”

    听得林清明言语,花衬衣越发惶恐,他也发现吴中元比林清明好说话,便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吴中元歪头一旁,不看花衬衣。虽然二人只差三岁,但他很听林清明的话,林清明既然说不要,那就铁定不能要了。

    “小道长。”花衬衣心虚畏惧,又冲吴中元作揖。

    眼见吓的差不多了,吴中元开腔了,“行了,你也别害怕了,见一次光还不至于影响师父羽化,如果尸骨再见光,你就等着祸及子孙吧。”

    花衬衣一听,既高兴又害怕,“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天天派人来看着。”

    “你怕人家不起疑呀?”吴中元无奈摇头。

    “那怎么办?”花衬衣茫然。

    “行了,行了,你看着办吧。”吴中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二人说话的同时,林清明一直在废墟里翻找,家里能用的东西几乎都被砸烂了,也没挑出什么,唯一的收获是一捆书,大大小小有十几本。

    林清明自废墟走出来,将那捆书放到吴中元身边,“我没空看,矿上也没地方放,你拿着吧。”

    “哪儿来的?”吴中元拍打着书上的灰土。

    “可能是顶棚上掉下来的。”林清明随口说道。

    待得拍掉上面的灰土,只见最上面是一本线装的《道德经》,这捆应该是师父在世时收藏的道家经书。

    “哥,我有点累,咱走吧。”吴中元说道,实际上他不是累,而是失血过多导致的精神萎靡。

    林清明点了点头,往摩托车走去,吴中元拎了那捆经书走在后面。

    “你们这就走啊?”花衬衣也跟在后头。

    “怎么你还想留我们吃饭吗?”吴中元没好气儿。

    “就怕二位不肯赏脸。”花衬衣讪笑。

    “你说对了。”吴中元说道。

    林清明发动摩托车,吴中元坐了上去,摩托下山,往东去了。

    目送二人下山,花衬衣回头冲挖掘机喊道,“抓个地皮儿就行啦,你还真要掘地三尺啊,快点干完快点走,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不多时,摩托离开村路,上了镇道,吴中元说道,“哥,你说棺材里那东西是什么?跟咱师父是什么关系?”

    “师父生前没跟咱们说,就是不想咱们知道,别问了。”林清明说道。

    吴中元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又说道,“你有没有发现那人是光着身子下葬的?如果穿着衣服,不可能烂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你从棺材里拿了什么?”林清明不答反问。

    吴中元自兜里掏出那块白色事物,仔细端详,这东西呈扁圆形,形状不是很规则,表面很光滑。

    “一个小石子儿,也可能是玉。”吴中元递给林清明看。

    林清明没什么兴趣,骑着摩托目不斜视,“以后别拿死人东西。”

    “哦。”吴中元应了一声。

    到得镇上,林清明找了处卫生所,重新为吴中元处理了一下伤口,伤口又深很长,需要缝针,但缝针需要剃光头,吴中元嫌难看,不肯,最后只是消了消毒,止了止血。

    自镇上简单吃了点东西,林清明骑着借来的摩托车回矿上了,吴中元拎着那摞破书坐上了回县城的客车。

    上车不久,吴中元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客车上了,而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病房很大,只有他这一张病床,病床周围站满了大夫护士,年纪都挺大,围了一圈儿,足有十来个。

    “我怎么在这儿?”吴中元疑惑的坐了起来。

    “你正在输液,不要乱动,”一个帽子上有两道杠的老护士上前说道,“你在车上晕倒了,是司机送你来医院的。”

    “哦。”吴中元点了点头,点头过后发现所有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你们看我干嘛?”

    没人接话。

    吴中元在众人的异样注视之下有点紧张了,如果只是简单的外伤,不可能来这么多大夫,“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好的毛病?”

    “那倒没有,”一个高瘦的老大夫走到吴中元的床头,“小伙子,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吴中元越发紧张了,因为他看得出来这老大夫虽然说话很和气,心情却非常激动。

    “你从小到大验过血吗……”( 归一 /9_958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