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正文 第八章 师父遗物
    王院长说完,吴中元并不是非常沮丧,甚至还有几分庆幸,拥有哺乳类和鸟类的染色体固然令人担忧,但这两种染色体总比昆虫和爬虫类要好上很多。

    王院长走到车旁,帮吴中元拉开了车门,“上车吧。”

    吴中元往车里看了一眼,这是一辆很贵的奥迪车,车里很宽敞,也很干净,但他身上却很脏,“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王院长没有接话,而是拉着他将他推上了汽车,反手关上了车门。

    眼见吴中元貌似还有话要和王院长说,司机聪明的帮他降下了后车窗的玻璃。吴中元探头出去,“王院长,它们对我有什么影响?”

    王院长知道吴中元口中的它们是指什么,但有些事情也不方便让司机知道,“目前来看没什么影响,它们没做什么,一直在休息。”

    吴中元没有再问,道谢过后,汽车开动。

    吴中元坐过轿车,却没坐过这么好的轿车,如坐针毡倒不至于,但正襟危坐却是真的,不敢随意仰靠,唯恐弄脏了人家的汽车坐垫。

    司机话不多,问明吴中元要去的地方就安静的开车,半个小时之后,将吴中元送到了学校门口。

    吴中元冲司机道谢,拎着袋子下了车,木然的往学校走去。

    值班的还是昨夜挨打的那个保安,眼见吴中元自奥迪车上下来,疑惑而惊讶的盯着他看。

    吴中元也没理会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他现在身心疲惫,一心只想回去睡觉。

    这时候正是晚饭时间,校园里人来人往,有同班同学看到他,自远处呼喊他,邀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吴中元冲他们摆了摆手,实际上他也的确有点饿了,但是与吃饭相比,他更想睡觉。

    饭可以不吃,假总是要销的,回到宿舍,换上校服,去找班主任销假,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光线不好,班主任也没发现他头上受伤了。

    销完假,去了趟小卖部,给林清明的同事打了个电话,林清明自己没有手机,但他的同事有,对方接了电话,告诉他林清明已经回去了,这时候已经下井了。

    确定林清明没事,吴中元离开了小卖部,刚想回宿舍,却听到有人喊他,是黄萍,在校门外冲他招手。

    黄萍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她一直联系不上林清明,想知道事情怎么处理了,实际上她关心的是林清明怎么样了。

    吴中元说了能说的,不能说的没说,所谓不能说的就是告诉了黄萍,黄萍可能泄露的那些事情,黄萍人长的漂亮,品德也好,,但除了没文化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缺点,她在厂里有一个同村一起长大一起打工的闺蜜,这一点是林清明不喜欢的,在林清明看来一个有闺蜜的女人,心智是不成熟的,也不能保守秘密。

    确定林清明没事儿,黄萍终于放心了,将带来的零食塞给吴中元,转身走了。

    吴中元不想要黄萍的东西,因为林清明不让他要,包括矿上同事的手机号码,林清明都不让他告诉黄萍。但黄萍见不到林清明,隔三差五就会带东西来讨好他这个未来的小叔子,这导致很多人误会黄萍是他的女朋友。

    回到宿舍,终于放松下来,脑子里空空如也,歪身躺倒,昏沉睡去。

    没睡多久就被吵醒了,原因是下了晚自习的同学回来了,闹哄哄的。

    虽然醒了,吴中元却没有睁眼,而是闭着眼睛将这一天之中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又仔细的想了一遍,到现在没动静,说明花衬衣真的没有报警,打人这茬儿就算这么过去了,师父的坟也保住了。

    眼下唯一困扰他的就是自己的情况,此前他只知道自己是个被师父捡回来的孤儿,也没想要追寻自己的身世,但今天所经历的这些事情却令他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强烈的探寻念头。

    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上车之前王院长曾经说过自己多出的两条染色体分别属于哺乳类和鸟类,而棺材里那具奇异的人形尸骨也长着一个鸟喙,染色体正常的话,一个人绝不会长出鸟喙,这就说明这具尸骨跟他一样,都属于染色体异常,同时也说明那具尸骨与他有着某种关联。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棺材里的那具尸骨是他的老爸,但很快这一想法就被他自己否定了,因为根据王院长讲说的顺序来看,他多出的两条染色体,其中哺乳类的那一条遗传自父亲,而鸟类的那条遗传自母亲,但棺材里那具尸骨明显是成年男性尸骨,这就排除了是他父亲的可能。

    但这具尸骨明显跟他有关系,很有可能当年他在很小的时候是跟这个鸟人待在一起的,后来鸟人不知道因为什么死掉了,师父埋葬了那个鸟人,并收养了他。

    用鸟人来形容那具尸骨很不礼貌,但除了鸟人,他也想不出怎么称呼对方更合适,二人既然当初待在一起,就说明二人关系很亲密,难道这个鸟人是自己的舅舅?

    想到这里,吴中元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长着鸟喙的女人形象,但他很快就将这个形象自脑海里赶跑了,一来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老妈是这种形象,二来女人如果长成这样,怕是没有男人会喜欢她。

    实际上想要确定他与那具奇怪的尸骨是什么关系,也不是没有办法,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只要挖出那具尸骨进行DNA检测,就能有准确的结果。

    不过这条路他暂时还不想走,染色体异常的情况王院长或许还可以对外界解释为一种偶然的病变,可是一旦让人知道还有跟他类似的情况,怕是会引起世人的好奇和相关部门的研究兴趣,到时候就等着被抓起来吧。

    师父当年之所以悄悄的将那具尸骨埋掉,可能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想要保护他,不愿让世人知道他的与众不同。

    关于奇异的尸骨,还有一个细节,那就是尸骨下葬时没有穿着任何衣物,这一点应该不是师父所为,因为师父是道士,讲究事死如生,不可能把对方的衣服留下来。

    想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询问师兄林清明,他被师父收养时还没断奶,人一出生就要吃奶,一直吃到一两岁,所以没断奶不表示他刚出生,林清明比他大三岁,那时候应该有四五岁,或许能记得些什么。

    不过仔细想过之后,这个办法也被吴中元否定了,师兄嘴风很紧,别说他知道真相的可能性不大,就算他真的知道什么,他不想说,别人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不喜欢黄萍。

    想到最后,吴中元翻身坐起,自床下拿出了那个袋子,这捆书是师父留下的,或许能自其中找出什么线索。

    马上要高考了,学生都忙着复习,学校也不严格规定几点熄灯了,解开捆书的线绳,将那捆书逐一看过,第一本是一部道德经,是手抄本,有年头了,翻了翻,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随手放下。

    第二本是一部老子西升经,师父在世时没教二人念经,所以他也不知道书里的那些文句是不是真的经文,有同学正在用电脑,就随意念了一句,让对方上网查询,确定是经文。

    一摞书,大部分都是道家经书,什么早课经晚课经,也不是什么孤文独本,所记载的内容都能在电脑上查到。

    还有一本十六开大小,是师父的行医心得,记载了一些用土方子治病的经过,什么时候用老鼠屎给谁谁治好了疮毒,什么时候用知了猴医好了谁家孩子的夜惊毛病,挺厚,一时之间也看不完。

    除了这些,还有四本,一本《风行秘法》是轻身功夫,一本《练气壮骨篇》是练气功夫,这两门功夫师父生前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了他和师兄。

    最后两本也是手写誊抄的,但师父没教给他们,甚至连提都没提过,之所以没教,很可能是在师父看来这两本书记载的内容都属于封建迷信,一本是看风水的《堪舆三十六法》,还有一本是抓鬼驱邪的《鬼画符》……( 归一 /9_958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